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二)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第三幕

夜叙

代王:这就是寒舍。

日者弈:我从来没进过王宫,但却见过豪宅,代王清廉,名不虚传,见过村落中家徒四壁之户,但无法想象宫殿之中,却有如此简陋的居所。

代王:我喜欢简洁清静,不喜欢深宫大殿里那种繁华与阴深,到代国几年,几无添陈设,无烦我心,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愉快的事情呢?老子的意思是,越空无的地方,离道越近,是不是?

日者弈:是啊,道生于无,物的东西越少,道的精神越多,物的东西太多,就无道可行了。只有人知道实物的价值,没太多的人理解空无的意义。

代王:请先生入宫,是想能得到先生教诲。

日者弈:我不能教诲任何人,你的修身养性与悟道已至化境,你孝敬你的母亲,兼爱代国众生,为王无扰于民,无乱于政,就是万民所望,我来这里,更多的是为了看到一个真正的王者,一个传说中的清廉自守的王宫,我只是想成为一个见证者。如代王有何忧虑,不妨说来,也许我们可以一起探其化解的路径。

代王:除了王者无为,守黄老无为而治之术,我还能为代国父老们做些什么?

日者弈:王者无为,则民有为,王者大兴土木,造宫殿修苑囿,必然劳民伤财,所以王者不是想着为百姓做些什么,而是多想想,能为百姓减少些什么?暴秦崩溃日久,但暴秦留下的许多律条还在困缚百姓,诸如诽谤罪,连坐罪,酷刑,禁商贾流动,这些都应该改变。

代王:先生所言极是,你提出的三个条件,都会有逐步落实,其实那也是我久已有的想法,先生郑重提出,也促我下定决心。我现在的忧虑一是边国外患难以根除,二是百姓贫病残老无有所养,三是京城长安宫廷与各地王侯权争不止深藏隐患,或将引发灾难。

日者弈:暴风雨是从天上降下来的,我们的忧虑是没有用的。好在我们有河流可以让洪水泄走,好在我们有屋舍可以避风挡雨,我们忧虑不了暴风雨,我们只能修好自己的沟渠,我们只能选好屋址,建牢固自己居所,使自己远离灾难。

代王:我所思虑的这些,都不在很远的地方,就在头上悬着,就在眼前摆着,就在心中搁着,甚至在喉咙里哽着。

日者弈:我们下棋可好,也许只有下棋能使人忘却烦恼。

代王:儿时在宫中对围棋略知一二,但不善棋弈,小时候更多的在母亲身边,怕在宫中惹出事端,所以少了儿时欢乐,总是心头憾事,人们总以为宫中富华幸福,可谁人知晓深宫大院里,藏着更多的是阴冷的邪恶与孤寂。在长安,我只知有深宫大墙,到了代国,我才知有百姓大地与天穹,才知山上有树有花有兽水中有草虫鱼蛇有鬼怪神奇。那些人把宫里搞得刀光剑影,弄得血腥恐怖,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像百姓这样平安地活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得天伦乐,享自然之趣。

日者弈:莫谈宫中事,活得千年身。我们下棋,我们下棋。

代王:看到你第一眼,就像见到我失散一百年的兄弟。(盯着日者弈看了良久,若有所思),我真是在哪里见过你,可能是梦里吧,或在前生前世?

日者弈:我们前生前世是兄弟,呵,是兄弟。

*

代王:有前生前世吗?

日者弈:没有前生前世吗?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不语前生前世。下棋吧,嘿,你看看,你不下棋,宫中居然有这么多的棋。

代王:都是我舅大人送与我的,他一直想与我对弈,但总是没有机会,他觉得我小时候玩得少,所以现在补些玩具给我,但能与我玩的人太少了,做国王什么都能够有,就是没有对弈的朋友了,你想想,谁能与我玩,谁又能胜棋与我?一个与你对弈的人总是看着你的脸色,这游戏还能怎么玩呢?舅大人是能够与我对弈,但我们在一起,总是在谈具体的事情,他身为代国太尉,家事国事天下事,舅大人操碎了心。唉,让他操心去吧,我们下棋,真没想到我们一见面,就开始下棋了。

