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迟:毒药猫之歌(长诗·上)

Share on Google+

◎ 冯迟

长诗《毒药猫之歌》作为长篇小说《毒药猫》套诗,在小说中作为全书唯一的附录,系虚构人物白石县地震局主管宣传之副局长姬云翔自尽后,被家人发现的唯一遗稿《毒猫遗诗》。诗名中的“遗”字,既可读yi,意为遗留,也可读wei,意为赠予。现在经小说作者稍作整理以《毒药猫之歌》的诗名单独刊发,以此纪念和凭吊在那场灾难中逝去的所有同胞,以及那只劫后余生的毒药猫。

上坛经 神事
羌族古老经典《西羌古唱经》中的上部,是关于神灵之事的描述。

第一部:遮——解秽

猫,被毒药浸透的猫,被猫炮制的毒药,
正在猫步走来。她的纯洁之毛溢于言表!
她的流传布满岷湔的时空,浓缩在羌山、
羌寨与羌碉。毒、犊,毒药、还有犊疫,
使她们的命名被汉语遮蔽,被羌语解秽。

一只羌地纯白普通的猫,被毒成了毒药猫!
她的脾性不再温和、娇媚,发出喵喵憨声;。
她的内心被一个亡灵附体,兽性包藏爱情;
她白天在碉房绣花、烹饪,养育儿女畜牲;
晚上她乘橱柜飞翔,幻化成杀人的猫牛羊!

她据说就是一个邻家的羌寨女子,远嫁这里。
她的毒性发源于她的美丽,或者异乡的籍贯;
她自古即有人变猫的巫术,女性祖先的继承;
她害人的首选是她的亲夫和儿郎、邻里乡党。
她的女儿或媳妇是她的关门弟子,技不外传!

在烧红的熬盘上裸身煎烤,不伤一丝毫毛!
她深夜的秘密修炼肇始于此,毒性甚于丹;
她暗藏各种动物和人类的体毛、植物花蕊;
她的凶眼可沉鱼落雁,意念操纵他人梦魇。
无毒不成寨:她变形、作弄、暗杀、惩戒!

毒,被猫们传媒的毒,被传说异化的猫,
来到这里。她劫后余生,穿越千年巨震!
她的主人因她而死,肉身坍塌一堆废墟;
窈窕的四肢钢筋折断,豆腐渣破碎大脑;
天崩瞬间她推出了猫,她的毒从此奔逃!

第二部:兑也——黑白

羌人自古崇白色,对耶?对也!
羌人自古憎黑色,对耶?对也!
白石的白雪山的白,上坛高尚;
黑石的黑污水的黑,下坛阴暗。

但没有黑夜,怎能显星月皎洁?
而没有毒猫,谁能镇瘟疫横行?
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好猫易毒,鼠的肉香暗中施蛊。

白的蛊由黑的毒施放,坎中满;
黑的心由善的白出面,离中虚。
女猫是白,男猫是黑,猫仔灰;
白鱼黑睛,黑鱼白眼,太极鱼。

社稷的颜色聚焦为独黑或独白,
庙堂的底座没有了阴阳动平衡;
盛衰骤变朝代更替,一毁皆毁;
把一国的臣民绑架,死无葬身。

令下坛的黑魔法轮换上坛白石,
那么黑亦白,火中的白雪亦黑;
苍生的血液,燃尽后凤凰涅槃,
中坛的人事飞越黑白阴阳两界!

第三部:尔——吉语

君的吉祥善言,君的解秽洁语,
随释比的吟颂,鼓的击响释放。
一千遍的谎言成好话震耳欲聋,
终让子民两眼穿孔,双耳失聪!

神说鬼说,天说地说,人不说;
君要臣怎样说,微臣不得不说:
说盛世皇恩浩荡,万邦来朝了;
说灾难前头万木春,子民幸福!

