金渝:四小美女(散文)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一)

学府真是个养老院,隔一段日子才能办一回为期一周左右的学习班,忙碌几天,班一散,就没事了。教员尤其没事。司机很忙,财会人员也忙,保管、打字、电工也还有事,行政干部围着院长们转,看上去也忙。于是工人们和干部们对教员很有意见,说学府白养活几个教员,学府不应该调教员进来。有一个时期,驱逐教员的民意甚是强劲。其实工人干部再忙,比起其他单位,也还是无所事事。

因为无所事事,故而学府的人几乎个个养尊处优,女职工差不多都保养得细皮嫩肉,美女层出不穷,前赴后继。三十几个人的单位,就有四大美女(五〇后)和四小美女(六〇后)。妇女委员、女克格勃、小娘子是四大美女里的翘楚;丝路小姐、倪大小姐、图书小姐、打字小姐则是四小美女。

如果说男士们上班时的消遣是下象棋、打牌的话,大小美女们则喜好上街购物;连学府的四女独行侠(也个个是美女)都极乐意和她们拉帮结派去亚欧商厦,那是兰州购物环境最好的商家。她们在高档精品女装区流连忘返,反复权衡,再三比较,一次一次地试穿,在穿衣镜前左看右看找那感觉,最后终于将目标锁定;于是向购物小姐详细询问这时装所有的信息资料,把一切问个明明白白。到末了忽然很礼貌地对购物小姐说,不好意思,钱不方便,改日再来。随后佯装恋恋不舍地离去。一出商厦,她们即刻登上公交四路车。多半个小时以后,在兰州东部批发市场,在人声鼎沸、万头攒动之中,出现了学府美女们的身影。东部市场商家云集,红尘滚滚,进货的小贩和购便宜货的市民熙熙攘攘,如过江之鲫。既凭着本能,也用按图索骥之法,学府美女们就能很快在茫茫商海里找到方才在亚欧商厦看中的衣裙;颜色、款式、做工、材料,一模一样,价格却不及亚欧商厦的三分之一。就这,遇上她们如此冷酷的砍价杀手,老板还得让出两三折的价钱。成交之后,她们欢天喜地的回学府,一进办公室,就将新衣裙穿戴起来,自己左顾右盼地欣赏,也引得同事们七嘴八舌地夸赞。说着笑着,也就到下班的时间了。美滋滋地穿着新衣裙,去回家给老公一个惊喜。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学府的美女们,永远是花枝招展,而且暗暗地在互相竞赛着。

(二)

一九九二年,省会举办丝绸之路节。学府一名新来的回族女大学生去报名参加“丝路小姐”的选赛——当时“小姐”可是一个时尚称呼。这位穆斯林姑娘才貌双全,文化素养在报名者里更是出类拔萃,她一举当选,在“丝路节”上崭露头角。她回来讲,有一次她们去参加什么活动,在街上等专车。几十个人在那里说说笑笑,叽叽喳喳,引来一群街头闲人的围观。当然她们很高傲,两眼朝天,睥睨闹市,视若无人。忽然,一个闲汉不顾一切地冲进美女如云里,将其中一丝路小姐紧紧抱住,连啃带抓。这下炸锅了,丝路小姐们尖声惊叫,像无头苍蝇似的东奔西逃。那被抱住的丝路小姐杀猪般地惨叫。英雄救美,责无旁贷,几个人冲向前撕扯这大胆色狼,那色狼闲汉竟死不松手,还在作业。又有护花义工提着棍棒跑上前照准他狠狠敲打,他还不肯放手,后来不知一下打到哪里了,他受疼不过,才撒手。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闲汉的大无畏气概,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美女得救,花容月貌已然支离破碎,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于是一个护送医院,一个扭送派出所。刹时间风平浪静,街市依旧太平。唉!人啊,人!

