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特·劳格森:归返(长诗)

Share on Google+

◎ 彼特·劳格森 著
京不特 译

(译者注:丹麦诗人劳格森在2006年随中国诗人朗诵团一行去新疆之后,写下此诗)

马特,高高在上,看着:

闪烁着尿水的路径们
穿透这夜。
小老鼠的尿、驴的尿、
骆驼尿、蛇尿、
鸟尿、狐狸尿、
硕鼠之尿、啮齿动物之尿、
猛兽的尿、人尿
以及反刍动物的尿。

那些长长的旅队的
踪迹,那些往返出没的
动物,那些周游的
或者有固定住处的人们。
那些佛教徒们的千古老尿、
那些穆斯林们
来自上午的尿,
明天将在一切之上的

那些中国人的尿。
粪便堆成的消息墩[1]
在路径交叉的地方,
把握在猎鹰
张开的瞳仁之中,呈现在
飞鸟们阴暗的
居室。那空间
在那里、在那之上的空间

在那之中
变换的状态、
砰然搏动的墙
以及所有时间
漫步,到场
列成一排
朝意念之荒漠的方向跨越。
猎人的篝火之中

血和骨骼、
肌腱和神经
的各种画面。
那些消息墩就像
宝塔糖一样
站在休息厅中央。
当地老乡们
保持使它们湿润,

它们从不曾失去
本原之光泽
只要这国度还在
就不会,而如果它
摇晃,则还没有
什么人能够
看得出这一点。甚至
各种最新的仪器

——如果有人
想要提供出
这样的仪器
也许就能够用得上——
甚至这些仪器都无法
检测记录
如此之小的震动
就像那些

在粪便之国的
地下墓室中
死者们列队直立
这墓室能够暗示出
宝塔糖也许并不是
永远都站立在那里
旅馆是空的
它们等待着那些

旅游者群落
像古老游牧者们
打着圈的漫旅
的滑稽漫画一样
会在有一天到来并且
以生机
来填满那些建筑区。
等这一天到来的时候,

电梯
被安装好,从那些水龙头里
流出热水。在那里
它们站着等待着,就像那些
蓝色的山,那些黑色的
和那些红色的在时间的初始
就已经在他们水晶般的耐心
之中等待了。

人们走过一个邮箱、一根
路灯杆,于是马上
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所有看见和听见的东西、
所有街边石、
汽车轮胎、
窗户、门、阶梯,
吮食着车灯的

所有湿漉漉的
沥青,巴士中、酒馆里、
桌旁、街上
所有动荡不定的闲聊,
人们所认识、遇到、看见
或者听到的
所有人,一切地方的
所有东西

总是在这里,
每一只邮箱、每一根
路灯杆、每一样小东西,
以及一道光芒
(因为太阳在一个特定的角度
不仅仅射中这一个、而是
射中了不可能预测的
任何一个城市的

任何一条街上的
任何一道汽车挡泥板)
都曾在以前
见到过,似曾相识,
所有的一切都联系着
各种线路、路径、力线、舞蹈着的
经络图,并且能够由意识的电流
点燃,

这电流通向
地点、人物、
人所作和未作的事、
人所是和曾是和
(虽然无法知道无法预测)
过一会儿将是的东西、
人成为的东西、
人在此刻

突然一下子就是的东西,
因为人们走过了
这邮箱、这根路灯杆,
进入了另一个国度、
另一个地方、
另一个城市、
另一个时间。这一切,
都在此刻。

全部在此,越来越多、
越来越大,
不停地说着话,
因为正是在此,
在语言的
宏大无边
而不断变换的
世界里,

在这里,商店的招牌
悬挂在燃烧殆尽的废墟前,
并且瑟索于风中。
这或许并非同一个城市,因为,
它是被置于
烟煤熏黑的地基上、出自
各种不再存在的地下室、
其它的

在风中摇摆
并吱嘎作响的门、
邮箱、路灯杆、
轨车的尖叫
(在一切的角落之上的轨车),
一辆五路、一辆三路,一路穿过
灯火被点亮并在天空中
闪耀的

夜晚。在这里,
天空是警醒的就绪以待的意识。
我们的朋友,
让我们这样称呼他吧,
虽然以此来作为这削肩的、
脸颊深陷的、招风耳朵的、八字脚的
家伙的名称不怎么值得,
在那里,