羌巫曰:说好不说歹万事皆大吉,
屁民云:说了也白说说话当放屁。
一个震前的预告和谣言或说或哑,
说则千万人不稳哑则死球数万人,

故君要臣不说。臣民们死得其所!
君命是命,臣命非命,民命是蚁;
蝼蚁蜉蝣,朝生暮死。红朝千秋,
千里之堤岂容蚁穴酣睡?万万岁!

释比唱:样样都说好今后样样好!
云翔按:臣好君才好民好国才好!
君主啊,何时你不再是臣民的主?
哪一天以民为主,令我口无约束?

第四部:苦涅——劳苦

一生的觅食、奔命,仅仅为了果腹?
毒猫们浪游得闲适,人却浪迹艰辛。
黄连的苦不在口味,在取舍的愿景;
她的血汗年复一年营造蜗居或广厦;
秋天,她的乳房与内脏被暴力拆迁!

她只得点亮天灯,青髻和石油引燃了自己;
修美的腰身成了违章建筑,索性玉石俱焚!
她的肉身变得多余,跟踪与苦命终于解脱;
她唯一的猫夹带怨毒从推土机下逃生而去。
一生的劳作,无处安置巴掌大猫舍的天地!

然而流浪猫学不会上访,她的毒百无一用。
只得夜卧垃圾山,昼饮泔水桶,潜伏机关;
她的同类从此壮大,异性更多,兽性汹涌,
娇弱的肠胃脱离了猫粮,宿疾也得以调养,
余震粘不住她四蹄如雪、矫健若马踏飞燕。

她不再是主人的国宝,梦不见前世的熊猫,
无论大小。现在就是食铁兽,古代的貔貅。
她多么想只吃不拉,今生来世守着越来越
饱满的情感,膨胀直到消散,三生的因缘!
为她的主人她的爱人,惩戒复仇枕戈待旦。

我,地震预报员,终不如她的劳碌!
我们一辈子盯着那一刻致命的到来:
地壳的微妙波动,基线的长度变化。
一生的收获就在震前被盖棺的瞬间,
挥镰或沉默,却手口都不在我身边。

第五部:巴——修建

千年的碉楼万年的珙桐亿年的大熊猫咪,
古碉是羌人制造。我只建造豆腐渣楼宇:
只有弱柱强梁、蜂腰瓶颈、预制板浮搁、
混凝土沙化、铁丝充钢筋、墙体无约束。
我承认,我有罪,我害死了数千数万人!

但我们多么幸运!没有人追究或者索命!
我们在惴惴不安中全被免罪,又接工程。
我要感恩:感巨震一笔勾销的天意之恩,
感奉天承运的朝廷大恩!感杀人不偿命!
但我惧怕冤魂,更怕判官地狱。我承认,

我还有罪!我不识重建大局,心理弱脆。
我承认有罪,正是他们绝密封杀的行为;
不承认有罪,更是他们表彰的沉默是金。
集体装哑,君臣同心,换取更多的工程、
更多的资金、更多的奖金、现金和陷阱。

于是,灾后的陷阱越挖越深,沙地起楼;
令灾祸越来越多。然后再坍塌、再重建;
我们投资旺盛,天天制造灾民。我们要:
深挖洞,猛挖坑;还要广积粮,少积德;
更要不称霸,只称金。坑坑坑,楼楼脆!

但是,那只毒药猫最终找上了我,爱上了我。
我已经无法逃脱,她身上的冤魂厉鬼纠缠着、
附体着她的主人,再附体着我,活活来坑我。
我,一个灾前的建筑承包商,灾后的良心犯!
不得不中一只羌地毒药猫的毒,来以毒解毒。

第六部:厄——枯荣

猫有九命,人命一条;年的寿辰长不过十二月,
然后再次降生。我一凡夫,极致的高龄一百岁,
常常忧虑千年的是非,三生的轮回,花开花落;
君不见,铁打的江山兮流水的朝廷,日月盈昃。
谁能跳出生死福厄,盛衰荣枯?燕过旧时王谢。

一个花甲之年的君主颤颤巍巍梦见始皇的仙丹,
他在忌日下午,沿大红地毯迈向戏台上的祭坛;
一个耄耋高寿的释比硬硬朗朗返回羌山的空寨,
他每天都在灵塔前焚香击鼓,做法把亡灵超度。
时间的羌碉屹立,高过禁城中风声鹤唳的龙旗!