(三)

“丝路小姐”是陕西人,回族,她说祖上在河南。她有明显的西域人的相貌特点。由此我判断,“丝路小姐”是清朝同治年间反叛的“陕回”的后裔。当年的部分反叛者在首领白彦虎率领下逃到中亚,今日吉尔吉斯境内的东干人就是他们的子孙。这些人至今操着陕西方言夹杂俄语,妇女们的衣饰仍旧保持着清朝妇女的样式。我曾建议“丝路小姐”把女儿麦丽叶抚养成人后,送到吉尔吉斯留学。

“丝路小姐”大学毕业,辗转托省上某大官,进了学府。学府让她当教员,她很快就发现当教员在此毫无地位,但是当行政干部又轮不到她。不久她私下发表感想说,她感觉自己前脚刚离开学校,后脚就踏进养老院了,这学府也太舒服了。

“丝路小姐”年纪虽小,却聪明过人,而且比较的心有城府。学府里人际纠葛,她不掺合,和所有的人都保持友好关系。她不是圆滑,她心地正直,有识人的本领,在谁面前可以说真话,在谁面前要少说话,她明白得很。因为她有如此的世故,所以当干部工人大骂教员不上课,太舒服时,都不是指“丝路小姐”,而是指我和猛佐教授。我因为是调房的最大受害者,所以牢骚满腹,有一段时间我竟像祥林嫂讲“阿毛的故事”一样,逢人诉说我受到的不公,这使大家对我厌烦不已。而猛佐,争强好胜的性格也很不得人心。

“丝路小姐”有一件好笑的逸事。那年她当过“丝路小姐”后,就和大学时的维族恋人结婚了。新婚夫妇住在女方家,小俩口决定去旅游度蜜月。他们对家人宣布了宏伟的旅游计划,说要外出数十天,游天府之国、三峡、张家界,等等,等等,哪里好玩就去那里。父母很是赞赏女儿女婿的勇气,叮嘱他们远行的种种事宜,姊妹们羡慕得都要嫉妒了。

小俩口一车坐到成都,下车就找清真饭馆。兴许是两人初出茅庐,办事不得要领,诺大的成都,竟找不到他们要找的地方。肚子饿得咕咕叫,二人强打精神继续找;他们打听又打听,跑断了腿,总算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座清真寺,于是就住在附近旅馆。第二天逛街,只敢在以清真寺为中心的方圆数百米范围内转悠。一天下来,索然无味。两人一合计,没意思,垂头丧气,当天夜晚上了火车打道回府。次日早上到丈母娘家。小俩口推开家门,碰巧丈母娘开门出来,心里正念叨着女儿女婿此时可能上了峨眉山?那里的强盗猴会不会抢劫他们?抬头猛地看见女儿女婿就在面前,一下惊呆了,瞅着小俩口不停地眨眼:才隔了一天,小两口难道还没有出发?抑或是为娘的梦游到了峨眉山?

其实成都的清真饭馆很有一些,火车站附近就有,可是他俩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举手之劳的小事因此就成了他们的严重问题。

虽然同是教员,丝路小姐在很长时间里对我敬而远之,头脑迟钝的我竟丝毫没有察觉到她对我有成见。丝路小姐后来对我很友善,甚至相当尊重。在我行将退休之际,她告诉我,现在学府职工才发现我和猛佐教授不是一类人。听她如此说时,我大大的吓了一跳!因为争强好胜、放屁能在水泥地上蹦个深坑的猛佐根本和我格格不入,我怎么会被众人看成和他是一丘之貉呢?我为此大大的苦恼了几天。

丝路小姐是八十年代中后期的大学生,她这一代人很受当时风起云涌的政治启蒙思潮的熏陶,都有强烈的报国之心,爱国和民主曾经是他(她)们的热切诉求,历史已经浓笔重彩地记录了一切。丝路小姐大学一毕业就直接进了无所事事的学府,一晃近二十年,当年的豪情意气已然消磨殆尽。丝路小姐是知识型职业女性,她头脑聪明,性格正直,在学府这样的单位里,不巴结领导就不能出人头地,而她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守护自己的尊严;所以尽管学府的长官和职工对很少上课的教师有同仇敌忾的怒气,但丝路小姐由于聪明地低调做人,所以能够安然无恙——所有的不满都冲着猛佐教授和我。人到中年,回顾学府生涯,丝路小姐也相当苦闷。她不仅没有事业上的成就感,甚至没有值得回忆的有价值有意思的事,有的仅是迷茫、困惑、失落、沮丧、无奈……。

