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泽宜:城市之光(九首)

Share on Google+

◎ 沈泽宜

城市意象

树枝叫卖夜晚
灯火辉煌处背影如墙
高尔夫球歪打正着

门票暴涨。望洋兴叹之后
随风而去
儿子乖。儿子不哭

一种气味在风中蔓延

城墙跟一帧远古遗照相爱
惊动中东和谈
女大学生宿舍连忙重兵把守
学术氛围因而
极浓。三黄鸡成群结队穿街过巷
当晚电视说
我们的乒乓是世界第一

诗人以诗稿擦皮鞋
烟灰掸落眼中
怎么揉也揉不出去

一个孩子把被栓住的蜻蜓
放归蓝天。诗人见了
嚎啕大哭

清明

高楼遮住了半个城市
人们重又怀念阳光
心急火燎巴望春天

当第一批春鸟访问城市
人们紧急刹车
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仿佛第一次听见燕子叫
以致交通为之堵塞

阳光于半夜洗劫城市
人们从梦中醒来
发觉今天已是清明

清明是上坟的日子
踏青的日子
舴艋舟划向人之初
性本善的日子
便连忙披衣起床

大连西路走下公共汽车

不好!我发觉已被一群上海女子
劫持。她们呈散兵队形快速推进,我刚巧被
嵌在中间。只看见
光洁浑圆的小腿翻飞起落
像键盘上的手指,或者
当拉网越围越小时
上下纵跳的白亮的鱼

昂首。挺胸。决不东张西望
左顾右盼
我得费尽力气才勉强跟得上
她们的节奏

北中国女子嘲笑说
上海女孩特会走路。她们舍得
为一双便宜五分钱的袜子 多走
三条马路

是的。她们现在还在走
昂首。挺胸。目不斜视
方向一致,各有所归
腰肢轻轻扭动
敲打月光
流畅如歌

三个女孩

门 突然被打开
一股风雪裹挟三名女子
长驱直入

领头那位直奔歌厅中央
捧住一张男人脸
很响地一吻

其中之一在我对面落座
一根接一根抽烟。转眼间
四根烟的尸骨已躺进烟灰缸中
她忽然伏案而泣
肩膀一耸一耸地。这时
歌正唱到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其中之一紧挨我坐下
她把脚架在一把空椅子上
很经理的样子

终于轮到我唱了
掌声滚过大厅
她悄悄把脚收起,偏过头来
看我填报下一首歌。写毕
让我送去,她说

后来 三个女子相拥而别
神色凄然。她回过头来
挥别……
后来再没有见过

走出楼外楼的一次真实体验

突发心脏病
冷汗如雨。胸前区有什么东西
被钳子紧紧夹住

朋友们七手八脚
抬了我急送医院

我側身躺着 看见远山
每一张绿叶都清清楚楚
湖上 千万头日光鱼在欢快迸跳

一群天堂的散步者从我身边
说笑着走过
仪态万方
多么优雅 高贵

我曾经是他们中的一个
现在 永远不可能了

还没有到医院 我霍然而愈
继续对西湖熟视无睹

瓯江边跟一位不相识的青年相遇

疾病夸耀它的权威 以为
从此把一个六岁孩子
耳中的光封杀。可他还是长大了
学会在石头中呼唤出形象

不能用声音表达
就用笔。一种深刻的专注与坚守
让纸上的飞翔格外地
诚挚与苍凉

现在 他就坐在我的对面
四声不分的话语滔滔不绝
一刻不停地涌流出
人世偌多的不平和无奈

目光炯炯 他恨不得
把心吐出来让你瞧瞧
世界在远处喧哗
他听不见
在沉默中低下头去

灯光冻石

恰似少女的肌肤
柔和。滋润。向内敛聚的光
拒绝张扬。又像母亲
那盏灯依稀 微弱
亮在河流深处
风中的惦念。那些日子
多么地寒冷与荒凉

即使深埋地底 亿万斯年
也拒绝在分散中绝灭
凝冻成永不熄灭的银烛
在夜晚静静发光

风事

金黄麦穗
碧绿野草之间
我们结伴而行
风在后面追赶

高一层低一层的麦浪
头发蓬乱。我们走到河边
挑拣棱角锋利的石块 准备
袭击随时可能跑过的野兔
它始终没有出现
狼也没有

我们好像正在靠近
一个事先约好的地点
风把它吹得更远

城市之光

这光 远望应当是弧形
(比如站在乡村公路上眺望)
它是城市的隐形冠冕
让黑夜在这一区域成为
盲人。有时

云压得很低 很厚 很威严的样子
如同一块暗红色的巨大抹布
吮吸和抹去这人间烛火
让人想起恐怖。暴力。陷
怎样掐灭光所传递的
人类的声音

但她依然存在
为夜行者导航
颗颗钻石组成光的河流
轻盈流过大地。恰似
白天插入黑夜的一把
雪亮的匕首

《自由写作》第73期【诗】

阅读次数:8,5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