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三)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第四幕

朝政(上)

汉文帝独白:

我就这样成了皇帝。

高祖父皇当年进长安,千军万马,我去长安,我只带几个人几匹马。我不直入皇宫,我且住在宾馆里一些时间,让各位老臣们王侯们再三思,是不是真的要我入主宫廷、坐上大位,我也可以察观长安气象,问自己内心,是不是可以坐住帝王大位?

我居然是被选举出来的皇帝,三皇五帝至于今,也是头一遭。为什么我是选举出来的呢?吕后违反了白马之誓,非刘氏不得为王,但她却让吕氏为王,甚至掌管了长安的兵力,但还是被老臣与我刘氏叔侄们剿灭。江山应该有功臣们来主政,可这一次却破天荒地选举我做皇帝,叔侄们或因德行不够而不用,或因外戚强盛而不选,他们选举我,因为我重德孝母,无为而治代国。

好吧,我且做一次皇帝试试。登基的日子选择在正月十五,将来这一天就做成节日吧,叫什么节,元宵节,吃汤圆,赏明月,舞龙灯,鸣竹节,我穿上崭新的便装,到长安街头,与百姓同乐。

(正月十五闹元宵景象)

文帝:乐够了,真是痛快啊,得回到宫中,开一次御前会议,白天举行的是仪式,晚上得与大家议一些实质性的事情。

这就是我的宫殿。

而这些人,是我的内阁成员。

介绍一下,我有两个丞相,也就是大汉朝廷里有两个总理。

这是我的左丞相陈平

左丞相:大家好,我是左丞相陈平。

这是我的右大丞相周勃

右丞相:大家好,我是右丞相周勃。

这是我的太尉灌婴,负责国防军队

大家好,我是太尉灌婴。

这是我的廷尉张释之,负责国家司法。

大家好,我是廷尉张释之

薄昭(从后门鬼鬼地上来):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皇帝亲舅舅薄昭,在代国时任太尉,皇上为了避嫌,现在只给我封了个轵侯。可能副部级都算不上。但我的身份决定了我的地位,大家有什么事,找我比找左右丞相管用。

薄姬:在幕后传来声音,昭弟,你又上廷中作什么去了,别那么显摆可好?恒儿能当上皇帝,全赖老臣们美言,说我们家人厚道,不干政,现在你却总是想干政。

薄昭:(面对观众),我不是想干政,我是替我侄儿操心啊。

薄姬:回来

薄昭:是,大姐,太后!下

刘长(从边门悄悄上来):那我也介绍一下,我是淮南王,刘长,力拔山兮气盖世,说的一个是楚霸王,另一个就是说我,现在普天之下,只有二个高祖正宗的儿子,一个是我兄刘恒,一个就是本人,淮南王刘长。我有一个梦想,如果我兄不想当皇上了,就禅让给我,他骨子里不想当皇上,可我,骨子里梦想当皇上!

太后:长儿,你怎么一晃眼就跑前台去了,你是弟弟,你皇兄总是让着你,你可不能趁着势,欺负你皇兄啊。

刘长:太后娘娘,小儿不敢,我只是想在朝廷前台露个脸,露个脸就行,满足一下虚荣心,没别的意思。

刘恒:是啊,这是我情同手足的兄弟,他是淮南王,可他有时还是喜欢呆在京城,陪我娘,还有与我狩猎、游艺。

刘长:我兄长仁义,出与我同车,卧可与我同室,谁要是欺了我皇兄,且问我剑答应不答应。(对刘恒):皇兄,什么时候你不想坐那宝座了,小弟愿意在那儿替你受罪。刘恒无语,点头微笑。

太后:好了,长儿,过来与娘唠嗑。

刘长:是,娘,我这就来。

文帝:站在台上我身边的,都是中央核心常委,他们两个,是候补委员,有什么事,还是通过正常途径,我朝天大地大法律大,走边门左道,在我大汉王朝行不通。

(众大臣一个一个向台后走,挥手向观众致意。他们是新一代领导核心集体)。

*

灯光暗转,又是一天。

*

文帝独白:

我的梦想是当皇帝吗?我没想过当皇帝吗?当皇帝之后我快乐吗?我可以为所欲为吗?