丝路小姐结婚很久以后才决定要小孩。她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麦丽叶。在我和丝路小姐成了对门的邻居以后,麦丽叶和我成了忘年之交。丝路小姐曾对我说,她在学府的最大成就,乃是有充裕的时间培养教育女儿。而麦丽叶,已经十一岁了。小小年纪的她,酷爱阅读世界名著。我在青少年时期读过的许多大部头欧美俄罗斯小说,她已经读过或者涉猎过了。今年暑假,她正津津有味地捧读我借给她的《金庸武侠小说全集》呢!

(四)

确实有很长一段日子学府里的同事没有几个人肯搭理我。我最早感觉到对我态度开始友好的是倪会计。不知何时起,她见面尊称我为“前辈”,随后我则戏称她是大小姐;不仅因为她是正宗的大家闺秀,说话慢声细气,有阀阅风范;也因为她脾气大、任性。

倪大小姐是学府的四小美女之一。她父亲是老革命、高干,离休后住在省上专门为老干部建造的干休所的联体别墅里。那别墅区门前的大街,老百姓叫做“腐败路”。至于是针对住在其中已经失势的旧勋,还是针对借大兴土木收受贿赂回扣的当权的新贵?我不得而知。倪大小姐是父母的独生女儿,不知为何她没有上成学,虽然家庭显赫,自己却弄了个工人身份。

倪大小姐称我“前辈”是有道理的。我和她是兰大附中校友。不过我上兰大附中时,倪大小姐还没有投胎出世呢!倪大小姐人也很聪明,不过是个直筒子,而且确实任性。我很想开玩笑说她是中国四大小姐之一:倪大小姐、孔二小姐、贾三小姐(探春)、赵四小姐。但是她的直筒子脾气我还是有点怯,我没敢乱说话。她进学府就接手搞财务工作,这要和各种人打交道,工作也容易出差错,和人发生矛盾的机会也多。她年轻气盛,倔强任性,三言两语不和,就同人吵起来。吵架中,她的大小姐脾气往往大发作,如果对手也是一个不饶人的主,那就吵得振聋发聩、昏天黑地。就以四小美女而言,她仅仅和丝路小姐没有发生过正面的冲突。

倪大小姐太有个性了。第一次结婚,丈夫是一个商人,有了点钱就背着倪大小姐在外面花心。倪大小姐眼睛里哪能揉进这沙子?她和丈夫的情人厮打过几回。有一年春节,我在值班,百无聊赖,忽然听见隔壁房子进去了人,侧耳一听,是倪大小姐。原来她是来办公室打电话。她先是平心静气地说话,接着声调越来越高,后来终于又哭又骂,“婊子、臭不要脸的”如枪林弹雨。她痛骂那第三者种种的无耻与卑鄙。电话那头的大概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似乎说着说着,也不客气了。这个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害得我不敢出门了,因为我怕被她发现偷听了如此隐私的电话,会与我算账。我躲在值班室里不敢动,不敢出声,一泡尿憋得我好苦。

倪大小姐对我友好,大概除了认为我是个老实人之外,也是对文化人的尊重。后来她对我有什么话都说。她告诉我她和丈夫开车去西固一家单位,被一个二杆子保安找茬说车停错了位置,又以他们态度不好为由,硬把他们在门房里扣留了一夜,他们怎么争辩都不行。后来知道了倪大小姐是省上大官的女儿,那保安吓坏了,拎着水果跑老远的路到倪大小姐家道歉,再三地说是误会,她和父亲不理他,那人跑了三趟,倪大小姐的父亲才表示不追究了。

(五)

倪大小姐脾气之直,直得可爱。不知谁说了有关她的不实之言词,事情甚至牵连到我,倪大小姐直接找到我问,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平常我除了不恭维领导,对职工之间的闲话,我一概只做收音机,绝不做小喇叭。也许正因为此,我才赢得了倪大小姐的尊敬,我怎么会说那些无聊的话呢?不过我由此也感谢倪大小姐,她来对质,令我发觉学府的人际关系那险恶的一面;像我这样的可怜虫,吊吊灰,居然有人肯做文章。我不能不哀叹:“山川险,人心更险”啊!

