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科布查歌手(纪实小说)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
乌克兰在局势动荡中,迎来了这一民族的伟大诗人塔拉斯·舍甫琴科诞辰200周年的纪念日。国家前程晦暗之际,乌克兰民众仍没忘了举国进行隆重的纪念活动。舍甫琴科不仅属于乌克兰,而且属于全世界。小说《科布查歌手》即是中国作家在这个纪念日献上的一份心礼。当年,舍甫琴科曾用一枝笔猛烈抨击沙俄的暴政,如今,面对国家民族之间又一场的争端,纪念舍甫琴科更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塔拉斯·格利高里耶维奇·谢甫琴科(1814—1861)乌克兰伟大诗人、画家、革命民主主义者、乌克兰新文学奠基人。生于基辅省兹维尼戈罗德的农奴家庭。1838年获得自由,进入美术学院学习,后荣获自由艺术家与雕刻院士称号,并开始诗歌创作。1847年因参加秘密政治团体“兄弟会”而被沙皇当局逮捕,判处徒刑,降为士兵,流放到中亚细亚。10年后获释。他的诗作,对乌克兰文学产生了巨大影响,人民称其为“伟大的科布查歌手”。主要诗作:《海达马克》、《卡泰林娜》、《梦境》、《高加索》、《遗嘱》《玛丽亚》等。

1847年,谢甫琴科被流放到奥尔斯克要塞。沙皇尼古拉一世指令“严加监视,禁止写作和绘画”。他的内心极为苦闷、矛盾,激起了他对沙皇政府的更大仇恨。他秘密地用一个小本子写诗,藏在靴筒里,即所谓“靴筒诗抄”。

纪实小说《科布查歌手》反映谢甫琴科那段时期的生活和心态。“科布查”是乌克兰的一种古老的弦乐器,与琵琶相似。“科布查歌手”意为乌克兰民间歌手。

哦,我的歌呀!哦,恶毒的荣誉呀!
为了你,我在异乡无缘无故地遭受苦难,
我受尽折磨,吃尽苦头……
但我绝不后悔认错!

谢甫琴科溜出兵营,翻越土垒,顺着河道,穿过丛林,横跨小径,攀登山峰。他顾不上歇息,急急忙忙地蹲下,从靴筒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他宝贝似地抚摸它,亲昵地注视它,仿佛慈母以辛酸的笑逗引她那啼哭的孩子;仿佛农妇以负疚的心奶她饿坏的婴儿。他一边低低地哼唱:“我的歌呀,我的歌呀……”

在岩石的掩蔽下,荆棘的遮挡下,溽暑和毒焰的夹攻下,他簌簌抖抖地在小本子上写着,战战兢兢地回忆,惶惶不安地张望,眼泪断线似地打湿了字纸,模糊了视线……他不时地放下笔来,抬起手背揩他的泪眼;但这有多么徒劳。咸味的泪水尤如这块盐碱地一样苦涩,苦涩得如同自己的生命,那33岁年华!

突然,他嚯地起立,全身发怵。在一无遮挡、烈日烤灼的天宇下,一望无际、荒凉不毛的旷野里出现了人踪!他闪电般地把小本子塞入靴筒,蹲在巨石后窥视远处。车声辚辚,尘土飞扬,一辆华丽的马车从大路上迎面而来,车后跟随一个童仆。他,一头篷乱的卷发,已成布条的斜纹布上衣,肥大的分不清是汗渍还是泥痕的灯笼衭。童仆步履艰难,一瘸一拐地,脱底的靴子耷拉着……少年呀,你从什么地方来?又往何处去?你不能歇一会、喘口气吗,你会倒毙路旁的,连尸骨也不剩一根?少年呀,你家在哪儿?……啊,啊,你不就是我自己,我少年时代的影子么?高高的额头、耸起的眉毛、宽大而柔和的鼻子、半自信半自卑的嘴唇、永远是那么温驯、憧憬的眼睛。