日者弈:所以那些各地的王侯,只得与朝廷对弈,只得与王侯对弈,以生命来博弈,以生命来对决,为的是什么,是游戏的真实性,无论生死,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获得了真实的过程,所以才有人叛乱,所以才有人发动战争。

代王:是啊,战争的一场胜负,与弈棋的一场胜负,有什么区别呢?胜者都是追求一份快乐,负者都一样气馁。圣人发明棋弈,真是用意良苦啊,想用这样的占领与厮杀,取代真正的流血战争,使那些杀性大的人获得厮杀的快意,又不至于造成生灵涂炭。

日者弈铺展棋盘,说,这就是天下。

代王:不不不,你我不争天下,我们就是游戏这一片田园阡陌。你说这是天下?你的天下不是圆的么,怎么又成了方的了?

日者弈:天下在眼中是方的,在心中是圆的。

代王:让人们都在棋盘上争夺土地城池,真是一个好办法,其实,人总是想不通,争得那么大的天下土地,人到最终,真正需要的,也就是要张床的空间。

日者弈:人要的不是土地,要的是胜利与荣耀。有时候不惜用生命换取。

代王:父皇打下了这片土地,他得到了荣耀,我感觉不到这份荣耀,我对土地与百姓,只有敬惜怜爱。

日者弈:打得土地与得到民心,不是一回事,但英雄们总是以为得到了土地就获得了永远的胜利,暴秦的崩溃瓦解,就是得天下而不得民心。只有征服,而没有爱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用征服敌人的办法,征服土地上臣民。臣民不是用来征服的,是用来爱惜的。

代王:臣民不是用来征服的,是用来爱惜的,臣民不是用来征服的,是用来爱惜的,说得真好,深得吾心,深得吾心。

日者弈:这是我说的,但却是你做的啊,代王!

代王:我没有爱惜,不够爱惜,我只是没有过多的叨扰他们而已,这片国土不是我打下的,我只有爱惜百姓换取我在这里安居养息。是的,我是帮父皇守望这片土地,我也是帮天下父母守望这片家园故里。

下棋

布局

*

日者弈:棋盘就是土地。

代王:这棋子,就是每一颗生命。

日者弈:是啊,善弈者爱惜每一颗棋子,每一颗棋子,就关乎着整个棋局的胜负。

代王:围棋规则为什么得做成二只眼才能活呢?

日者弈:所有的生命都在两只眼,并不是两只眼睛,而是两个孔穴,人有七窍,而蚯蚓却只有二窍,一进口一出口。下棋就是用小生命做成大生命。一个家族、一个邦国,就是一个大生命,人与人共同组成大生命体,看起来是占有土地,其实如果没有二张口,就不是真正的生命,有两个口才能存活,一个吃饭的口,一个说话的口,只让百姓有一张口,那百姓就成牲口了。

代王:妖言也会乱天下的呀。

日者弈:没见过儿子造父母妖言的,为什么?因为父母爱儿女,君王爱自己臣民,臣民就不会诽谤朝政,暴秦妖言四起,因其暴政,是暴政摧毁了暴秦,而不是诽谤毁弃了暴秦。

代王:先生所言极是。代国即起废止诽谤之罪,还民以言语自由。

日者弈:臣民们把话说出来了,你还可以与之对话,了解其所思所想,你可以协调化解,但你封锁言路,民怨积压日久,必然形成洪水火山,所以,与其封堵,不如广开言路。

代王:是啊,暴秦以诽谤定罪,以连坐恶法使百姓以邻为壑,互为怨仇,造恶我中国,毁坏我民心,民不使其亡,天使其亡。

日者弈:暴秦的一切,都建立在血腥的征服思维之上,不惜屠戮生灵,以灭六国,而灭六国之后,再以同样的血腥的征服思维,征服自己的百姓,让人与人提防,让人与人怨恨,制造无数的罪犯与隶徒,或戎边或修长城,或造陵或修宫殿,以恶治天下,却想得民心,治一世二世乃至一万世,每思暴秦之残,常使人不觉梦中警醒。

代王:如果始皇帝迷上了下棋,也许他就不会沉迷于征战了。你说这围棋是道家发明的还是儒家发明的,还是兵家或纵横家发明的?