(指着宝座)这就是帝位,这就是帝位,坐在这上面,与坐在木板板凳上,有什么不同,但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就是为了能坐上这个位子。

坐在这上面,发号施令,威风天下。

我需要威风天下吗?我不需要,我只想内心平静一些,只想活着快乐一些,这些当皇帝能带来吗。别人以为荣耀,但这荣耀只是身外的光环,别人可能看见了,我却被罩在里面了,让我眩晕。

我不知道天下有谁梦想当皇帝,如果他真的想,我就请他来坐这里,看看我一天里的生活,也许他羡慕后宫美艳的嫔妃,可我的后宫里,有嫔妃吗?如果有嫔妃,我有时间吗,如果我有时间,我有精力吗有体力吗?

不到海南不知道身体不好,错

不当皇帝不知道身体不好。答对了,恭喜你,加十分!

当上皇帝,还真有很多的好处,明显的好处,就是天天有人捉摸着给你送礼。

每天都有人想尽办法给我送礼,你不信,马上就会有人送礼给我

内侍臣:报皇上,蔡国的商人给你送礼来了。

皇上:送的是什么礼物?

内侍臣:他从月氏国购得汗血宝马,可日行千里,永不知倦。

文帝:得马容易养马难啊,何况我需要这么快的宝马有什么用?我没有收藏宝马玩马尝马的爱好,还是让这位商人留着自己享用吧。这样的礼物不要再送给我了。

文帝独白:你看我天天都要拒受各种种样的礼物,我们不必为此劳神,现拟一个诏书,请颁发下去。

内侍臣:皇帝诏曰:“鸾旗在前,属车在后,吉行日五十里,师行日三十里,朕乘千里之马,独先安至?”

文帝:写得太文刍了,翻译成大白话,让台下的人听懂

内侍大臣:译成大白话就是:天子出行,前有仪仗,后有侍从,好天气一日行五十里,坏天气一日行三十里。你送给我千里马,叫我一个人骑上先跑到哪里去呢?

内侍臣退下。

淮南王刘长上。

刘长:老大,这样的好事你天天有,为什么不想着我呢,你不要汗血宝马,可以转给兄弟我呀。

刘恒:长弟,你要它又有何用?今天你收了商人的礼,明天他找上门来,让你加他一个什么爵,赏他一片地,又是搞开发弄拆迁,把国家弄的乌烟瘴气的,你又如何面对?

刘长:天下这样的大,封他一级爵赏他一块地,但又何妨,你这皇帝当得太累了,啥时觉得无聊时,小弟可以顶班呀,小弟觉得无聊时,再让你的儿子我的小侄儿坐在这宝座上玩,风水轮流转,反正宝座上坐的,都是咱刘家的人。

刘恒:长弟,你都是淮南王了,更多的时间应该在那里,那里应该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处理。

刘长:皇兄,天下最大的事,是孝敬娘亲,你孝敬娘亲天下闻名,你娘也是我娘,我也要孝敬娘亲。

刘恒:可惜啊,令裳大人过早去世了,有时间你就去娘坟头烧柱香吧。

刘长:你不觉得我娘死得冤吗?(突然跪下)皇兄,你要知道,我一直骨哽在喉,积冤在胸,只望有一日替我娘洗冤屈,申正义。

刘恒:给娘娘大人追一个封号?

刘长:不仅如此。

刘恒:可人死不能复活呀,长弟,你且宽心,不必过于沉痛于怀。

刘长:当年杀我娘的人,悉皆问斩,方解我心中之恨。

刘恒;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由廷尉依法处置为宜,如果弟一时性急,枉杀无辜,岂不又生冤情,冤仇相报,何时是了?

刘长:兄赐我上方宝剑,我可以不做淮南王,只做一侠客,斩尽天下不义不仁之人,此生足矣。

刘恒:我知道弟恨辟阳侯申食其,当年你母亲大人已娩生贤弟,如果申食其能够开口在高祖与吕后面前说公道话,你母亲大人也不至于自尽于世。天意茫茫,贤弟,人各有艰难处境,当时辟阳侯并不知你母亲大人会走上绝途。现在如果复仇,天下人以你为不善啊。

刘长:兄长不必多虑,我自有主张。我去准备打猎的装备,想与兄长在上林苑好好打一场猎呀。

刘恒:好的,备一辆马车,我们坐一起,好好聊聊。

刘长:我这就去准备。

刘恒:好的。

*

文帝独白:三年了,我倒是有些想起那个什么都会的日者弈,他现在会在哪里呢,他似乎是我的兄弟,我的母亲大人是不是生下二个儿子了,丢了一个,说是他。看见他,我就能回到童年,就能想起玩与快乐,如果我不当皇帝,不当代王,我就跟着日者弈,走遍海内,看看大地是不是真是圆的。这大地是圆的,天空是不是也就是圆的,那天空的外面呢,又是什么样子?