倪大小姐和丈夫离了婚,儿子她抚养。她对儿子寄予很大希望,因此也希望我对她的儿子的学习给予指点。我虽然乐于效劳,可是除了对小孩子的作文提点意见和解答具体的问题之外,我真的没有能力辅导小孩子学习。我想倪大小姐一定很是失望。

倪大小姐后来和一个比自己年轻的工程设计师结了婚,那也是一家私营企业的白领,收入甚丰,在家里却是一个懒虫。可以说,倪大小姐只担了“大小姐”的虚名,她的这位老公,才确确实实是大少爷。九八年底,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倪大小姐喜出望外,满月之日,宴请宾客。我和妻子应邀参加,我诌诗一首致贺:

贺陈雨满月
自从灵汾有身孕,几人猜中是千金?
生男生女实天意,有龙有凤真开心!
满月盛宴醉宾客,陈雨芳名含温馨;
且看一十八年后,惊鸿照影俏佳人。

开心是真开心,不过从此倪大小姐就更加忙得不可开交了,以至于我要称她为“路瓦栽夫人”。她要管教俩小孩,还要照料年迈的父母,服侍丈夫,操持家务,还有一只名贵的宠物狗要小心伺候。倪大小姐很是辛苦。在大院里总见她一溜小跑的身影,不是给冬冬买饭菜,就是带雨雨去练舞蹈。

可是,倪大小姐也很会享受生活,她家经济宽裕,自己有私家车,每到假期,总要去外地旅游。

二〇〇三年的国庆黄金周,我要出去玩几天,倪大小姐请我带上她的十二岁的儿子冬冬,我欣然应允。我带着冬冬去渭源县的莲峰山、首阳山旅游了四天。在莲峰山,我们看到那里农民生活的贫困真的是触目惊心,一位白发杂乱的老太太拄着棍子从一间随时都可能坍塌的老屋里走出来,这情景深深地刻印在我脑海里;村子里三四十岁的光棍汉极多。我们投宿的房东是村里的老支书,他家卫生条件稍好。谈起现在的社会,他说这么多男人找不上女人,会出大问题的。在首阳山,村里的情形稍微好一些。伯夷叔齐墓一旁有一座庙,很寒碜,我付给形象猥琐的道士五角卦资,他为冬冬算了一卦,随后恭喜冬冬,将来能考上省城的大学。道士以为冬冬会喜出望外,冬冬却很沮丧,他向往的是一流大学,省城的大学,那是大学么?

冬冬随父母到过很多大城市和国内旅游名胜地,但是他经常对妈妈说,最难忘怀的是渭源之旅。

光阴似箭。说话间倪大小姐的雨雨已经十一岁了。她身材高挑,动如脱兔,可以说她离“惊鸿照影”只有一步之遥了。

倪大小姐曾经对我说过,有神算子预言:她一生有三次婚姻。这使她很苦恼,难道她和雨雨的爸爸不能过到头?难道她还需经历一次劳燕分飞的悲剧?

(六)

九二年秋天,省直系统组织了一次登山比赛,学府的“图书小姐”毛遂自荐报名参加。她虽然戴近视眼镜,可是皮肤白皙细嫩,身材迷人,是小美女。

登山参赛者一大早云集兰山脚下。学府是小单位,当时没有知名度,别的单位有阵容强大的选手团队,相形之下“图书小姐”形只影单,是孤家寡人。裁判点名,点到某某学府,“图书小姐”应声而答,竟引得参赛者们捧腹大笑。八十年代,人们对学府这种没名堂的政治学校嗤之以鼻,很多人第一次听说世界上竟还有这名目的学府。大单位的代表队看不起学府,自然也就看她不起。几个身穿花里胡哨运动服的体委女参赛者,故意在“图书小姐”四周走来走去,比划着各种专业的热身动作,斜起眼不屑地看她,似乎与名不见经传的单位的选手比赛,她们深感身份掉价。“图书小姐”心里暗暗好笑,她一眼看出这些坐办公室多年的退役运动员,是绣花枕头、银样镴枪头,得给她们一点颜色。老虎不发威,还当是病猫呢!

