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真宗智:绝望的年代(诗选)  

Share on Google+

◎ 丹真宗智 著
曾建元 曾怀慧等 译

绝望的年代

杀了我的达赖喇嘛
我再不能相信什么

埋住我的头
敲它
剥光我的身体
铐它
就别让我自由

在牢狱中
这身躯是你的
但在躯壳之内
我的信念只属我自己

你想这么干吗?
悄悄──在这儿杀了我
确定不留气息
就别让我自由

如果想,可以再来一次
从头开始:
惩戒我
重塑我
灌输我
让我瞧瞧你共产主义的伎俩
就别让我自由

杀了我的达赖喇嘛
我也将
不再相信什么

汉译:曾怀慧

花与我

她画出那朵小花
一朵美丽的小花
带着清香与色彩
而我,一只蝴蝶
如同其它平凡无奇的小飞虫
在这朵花上盘旋。
但她画笔下的我
是依着她的设计。
我给它加上触须
两道卷曲的触须。
这样就是了
这就是我。

汉译:林孟萤

“昨天我见到她……”

昨天
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今早
我又见到她
停在她身边,看着她
几近凝视地盯着她
吟颂关于她的诗
和那若有似无的未来

接着我发现她──
被吃掉了半边!
一只多刺的褐色毛虫
快速地朝她身体里啮食着
然而,她依旧鲜美如昔
即使只剩几片花瓣完整

转瞬间
我踩死那只虫!
然后陪伴着
那朵花

汉译:林孟萤

珠声嘈切


在晚雨中
数珠子

满手都是
我捡拾起,
足以串成
一条念珠

那时
在缥缈的云中
在洒落的雨中
一道光束绽现
我有幸望见
神圣的祢

上百首歌诗
一千个梦
用单纯的音韵
呈现给祢
但祢
明显地鄙夷

再次我拿到
群山之巅
我爬过的最高山的
高处
从那里抛掷下
我的念珠
在闪电里
这些珠子
碎裂
在我心中

珠声嘈切
自山滚落
依旧
在我沉静的
早晨的梦中
荡漾

汉译:曾建元

在白色的冲蚀后

太阳炙热燃烧
燃烧,燃烧,再燃烧。
那光冲蚀着我,
冲蚀,冲蚀,再冲蚀
直到我完全被灼蚀成
黑色
太阳散发烈焰并滴着汗液
然而它必须离去,以重跺大地的姿态

现在人们似乎记得我;
把我置放在交叉路口,
一座高台上,
没有其它石块,
唯有黑色的花岗岩。
甚至我白色的库尔塔(kurta)[1]
也被烧成黑的。

那帝国的太阳
无法把我冲灼成白色的,即使只是一点点
我卑微的在地族人
发现我白色的库尔塔
有些寂寞

如果有谁曾经给我光亮,
那是黑色的乌鸦
我曾出借我的头颅,
我的肩予其栖息。

汉译:曾熏慧

数数儿

一,
一,
二……三
二,三,四,五,六,
四……五
七,八……九,十,
十一──十一,
十二,十三,十四,
十二……十三,
十四上,十三下,
一个长的,再一个,
三个小的,
跟着是一个长的,
一个白的,一个红的,
这是一个吵人的,
喔……一个冒烟的,
看不出它的颜色,
但现在这路一点也不会……
一个长的,
一个飘动的黄的,
正在停止
停止……停止……停,
不不,它还在动,
走着……走着……走了。
他们现在要去哪里?
话说回来,
到底有几个?

汉译:曾建元

编注: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西藏人,1959年生于流亡印度途中,孟买大学(Mumbai University)英国文学硕士,曾以散文〈我的那种流亡〉(My Kind of Exile)获得2001年印度前瞻骑马斗牛士奖非小说类(Outlook Picador Award for Non-fiction)首奖,现任印度西藏之友会秘书长。本辑所收诗作皆选自其1999年出版之第一本英文诗集《穿越边界》(Crossing the Border),由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曾建元副教授组织编译。
[1] 译注:流行在阿富汗、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等地的传统服饰。

《自由写作》第66期【西藏流亡诗人丹真宗智作品小辑】

阅读次数:40,6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