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思: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冰雹中行驶——土耳其十三日游(2011.4.21-2011.5.4日)(游记)

Share on Google+

◎文思

2011.4.21 星期四 多伦多-纽约

凌晨2:00起床,事先预定的出租车于3:30am准时来到家门口,4点即到达了机场。昨夜已在网上办好了登机手续并打印好了登机卡。飞机要6:45am才起飞,我们需要白白等待两个多钟头。

飞机于八点多钟准点到达纽约肯尼迪机场。乘出租车于九点多钟到达辛灏年家。辛夫人还没有去上班呢!她为我们准备好早点就离家上班,辛先生留在家里与我和妻子相谈甚欢。中午时分步行去附近的中国餐馆进餐,喝了很多XO名酒。

饭后乘出租车返回机场。飞机于4:45pm飞伊斯坦布尔。饮酒过多,口渴难耐,连飞机上免费供应的晚餐都没有要。

通宵飞行,几乎没有入眠。

2011.4.22 星期五 纽约-伊斯坦布尔

通宵飞行十多小时,早10:15am到达伊斯坦布尔。找到旅行社派来的接机汽车。上车直奔预定的四星Divas酒店。交通堵塞,12点多才到达,1点多才进入房间。

伊斯坦布尔原名君士坦丁堡,是世界唯一横跨两个洲的城市。但其4星酒店的简陋却与它的声望不相称。房间很小,而且无水。我不禁大吃一惊。到楼下去要水煮方便面,才知道是在维修水管而暂时断水。无水并非常态。每人吃了一包方便面,即倒头大睡。我4点钟多醒来,躺在床上看大女儿送给我的电子书,妻子仍然昏睡不醒。

晚8点多,由伦敦飞来的小女儿和小女婿终于在经历两个多小时的堵车缓行之后到达了酒店。他们的房间居然比我们的还要小还要吵。四人乘出租车一起去一家土耳其餐馆用晚餐,四人合吃一个大盘烧烤杂菜,既贵又不好吃。

饭后乘出租车回到酒店,在酒店地下室的计算器上网。和小女儿一起查去伊朗的机票——这是我们在七月份要去周游的国家。接着,我又给辛灏年发了电邮,对他的热情招待谨表谢忱。

肚子不适,开始拉稀。看来是由于吃了土耳其餐大盘烧烤杂菜中的不洁蔬菜而造成的。

2011.4.23 星期六 伊斯坦布尔

夜里睡得不好。半夜醒来,几个钟头都无法再入睡。早7:50起床,继续拉稀。惊恐之下,服黄连素解除危机。但愿不要像在印度那样连日拉稀不止。2007年新年之夜,我们在印度阿格拉(Agra)入住五星酒店。酒店举办盛大新年联欢酒会,并从孟买专程请来肚皮舞女献艺,每人收45欧元强制参加。我生病拉稀,既没有吃,也没有看。不仅是我一人如此,我们全家一行五人,当时有四人在拉稀。

早饭后,我们坐在酒店大堂等待姗姗来迟的旅游车,我写了以上文字。

旅游车没有等来,等来了一个导游。他领着我们走了两段很陡峭的上坡路,把我们交给了另一个导游。后者领着20多人已经游览了Hippodrome.我们半途插入,接着参观了蓝清真寺(Blue Mosque),圣索菲亚博物馆(St Sophia ),某地毯和手工艺品推销店和有顶大市场(Grand Covered Bazaar )。

午饭后参观了苏莱曼尼耶清真寺(Suleymaniye Mosque )和托普卡普宫(Topkapi Palace )。托普卡普宫是15世纪至19世纪奥斯曼帝国的皇宫,位于博斯普鲁斯海峡与金角湾(Golden Horn)与马尔马拉海的交汇点,规模宏大、富丽堂皇,被史学界和旅游界称为世界十大宫殿之一。奥斯曼帝国在全盛时期是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庞大帝国,而它的苏丹(即皇帝)就在这里办公。托普卡普宫的珍宝馆展品丰富、举世闻名。慕名而来的的游客人潮蜂拥,拥挤不堪。我们没有在珍宝馆的门口被人挤倒踩伤、也没有丢失重要物品,我真感到由衷的庆幸。托普卡普宫的后宫(Harem)展示苏丹的嫔妃和太监们的生活状况。我们于5:15pm赶到其购票处,没想到它在5pm就停止售票了。

回顾一天的行程,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的旅行社LLC Encounter Tours实际上把我们包给了另一个小旅行社She.这样,我们原本的四人专门团也就变成了20多人的大型一日游团的一部分。生意人真是精明得很!