在排练室无情揭示出一切的
镜子面前,
我们的遥远朋友,
说他遥远是因为
他从不曾是真正地亲近的朋友,
他身上直接就长着某种机制
不允许他变得亲近,我们
并不怎么认识的

遥远朋友,也许我们
只是在一个街角上、
在一辆巴士里遇到的、在泥泞的
田地里的一场演唱会的
舞台前的
数千人中的一个,
在一家商店的帐台前
或者朝着那些长长的、

被灯光照亮的、有着奶制品的笼槛前的
一个冰柜弯腰,
我们的
遥远、正直、几乎不认识
而现在也已经消失了的
朋友,很快地为自己披挂上
许多世代和各种文化的
服饰,有着

一长串不同年代的
皱纹、须发、首饰,
得意、谦虚
或者无所谓的面部表情,也许
他又会到来,
在另一个日子、另一个地方,
在另一面镜子前
或者在各个时代的猛然激流的

大河中
站在一个紧急扎起的木筏上,
舒适地在豪华客轮最高层的
一张躺椅上,就像一个
有着木腿和独眼望远镜的
掌着舵的船长[2],一个
带着稀疏地飘动着的雪白发束的
彼特·潘[3]老翁,

返回
家园,枪炮轰鸣,
旗幡在疾风中
飘动,
澎湃的海浪
高过船首斜桅,船头
丰腴的
破浪女孩雕饰形象

劈开沉重的浪涛,
那是好莱坞,那是
许许多多年,
焦黑的银片
在风中飞飏,
单身汉书柜中
后跟破损的胶鞋套
嗅探到出口,

雨伞在其撑杆上
甩动,大衣打开下摆,
冬天的深沉、
阴暗的烟囱
就绪以待,而同时
风暴
则通过那愚人的
小小窗槛花箱

投掷出积雪,这
是我们的生活、
我们的日常、我们的安全,空间
为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
冻疼的手指和脚趾大幅度地
打开自身,
空空荡荡,不留
路途和踪迹。

我们的朋友,这遥远的、
不相识的、
被遗忘的人,静静地
站在大草原上,他
完全静止地站着等待。我们
管他叫马特。
他肯定很累了。这
简直是一种条件。

他在自身中有着这条件,
或者他携带着
这条件,一贯如此。
没有这条件
他就不是他所是,
不在他所在。
有两个问题要回答:我是谁?
我在哪里?

他就是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它们
手拉手,它们
是他的已经来和将要去的
双重依据。也许
在一开始更容易,
那马上就

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说,在一开始
更简单。曾经有许多东西
是他能够直接去对待的,并且
带着青春之极大的愚蠢的确定性
以这样的方式
宣称如此就是他、
那里就是

他的所在。
这是我,我在这里。然而
正是这我和这里,这两样东西
不再是简单的了。
沙漠是浩瀚的、阴影
有许许多多。山上的洞穴和大河旁的棚屋
是他记忆中的景象,夏天
这大河水

在春天积雪融化后
变得宽阔湍急,而它
贯穿冬天
则缩减为
河床中央的
一小线
水流。现在
是秋天。冬天来临,

风呼
雨打。那些帐篷
因防雨油脂、因它们到处都是的
发热的动物腥臭
而沉重。这臭气
是这旅行本身、
其灵魂和本质的
挥发物。

他们今天在这里,他们此前
也曾到过这里,
明天他们就在
另一个地方。在远方,他能够看见
那些新的城市、那些抓刮云霄的
高大酒店,他能够
听见那些汽车,那些
用机动车和驴子拖动的