日者弈:弈家发明的。

代王:有弈家么?

日者弈:发明了围棋,也便有了弈家了。不过这围棋要说属于哪家哪派,还是有趣的事情,你看它清静自守,如道家,积极进取,如儒家,讲攻防重谋略,如兵家,惜子如金,如墨家,棋子一黑一白,阴阳家,棋盘一阡一陌,纵横家,棋者奇也,名家,无分百姓官家,皆可对弈,杂家也。所以,只能说,它是弈家,玩家的发明。

代王:说得有趣。你喜欢哪一家?

日者弈:看看我的名字,弈呀,弈家,我就是弈家。

代王:你喜欢儒家还是道家?

日者弈:道家是儒家的导师啊,我当然喜欢导师的声音。老子讲天道,顺便讲了人道,也就是德,德就是人道,孔子讲人道,也就是讲德,怎么实现人道呢,孔子讲了仁,讲了宽恕,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再到儒生那里,就只重视孔子讲的礼了,成了礼教,高祖与群臣饮酒,乱而无序,有儒生定宫廷规距礼仪,高祖满心欢喜。儒生们所做的一切,都将是重视外在的礼仪,也重视帝王欢心,他们最易忘却的,是天道与大德。他们最终为了礼仪规距而漠视天道人性,现在,朝廷遵黄老之术,讲无为而治,对儒家只是技术性的利用,并没有提高到国家指导思想的地位,但迟早这帮儒生们会有办法,独尊儒术,儒生们将因此获得巨大的政治利益。

代王:是啊,儒家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伦常秩序是建立起来了,但每一个人都在格子里生活,最终人都像猪那样被养了起来,等来的不是平天下,而是被屠宰。但先帝内心还是有些喜欢儒生,但吕太皇太后、我的母亲大人薄太后却都不喜欢儒生。

日者弈:孔老夫子将吕太皇太后和你母亲大人都得罪了。

代王:此言何出?

日者弈:唯小人与女子唯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

代王:哈哈哈,先生恢谐,母亲大人们不会是一二句话的原故,他们不喜欢儒生们的说教,那些道理人伦理道德,每一个心中都有的,如果还需要那么多的规距来约束,人就不舒服了,一些做假的人没准反而获得利益,人们重视礼仪,容易忘记了根本的良心良知。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是恶,我们抬起头来看天,闭上眼睛问内心,都是知道的,何用儒生们饶舌呢。

日者弈:儒生们用孔子的论语竹简做成路标,指引我们,用孔子的竹简做成棍子,鞭笞我们。

代王:不若老子,治大国若烹小鲜,赞美母亲与婴儿,倡导甘居卑下者,尊重弱者。

日者弈:这就对了,打天下用兵家用法家,治天下用道家用儒家。大思路用道家,小细节学儒家。晚上呢,就学些弈家玩家。

代王:要是天下的人都善弈,战争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日者弈:要是天下人都迷恋上对弈,不再劳作生产,那又将如何?

代王:迷恋上下棋,比迷恋上战争总在好得多,下棋杀的是棋子,成迷成瘾,也是个人的事情,战争却是攻城掠地草菅人命。想起来也是,下棋是这样,人生也是这样,博弈,博弈,每个人心中都有黑白二道,阴与阳,善与恶,人性与兽性,在那儿对弈,人都不是一个人,心中都有两个自己,就看是黑方胜出,还是白方胜出。

日者弈:是啊,围棋还是能使人悟出很多道理,你看,没有弈者会去争中央位置,那儿最难存活,占据那么,落得个草包肚子,而角边之地却有金角银边之称。

代王:是啊,最富饶的地方,就是四个角了,其次才是四条边,没有人将棋子首先抢布在中央位置。

日者弈:代王,你现在站的,是金角啊。

代王:我愿意一辈子占在金角,但愿不是金角,而是铜角,金角就会惹来众人相争相战,铜角铁角,只要守卫一方,平安一方,此生足矣。

日者弈:天道无涯,天风浪浪,你我都是世间尘物,风吹到哪里,道就在哪里,我们只是行者,如同棋子,天意之手,在哪里摆布。棋子想活在棋盘里,人想活在世间上。

代王:棋子想赢在棋盘里,人想赢在世间上。

日者弈:天道之上无输赢,只有过程,博弈的过程才是生命的意义,才是天道的原义。

代王:可一些人只想要结果,不要过程,过程血腥恐怖,结果却做得鲜花灿烂。

日者弈:楚与汉,也不过一场对弈而已,现在说道起来,它就只是一个故事,一场游艺。

代王:对了,我这里还有域外的棋呢,要不要拿来对弈玩赏一次?