唉,生下来就是奴隶,活下去没有前景,父母双亡,早失怙恃的雏燕瞬间四散,却逃不脱领主恩加尔加特手中的长长锁链。从牧笛里吹出的音乐是那么悲凉,如泣如诉,
作为母亲临终时的一句遗言:“宁可不要让孩子们生在世上”!在耳旁响彻的万籁总那么残酷,似轰似雷,都骤为地主拷打时的一阵咆哮:“你们是我的奴隶!”从村舍到教堂,从离乡背井到辗转逃亡,那儿也摆脱不了主子的鞭子、农奴的枷锁。圣母玛利亚慈祥的容颜,变成了烂醉如泥、虐待狂的下级执事的猪脸,或者铁板一块、面颊瘰疬犹如铜绿似地辅祭神父,最后变成了自以为是“天才画家阿佩莱斯”(1)转世的傲慢画匠:“你,谢甫琴科,农奴的儿子,是一只天生的笨头皮鞋!画画,这是上等人的荣誉!你就是干木桶这门手艺,也没有本领!”因此,他只能在讲究时髦的地主客厅里递烟倒茶;在喜动好游的新主子后面,马车辚辚、饥肠辘辘地跋山涉水。从故乡到基辅、从故乡到维尔诺、从基辅到彼得堡……疲于奔命,寒暑不断。如今,他又得拖着两条柴干般的瘦腿,跟在14条永不疲倦的壮腿后面,奔忙在去京都的路上。

谢甫琴科目送少年时代的“我”,随着主人的三驾马车消失在天边。他那久久凝望的目光恍惚瞧见这个热爱田野、森林和花园的孩子,把一个个黑夜踩在脚下。恍惚瞧见这个酷爱光线、色彩、线条的孩子,捧来一个个纵然是没有日色的黎明。终于有一天,红红的霞光冲破了云层,夜莺从幽暗的橡树林中飞出迎接太阳,云雀从绣球花、杜鹃花丛中飞上蓝天歌唱。露珠闪烁,微风轻扬,杨柳嬝娜,阳光照耀大草原,照耀少年画家画画……当喜悦还没有在脸上绽开,一股不祥的兆头袭来心灵。随着一声鸱枭的怪叫,惊悸如同沙尘暴地洒满面庞。就在那山麓不远处,两个宪兵荷枪实弹地押解一个哥萨克(2)囚犯朝他走来!

“啊,我的囚友,来自远方的兄弟!你犯了什么罪,要被放逐到这儿来——连自由也不敢停留,连希望也被绞杀的地方?你是推翻沙皇暴政的十二月党人(3)的信徒吗?还是反抗农奴制度的普加乔夫(4)的后裔?”

“不,不!我仅仅是因为写诗。”

“唔,是这样?是这样的。让我们用他们听不懂的兹维尼高罗德的方言来进行交谈……啊,亲爱的!亲爱的!你不就是我的形影,我的灵魂,我的青年时代,昨天的我?”

“是的,是的,我就是在你面前经过的侍童。15年眨眼就过去了。你记得吗,不该说我俩记得:我的童年、少年是用泪珠串成,是用苦难和耻辱填满,是用幻想之花被暴风雨摧残成腐泥的土路铺成的。我在漫长的旅途中疲乏得要死,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忽然,苍白的晓天云开日出,湿漉漉的日头从凉爽而清澈的小河里升起。我全身一振,精神抖擞,朝前走啊走啊。我走进了圣彼得堡的一个行会画匠的地窖里,在那儿度过了4年炼狱般的生活。我靠了两位圣者——“伟大的卡尔”、画家勃留洛夫(5)和“俄罗斯的心灵”茹柯夫斯基(6)——的拯救,把我从地狱带往天堂。我成了一个自由人啦!我成了一个艺术家!从此,我能放声歌唱,唱“海达马克”(7)怎样用武器回击殖民者的暴行;再不用胆战心惊地将爱国者的战歌哼如蚊子鸣叫。从此,我能自由自在地作画、写诗,描绘我们祖先的荣耀、故乡的丰美、亲人们的欢乐和痛苦;再不用去为那些虚假的圣像、残暴的沙皇、脑满肠肥的地主老爷和他们那淫荡的姘妇去涂脂抹粉、歌功颂德……啊,我有多蠢多幼稚!在我造访亲爱的故乡时,我发现我仍然是个下贱的农奴!就在第聶伯河渡口,我被折断了翅膀,系上了锁链。从我身上搜出了几个我含辛茹苦生养的“孩子”:《梦境》、《三年》等几首长诗。这就是我的“罪证”!我的罪证?我的罪证……