货斗车,那陪着死者们
进入坟墓的鞭炮焰火。他
不想做一个无法忍受牙疼
并且在夜黑后
害怕上街的惊惶小老翁。
他从那些
用来包东西的报纸上
读到这个。

他开始就像人们走路时那样地
动起来,
这一只脚在另一只脚之前,另一只脚
在那一只脚之前。城市
就像一列远方的山脉那样
耸立。现在,
他想要看,那些别人,
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他们

要去哪里。大路们
已经沙漠中
穿透伸展开,
没有交通,但无疑有着
规划。人们所想的是,
有些人能够使用它们
那些急切地需要
迅速地

从西边的大商场
赶到东边的大商场的人们,
要比驴和骆驼更快,
在反向的途中
也必须快,正因此
这些路都有着两条车道,这样
一个人就会没有反向阻碍地
达到自己所想达到的地方。

他曾走着。一段时间
他沿着路走,他看见
那些骆驼、那些大黑鸦,
有着老鼠和狐狸的气味,听到
那些在某段时间
干涸的河道里生长着的植物,
听到镐和铲,
轰轰作响的拖拉机

(那是一些在不远的往昔还存在着的
对他们的大片田地的集体使用中的
拖拉机),看见
那些老人在那些积尘的小村庄
带着他们的土豆和苹果
坐在路边——
只要能够有额外的一块钱,只
一块钱——,

就像在一个人是旅行者的时候
看见各种踪迹,他看见风景中的
那些踪迹。他看见
用陌生的语言写成的标牌,这些牌子
将把他引向陌生的地方、
一种不认识的语言中的其他一些地方。
马特老了,他能够走很长的路,
到城里要走很远,这城市

慢慢地、一步一步地
接近,直到他
发现
他自己已经到了那里。这城市
噬食着乡景,或者,这乡景
只是奔进了这城市
张开的大嘴巴里。那些小房子
变得更多,许多人

在他的周围:他是
他们中的一个,而他们
看不见他,就像
他在这一旅程中的
某些他所习惯了的部分中见过的
那些巨大蚁丘。他有着
同样的感觉,不再是
某个人,而只是

一个极其巨大的生物中的
小小部分,一种密集的有机体中的
一个小小颗粒。它
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它之中
没有什么是他
所不认识的,只是他们中更多的是
他所不是的。他们中的更多
以及所有东西。这就像

夜晚的群星,但是
在他内心中却不同。
那些道路在黑暗中发光,
在凌晨,在太阳升起
之前,他就
上路了。那城市有一天的
行程之远,无论如何
不会更远。这座城

是他此前所不曾见过的,但是
他见过其他城市。在他年轻
而尚未承受部落的神话所给出的
义务的时候,
在他尚未成为他自己的时候,
他去过别的
城市。它们中的好几个,只要
他觉得有必要。

他去认识这世界,
作为一个不是他的世界,
而是一个在那里存在的世界、作为某人的世界
而存在的世界。它不是新的,
而那些城市也是陈旧的并且在很久以前
就一直在它们所在的地方。
旅队到来。在其他城市,
人们有东西要去取、去运输

并去出手。转手的
钱币、分量变换的人们,因为
否则的话这长途旅行
就没有了目的、否则的话
出生和死亡
就会被弄成无效。
这一刻,
他站在城中。这是夜晚。

马特,高高在上,飞走了。

[1] 这里诗人所用的意象是格陵兰人用石头堆成的锥形石堆,(在石堆上留下信件等)用来传送消息。在中国文化中没有这样的东西,为了便于领会,特注说明。

[2] 原文直译为“站在舵桥上的船长”。但是因为中文“舵桥”意义不明,“驾驶舱”一词又过于现代。因此转译为“掌着舵的船长”。

[3] 西方童话人物。离家出走到一个岛上,永远不会变老。

《自由写作》第60期【诗】

阅读次数:44,03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