日者弈:可这局棋还没有下完呢。

代王:已见出分晓了。

日者弈:真的已见出分晓了。

代王取出二副棋,一副是来自印度(身毒或天竺国)的象棋,另一副是经过改版的中国象棋。

代王:你看看,这是舅大人送给我玩的身毒国的象棋,听说这个国家多大象,打仗喜欢用战车与大象,所以他们的棋与中国围棋不同。

日者弈:中国的棋子都是抽象的,都是平等的,都是一个个数字,都在占据一个个要点,然后结集成生命体,如果不能形成生命体系,就会被别人吃掉。最后的输赢,是以占领土地的多少来决定。

代王:身毒国的象棋每一个棋却是一个职业,一个类别,有国王有辅王有车有炮,还有马兵象。所有的目标,都是攻击对方的国王,占领对方王府捉拿国王,就是最后胜者。当然,也会有和棋的时候,双方将士都战尽了,谁也奈何不了对方国王了,两个国家只有和解了。

日者弈:以前只是听说过有这种象棋,现在亲眼所见,也是大开眼界,每个国家先人,都有神奇的智慧,这些智者发明战棋,都无外乎是想使自己的君王罢兵休战,在一片棋盘方厮杀,免得伤及生民。

代王:只怕一些国王在一方棋局中杀得不过瘾,会在战场上大开杀戒,这个小战场反而会从小培养一代人的杀性。

日者弈:还是应该推广开来,让更多的人学习博弈,让他们得到棋盘上征战的快意,在心理上释放他们的好战恶意。棋盘棋子格式我均熟记于心,待时日找人制造,并使周边邻国国君均能习之。

代王:是啊,如果匈奴人与大月氏人都乐于博弈,不再掠我大汉边民,那将是何等善行啊,那才是四海安宁,我民无边福祉啊。你再看看这一副棋,是我舅大人改定的。

日者弈:呵,有趣有趣,两国之间写着楚河汉界,这是楚汉之战啊。

代王:是啊,楚汉之战,谁是胜者谁就是汉,败者为楚。

日者弈:与身毒象棋有什么不同么?

代王:有些不同,士卒在国内不能横行,只有越过楚河汉界,拼命向前征战才是唯一活路,还有重要的一点改变,就是国王与辅臣不能出宫殿,只能守住宫殿。

日者弈:因为当年高祖亲自远征匈奴,被围于白登城,差点命丧沙场,所以,你舅大人希望以后的君王不再远离宫殿,而只让将军们在远征搏杀。

代王:我想他的用心可能是在这里,国王亲征的确风险太大,一个人牺牲了,可能整个军队就会溃败,如果他坐京城指挥于帷幄之中,就会绝对安全了。

日者弈:用棋训导英雄,让他们舍弃金戈铁马的生活,在清风明月灯光烛影中得博弈之趣,只是先人智者的梦想而已。但博弈对人的心性养育还是具有不可小觑的价值。它也许或使那些渴望征战者获得某种精神慰籍,使他们不再一意寻求厮杀的乐趣。更多的国家之间的征战,或是应付天灾,或是内部争斗的战火向外蔓延。它一旦来临之时,如同风暴洪水一样的天灾。

代王:那身毒国的人都不爱打仗了么?

日者弈:我没有去往身毒,但日者朋友有只身前往西天之国的,那里也是王国林立,但百多年前出现了一位伟大的皇帝,阿育王,他让他国民都信奉佛教,还向周边的国家传送,信教的人们出家为和尚,不婚不嫁,每天盘腿端坐,静思玄想,不务农牧,以乞为生,万念俱空,只求来世升入天国之境。

代王:啊,如此这般,国将不国,家亦破损,我大汉万不可传播这等教义,如男人皆食斋吃素,如何耕田劳作,如何防御边关?如若身毒果真如此,倒不如让月氏人、匈奴人打将过去,免得整日念想骚扰我大汉江山子民。

日者弈:他们国民不都如此,只是一部分人如此而为之。他们之所以出家,就是想告诉世人,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苦的,只有回到自己内心,才能得到解脱,内心才有大喜乐,内心无所欲,则天下太平,则可以升入永远幸福快乐的天国福地。

代王:你是不是也算出家之人?