是的,我得修露台,星月当空的时候,我也可以来观观天象,据说楚国有人观天象,自秦至汉,能计算出五星相会的时间,如果日者弈回来了,我就与他坐在露台上,谈天论道。

文帝:来人

内侍臣:到

文帝:我想修一个露台,百尺长宽二层楼高,让内务官算计一下需要几多银两。

内侍臣下,内务官上

内务官:回禀皇上,修造露台,需要百金。

文帝:百金?太多了,相当于中产百户人家的总资产了,还是算了吧,不在台上观天象了,在院落里尝月,亦有诗情画意。

内侍臣:是!(退下)。

*

在我的上面,只有天空了,我对天空负责,我是天子,天的儿子,但天管束我吗?无数的人都渴望成为帝王,而皇冠却戴在我的头上,这不是天意?是周勃陈平还有刘氏王侯,他们的考量才有这样的结果。我不能愧对的,是这些相信我的人们,还有天下黎民百姓。

我为什么喜欢清廉?清廉使我神清气爽,也使我身边的人减少争名夺利,我最宠爱的夫人,穿的衣服也不得拖地,更不得纹饰,我淡薄一些生活,将相们就会跟着淡泊,将相们淡泊了,各地的王侯也就少许多攀比。这样百姓就少了许多盘剥,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但花给祖宗的钱、花给五帝后土娘娘的钱,似乎省不下来。

战争年代,皇帝应该是天下第一强者,不顾道德不讲人性者生。强者得天之助。

和平年代,皇帝应该是天下第一弱者,清廉自守正义第一。弱者得天之怜爱。

卫士:慌张进入:报皇上,淮南王爷裸露着上身背着罪枷正朝宫中而来。

文帝:何故?

卫士:不知何故。

文帝:让他进来吧

淮南王大步跨入宫殿。

跪下。

刘长:皇兄,我报了害母之仇了,请兄赐我罪吧。

刘恒:你是怎么报仇的,贤弟,你怎么将自己弄成这个模样?请如实述说。

刘长:我杀了申食其,我亲手用铁锤擂死了致我母亲于死地的恶人。

刘恒:天哪,你让为兄的如何处罚你,你让为兄的如何作为?

刘长:请皇兄发落。

刘恒:急召左右丞相廷尉入朝。

卫士:传,皇上急召左右丞相廷尉入朝!

后台弱声传递:同上。

灯光暗转。

左右丞相与廷尉入坐两边,刘长跪在门前。

刘恒:我弟淮南王杀了辟阳侯申食其,特召诸位大臣前来定罪。刘长,你且说出原委。

刘长:臣母前居赵国,与贯高谋反情事,毫无干涉。辟阳侯明知臣母冤枉,且为吕后所宠,独不肯入白吕后,恳为代陈,便是一罪,赵王如意,母子无辜,枉遭毒害,辟阳侯未尝力争,便是二罪,高后封诸吕为王,欲危刘氏,辟阳侯又默不一言,便是三罪,辟阳侯受国厚恩,不知为公,专事营私,身负三罪,未正明刑,臣谨为天下诛贼,上除国蠹,下报母仇!惟事前未曾请命,擅诛罪臣,臣亦不能无罪,故伏阙自陈,愿受明罚。“

左丞相:前朝恩冤,没想到报应在今朝。

右丞相:申食其有罪责,但其罪不至于杀。

刘长对二位丞相怒目而视:你们二位想杀想砍,就直截了当,如此吞吐,妄费口舌。

刘恒:弟不可放肆朝廷,廷尉是我朝司法主持,请廷尉论断。

廷尉:如果申食其有罪,那么淮南王杀申食其可免于一死,如果申食其无罪,则淮南王应该以命相偿。如果不依法治罪,则天下人心不服,危害我朝廷声誉。

刘恒:长弟母亲大人折命,申食其难究其责,但长弟贸然亲手杀戮,有害法治之政,现在想起来,我亦有责,我应该提早惩罚申食其,这样既可免其一死,亦可使我弟刘长不至于铤而走险,杀人误命。罪在我身上,责在我身上。请廷尉一并治我之罪责。