“图书小姐”外表白白净净,斯斯文文,她的身体素质很好,体形匀称,像一只花季或雨季妙龄的鹿。从很小的时候起,长跑就是她的强项呢!比赛开始,号令枪一响,“图书小姐”确如小鹿被大灰狼们追赶一样,奋力大步流星向前。她快步拾级而上,好一个女神行太保,女草上飞,女土行孙,女匹诺曹,如轻功女侠黄蓉或者任盈盈,登山如履平地!二十分钟后,她竟到达山颠终点的三台阁,冠军!回头再看那些曾有过运动员生涯的赛手,好似虾兵蟹将,腰来腿不来地挣扎着上山。

“图书小姐”在这场赛事中爆了大冷门,为学府争得荣誉,可是学府竟麻木不仁,毫无反应,连周四学习会上,院长们发表讲演,也不提一句。我为她打抱不平,呼吁学府应该给“图书小姐”以表彰、奖励。院长们如梦初醒,在随后的周四学习会上盛赞“图书小姐”为提高学府知名度立了大功,特予表扬嘉奖云云。

“图书小姐”为人心直口快,爱憎分明;寻常事体经她绘声绘色的叙述,就变成了传奇故事。我称她为故事大王。大恶人、二恶人、冯大律师、“乡长”、我,几个人常在她的办公室半开玩笑地恭维她肌肤白皙,气质典雅,是美人胚子,她当仁不让,欣然接受;但是如果猛佐教授进来,也趁机称她细皮白肉,是窈窕淑女,她马上沉下脸,一言不发。因为话从猛佐嘴里出来,味道全变了,变得肉麻,对方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可他这个人毫无眼色。“身材迷人”,猛佐继续赞美“图书小姐”,不掩饰自己的馋涎欲滴,下意识地咽口水。“图书小姐”气得粉脸桃腮渐渐阴云密布,站起身摔门而去。猛佐不知所措地张着嘴,他准备的赞词还没唱完呢!

图书小姐的独生女儿很小就显示了文学才华,小学四年级就在晚报上发表了处女作。每次她跟妈妈到学府里来,一看见我就满脸绯红,羞怯得不得了;因为我故意用夸张的方言同她攀谈。

图书小姐和倪大小姐发生过一次严重冲突,起因是为了报销五元钱。钱不是冲突的要点,报销程序是否违规是她们争辩的中心。倪大小姐性烈似火,图书小姐嘴快如刀,两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后来倪大小姐告诉我,她怀疑有人故意使坏,把图书小姐的发票扔在门背后,以至于她们二人发生误会,爆发了一场激烈舌战。

图书小姐是平民,她的老公是来自农村的大学生。这老公在最有权势的部门当小职员,混熟了人头以后,很快就把她调到毫无工作压力、谁都可以自由散漫的学府里。渐渐的,图书小姐的老公按部就班地当了科长、副处长、处长、部务委员、副部长,终于挤进高官行列。这一过程花了十五年功夫,由此证明图书小姐的老公能耐确实不凡。当年他寒微时,在恶贯满盈家里,我们喝过酒。我感觉此人虽然年纪轻轻,可头脑机敏,待人接物非常老道,每当我们谈论社会腐败时,他都能巧妙地把话题移开。图书小姐的老公最后被外放,当了市长,那是一方诸侯呢!他肯定还能继续升上去。

