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十日哀歌——哀悼诗人力虹(长诗)

Share on Google+

◎ 井蛙

1.

只有我一个人的队伍站在雪上
十二月三十一日教堂的大钟没响

这是冬天
冷,没办法起来多看一眼风景

十四座青铜雕像站在圆顶上连成雪天的一线
烟雾来了群鸟也站在黑夜

马路上刚刚疾走的人群突然消逝
带来坏消息的都传给了另一些人

电线杆上的乌鸦安静极了
印地安的长辫子散落在窗户上

灰溜溜的人们的脸始终是沉默
这么多人像是忘了时间忘了自己

2.

一月一日大雪
冒烟的印地安窗户终于冒出水珠

有人在快跑
进教堂的只有一个哀伤的人

枯枝上一只鸟想狂叫但没叫出声
盯着屋顶上的雕像闭嘴

十字架变成旧色的黄铜
脱漆的银色横在胸口别针掉了下来

声音落在厚雪里
一个人倒下的时间就是这样一闪而过

接着是哑巴的哭喊凄惨的新年诗人死了
就连巴洛克的天窗也是灰的
两天没见过阳光

起码十年监狱里没见过阳光
冰冷的铁门只有一扇横成冬天的一线

乌压压的一群囚犯在跑
队伍一下子没了

3.

一月二日雪下得更大
每家每户都把门关紧拒绝所有的消息

印地安的长辫子披散着像魔鬼
一个政治犯人监狱出来死了三天

雪花开花了
窗外就有这样的风景

基督教徒犯愁着脸礼拜去了
大钟始终没再响

门口的鸟就在远处枝丫上望着没有春天的树叶
它对着更远处的雕像哀鸣

一个人的送殡队伍雪地里送走了一个人
这是什么地方的时间

脚步缓慢
写诗的手不能动弹了

4.

一月三日积雪把诗人的尸体埋在远处没人发现的地方
这是冬天,冷得没人多看一眼

枯枝被白色覆盖
鸟停在一个点上不动

它没想飞得更远
诗人的时间已经结束

5.

一月四日很多人都听说这个监狱出来死去的诗人
叫什么名字

人们撑着黑伞走在街上避难
人们挤在一起肩膀挨着肩膀

今天确实没雪,晴,但没阳光
我一个人谈论地狱和天堂的区别

离我远点儿祖国
别了罪过的地狱

我站在我家门口看自己
十三座青铜雕像与柿子树形成灰暗的一线

墙上,就在窗口最近的墙上一只爬虫
不动,一朵剪纸的新年发白

我伸手想捏死它像一个政治犯的末日
惊醒所有的邻居过来狂叫

人的影子都是小的
皮影戏的身体在瓦白的中午晃动

它掉了下来从窗沿上
死了,像一个诗人死时一只鸟静止飞行

6.

一月五日我寻找后共产主义的一个形容词
大雪纷飞,所有航班被迫停止

诗人看不见灯光会再亮起来
但你是属于你自己一个人的灵魂

你没有自己的国家和城市
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先知或一只羽毛好看的知更鸟

天黑了就回去
一座雕像回到风中安眠

7.

一月六日我足不出户,大雪像你
我知道窗外的教堂荒芜了

那些人啊他们都找到自己的长辫子
印地安的窗户关了

你知道一个人走在雪地里会遇到谁
你是诗人,你这个诗人的失眠会梦见什么

我的心死了
然而,我的心已经死了很多天

如果再有一只虫子爬过我的墙壁
我的手会收起来,不杀死它

不像一个政治犯人的黑夜狂跑
邻居的小孩本来是有笑声传来的

而枝丫上的黑鸟今天也将会唱歌的
你的手已经不动了

你全身瘫痪的监狱
我家的花园只有白色的花朵

你说太阳什么时候才能照在你身上

8.

一月七日,没有大雪,大风
这是冬天,我躲在屋子里看墙

我在等一只爬虫重新爬过我的窗沿
我在想你是否还是一个政治犯在天堂里

有花朵
起码一个很大的花园

孩子们在玩笑
你的家就在我家屋顶上方吧

离教堂烟囱很近
能看见鸟与树的距离

它们能像在雪花开花时排列成军队
远远的,农妇的头巾起码不是灰的

9.

没有,没有,什么风景也没有
一月八日,诗人已经死了阳光在哪里

监狱里有印地安的长辫子剪了一地杂草
他们都是政治犯人在雪地里过完这一夜

就这一夜就又是新年了
多好的自由可以谈点什么只要不是国家机密

在被遗忘的人们背后
一些人跟着时间从这里走到那里

后共产主义的形容词
你的手不能写诗了在那里

还有这里

诗人还有更多的诗人
飞蛾,灵魂的扑灭了灯火

10.

一月九日,就在今天
我不在家,我去了别处

一大群鸟不在空中飞翔
这是冬天,冷得没人多看它一眼

哪怕再看一眼多白的雪天有黑色点缀
你的名字会刻在诗人的纪念碑上

我一个人会默念石头上的句子
或树枝上静止的雕像

可是,离我远点儿那些身体肮脏的祖国
你从不知道与你一起掩埋的无一活着
你从不知道活着的都想死去

11.

一月十日,我的最后一天
大雪像从没来过的十二月三十一之前

我们可以谈点什么,只要不是国家机密
只要不是我一个人送走另一个诗人

在雪地里
或一个冬天里

或只有一只白色的鸟不动

我就不为谁感到绝望

不在绝望里想念阳光

2011-1-9
CHINA HILL

《自由写作》第65期【纪念诗人力虹特辑】

阅读次数:12,97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