“旧日的谢甫琴科,我的我呀!不要这么悲伤,无需那样怨艾。从农奴升格为自由人,你并不是第一个:从自由人沦为奴隶,你也不是最后一个。我们的‘贤哲’,叶卡杰林娜女王御笔一挥,那500万天不怕地不怕的哥萨克好汉就此堕入地狱。尼古拉一世金口一开,几个逆来顺受、榨取净尽的奴仆得到了‘解放’。你是文人,要末就像那一小撮帮闲去舐沙皇的熊掌,把那班蠢猪、狗熊、犲狼,打扮成“上帝”、“圣徒”模样,叫人民膜拜、贡献;你还能得到高官厚禄。要末就像战士伊凡用自由去抵抗专制、正义烧毁邪恶;那么,等待你的命运,将是充军、监禁、绞刑及杀头示众。前者,与我们格格不入,我们生来就是顶天立地的哥萨克;我们死去也仍是一缕英魂在旷野里叱咤自由。后者,将是我们光荣而残酷的命运!”

“我的心灵,我精神上的兄长!我既没有参加拉辛、(8)普加乔夫的暴动,也没有像拉吉舍夫、普希金(9)那样呐喊自由,把利剑交到十二月党人手上,可我还是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无缘无故地被捕流放……”

“兄弟,我亲爱的兄弟,你听我说。我首先为你感到骄傲,继而为你感到遗憾。在我们农民缔造的俄国,而今还没有诗人,一个以笔杆为武器的战士,能够像你那样把那么多的精力、才华、爱情倾注在农民身上。以浓彩酣墨去描绘他们,以肝脑心胆去讴歌他们:从他们的外貌到内心,从他们的过去到现在,从他们的劳动到战斗,从他们的苦难到前程。一句话,即是从他们的物质到精神,都在你笔底涌现。”

“由此,我想起了屠格涅夫、(10)柯尔卓夫、(11)果戈里、(12)格里戈罗维奇,(13)他们都是伟大的诗人,我打心眼里喜爱他们、敬仰他们,他们将永远在俄罗斯文学史上流芳百世。可是,他们笔下的农民,在其塑造的光辉灿烂的人物画廊中是那么逊色。屠格涅夫的农民,与其是对农奴制度发起的一连串攻击,还毋宁说是他的一声沉重的叹息、一幅哀怨的晚秋图景、一阙和平的流淌淡淡苦味的民歌。柯尔卓夫的农民,是乐天知足、安分守己的形象,在田野里怎样辛勤地劳动,在爱情中怎样愁怅地追求。多么诗情画意,多么心旷神怡!果戈里的农民,是丰衣足食、无所事事,一个个都成了懒散的地主。天天过着寻欢作乐、唱歌跳舞的节日。格里戈罗维奇的农民,已堕落成野蛮人、盗马贼、匪帮……而这一切极少数的、畸形的、扭曲的、虚假的农民形象,都在你的历史画卷前褪色、惶惑、逃之夭夭……俄国农民的真实面貌在你的血泪凝成的文字中跃出;自由哥萨克的历史——组成俄国历史的重要篇章,在你的闪耀刀光剑影的诗行中映出。”

“从一个得了邪病的乌克兰少女的不幸,到无数个被遗弃的卡泰林娜的厄运,母亲迸出令人心碎的诅咒:‘假如早知道如此,我该在生下你时就把你淹死;我宁可把你丢给蛇,也强如你现在落到禽兽军官的手上!’从一个举目无亲的孤儿悲剧,到各族人民被关入俄罗斯这座大牢房的现实,你在高加索的山峰,以雪崩、风暴、雷霆向人世宣告:‘我将倾诉这些残酷的苦难,愿人们在与苦难的搏斗中更加坚强。’从佩列本佳——一个年老盲乐师的弹唱那波格丹(14)怎样把乌克兰联合到俄罗斯的大家庭里,到科布查歌手们的齐声合奏,同唱那塔拉斯(15)怎样夜袭波兰人,波德科瓦(16)怎样出击土耳其人……然而,在俄罗斯的大家庭里,在尼古拉的新家庭里,这伙毒蛇、疯狗是怎样酬谢你的:‘遣送谢甫琴科到奥尔斯克军事要塞!’‘严加监视,禁止写作和绘画!’”

“奥尔斯克!奥尔斯克!你是这么渺小,渺小得我在地图上找不到你的影子。你又这么荒漠,荒漠得使人们充满了绝望。你除了杞柳、棘草、沙砾、盐碱,便是终年一色的灰败,哪里能与我的乌克兰相比?!”