廷尉:此事无关皇上,请皇上宽心,责在淮南王,既然皇上陈词如此,皇上可特赦刘长,使其免罪获释。

刘恒:我最不愿见的就是血光之气,在我手上,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一个生命,我弟之罪,我亦有责,有责即要担责。

(拔出腰剑,在众人惊呼声中割下自己一束头发。)

父精母血,不可弃也,长弟,这是我的罪责,我交付与弟,你且保留着,不可再犯如此之罪,别人的罪责,自有法律论断,皇亲国戚,绝不可私刑妄杀,如若如此,则国将不国。

刘长手捧刘恒头发,泪流满面。

刘长:谢皇兄仁慈大德,弟无以为报。母仇已报,娘在九泉之下亦可瞑目,从今往后,一切听皇兄之命,不敢忤违。

刘恒:快快回到淮南国吧,要把那儿的百姓当成自己父母,为王一方,造福百姓,就是对我的最大回报。

刘长下。左右丞相与廷尉相视惘然。下。

*

灯光暗转。

文帝:无论如何我不能杀了自己的弟弟啊,但只此一回,下不为例。但愿他从此后成为一个仁慈博爱的国王。我太累了,休息一下,休息一下,没什么人命关天的急事,不要打扰我。

*

侍臣:这件事还是应该上报皇上,有齐国一名叫缇萦的少女专函皇上,情切感人,请皇上亲自审阅。

汉文帝:请念来我听:

侍臣:“我的父亲淳于意,本来是齐国的太仓令。做官的时候,他清正廉明、爱民如子,齐地所有的人都称赞他。这样的好官真是很难得!可是,他因为一次失误被人家告了,而且还被判处了肉刑,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啊!我知道,犯了法的人应该受到惩罚,本来我没有什么可伤心的。但是,如果人死了,就不可能再活过来,而那些受了肉刑的人,也不会再长出鼻子、耳朵或是手脚。这样一来,虽然犯法的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如果他们从心里知道错了,想要改正错误也没有机会了。他们是没法回头,无路可走了啊!我是父亲的女儿,应该替父亲承担一些责任。如今,我心甘情愿到官府中做一名官婢,希望能够让我的父亲不受那残酷的肉刑,使他以后有机会改过自新,希望皇上能够答应我的要求。”

汉文帝:看来,太仓令并不是有意伤害他人,他的过失是无意的,如果我们动用酷刑,挖了他的鼻子,断了他的腿脚,我们是在借着法律制造伤害啊。责令丞相张苍和御史大夫冯敬重新审定法律条文,废除酷刑,改为公开鞭笞或苦役。“朕读过《诗经》,上面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是平易近人、忠厚老实、为人大度的君子,那么百姓们就会十分喜爱他,愿意和他亲近,甚至把他当成父母一样。‘现在的法律太苛刻了,如果有谁犯了错,哪怕是一点点小错,还没对他进行教育,让他认识到错误,就马上对他实施严厉的惩罚。这样一来,有些人知道错了,想要悔过自新,可是我们没有给他机会。这种法律从秦朝就已经开始,我们大汉还在沿袭,说实话,我对这种情况真的是又痛心,又怜悯啊!我们不说别的,单单说肉刑。只要肉刑施加在人身上,轻的在脸上和身上刺字,重的要砍掉手和脚,挖掉鼻子和耳朵,更加残酷的是有人还要忍受宫刑,从此再也不能生育。天下人都看到了,这些刑罚难道不够残酷吗?难道还有什么道德可言吗?难道这一切都符合所谓的百姓父母的称呼和道义吗?为了天下的百姓,也为了我大汉朝的江山,朕决定从今以后废除肉刑。凡是犯了罪的人,以前应该实施肉刑的,从现在起,都要用其它的刑罚来代替。凡是那些被判了肉刑的,也可以享受废除以后的待遇。也就是说,那些被判了肉刑的人不用被砍去手脚,只要我们依据罪名的轻重让他们好好服刑就可以了。此外,再提一点,如果这个犯人在服刑期间没有逃逸,只要服刑了一年,就可以免罪释放了。以后,我们大汉的法律,应该废除掉所有苛刻的刑罚,具体制定一些新的法律条文!“

