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浩:喜剧——第六部 附注(诗剧)

Share on Google+

◎ 蒋浩

之壹

海鸟衔来对面的尖顶,
花骨朵里跌坐马达。
听听,车胎来采地气。

慢跑者,抽脂,燃膏,
践巨人迹,吞卵蛋,
夜夜兜售裤裆里的膘。

我不相信连它也老了。
俏皮话还能体察出
媒体的深度。伟大的,

有须莫肉,行山表木,
在浴室定高山大川:
九州攸同,雀斑一点。

龟儿子绕椰树跑圈圈,
坐怀里不乱,指头,
也是器官,蘸泡沫吃,

套键盘冶炼的救生圈。
先生不生不死,有
土德之瑞,故号黄帝。

之贰

海水修着沙发,装傻。
烟囱斜向裸泳沙洲,
蚊香喂饱了隔夜的狗。

花衬衫下有花花纹身,
喷嚏里藏娉婷八卦。
露台鹿台,白鱼黄鳝。

剥虾衣,反扳鳌蟹腿,
炮烙生蚝要抹蒜泥。
心有七窍,温柔一刀。

蹊和跷分开,橡皮擦
敷衍毛月亮:阳伏
而能出,阴迫而能蒸。

蓝唇膏修补防民之口,
办公室被建在私处。
隔空招商引来双氧水。

雨中,遮阳伞戳雨衣,
借打火机,点烽火。
她吃香烟,我吃哑巴。

之叁

你是我们。闪腰和疤,
治好酒池肉林之花。
狮子狗嗅地上的人性。

蹲榕荫护短街如包厢。
海风警察,不惊诧,
不盘查落叶,兼打碟。

二胡两弦,各抒己见:
浪花前扔的零花钱,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政由方伯,典出中央,
双色球眼冒七星彩。
快餐店可单点,单炒。

男人掏出芒果、香蕉,
炒的腊肉,不海鲜。
酒店是包厢的卫生间。

机动三轮车欺生人力
三轮:在门口卸绕
口令:嗡嘛呢呗咪吽。

之肆

雨吃踏花被,剩序跋。
小平头搭错腿和题。
小汽车掉头挥发醋意。

臭鲍鱼在书包里布道,
谁偷了女生的口臭?
巧克力,湿漉漉时软。

约好夜半爬假山赏月,
锁骨美到肉中看剑。
无边胸衣,鸟书同文。

栏杆,纱窗,和槟榔,
仿佛打扮性格偏僻,
习房中术,唤娘娘腔。

睡衣里宫殿婀娜逶迤。
壁虎吃水银,吼声,
炸开腰带头的毒软件。

烂账,烂账,鬼打墙,
下水道掀开药单子,
洗刷床垫里巧舌如簧。

之伍

过海,或过江?舞文
弄墨,美人歌空帐,
小费经济过大是大非。

少小离家,炫耀多少
地方志?批管改弦,
送南北一车大风嘻哈。

这是汤沐邑,大风俗
服膺于外来的小资。
街衢振振,洒扫风雅。

千里重瞳,飞机美髯,
乐趣不在礼义廉耻。
掷骰子,五体分五地,

中间的鸿门开向鸿沟。
电影院的数字光电,
和啤酒花绣的花间集,

赢得硬币翻身。海鸥,
翻看舌下的鱼求偶。
垓下,膝下,足下沙。

之陆

我记仇。不记真天真。
圆脸小妖,铅笔芯,
盛装出席孤岛的派对。

超声波揉锁眼里的颤,
领带维系闺门衙门。
变频撒尿,散点透视,

血汗钱存进水墨楼盘。
节日里,互敲器官,
她吐丝,腰佩延陵剑,

扯黄历擦麒麟的屁股。
鬼天气涂抹鬼门关,
跷跷板测魍魉的高度,

洋娃娃和小熊在跳舞。
因果核中有颗流星,
取自你的下巴和髋骨。

铁打的硬盘,流水的
网站,我不扮敦厚。
铠甲马甲,之乎者也。

之柒

忙于换档,内衣外穿,
沙盘里的鱼蚌游戏,
热烈冷餐会,婚外情。

烤箱把风浪熨成艳照:
你还是有一点沧桑,
外滩不远,钟楼中庸。

国大如小鲜。烹饪术
让回锅肉喷草木香;
风度附在引擎上发酵,

油压表跳跃法度之美。
受制于变相,积木
不情愿地搭建了戏台。

主角善逢场挖掘样本:
超市出售即兴风景,
购物狂清谈前列腺炎。

唇膏真话假说般多情,
面膜固定着小江南。
六只鸟,六天的插叙。

之捌

亡国人袖中花柳无私。
清水煮面,三折股,
健身房排练前夜后戏。

牙刷当鸡毛掸,面目
依稀,可辨哑铃疼。
尿憋到别处才解新恨。

清理口臭的报纸报料:
第三者醉卧边境线。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你搬到你的芳邻之远,
清晰发音竟然弄混
炸药和照耀。必胜客

被带到临时办公桌边。
又十年,玩网游的
江湖省油灯,近视了。

或者是现实太原生态,
稍稍走样,就偏离
仁义礼智信的T型台。

2007年12月22日至2008年2月21日,海甸岛

《自由写作》第54期【连载】

阅读次数:8,1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