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涛:兄弟(诗·外四首)

Share on Google+

◎ 高晓涛

兄弟

在这河岸的护栏上
翻越着一个女人暗淡的影子
她的衣摆拂过,她的汗浸出手心
而风沙中的太阳生出烟来
消融着山间的雪
这云中的情仇,一把铁拦揪紧
一片雾滚过眼仁:三月的酥糕

这护栏上的血被擦干
被疯狂地抹去
用抹布、锯末、锉子、标语和皮肤
但夜色终于压不住一丝腥腻

月光多明亮
照着过路人
他被恶狗追向河堤
鞋子跑丢了,河岸酥软
河卵石的尖角
时时刺伤着他

他的两个兄弟
一个白天,一个黑夜
一个马拐,一个藏腹
一口锅里煮着的
一坨洋芋

恨起多轻松,爱是不可能。
好比把日给夜
把河给岸。

而半夜幽黑的浪打过来
唯有月夕的肺攥着空气
铁锈红褐的秽迹、烟和臭味

唯有她一人孑孑于河滩
山河大地任奔逃
像契在平坦油路上的钉子

绥靖世上的妹妹呵
来分享你恨间的晚餐吧
只有我还爱你们
只怕你们再不爱。
(给次仁朗措)

南方,南方

南方,南方
你的红尾煞是漂亮
你的鱼腹却已开裂
泄漏白夜女里女气的柔顺

一把伞收起
记忆的针――
我曾枕在那些骨头上入睡
我曾推动时间的轴承
我曾还魂人世
坐看银翼舷窗上的雨迹
正如我梦中所望
俯临人世河汉
而黑暗丝丝侵夺
徒余灯光反影

雨中飞走的航班
灰白中的一抹灰白
澜沧江上一首走失的歌:

南方何其柔顺
夺我兄弟
劫我青春。
南方南方,
一句空言。

中间这些俗世:
灯火通明
小报满天
商人、党政干部和跟班们享用这
痴填的肥鱼。

冬至日

凌晨时寒流铺天盖地
亚洲发臭的牢房深处一道木门
如饮半的酒瓶晃荡
邪灵候着护法的清醒,仁师呵,
看我心中一道煤气
奔向深蓝!

他感到头痛带来的
昏沉,说不清是因为
困倦还是因为煤块的呼吸里
腐烂的馊味

他必须醒着,以对抗
这枚预支给死亡的蓝焰
往来无形 甜美如眠

只有一种方法可以辨别
困倦还是它们:

写下一个词而非调阅
任其裸露
听到喉息里铂的闪亮
锡的轻盈
汞的肿涨之痛
光子无荷的到达

空无如一只蚊子的双足落上
熟睡女子的肌肤

他的欲念如此饱满但
相较于裸白
微不足道。

2011年12月22日冬至

从星期一到星期四……

从星期一到星期四老板们没有给他们
一个好脸,天气虽好但雾一般的
担忧笼罩着每一个人的心里
他们给你的编号毫无内容
一个集体户口是一张空白卡片
大量的档案胎死腹中但时不时
被命运洞阅。诗句也被用来装点广告
你可以更快回到故乡但永远不能
回到水泥掩埋的河岸

在这死气沉沉的时代依然有人拍手
出于一种饥荒之后的贪心
一条贪吃蛇吃掉尾巴像政客吃掉人民
而它们竟仍然茁壮成长
除草剂不够填满愤闷的心灵
却足以腐蚀掉一代人的记忆
你好哈利路亚你好哭你欺哇
五毛党吃掉自己的未来换取泔水桶
在地沟油里人民被迫享用回甘
而官员们吃掉鱼翅如
一场瘟疫,他们将金库变现而
妈妈呵 在睡前睁着眼听电台里
人生的解惑但他们毫无办法
亦无睡意徒然争辩孰是孰非却不知
他们全都错于历史而历史正是他们
写就,那个押送好友上路的人
忘记他也已被典押但孩子们
嗷嗷待哺他们必须做出牺牲
人们都是这么想的,但没想到
他们为墓碑写下铭文而冥冥之中声名俱裂
“不废江河万古流”

来一场荒流吧而荒流漫过
一代人的心灵像是一次遗堤
一座座水坝崩解正不知是谁囊中饱
谁为鱼肉,留洋的亲人呵不会是你么?
但海洋兴许狂啸那不会是今天么?
人民彼此看押
铁铐越铐紧
直到长出青苔海天一色
水星和火星旋转着写下毁灭谣。

给M.Y.

曾经你站在门口,也和他一起
门厅有一张行军床,而灯光昏暗
道白像是一个道白
而拒绝也像是一个临时的托辞。
曾经灯光打开,合上又被
打开,像是肺部的手术
麻药和宿日烟尘
托举出一种曾经被切断的传闻
因而无力道出无力承受
令你日渐沉重沉默沉醉
于不可说的海上有一种曾经
褪却的爱情:曾经
灯光关闭。你想会有下一幕
灯光再启或不启也无所谓
有人听到你的台词但他已经不在
你说出你的台词但他已经不听
他不听
灯光就这么黑下去
幕布不会再升起
你的曾经
已经经过

不过是一种经过呵……

2011.1.5.德里,惊闻友人死讯,心痛。

《自由写作》第67期【诗·小说·剧本】

阅读次数:8,27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