日者弈:我从来就没有家,所以也就谈不上出家了。

代王:你没有家,没有母亲大人父亲大人?

日者弈:没有

代王:我要让你的儿女有父亲大人母亲大人。

日者弈:从没有想过,我只是日影下的一个行者,月光下的一个弈者。

代王:这个人类世界上,还有最美妙的对弈,就是在床上,与自己心爱的女人。

日者弈:?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代王:你没见过夜里睡梦中的女人是多么美妙吧?

日者弈:没见过

代王:我今天晚上让你一见。

日者弈:见谁?

代王:见我的夫人。

日者弈:她会感受到羞怯。

代王:不会的,她睡梦中呢,雷打不醒。

日者弈:她如若后来知道,亦会心理难过。

代王:她是我的夫人,我高兴她就快乐,她是那样的完美,特别是沉睡的时候,如果没有人欣赏,岂不是枉自美貌一回。

日者弈:有你欣赏啊。

代王:还得有你,我是让你知道女人的美妙。

日者弈:那好。

代王:你真的答应了,你胆敢你看她的睡态?真的吗?

日者弈:你当真,我亦当真。

二人一起步行到代王卧室。

帐幔之中,夫人侧卧,不着衣。

文帝随手将枕边一卷书拿起,对日者弈说:道德经是她的枕边书,也是我娘的枕边书,每天晚睡前,她们都要看一段道德经。

日者弈不语,呆立。

代王目视日者弈良许。

日者弈泪流满面。

代王为其拭泪。

日者弈转身到厅中,仰天垂泪。

代王:你不必伤心,我一定会为你找一个让你称心如意的夫人。

日者弈:不是,不是伤心,也是伤心,我居然从来没想过,女人是如此的美妙,她睡在那里,是如此的美妙,但我却不动于心,我的心在哪里呢?我的心没有了情,我只痴迷于天地星辰,那里似乎是我的寄托,而我的内心从来没有安放这样的床,挂念这样的人。

代王:不迟,不迟,你不可伤心。

边说边走到正厅。

日者弈:可不可以让我看你母亲大人睡觉的样子?

代王大怒:你是不是有些太过了,我请你收到你的请求。

日者弈:我想看看你母亲大人睡觉的样子,她是不是她裸身而睡?

代王:大胆,大胆,你这贼人,你这贼人,居然提出这等无耻的要求,来人,来人,拿下这个妖贼。

日者弈:你可以不答应,但你不能暴怒。

代王:我不能原谅你,不能,来人,绑下。

卫士二人进来,绑住日者弈。

代王:拉出去砍了吧。

卫士甲:大王,可以绑他,但不可杀他。

代王楞住:怎么不可杀他,王曰杀,即可杀。

卫士乙:大王说过,杀人得过三道关,得先有审判,得有证人佐证,得有大王审批。

代王:没想到杀个人这么难,居然还是我自己定的规矩。

日者弈:杀人太易,不符合天道,易经曰,生生不易,故杀生应更不易。

代王让卫士退下。

代王:我好心让你看我夫人,你却得得寸进尺,竟敢冒犯王太后我母亲,是可忍孰不可忍。

日者弈:如果我有罪,君亦同当。

代王:此言怎讲?

日者弈:你的夫人是你儿子的母亲,将来你的儿子成为国王,我看的就是国王的母亲大人玉身,而这却是你安排的。所以王后太后的玉身都是可以看得的。

代王:我的儿子会成为国王,因为我是国王,而我是我父亲的儿子,所以我能成为国王,哈哈哈,这是天意么,是天意安排的么,我没想到父亲打下代国,让我来当国王,我能打下什么地方,让我的儿子去当国王呢。我想当国王么,我儿子愿意当国王么?当国王会幸福么?我没有朋友没有伙伴没有游戏,我只是今天与你在一起才如此畅叙,你却无止境地要求,你说我是远离你还是继续与你为友?

