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涛:蓄(诗·外两首)

Share on Google+

◎ 高晓涛

有人打来一个电话
一次未谋。

熄灯前蓄积的电力
小径分叉的蛇信子吐露
一场雷雨前暗下来的心事

鹰在高空搜寻、拢归并挑逗着
风力。鹰的蓄积
是濒临解体前的老城
一个面向无的蓄积。

宝蓝色的大海涌向河口
一个正弦波发动一场共谋
一个丢来的巨浪显示一次崩塌

在一个无望的希翼里
十三座待拆房顶上
每一个唐福珍燃烧着烟火
十一个跳楼的人唱起
白色留鸟的四季之歌:
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今夜你对镜花黄
一个做掉的梦里
水银提升乌云
容颜顷刻衰颓
想起一代人丢弃的鲜花
并非速冻、失氧、注入药剂的
永生之花,而是将

萎谢在温暖手指间的栀子、蒲葵、甚或
一夜倾心之昙花
悬垂于云层之镜面的瞬息之歌
都不过是一夜之欢

一个未接的电话如一只鸟儿
飞临后院,挑选树枝以替换体内的
避雷针:电波流逝
波心一朵情念之花,海浪中的盐柱
结晶、分解、坍塌
如云散失为雾
晴日忽转昏茫
一代失去身份的国民
住在被典压的楼层里,想念一部
黑皮的国书。

于2011年初

清晨……

清晨。拧巴着时间里的蚕丝旋开了眼珠的鸟叫着
大地拧巴成一截铁的传导放大着的遥远的
狗叫中不安的车箱在减震带咳嗽起来

鸟如风铃般相撞在半空蚊翼震颤如黎明
的弦上一把钥匙卡在醒来之前
拧巴的时刻
一个拧巴的诗人在拧巴时梦醒触到豺狼吼声中的空荒
一页写满隐语的字纸揉成猫的纸团拧巴我被拧巴

想象立体又虚无拧紧雾里的雨滴

灯光阴晦中退后
而神明起立着要求:
电。

鸟叫断续相闻破碎如水杯
大地横陈迎接她宿世的家人
大洋深处鱼阵的歌乡涌起情欲的门户
在拧巴着的狗脸上窥淫狂的呻吟

在这专制国度的深宅我醒来
一枚腰疼痛
一船燃烧的煤
青春不复
肉体勇存。

一个一:给王静梅

黑夜午后就来
黑夜五点就到
焚烧一日一城的废品

神经气体潜入夜梦
一只乌鸦咬噬起脑组织
令我痛风的前兆!

当公义衰微如草,在风中起伏
淡蓝色的海水开不出浪花
墨绿的腐汁绽开了,请看:

天空一夜一州地破裂
留下瓦蓝的伤痕
(班主任,你听说了么?)

我也亮出刀来
心,一时狠如野鬼
一时痛似金花炸裂

脑组织盈溢着血,妈妈!
(你有病,请吃药!)
(你是。病人。)

弗兰西斯卡,他们切掉的那一半是
从灰脑海中切去的蓝火焰吧
比煤气蓝,比黑名单黑

摇晃着大笑
来吧
不要以正义的名义!

你也会当妈妈
像放羊的少女
一夜一花地熄灭

黑夜午后就来
多少无奈的沙
一秒一粒地滴完

2008-11-26

《自由写作》第71期【诗】

阅读次数:8,65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