“乌克兰!乌克兰!绿毯般的草原,黄金似的田野,橡树和白杨交柯摩天,百合花、野蔷薇、玫瑰在河谷、村头盛开芬芳。更有那红色的绣球花——墓地上怒放的少女之花,勾起了我的回忆并带给我一点慰籍。在这儿,甚至看不到一座坟墓。在我的乌克兰草原,荒冢累累,古墓成群,它常常引起我无垠的眷念与悲壮的回想。我们英雄父辈的骸骨就埋在那儿,我们光荣先人的业绩就在那儿建树。战士们凭借它歼灭来犯的敌人,乡亲们保卫它痛打盗墓的罪犯。当夜幕降临、星星闪烁,田野静悄悄,那些英魂便身穿猩红的战袍,手持高贵的权杖,从坟墓里出来,和风儿拉‘自由’的家常,并托它把往昔的荣耀传之四方……

“我梦想有朝一日,也和他们一样。
当我死了的时候,
把我在坟墓里深深埋葬。
在那辽阔的草原中间,
在我亲爱的乌克兰故乡,
好让我看见一望无际的原野、
滚滚的第聶伯河、还有峭壁与悬崖;
好让我听见奔腾的河水,
日日夜夜在喧嚣流荡。
当河水把敌人的污血,
从乌克兰冲向蔚蓝的海洋……
只有那时候,我才会离开
祖国的田野和山岗——
我要一直飞向
上帝所在的天堂。
但在这样的日子到来之前,
我绝不会祈祷上苍。
把我埋葬以后,大家要一齐奋起,
把奴役的锁链粉碎精光,
并且用敌人的污血,
来浇灌自由的花朵。
在伟大的新家庭里,
在自由的新家庭里,
愿大家不要把我遗忘,
常用温暖亲爱的话语把我回想。

“现在,我却不知道幸运在哪儿?能不能活着回去?我看到的只是酗酒、赌博、体罚、懒散……人性的堕落。疯狂、绝望,揪住了每一个人的心灵,像这块茫茫无边的沙漠!”

谢甫琴科倾听自己的另一半的诉说,那真情实感的倾诉、心胸博大的朗诵、那忧愁、那断肠哀音,便抑止不住内心的痛苦,露出宽厚的微笑:“来!”

他拉起他往山腰奔去,一条银色的飘带在烈日下挥动。

“乌拉尔河!”另一个我惊喜地喊了起来。

他俩拨开柳丛,俯下身去。一股清澈细小的流水在近乎干涸的河床里流淌。河水映出他俩一模一样地身形、容貌:宽阔的肩膀、瘦小的身材、畧带忧伤而温暖的眸子、两撇浓密的胡子。只是一个戴着士兵的军帽,另一个光着秃头;一个心灵深藏,另一个感情外露;一个处之泰然,另一个忧心忡忡。

“兄弟,请看吧!”一个对另一个说。

“我只看见河水映出我那未老先衰的面庞,丛丛枝条像盘曲的蛇绞住我的躯体。我只看见远处土黄色的兵营、那座牢房,同大地、天空是一样单调、阴暗,叫人喘不过气来……”

“兄弟,你要用自己的心灵去看,你要用自己的信仰去看!”

“啊,我看见了!看见了河两岸移来的浓荫、高高的梣树、葡萄架下垂着的琼漿玉液的硕果——深秋甜蜜的泪水!我看见了草原、白桦、村庄、故乡的老屋、柳树低低地垂到地面、池塘后面有座年老的磨坊、一架风车嘰嘰嘎嘎地转,转动我的霞光四射的梦想、我的昙花一现的幸福。我们曾经有个樱桃园紧靠茅屋,金甲虫在树上爬来爬去,母亲整天兴匆匆地忙碌,全家人暖融融地围桌吃饭。当明月高挂,母亲伴着孩子们沉入睡乡,夜莺便唱了起来,和着那姑娘的歌声!我看见了我的惟一的女友奥克桑娜·柯瓦连柯,这位黑眉毛、褐眼睛逢女郎是多么漂亮……”

“兄弟,你要用对祖国的忠诚去看!用对未来的信念去看!”

“啊,我看见了!看见了神奇而迷人的乌克兰之夜!月光怎样在树上荡漾,在泥墙上绘画;月光在乡村小路上化成白雪,在第聶伯河中大放珠光,在大草原上倾泻银辉。伟大的英灵都复活过来了。他们持长矛、扬弯刀,甩着额头的一綹头发,重演那轰轰烈烈的壮剧!我看见了我们金顶的古都基辅,怎样在罗斯的大地上高高矗立;伊戈尔(17)在异邦的塔楼里饮泣吞声;我们光荣的统帅波格丹雄才大略,与俄罗斯,筑成抵御外侮的长城!我看见了彼得堡雄伟的建筑和精巧的雕像、北国不眠的白夜,普希金的闪电般的眩目、水晶般清沏的天才,怎样震撼了我的灵魂……”

“是啊,心中的灵感苏醒了,严肃的诗神降临了!”