日者弈:你应该问一下我,为何要看你母亲大人睡觉的样子?

代王:你为何想看我母亲大人睡觉的样子?

日者弈:因为我想看。

代王:你为何想看我母亲大人睡觉的样子?

日者弈:因为我没有见过自己母亲的样子,我只有看看你母亲睡觉的样子,也许能想起自己母亲的样子。

代王:哦,你这可怜的人,可恨的人。

日者弈:欣赏你的夫人,我只是恨自己不能产生爱意,但我看你的母亲大人,我希望唤起我对母亲的敬意。

代王:你真的想看?

日者弈:真的想看。

代王:不得吵醒老人家。

日者弈:不会吵醒老人家。

代王与日者弈缓步走到另一个卧室,也就是王太后薄姬的卧室,薄姬穿着睡衣,睡在帐里。

日者弈目视良久。

神态异常。

代王一会看看睡着的母亲,一会看着日者弈。

日者弈伏地而泣,轻声喊着,母亲大人,母亲大人,母亲大人。

代王甚为诧异,欲扶起日者弈,但却不忍,薄姬微醒,睁开眼睛,对着床边跪地的日者弈,说,娃儿,这是怎的啦,深更半夜里,跪着唤母喊娘的?

代王:她就是日者弈,那就说大地是圆球的人。

薄姬:娃儿,先说说你大半夜的跪我床前干什么,我又没死,只是病了一场,你不是来做法事的吧。

代王:日者弈从小没爹没娘,他想看看娘睡觉的样子,他说他想娘。

薄姬:没有娘还念想着娘,你真是个大孝子。

日者弈:我想喊你地声娘

代王:那你就喊吧

薄姬:那你就喊吧,娃儿。

日者弈:娘,娘,

薄姬:哎,哎

日者弈:娘能抱我一下么,我从来就没被娘抱过。你为什么做代王的娘,怎么不做我的娘呐?

薄姬:娃儿,娘可以抱你,娘也可以做你的娘,但你得对娘说清,大地怎么就是圆的,那咱们这些人不就飘在空中了,怎么就没人落到空中去呢?

日者弈:太阳星月也没落到地上来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这些巨大的东西都各在自己的位置上。只能说是神意的安排吧。

薄姬:我一想起你说的大地是圆的,头就发晕,如果天下人都谈论大地是圆的,会不会都晕头转向啊。

日者弈:习惯了就好,杞人忧天,天没有掉下来。

代王:其实大地是不是圆的,并不影响我们的劳作生活,更不影响四季节气,你还是为我们代国国民多究一些节气农时,让民富足,让民风淳厚,大而空的事情,于国于民,毫无意义呀。

日者弈:我只是想把它搞清楚,我天天观察,年年记录,用尽心力,为的就是想弄清楚,这天地如何运行,这四季如何轮换,这星月如何定位,我从东海走到了西域,从南国又走到北疆,一切似乎都了然于心,但一切似乎都无法确认。

代王:天行天道,人行人道,孔子说过天道远,人道近,我们还是立足人道吧,把人间的事情搞清楚。

日者弈:人间的事我也永远搞不清楚了,我从哪里来,还会去往哪里,我不知道,你知道吗?

代王:我只想着代国的百姓能够平安幸福,还有母亲大人能够健康长寿,其它的只能顺遂天意。

日者弈:有时我们得看着脚找路,有时我们得看着北斗星找方向。脚下踏实地是需要的,仰望天空,也会是必要的。

薄姬:娃儿们,我的头又晕了,不要再与我提起大地是圆的,免得我做梦的时候被丢到天外边去了,你们听,鸡都头叫头遍了,睡去吧,啊?

日者弈:母亲大人还没有抱我

代王:别孩子气了,你说大地是圆的,害得母亲大人天天头晕,你得凑些药钱来,再言母亲大人抱抱不迟吧。

马蹄声急促响起,有卫士翻身下马。

屋里人屏息静听,知道有紧急事情发生。

外面响起卫士高亢的声音:五百里快报!五百里快报!

