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时钟的记忆——纪念六四(长诗·外一首)

Share on Google+

◎ 井蛙

坚持回到树林看时钟怎么响起
你几点禁止我的行走 

是否永恒就是结束的起点
在没有终点的树枝上继续睡眠

一次凌晨醒来若能找回你的生命
我会忘记午夜踱步我的噩梦还有我与墙壁的交谈

多次路过街道看到孩子身上的阳光
捧在手中的笑声我疲倦但快乐

我将细致描画时间的轮廓以及消失的声音
脆弱的呼吸挡在坦克面前的身姿

一些场景像粮食使我饥渴
我没能将石头刻画得更加简单

只是时常念叨树枝
更远的远方还有你

你的分针终止了我的生命
如果一片田野是我的理想

我会收藏向日葵活着的微笑
每个正在思念的人都因此肃穆起来

夏天刚刚来到
我在夜里甚至直到黑夜离开之前朝拜钟摆

我的眼神多么伤感因为没有一秒是安静的风动
枝叶上的鸟散刮伤我的心脏

我会站在一处让永恒带走时间
或让时间带走你

我们都知道祭礼还没完成
我们从没有过完满的春天

季节之前的很多季节都那样干枯
没有花瓣的年份堆满雪上的伤痕

我只好回到原来的脚印上
你一定看见我了

你会继续转动
你知道我在你的记忆里看到他们了

就在鸣响的戒严令前我练习排队
独自排成一个军队以及一个国家的尊严

2010-6-1
CHINA HILL

沙漠中的十字架
——纪念六四二十一周年

我记得风沙几次覆盖我的躯体
我记得荒无 人烟的夜里默念过几次基督脸上的轮廓

我记得时间是在拥挤的1989年6月4日停止了呼吸
我记得一个男人身挡坦克然后消失的过程像王府井大街的闲逛身影无人提起

我记得很多事情是在晚间新闻结束后被遗忘
记得药店的老板为歌唱家的咽喉嘶哑着走进潮流而担忧

我记得虔诚的天主教堂上的钟声从图书馆屋顶传到我的耳朵是十二点
枝丫上的鸟散是真的只留下了窝巢但还有小鸟进出

我记得北京人两万年前搬到北京从此没想离开
记得那时天安门广场只是一片空地却没人敢在那儿生活

记得昨天下了大雨街上行人狂奔向南
夏天喊叫的学生遭受悲惨落幕我将永远记得

我记得王丹进了牢房在想没有烟抽的日子
我就这样为了让你们记得

我记得到过很多地方旅客都在拍自己水上的倒影
像阿尔的向日葵我记得艺术家的一生只是灿烂的用色

而我记得的不止这些
我记得我在时间的钟摆上紧紧拥抱他们死去的灵魂

让他们记得死亡的日期和复活的地点
我记得一辆辆坦克涌进人群像在屋里随意踱步

梦见米勒的农民每天记住晚祷的心情
我听见了记忆中的枪声还像鹰鹫在空中盘旋

今天与昨天的人们都记得悲伤的名字
清晨醒来我喝很浓的浓茶记下一个北方的冬天

可我记得的不止这些
我记得的是祭日献白色花朵时懂得了黑暗是黑色的

记得空旷在时间那里建筑了集中营
我记得刘晓波的狱中日记是流落的荒岛 没有了归期

人们梦幻的不是英雄每天的丧礼也不是一棵树突然的消失
我记得的是一个人面对一群人的苦难

我记得在我来这里之前告诉过很多人
我记得在离开以后我将回去我们的遗址

我记得永远记得
我自己是谁

2010-6-4
CHINA HILL

《自由写作》第58期【“六四”21周年纪念专号】

阅读次数:12,3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