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郁:这一天的日日夜夜(诗四首)

Share on Google+

◎郁郁

此时无声胜有声

无声,只因白天和世界一片喧哗
你吃惊得瞠目结舌,像一幅荒诞作品

无声,生老病死的人们听不见自己的心跳
你在心里营造寂静如坟的山岗和冥想

无声,怨愤只能使眉头紧锁皱纹密布
你的心胸和怀想受过腥风血雨的洗涤

无声,时间的河流漂来黑色的枯枝败叶
你的书签夹在天地的缝隙间,像一股冷冷的风

无声,起伏的人生源于牙齿和骨头的嶙峋
你即使耳目失聪失明依旧矗立在他们跟前

无声,光鲜的嘴脸下是浑身的牛皮癣
你宁可痛不欲生也不接受暧昧的痒

无声,他们断电断水断喉舌
你怒目圆睁如同坚守家园的石狮

无声啊无声,如果全场肃静。那么
你的呼吸就是震耳欲聋的爆炸

2010.6.3 2:00 上海 松江 小昆山

这一天的日日夜夜

这一天
在这一天最灿烂的时刻
我终于惊醒地昂起了头
面对你
这张闭幕在化妆舞会上的脸

怀疑你
是因为我所接受的事实
是把黑色的锤子
这一次,终于
粉碎了我接近透明的
内心和它阳光般的全神贯注

仇恨在我的嘴上
不过是一支过眼烟云的小曲
无所谓
我已经习惯于一次接着一次地
燃烧
恰恰是一种铭心刻骨的嗜好

你想仍然眉间的光芒吗
你想仍然唇际的鲜艳吗
渐次暗淡的天色蕴含着一场大雨
一场淋漓尽致的洗涤

还有谁能够干干净净
裸露自己全部的双手

抖颤地说完最后一句话吧
由于这一天的黑暗
由于这一天的苍白
我健康地感到了
脚踏实地的自己的日日夜夜

上海 宝山 密山路/ 1989年6月

无题

当悲伤的过去成了时间的琥珀
当麻木而又贪婪的人群追逐着虚无
我还能保护、珍藏
那个常常疏忽的自己么

万里无云的蓝天,其实
只是个空洞的夜梦
拼命地苏醒,难道
就是为了承受瞬间的晴空霹雳

呵。悲伤已成难以治愈的隐痛
苦笑也不能把愤怒的石头推开
夹在无奈和无为之间,我还
来不及追悼,他们就开始变卖思念

他们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他们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他们还说,我们也不是故意让你难受
唉。他们什么时候成了理由的魔术师

别了,我无辜又无知的人们
跟谁据理得失乃至明辨是非
也不能跟自己和往事计较
我累了,我的心里已经装不下怨恨

当以后有一天也成了过去
当欲望的森林头发似地谢了顶
肯定,我已是一枚琥珀
不轻不重散落在良心的角落

上海 宝林荒园
2010.4.10

景像

中国呵在那次异常闷热之后
烂熟
像瓜田里一派散乱的景像
收起来就会有一种被伤害的痛

拒绝与往事干杯
孩子尚未成人
从前发生的事情
他们理解不了

跳蚤、蚊蝇,还有
肮脏的老鼠
全是人类恶心的朋友,却都
聚集在主席台上活蹦乱跳

生活很不太平
谁能摆脱干系
没完没了的白天
把黑夜弄得死气沉沉

世界在多年的颠来倒去之后
茫茫然
像航船上的晕眩、呕吐
爬起来却已散了骨架和精神

1996.6.4
夜22:50

《自由写作》第58期【“六四”21周年纪念专号】

阅读次数:8,0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