代王神色紧张,对薄姬道,母亲大人,您先歇息,我且去接五百里快报。

后台暗,一行人进入前厅。

卫士入内,半跪礼,递交密函与代王的卫士,代王卫士转交与代王。

卫士退下。

代王展开密函,大骇状,汗出,以袖拭之。

代王:急召薄昭、张武、宋昌、入府议事。

日者弈:代王,在下告退。

代王:不可,望先生留下,一起议事。

日者弈:在下一荒野游人,不可语于朝,更不宜知政事。

代王: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天下兴亡,关乎天下之人,先生留下,可一起商讨对策。只是无论结果如何,望先生守口与外即可。

日者弈:从命。

灯光暗换

诸大臣陆续来到议事堂坐下。薄昭到代王身边,问日者弈为何留下,代王答,是我让他留下献策的。

代王:长安五百里快报,吕后驾崩,周勃、陈平等一举铲除诸吕,欲还天下于刘氏,奉我到长安,登天子位。

张武:这可能是一个阴谋,“汉大臣皆故高帝时大将,习兵,多谋诈,此其属意非止此也,特畏高帝、吕太后威耳。今已诛诸吕,新啑血京师,此以迎大王为名,实不可信。愿大王称疾毋往,以观其变。

宋昌:髃臣之议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诸侯豪桀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然卒践天子之位者,刘氏也,天下绝望,一矣。高帝封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此所谓盘石之宗也,天下服其强,二矣。汉兴,除秦苛政,约法令,施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三矣。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尉以一节入北军,一呼士皆左袒,为刘氏,叛诸吕,卒以灭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虽欲为变,百姓弗为使,其党宁能专一邪?方今内有朱虚、东牟之亲,外畏吴、楚、淮南、琅邪、齐、代之强。方今高帝子独淮南王与大王,大王又长,贤圣仁孝,闻于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

代王:此事甚急,长安在等着我们的消息,日者君高见?

日者弈:上天已将机会置于大王之前,一切全在大王自己选择。大王治代国,深得民心,如若效此法而治天下,则天下幸矣。如大王有天下心,则忘我而无私矣。大王不妨先问母意,再询天意。

代王入内室,与母私语。返。

代王:母亲大人只是担忧,她最希望的是今天这样的生活,如果长安局势如张武所言,则将举国动荡,代国不日亦会陷入兵戈之乱,而如宋昌所言,则既可自守代国,亦可进而长安。

代王转而问日者弈:先生有何见教?

日者弈:听天之命吧。

代王:何方能听得天命?

日者弈:不妨借灵龟卜之。

代王;传卜人带灵龟入内。

卫士:传卜人带灵龟入内。

卜人急至,带灵龟,作法以卜之。

日者弈:大横

卜者:大横!

卜人: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

代王曰:“寡人固已为王矣,又何王?”

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

众人顿时一时无言,站立垂首。

代王一个人出到门外,对着天空,喊道:天啊,我真的要受命于你吗?寡人何德何能,敢领受天下之重任?

日者弈:天下动荡,天授命强悍者,以驰骋疆场,扫荡盗强,天下太平,天将授命于柔弱者,使其体恤万民、化育人文。

薄昭:大王,请谴我到长安,一日可回报实情。

代王:(回到厅中,对众人):命薄昭往长安核定实情,如诸吕被灭,我当受天之命前往长安,以效力于汉家江山,如昭一日不还,则各位将领将准备一战,北有外敌,内有动荡,不可不忧患为上。各位即回各自任上,各守其职各担其责。请日者弈君晚留一步。

薄昭策马去往长安,各位大臣散去。

代王执日者弈手落坐。

代王:不想一日经此巨变,先生知我心忧。

日者弈:仁者无惧,智者无忧,得天地之道,行人间仁义,一往无前,无惧于任何外力。

代王:如寡人往长安,望先生助我教我。

日者弈:大王在代国,无人教诲,尽仁尽义尽孝,民风淳而国享太平,老子所言至矣,治大国若烹小鲜,无扰于民,无奢于宫,无贪于官,则得天之道人之伦。其实这些道理大王已了然于心,何足日者道哉。