抵抗季节更替的动物腐烂迅速,而植物的常青,
在于花叶们主动凋零;并化作春泥,禅让尧舜。
他们心知肚明,只是利益重于泰山,惧怕清账;
更怕死后子嗣的钱财耗尽,荣华富贵再难垄断。
然而,生硬的恐惧只会令溃败的肌体渐成僵尸。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其后建叉伟业遗毒辉煌:
断裂带上高楼林立,棺木竖起鳞次栉比;湖泊,
呕吐化工的痰盂;江河的精管卵管被高坝结扎,
婴儿的食物被垃圾填充;鱼浮白肚、鹰逃黑空;
网民被网监五毛割喉,钢叉铁甲对准访民拆户。

君的群臣只恋爵位,兼爱酒樽,无意烽火遍地;
他们首鼠两端,黑白通赢,社稷时事口舌逞能。
当尘暴袭来,他们把脑袋钻入沙地,屁喷屁民!
哦,朝菌晦朔,蟪蛄春秋,君的智识与之匹配;
哦,大江东去,浩浩荡荡,君的眼光高低暗淡。

第七部:瑞耶——罪否

我,羌民的巫师,千年来被尊称释比!
我,祖传的法事,总要杀戮献上牺牲!
为人解罪的神圣仪式却让我屡犯罪孽,
无辜的牛羊猪鸡古礼经典说非杀不可。
我赦了众人的罪,谁最终能替我免罪?

我本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导师,虽然手上沾血;
但正因为我血迹斑斑,我才成为领袖的榜样。
你们怕我的血,也怕自己流血,成供品祭上。
我的经文、咒语喃喃如水冲淡了你们的恐惧,
我的宰刀、屠具也越来越温柔和你连为一体。

紫檀的祭台上铺就了黑色麻布,供上了雪白的石头,
还有星罗棋布的法器、符板,我面朝日月扯动索卦。
我青稞卜、鸡蛋卜、羊骨卜、吊白狗卜、铁判神算,
我算天算地算他人一切吉凶祸福,但算不出我的命。
我的命太硬,我克妻克子克兄弟克父母克左右大臣!

但西哲有云:罪恶是历史前进的动力;我的罪
不值一提。华夏圣人曰:反者道之动。我无罪
因为我很反动,反成革命道路的推动!我无罪
最多算作伟人的瑕疵,饥荒灾难只是小小失误!
一场巨震不是让穷乡僻壤跑步进入了小康大路?

当然,那些遇难者再没有福气享受福份,
只有活着的人来享吧,替他们加倍地享。
说文解字:享者献也。小雅诗经:以享
以祀。西游记载:杀牛宰马,祭天享地。
故皇史自古证明:要享受就会有牺牲!

第八部:色士——唱箭

公器的暗箭,从衙门的屏风后射来;蹈矩的人,
成了猎物。他们仰望江牙山海图,看碧波荡漾、
红日当空,更高的匾牌明镜高悬。听威武威武!
弓箭与刀手,两旁肃穆,夹道虎视申冤的牛羊。

利箭的功勋猎人们从来有数,时时想感恩还愿:
弓弦弓身箭簇,每天清水擦洗、每月白酒消毒、
每年鲜血浇祭。那蛇蝎喂毒后的锋利所向无敌!
一个煌煌禁城的梁柱、基石全赖弓杯蛇影维护。

红嘴老鸹飞出碉楼的箭孔,黑脚驴子上了神树。
羌地神王哦:你南面射出箭矢,北面耍出笔杆,
你东面投出东厂,西面甩出西厂,中天红旗升。
我的王,你的英明战无不胜,对付楼下的群氓!

