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冬:白骨耳环(诗)

Share on Google+

◎ 马冬

我们的成长乌云密布
父母的性生活及父母们面对逆境的勇气
统一扭曲
我们长着迷惘之眼
当我们想将笑声传往宇宙
那海棠花的声音却与天空隔着橡胶
个人
不再有意志,那不是个人主义的社会

社会说教是一种天气预报
死去的官方英雄们对生存与死亡的思考
是政府养着的知识分子编造出来的
任何领袖都会在一夜之间成为败类
像过夜的剩菜,个人不存在自我砥砺的忏悔
父母生下我们
我们擅长记一些四季不全的日记
心灵无情无义,顺便咬谁几口

中国社会造就了一大批病人
我们纷纷奔向西方
相比于国产电影,我们更喜欢西方电影
我们曾佩服外语世界的其他国家
我们要回归玫瑰的自然,我们长大的源泉
关于父母们的一切
都与我们无关,他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
我们要独立,像金鸡

我们是一些精神濒临崩溃的人
被工作捆着,被自我寻找绑着
我们,对国家之爱令我们疯狂
我们,祖国是每年六月的激情迷宫
我们,睁开我们的双眼 是天赋之权
我们是一篇很有说法的论文
我们希望在某一天,像蝴蝶 那样诞生

其实中国那些事,不过如半边天上 的云
在一个马儿走动的夜晚 变转成恻隐之心
我们,一直是大於世界的
疯狂的爱国情 并不能将我们变成情人
某个记忆也不能将我们变成自由战士
日复一日,找谁算帐
日复一日,为一口气而奔波
前程 并不存在
存在的仅是灯光下的星期一, 当阳光洒满阳台

戴耳环的孩子嗤之以鼻

十二月的一天螃蟹 歌舞着堕落
那是没有舞台的演出
演到了最后一天 ,钢琴声声 如雪
无辜者 在弹
骑车人,死 於更前面那条街上
带着欲望中隐晦之目的
带着中国移民的审慎眼力
我们
被人遗忘
如亚洲茉莉花街上的一条狗

我们就是那个被子弹 打中的野兽
我们和中产阶级 无关和西方无关
我们和中华人民共和国 的某种 ,行动,关系密切
我们和在故宫门前潮起潮落的海的声 音,关系密切
我们和与一轮月亮 下的大腿与大腿关系密切
而无论是谁的腿, 都只与爬行关系密切
我们飙向死亡线如猛虎, 门 栏很高
我们梦中的白银帝国 与我们不一样
某国已死 ,苏醒之年未知
中国一直 没有上帝的消息
六月到了
我们死后
就无人再议论我们了

《自由写作》第72期【诗】

阅读次数:8,67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