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杜利:窒息——给力虹(长诗)

Share on Google+

◎ 麦克杜利 著
井蛙 译

一百个小孩在温柔的夏日诞生
纯蓝的天空下,轻云透过太阳
母亲抱他们犹如怀胎时的每一处呼吸
每一位母亲在哭叫的合唱中慈祥微笑
她听到自己小孩的声音
她听到所有的小孩

一起成长一起唱他们的歌词

上,上 下,下左,左右,右
前,前,后,后
人们笑向他们无邪的声线
阳光一样清晰

那么多麦子的花梗在纯蓝天空下成长

他们一起喝雨,伸进太阳
眨眼间变成新的云朵
弄些剁碎的花梗给丰收吧
太阳底下干透的
混合着泥土的砖头

前国务卿就在边线上
橙碗足球赛
她齿缝间露出为史丹佛胜利的微笑
水刑的阴影穿透她丰满的金花鼠般的脸颊
灌满她的鼻子,嘴巴,溅入耳朵

我不能呼吸

我们要他们的批准思考,他们的许可才能说话
一个假设的诽谤惩罚我们的写作

这是天堂里的骚乱
我不能思考
刺眼的天空
砖头相互撞击,无休止的边缘
尖叫相互抵抗
砖头的碎屑在一阵旋风中散去
红色的灰尘回到太阳安定了下来
我的脑袋空白,我不能形成我的思想

一只手伸向我的嘴里
我的口水流到下巴
我的牙齿咬破了皮肤,但手没有恐惧
手没有怜悯
我尖叫但没有声音逃窜
我尖叫一个空的笼子形成沉默的回声
我不能说话

砖头的灰尘进入了空气,厚的无法看见太阳
麦子和泥土滑下我的脸,充满了我的耳朵
我不能聆听
我的鼻孔,我张开的嘴巴,我的咽喉
我不能呼吸

我不能说话
我不能思考
我不能呼吸

阿拉米达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自由写作》第65期【纪念诗人力虹特辑】

阅读次数:43,9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