代王:寡人长于深宫,深宫似海,其中险恶非常人可知,来到代国,并不是我希望成为代王,更没有图谋成为天子,只是想脱离长安,保一方平安保母亲大人与自己平安,足矣。没承想天意垂怜与寡人。天之子,是万人仰望的日月,也可成为天下唾弃的妖孽,是众臣俯首听命的天子,也会成为幕臣刀下之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天子之行也。

日者弈: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而不是汉刘天下,得天下之人心,则汉刘不败,而得天下之人心,内立良心,外立公心,一切都要公开,公开与群臣议政,公开奖惩善恶,公开才有公心与公信,才可止谣传,以使诸王侯无猜忌之心,王侯无猜忌之心,则无叛反之意。

代王:寡人无意天子之位,可总会有野心者觊觎帝位,这才是动荡之源啊。

日者弈:帝位被做成金的,就会有人舍命而夺之,如果帝位是陶制或木制的,就不会有人为此朝思梦想了。

代王:将帝位用泥土做,用草木造,野心者夺取后,还会换成金玉之制。

日者弈:回到禹之前吧,让有德之人为帝王,则天下之人逐于德行。长安城中,有老将陈平周勃,还有刘家众王诸侯,他们铲除诸吕,却不居功自利,奉大王入主长安,开汉家有德为王之风,大王亦可效之,上承尧舜禅让之风,下开万世立君之壮举,不立子嗣为储君,而于王侯将相中遴选仁德忠孝之人,天下不争帝祚而争德行,岂有不太平之理?

代王:听先生之言,似对长安变故了然于心,何也?

日者弈:天下在天子的座下,在王侯麾下,在将军手上,却也在日者们的足下,在卜者的口中。吕氏在政,不可能尽驱老将,周勃陈平必然潜伏于朝,而外有刘氏王侯合力,必然尽诛吕氏势力。而这一切行为与阴谋,早已问占卜人,而最终的决定力量,更多的会在占家卜人那里,大王今日是否赴长安,疑虑重重之际,亦问占卜人,卜人之口,体现天意,亦体现民意,卜人心意何来,或来自于天,或来自于民,日者弈遍行中原,广交日者卜者,谙悉社情民意,近日行于代国,乃处心积虑也。大王得授天命,天意也,民意也,卜占之意也。

代王:啊,天意不可违,民心尤不可违。

日者弈:国之圣书,为易,融天地人文于一体,神秘而不可测量,后世之智者只能专其一术而发扬,易分为三,执其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者,儒家也,执其顺其自然无为而为,道家也,而猜度天意、民意者,卜家也,当今之世,宫中主道家,书生主儒术,而民间信卜占,卜占之术,与道儒一样,亦有上中下三品,上品得悉天意,中品谙悉民心,而下品,则为一已私利,谋取功利耳。

代王:先生真乃智者圣贤,如先生助我,则寡人幸甚,天下幸甚。

日者弈:吾所思所梦,一日之内尽皆告之于大王,并无其它。老子的顺其自然,孔子的已所为欲勿施于人,均为圣贤之语,遇事问之于内心,求之于民意,国可享太平,民可得福祉。天下的事情,大王与众臣自可度量,日者只关注天际星象与日月轮常。

代王:先生,天道远,人道近,何必舍近求远?

日者弈:有守人道者,自有守天道者。日月星辰有太多的神奇秘密,如若能揭示一二,既释自己心中狐疑,亦可使天下人知其所处之地。大王治世,可影响百年,日者所思,为千年之计。先人已为吾辈算定季节节气之序,吾辈得有所进益,否则枉度一世。何苦来哉。

代王:你已拜寡人母亲为娘,何不侍奉时日?

日者弈:只求母亲大人一次拥抱,如能得娘的体温,周行北国而不知寒,数年之后如日者有所收获,当会前来拜娘与吾兄大王。

代王:(流泪)现在该我流泪了。我盼望着在长安见到先生。

日者弈:日月都有见面的时候,我们也会有。

幕落

由远而近传来马蹄声,卫士急报,薄昭将军到。

童谣声起:

雌鸡也打鸣
吕氏也称王
白马之盟血犹热
诸吕枕黄粱

代王代大王
长安天下望
福祉百姓轻徭赋
仁泽海内扬

《自由写作》第71期【连载】

阅读次数:33,23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