汉文帝:一位小小女子,为了救父亲,愿意将自己变成奴婢,这是一件多么感人的事情啊,我要为她的父亲改变法律,你们要将这件事情记录下来,要广为传播,如果我不受感动,不改变残酷的法令,它将是我大汉的耻辱,如果酷刑得以改变,大汉民风因此善良纯朴,这件事就是我大汉至可荣耀的篇章。

侍臣:皇上,有齐国方术之士求见,他在东海发现了海上仙山,并得到了长生不老树。

汉文帝:这种事情秦始皇帝时就已有了,徐福到现在还没从那海上仙山回来。

侍臣:秉告皇上,他手上果真拿着世间不曾见的的什物。

汉文帝:哦?让他进来说道。

术士新垣平(进):古齐国术士新垣平拜见皇上。

汉文帝:免礼。

术士:术士我喜欢东海,常梦见自己成为海上仙人,今年春末夏初,果在海边见到仙山琼阁,可见仙山上人影绰绰,有车马行于琼阁之间,当时不仅是我一人,还有邻里老老童子三五人,均可为证。

汉文帝:果有此等神异之事?后来呢?

术士:大约一个时辰,仙山飘若天际,我即与人挂帆出海,最终找到这支海上不死树,梦中有仙人言,此树千年可结不死果,食其果可益寿万年而不老。

汉文帝:可这棵不死树被你采来了,结不了果啦。

术士:这是一棵小小不死树,熬汤喝亦可益寿延年,如果皇上拔我充足经费,我到更深更远的东海中找万年海上不死树,三年内可以找到,如若不成,愿提颅来见皇上。

汉文帝:这样小小的海上不死树,每次熬煮多少量服用,服用多长时间有效果呢?

术士:这棵小不死树,每次摘其一枝,熬三天三夜,服用一次可延三岁。

汉文帝:那好,来人,先安排术士住在国宾馆中,摘其不死树一枝熬汤,让术士服用后观察效果。

术士:皇上,小人是献宝给皇上的,小人不能自行享用。

汉文帝:这是皇上赐与先生用的,但用无妨。

术士:皇上,请听我说。

汉文帝:三天后再听你说吧。

汉文帝旁白:

三天后,术士真的喝下了那碗不死汤,听说喝得面色发红,但也没什么其它反映。喝完后,这汤还得添加药引子,他得回海里找药引子,等找到了万年不死树上结的果子,再来见我。如果他真发现了万年不死树上的果子,他会来见我么,他自己吃了,万年不死,比当几十年皇帝应该幸福得多。

做皇帝有什么意思?但活一万年,又有什么意思?

唉,这个术士才是有意思,希望我这个皇帝能活上一万年,那时我老成什么样子?我的儿子孙子几百代人,都会因此失去做皇帝的机会了。或者我禅让,那就成了太太太太上皇了,别人得喊几千个太太太太上皇,可能会有大臣因此而累死。

一万岁,一万岁,我可能不需要一万岁。这个世界上最可骗人的话,就是活上一万岁。

国家无大事,才是幸福,可还是有大事情要发生,你听,乌鸦叫了,乌鸦一叫,就是大吉祥啊。

*

外面传来马蹄声。

卫士:急报。

卫士传信入内:皇上,您派往薄府的使臣被薄昭大人杀了。

众人大惊。

文帝:吾舅薄昭为何妄杀使臣?

卫士:报皇上,使臣送皇上信件,送达时正值皇舅午休之时,皇舅大人以使臣不尊于他,所以即遭斩杀。

文帝:我最见不得血光之气,我最见不得血光之气,想杀一个人,就这样杀了,辟阳侯被杀了,我弟杀的,是替母报仇,尚可为天下为所认,现在舅大人却敢斩朝廷使臣,看样子,都是合谋着挑战我心理承受的极限!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可忍,我不可忍!

召左右丞相廷尉入朝。

传左右丞相廷尉入朝!

众大臣入坐。

文帝:我舅大人妄杀了朝廷使节,说是这使节干扰了他午休,廷尉,你说说,杀人是不是应该偿命?

廷尉:是应该偿命,况且,他杀的是皇帝派出的使臣,如若不严惩,则乱天下之心,坏天下之正法。

文帝:丞相,你们说,是不是应该杀人偿命?