随着老公的不断升迁,图书小姐也有变化。首先是手头越来越宽裕,不再像以往那样频繁地去东部批发市场了;我们相熟的几个人的饭局,她买单的次数也是最多。但是她的心直口快和爱憎分明仍然一如既往。后来老公把她调到油水很肥厚的一家大学,不久又把她调到交通便利、工作轻松、奖金不菲的另一家大学。她和我们还是有联系,不过见面的机会少得多了。有一次在饭局上她告诉我们,上初中二年级的女儿参加了一次笔会,还直接和贾平凹、余秋雨切磋过怎样写美文的问题。

老公成了副部长,不久又外放当市长以后,图书小姐自然妻以夫荣,跻身贵妇之列。她和往日的同事联系越来越稀少,最后终于恩绝义断。可以想象,图书小姐有全新的生活方式;权贵阶层享受的特权为平民百姓所匪夷所思,那个生活圈子讲究的是奢华、等级、虚假,图书小姐就生活在那个世界里。频繁地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场合,在尔虞我诈、伪善做作的应酬中,我不知道那心直口快、爱憎分明、曾在东部市场叱咤风云地做砍价杀手的图书小姐,会被塑造成怎样的女人?

(七)

四小美女之中,打字小姐恐怕是最青春靓丽的。我认为她掌握着驻颜秘术,以至于她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仍然能以甜美的微笑令毛头小伙子们神魂颠倒。

打字小姐是学府最年轻的元老,当年她还不满十七岁,因为父亲遭遇车祸身亡,作为对家属的照顾,有关方面安排她上了班,进学府打字兼财务。

打字小姐是美女,一贯注重形象,因此很能吸引男士们的眼球。公开场合她只有过一回不修边幅。那是我们搬进大楼办公没有不久,小偷光顾了财务室,幸而损失不大,小偷也没有抓到。老农民院长狠狠地批评了打字小姐。那几天她的日子不好过,心烦,不知不觉就放松了容貌的修饰,头发成了飞毛蜈蚣,令我想起“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的诗句。又有一次,学府集体去宁夏沙湖旅游。在沙湖里游泳耍水过后,回到住宿地冲澡。我从走廊经过,碰上正从浴室里出来的打字小姐。没有化妆的她,看上去怪兮兮的,尤其是好像她没有眉毛,使她的美丽大打折扣。

打字小姐智商极高,头脑反应相当灵活。多才多艺的“穷凶极恶”会表演魔术,他的小魔术和戏法只有打字小姐能很快破解。对教育小孩以及其他一些问题,打字小姐很有一套见解,可以说见识极高,我自愧弗如。为了创收,学府和党校合作办函授教学班。因为可以轻松地搞到文凭,所以党校函授门庭若市。打字小姐给其中一个班当班主任,她管理得井井有条,显示了不凡的组织能力和工作方法。说实在话,同样当班主任,猛佐教授尽做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写了一本关于论述汉朝公主和亲的书,自费出版,因为很有可读性,我才敢拜托大家帮忙处理。打字小姐在她的班里推销,学员很给面子,几乎人手一册。

可我惊奇的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周四政治学习讨论会,打字小姐从没有出声发言。人们只能聆听老秀才、猛佐教授少数几个抢着发言的弱智者的宏论。

打字小姐也有极深的城府,她遇事冷静,面对难题她不动声色。这在打牌时就看得出。学府的女职工,有抱团的,打字小姐和妇女委员、丝路小姐、女克格勃等两代美女过从甚密,不仅是牌友,而且常一起逛街。她和妇女委员尤其相好。但是关于她们俩红杏出墙的传闻时不时的在学府里流传。

有一回打字小姐和倪大小姐不知为何产生误会,俩人斗嘴。她们隔着两张办公桌子面对面地坐着,都很激动,却也非常自控,相当克制,没有过激言辞,更没有学府里几次著名的吵架那样污言秽语如瓢泼大雨。她们力图澄清事实,像是两国外交谈判时的交锋。没有人敢进去看热闹,好几个人在走廊里徘徊,侧起头尖起耳朵偷听,唯恐漏掉一个字;还有人不时地装做有十万火急的公务不得不办,从那门口走过,飞快地向里面瞥一眼。