“那是金色的日子,一生中最珍贵的日子——1837年夏天,一个明亮而无月的白夜。在习习清风吹拂的彼得堡夏令花园里,我谢甫琴科,一个农奴,写下了第一首小诗。这美丽而矜持的诗神,耍弄起一个小小的诡计。当我在教区小学,做一个供人驱使的学童时,她不会光顾我;当我在地主客厅里,充一名小丑似的仆人时,她也不来垂怜我;当我在满是尘土和蚊蝇的客寓里,做主子的跟班时,她更不愿接近我。但等自由的呼吸、平等的脉搏、同样高贵的热血,把我从贫穷、污秽、耻辱的泥坑里救出,她便来拥抱我,领我走进圣洁的殿堂。我们泪水溶溶,心灵相通。诗女神该是和纯洁无瑖、大自然的处子携手并进。在光辉的画室里、在绚烂的画布上、在小屋里、在大街上,她总是和我在一起,并将更为宽广的世界带到我的面前。我再也离不开她,她就是我的呼吸、我的脉搏、我的热血。比我的生命更宝贵、比我的灵魂更神圣!”

“于是,我的兄弟,你宁愿拿画家的桂冠去换一束诗人的荆棘;你宁愿拿自由的岁月去换一副生锈的镣铐。于是,你以高傲的利剑去抵挡千军万马的诽谤,‘我为做一个庄稼汉诗人而感到自豪!’”

“我的心灵,我精神上的兄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美丽而迷人、亲切而幸福的图景,一瞬间都离我而去。我不忍瞧见灾难犹如瘟疫扫过乌克兰的村庄:横征暴敛,抽筋剥皮;把寡妇钉上十字架,把遗孤抓去远方;任嗷嗷待哺的婴儿奄奄一息,使呼天呛地的母亲忍辱负重:把少女恣意糟蹋,然后像破鞋子随手抛弃;我的奥克桑娜也没有逃过厄运……我不忍瞧见我的乡亲,我的父兄成群成串地被当作畜牲逐出家园,不是去当炮灰,就是去做牛马。沙皇的锦绣紫袍,是用我们的皮肉、血管制成;京城的基础,则是我们的尸骨、心臟!我不忍瞧见我的同志、战友一个个打上罪犯的烙印,在皮鞭和刺刀下,在冰天雪地里开山采矿,或者在阴暗的牢房里秘密处决,完全像野蛮人对待文明者、入侵者对待爱国者一样!沙皇将地狱里的种种酷刑和人间所有的灾祸都加到我们头上……我也被带回到残酷的现实:在这儿苟延残喘,不死不活,关在牢笼般的营房里,忍受硫磺火的焚烧。长夜漫漫,何处有曙光?辛酸的眼泪,夜夜把睡梦惊醒。悲惨的命运、黑暗的时日,我不忍呀,不忍看呀……你听,野狼又在远处号叫:‘快滚回营房里去!快滚回奴隶的生活中去!你们这班不配有礼拜天的死囚!’”

“兄弟,我的兄弟!你悲哀的正是我们的敌人所高兴的,你绝望的正是我们的敌人所希望的。沙皇会对我们狂笑地训斥:‘这就是你们的信仰!你们的滋味……’不错!我们就是为信仰活着,为我们的同胞、子孙不再饱尝这种滋味活着!这儿、那儿,处处都有造反的烽火,帝国的心臟也有我们的同志在战斗。俄罗斯的精华别林斯基、(18)赫尔岑、(19)奥加辽夫(20)……大无畏地走向地狱,捣毁魔王的老巢。”戴军帽的一个说着从靴筒里掏出小本子。

神情疲惫的另一个接过本子一瞥,惊呼起来:“靴筒诗抄!”他的手指、眼睛、嘴唇一齐动作;他的热血、心臟、头脑一同激起。他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几乎是责怪的口吻:“这些歌儿,这些春花般的歌儿,你要把它们带到哪儿?你为什么把它们藏在靴子中?不要藏起!应该让它们飞扬,鼓舞人们去歌唱!去战斗!”