频繁的鏖战,没有君臣能算出箭头的飞行线路,
王的射手也怕出手成了飞来器,最后射中自己!
君王的指令后来也战战兢兢,躲进防弹的箭楼;
越来越多的行客演绎草船借箭,不惜身如刺猬。

我们天生是没有心脏和皮肉的草人;中箭如雨,
也只会七窍漏水却不会流血。我们的使命就是:
轰赶麻雀,东风来时火烧连营。那时色厉内荏
的士卒再不能百步穿杨,病中统帅早不识弯弓!

第九部:拙——还愿

今天我来还愿了,请祖师阿巴锡拉快快出现!
我还鸡愿羊愿了,请各地的寨盘业主来帮忙!
羌笛的呜咽在召唤你们,和着咚咚羊皮鼓声。
作恶的财色贿赂神灵被免罪了,他们来还愿;
为善的血泪捐给天爷被甘霖了,他们来还愿。

五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废墟上长出新鲜的
手臂,头脑里炸出彩色的蘑菇,藤蔓绕肠肚。
我的独生女,你的独生子,顷刻间稚嫩夭折!
留下了鳏寡孤独,青壮的残疾,老的老不死。
哨碉的警报,我的职业我的职位都形同虚设!

亡者的墓碑空空荡荡,如花的孩子没有名字;
生者的新房强颜欢笑,衰老的男女重新造人。
再婚的礼仪连锁,浩大的交合,批量的新生
人口,震落的太阳重新日出。尸骨上的旅游:
且看那水光潋滟堰塞湖,浓妆淡抹了泥石流。

但还要感谢众民的神王,不死就是最大愿望。
我来还愿:你让我劫后余生,虽然全家死绝;
我一人活着也要证明你的伟大、光荣和正确!
为了你我必须存活,更不会以死自绝于人民,
陷你于大大不义!感恩你啊,我的君王大神!

我们来还愿,喔喔的鸡血唤醒了废墟的晨曦;
我们来还愿,咩咩的羊血凝固了沉降的地基;
我们来还愿,咪咪的猫血荼毒了炼狱的烈焰;
我们来还愿,汩汩的人血肥沃了来年的花期;
大家还大愿:有罪的赎罪了无罪的永生长眠!

第十部:波——杉杆

水杉冷杉红杉松杉云杉巨杉,亿万年的杉木,
从侏罗纪里长出。羌民祈愿的神树义薄云天!
他们千万年的养护培育了浓烈的道德与绿色,
青翠的杉枝舒展长臂庇佑虔敬它的善男信女;
衫杆杉旗的宏愿伫立,碉房和木屋劫难不倒。

但神山被矿业裸体,神树被家私和纸张伐尽;
抚慰云朵的树巅,年年枯萎最后被风水淹没;
失血的植被和脚爪再难抓住破碎的石岩沙土;
纵横掏空的高速,水电逐级滥淫,瀑布凝固。
峡谷上的森林、草甸和雪峰忘了自己的遗容。

沉睡地心千年的巨鳖和玉狗终于被肉香唤醒:
骄阳烤焦的肉欲垂涎天下,终于让天倾地陷。
天柱,巨鳖的巨腿,神林里万年的神杉锻造;
这一刻,再无天赐的材质可以去补天和拱卫。
它们的压抑瞬间迸发,骄横把大地拉裂千里!