左丞相:关键是皇上的头发不能再割了。

文帝抹自己头发,仰天吁叹,苍天上帝啊,为什么让我至爱的舅大人犯此大错,折杀我也,羞杀我也。我舅负的不是我,而是天下人,我不能再负天下之人啊,敢杀朝中使臣,就是敢与天下人为敌啊。

廷尉:太后娘娘知道了,会不会很难过?她老人家可只有这么一个亲弟弟,而且皇舅大人也是伴着你长大的亲人啊。

文帝:他是可以为我而死的,也可以为天下人的正义而死的,死得其所,他死了,他伏法了,天下人就没有胆敢再乱政妄法了。

左丞相:杀皇舅亦可,只是要注意方式。

右丞相:是啊,最好赐酒与他,让他自已了断。

文帝:来人,赐皇舅薄昭药酒,以谢罪天下。这次多带些人马过去,以防他又生杀机。

侍臣:是

侍臣奉药酒上,与卫士并行出门,直往薄府。

文帝:来人,

卫士:到

文帝:传令太尉,三日之内,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太后与皇后府宅,不给皇舅任何说情的机会,有泄漏消息者,斩!

卫士:是。退下

灯光暗换。

明亮起来。

薄昭踉跄着上,哭哭啼啼,一把鼻涕一把泪。

薄昭:皇上,你真的赐酒与我,让我自己了断?你亲口对我说。

文帝:廷尉,你与他说。

廷尉:皇舅大人,大汉法律明文规定,杀人者死,伤人者偿,你不会不知如此国家律法。二军相战不斩来使,而舅大人却敢斩杀朝中使节,罪大恶极,影响恶劣。

薄昭:我只是一时糊涂,人老了糊涂了,又一时气上心头,误杀了使臣,是误杀了使臣。

文帝:我考虑到你是误杀了我的使臣,才赐舅大人药酒,否则,怎么会派人送酒与您呢?

薄昭:皇上,你是天下第一孝子,你不会杀我的是吧,不会的,你杀我,会伤了我姐姐你娘的心,所以,你不会真的杀我的是吧。

文帝:我不会杀你,我最不能见的就是血光之气,你就给自己一份尊严吧舅大人,也给天下一个交待。

薄昭:皇上,天下就是你的天下,你向天下人交待,我就没事了,我给自己关一百天禁闭行不行,将我流放到天竺印度去,行不行?

文帝:法无戏文,君无戏言,舅大人,请饮酒,自我了断吧,众大臣都看着您呐。

薄昭:皇上,你想想你小时候吧,想想我喂你吃饭,你不吃,就是不吃,就是不吃,现在轮到我,我就倚老卖老,做一次老顽童,就是不喝,就是不喝,打死我,我也不喝,让太后出来评理。

文帝:舅大人,你是知道的,为什么老臣大将们都选举我做皇帝,就是因为我娘不干政,现在你却要如此这般,岂不让世人笑话。了断吧,舅大人,国法不容我们讲私情。

薄昭:我就是不喝!

文帝:来人,将薄昭关入黑牢。

卫士上,押薄昭入牢。

文帝:备孝衣奏哀乐,举招魂幡,为我舅大人送终!

宫廷中哀乐起(可用现在的哀乐,增加戏剧性),薄昭在牢中,隐约可见,垂泪不止。

外面文帝率众官跪于牢门口外,等着薄昭饮酒了断。哀乐不断。悲情之中,充满嬉谑的意味。

文帝回过头来,对观众:我就不信,他不喝下那杯药酒,他可好着酒呢,这次好酒让他饮个够。在里面呆长了时间,渴极了,也会喝下这杯苦酒的。谁不信,谁进去试试。

文帝:舅大人,这可是宫中珍藏的???酒啊,都几十年的老酒了,本来是想给你祝寿的,现在提前用了,你就尝尝吧

薄昭:你骗人,宫中不可能有真酒,真酒都让太监喝了,或者私卖了,这谁不知道。

文帝:这酒不由太监管,是我亲自收藏的,你尝尝就知道了。

薄昭:当真

文帝:舅大人,外甥我怎会骗您呢

薄昭一饮而尽,说,真是好酒,真是好酒,再来一瓶,再来一瓶,倒下。

卫士观察内里,对外高喊:薄大人已饮酒,薄大人已升天,举幡,送薄大人之灵归天!

文帝:舅大人一路走好,我没有照顾好您,对不起你舅大人!一路走好舅大人!

众臣:一路走好,一路逍遥!

*

儿童童谣起:

皇帝有个舅
脾气大如牛
一刀斩事使
自己喝药酒
喝酒升了天
杀人要偿命
民间相与传

《自由写作》第72期【连载】

阅读次数:33,76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