“是啊,歌声不应该沉寂。但战斗并没有中止;只是战斗变得空前地残酷、复杂。革命刚刚从血泊里站起,积聚力量才能给敌人以致命的一击。只有到那时,我们才能看见恢复了青春的乌克兰故乡;我们才能沿着滚滚的第聶伯河,在载歌载舞的村庄做客、漫游;在红绿相映的樱桃树下、在亲人长眠的墓地,自由自在,宁静而深沉地怀想。用神奇的画笔去描绘艳阳春的果园、少女的温顺、辽阔的草原、山冈似的巍巍丰碑,还有那伟大的新家庭、自由的大家庭……”

一个谢甫琴科拥抱另一个谢甫琴科,他们合为一体。

“还有那伟大的新家庭、自由的大家庭……” 谢甫琴科在闪烁的星光下,低低地哼唱,朝夜影幢幢的要塞快步走去。

注释
1.阿佩莱斯(约前4世纪后半期):古希腊杰出画家。擅长肖像画。据说他所作的维纳斯最为人称道。他“描绘了从大海中出来的裸体的阿弗洛狄忒(维纳斯),她在拧干头发上的海水。其所以令人惊叹不已,不仅是由于画家巧妙地描绘了湿润的肉体与透明的水,同时还由于阿弗洛狄忒的明朗而闪耀妩媚与爱情的视线。”(<苏>《世界艺术通史》卷一)。作品失传。
2.哥萨克:是对16世纪后期逃亡至俄国南部无人居住地带的农民的称呼。意即脱离本族,不受约束的自由人。
3.十二月党人:俄国贵族革命家,因在1825年12月(俄历)发动反对沙皇的武装起义而得名。但由于他们脱离人民群众而失败,起义领袖彼斯捷尔、穆拉维约夫等5人被处决,100多人被流放。
4.普加乔夫(1742—1775):俄国最大一次农民起义(1773—1775)领袖,顿河哥萨克人。
5.勃留洛夫,卡尔(1799—1852):俄国19世纪前半叶大画家。被尊称为“伟大的卡尔”。
6.茹柯夫斯基(1783—1852):俄国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十二睡美人》是其代表作。
7.海达马克:乌克兰17—18世纪反对波兰贵族地主的起义者的名称。
8.拉辛·斯杰潘(1630—1671):俄国农民反封建起义领袖。顿河哥萨克人。后被出卖就义,起义虽仅一年,但给俄国封建制以严重打击。
9.普希金:参见《波尔金诺的秋天》篇。
10.屠格涅夫(1818—1883)俄国杰出作家。他的反映农民生活的主要作品是《猎人笔记》。
11.柯尔卓夫(1809—1842):俄国著名诗人。他的诗歌题材主要是农民和农村。别林斯基对他的诗作评价很高。
12.果戈里(1809—1852):俄国杰出作家。他早期的作品主要反映农民和地主的形象及其生活。后期的长篇小说《死魂灵》是其顶峰之作,讽刺了农奴制下俄国停滞落后的社会生活。
13.格里戈罗维奇(1822—1899):俄国作家。他的主要作品都是反映农民生活的。
14.波格丹·赫米尔尼茨基:19世纪乌克兰人民的伟大统帅。曾领导人民反对波兰贵族地主的民族解放斗争。1654年与俄罗斯结成抗敌联盟,但也带来沙皇俄国的压迫和统治。
15.塔拉斯·维多罗维奇:哥萨克起义领袖。曾成功袭击波兰雇佣军。
16.波德科瓦:哥萨克起义领袖。曾成功袭击土耳其苏丹及其附庸。
17.伊戈尔(?—945)基辅大公。罗立克王朝的建立者,曾两次远征东罗马帝国。944年与帝国缔结和约,索贡巡行时被德列夫安人所杀。
18.别林斯基(1811—1848):俄国杰出的文学批评家、哲学家、革命民主主义者、俄国现实主义美学和文艺批评的奠基人。毕生以文艺批评活动反对沙皇农奴制度。
19.赫尔岑(1912—1870):俄国杰出的革命民主主义者、唯物主义哲学家、作家。创办《北极星》、《钟声》等报刊,号召人民起来推翻沙皇制度。
20.奥加辽夫(1813—1977):俄国著名诗人、政论家。与赫尔岑建立终生的革命友谊,曾两次被捕。

阅读次数:17,5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