一切都是阿巴木比塔的惩罚,他的残酷警示!
他作为羌人心中的至尊上帝,野蛮就是仁慈。
但十万无辜者的陪葬,使他的铁石心肠柔软;
他大悲着倾盆大雨,重新回忆他的元年创世:
宇宙间充满的雨露滋润,都是他的滔滔泪水。

巨灾之后的新房起梁了,请神灵把房柱扶正;
巨灾之后的新房封顶了,请神灵把杉杆插遍!
全能的神啊,你的标识五彩缤纷,你的形象
无迹可寻。你潜入罪人的灵魂,让他自己去
救赎自己:木秀于林,木若有魂,风难摧之!

第十一部:俄——颂牛

木姐珠,羌人的始祖母,你下凡人间的陪嫁:牛!
我们要赞美:你是天爷赐予的神兽,人类的替身;
你一生的劳苦带给我们稼穑丰盈;你死亡的遗体,
又赐予我们高热的能量,或者献祭给众神的牺牲。
我们更要赞美:巨震中奉献给天国的数万孩子们!

人的生命,牛的生命,都是天神与万物的结晶体!
一个巧舌如簧,一个沉默不语,言者驾驭不言者;
一个颐指气使,一个俯首帖耳,劳者治于不劳者。
为君者高堂掷出如箭令牌,为民者奉旨纷纷中的;
中的后黯然失血,人牛们的血啊,江河东流不歇。

但雄牛是长角的,它忍耐的弯度也有最后的极限;
它的硬度每天生长出柔韧,胜过暴力的刚性结构:
它温顺的眼神和皮毛远离了懦弱,暗藏威猛血性;
它弹出的阳具如鞘中彤红的匕首,毒猫畏惧发抖;
她的小技终坏不了他的金刚之身,宁死不能变形。

倔强与固执的牛啊,你们中的伟丈夫终成了神牛!
你们从牛与牛斗,到牛与人斗,但从不与天相斗;
因为你们的力来自于天,谦恭与美德也还赠给天;
你们再不红眼,再不圈内抵牾、同类间角刀相向;
你们的横眉变得暖意融融,你们的俯首不再称臣。

喔喔,天神让牛们牺牲了,地神让孩子们牺牲了!
喔喔,孩子的牺牲为了谁,谁的牺牲又为了我们?
牛类牺牲了它们的偏旁,人类也祭祀掉他的部首,
而字根才是我们的始祖;然后一代一代数典忘祖,
最终忘了自己的姓氏,只问收获,不知稼穑耕耘。

第十二部:索——曦门

今日的东方大门,晨曦之门,救赎之门:
谁能乘霞光的溜索滑翔到众神的庙宇里?
谁能游过血海的此岸一身洁白站到对岸?
云海波涛中的旭日,黎明黑夜前的星辰。
一个人的荣光正在照耀千万人更早醒来!

天将破晓,这一天的桂冠为我们还愿了:
他的囚禁就是你们的桎梏,我们的铠甲;
他的铁窗就是你们的栅栏,我们的投枪。
但今天,他沉默的文字传遍了自在天地;
他今天不能开口,他的话语却更加嘹亮。

晨曦的天门开启了,还愿的时刻来到了:
神树上的鸟雀齐鸣,山林间的野兽奔窜;
晚归的农人荷锄戴月,樵夫们早起砍柴;
羌巫们磨亮了师刀,牛皮鼓咚咚咚敲响;
我们来还愿了,血染的果实以白雪祭奠!

燃比娃:羌人的普罗米修斯,盗来神火!
他烧焦了自己,他是火神蒙格西的儿子。
击石成火,把红色的火藏进冰雪的白石!
羲和御驾的金乌起飞了,他还要去追赶;
后羿的箭射出了,为了拯救第十个太阳。

现在,天已熹微,他还困在漆黑的地底;
明天,地若转阴,他仍要做窃火的大盗。
冰与火的交替,日与月的轮回,猫与毒
的净化。让曾经的恐惧和委琐终止流行,
太阳的巨震令天庭的龙椅倾覆永不复制!

2010-9-26子时至2010-10-9丑时
于北京朝阳区小营挖野斋

《自由写作》第63期【诗】

阅读次数:8,2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