但是打字小姐的婚姻感情生活非常曲折。她十七八岁时,恋上了某人,爱得死去活来。可是那人有家庭。他们的地下情持续了很久,后来两人不知为什么事发生了严重冲突,结果不欢而散。因了初恋的如此苦果,打字小姐万念俱灰,她在老大不小的年纪上,很轻率地经人介绍就和一个男子成了家,即使亲朋好友都反对她的选择。婚后打字小姐发现丈夫的为人孤僻和固执远远超出她以前隐隐约约感觉到的,他的病态性格竟至于和周围的任何人都不能交往。于是两口子经常爆发战争。邻居们听到从她家里传出来的惊天动地的声音,无不惶然失措。但是打字小姐为了面子还是竭力维持家庭,何况他们有了一个男孩。

打字小姐对儿子的教育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财力。在这方面再一次显示了她的见识和能力。但是,打字小姐最后终于不能忍受丈夫,她离了婚,把丈夫赶出家门。而她离婚的时间,正是在儿子成长的关键时刻——儿子十二三岁,此时特别需要父爱的呵护。离婚对儿子的影响立竿见影。一个活泼自信的小男孩,从此蔫头蔫脑,他寡言少语,常常撒谎。我觉得,这是打字小姐人生最大的败笔。

(八)

前面我说过,住房让我吃尽苦头。大炮调房的失败,我没有得到我应得的房子,我成了最倒霉的受害人。因为学府的主管部门庇护老农民和小娘子,我写信质问,信中出言不逊。我家当即遭到小娘子丈夫的偷袭,我为此罢教。尽管我有充分的理由,但是我的这些反应无疑是最蹩脚的,使自己陷于被动。我懦弱无能,脑袋迟钝又拙于言辞,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后台。老佛爷、老农民、老秀才三院长不理我的茬,事不关己的职工们冷眼旁观,只觉得我是一个可怜虫。而我对周围的眼神完全懵然不知,一心要控诉仗势欺人的行为。

调房后我牢骚满腹,一有机会就唠唠叨叨,对人诉说我的委屈,久而久之,如同可怜的祥林嫂逢人就讲她的“阿毛的故事”、结果惹得鲁镇人不胜其烦一样,我也被人讨厌。

某次因为我家下水管道堵塞,新近调来的建文总务处长来察看,一言不合,长期来受欺辱淤积的郁闷终于爆发,我破口大骂。那次我真气疯了,气得发抖,完全丧失了理智,简直是歇斯底里大发作。建文处长气坏了,可他始终没吱声,这次事件使我的名声更差了。

和我有众多相似之点的猛佐教授,因为平日里好争强好胜,经常出口伤人,因此非常不得人心。这样一来,我们二人便被捆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很糟糕的典型形象,被人耻笑,被人蔑视,我们背地里的口碑,肯定是坏得不能再坏。

许多年过去后,有一次我和“穷凶极恶”的夫人随便说起话来,她忽然说:“我们现在才发现,你是一个好人。”我一听,心里真不是滋味。难道以前我是一个坏人么?我无法想象那时候人们究竟把我看成是怎样糟糕的一个人;而我当时一直懵懵懂懂地自认为能爱惜羽毛,可以傲视他人哩!

四小美女对我的态度转为友好,倪大小姐、丝路小姐对我既尊重,又友好,打字小姐见了我也相当客气,一切都表明我终于有了新的形象。应该说我的本来面目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而且使我特别高兴的是,学府的同事终于承认,我和那位猛佐教授是楚河汉界,泾渭分明,完全是格格不入的两个人。

后来我和建文处长关系也很好,我退休前差不多有一两年时间,学府有个自发形成的饭局小圈子,较为固定的成员是图书小姐、曾、佘三位女士以及大炮院长、建文、成华、铁火和我五男士。大家都憎恶拍马溜须和投机钻营,彼此气味相投,无须戴假面具地在一起谈天说地,甚是惬意。是啊,人世难逢开口笑,疆场彼此弯弓月。想要心情放松,在单位里竟是奢望。

《自由写作》第54期【散文·随笔】

阅读次数:8,97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