晚上,我们四人乘出租车同去小女婿选定的一家奥斯曼传统餐馆。气派果然不同凡响。小女婿高兴地说:“这才像个餐馆。”它的菜肴也比昨天强多了。当然,价格也是它的三倍。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这话不假。

2011.4.24 星期日 伊斯坦布尔-库萨达西

今天仍然搞伊斯坦布尔一日游。LLC Encounter Tours旅行社省钱的招数又叫我们吃了一惊。它只派了一个导游领着我们坐公共交通工具游览,省去了汽车和司机的开支。

首先去多尔马巴斯宫(Dolmabahce Palace)。这是一个名声没有托普卡普宫大,但是规模和富丽却丝毫不逊于它的庞大皇宫,从外形结构到内部装饰都呈对称形。宫内的巨型吊灯特别引人注目。可惜排队时间太长。在大门外买票排了几十分钟队,在宫殿台阶上又排了几十分钟队。导游告诉我们:昨天是土耳其的国庆节,今天仍然是法定假日,所以游人众多。我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昨天的托普卡普宫和今天的多尔马巴斯宫都这么拥挤。

接着进行的是乘游艇游览博斯普鲁斯海峡(Bosporus Cruise).土耳其有两个重要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内尔海峡。它们分别连接黑海和马尔马拉海,马尔马拉海和爱琴海。我对博斯普鲁斯海峡游抱有极大的兴趣。土耳其最大城市(1700万人口)伊斯坦布尔沿海峡两岸展开,许多建筑——包括刚刚参观过的多尔马巴斯宫——美观大方、靓丽夺目。博斯普鲁斯大桥是唯一一座可以让人以两分钟时间从一洲走到另一洲的大桥。桥头的鲁梅里要塞(Rumeli Fortress)建筑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最狭窄、水流最急的岸边。这是何等的壮观。可惜我们只是坐在船上遛了一个来回,既没有上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也没有去鲁梅里要塞。可是它们却是写在日程表上的项目。

中餐后游览Spice Bazaar.这是伊斯坦布尔著名的集贸市场。其拥挤的程度比托普卡普宫珍宝馆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停地告诫妻子,“你走在我身后,好好看着我的背包。”

在人缝中挤着走路,哪怕身边小摊上的物品再丰盛、再便宜,也很难停步购买。对于不打算买东西的人来说,就更谈不上观赏价值了。

挤出Spice Bazaar,在一个大型清真寺走了一圈,我们的伊斯坦布尔之旅就结束了。日程表上写着还应该登卡姆里卡山(Camlica Hill),俯瞰伊斯坦布尔和博斯普鲁斯海峡全景,却被导游免去了。

旅行社派车把我们送到机场,飞行1个多小时到达伊兹密尔(Izmir)。伊兹密尔是土耳其西部爱琴海沿岸的大城市,但是我们没有进城。马上有车来接我们,在行车一个多小时后,把我们送到了库萨达西(Kusadasi),住进Grand Onder Hotel.这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了。必须承认,旅行社组织得很好,导游、司机、汽车、飞机、轮船,都很好的衔接在一起,从来没有发生过脱节的情况。

今日所包的晚餐就是酒店房间桌子上摆放的两个透明保鲜纸包裹的冷盘。盘中一片白茫茫,是几种奶酪调拌的蔬菜和肉肠。我避开奶酪,挑着吃了一些菜和肠。肚子又雷电交加、声势大造。我想:“不好,又要拉稀!”赶紧弃而洗澡,上床睡觉。

2011.4.25 星期一 库萨达西-巴姆凯莉

清早果然又拉稀,连忙服黄连素抑制,因为我们今天将要参观土耳其最负盛名的罗马古城爱菲索斯。

这座几千年前的古城在全盛时期有25万居民,是显赫一时的大城市。后来由于多次地震,海岸线变迁,远离海洋、失去了港口,而逐步衰落。我们参观了它的浴场、公厕、剧场、市场、民居、图书馆、大剧场。某些遗迹仍然光彩夺目,所以它在土耳其享有保存最完好的罗马古城的声誉。

旅行社又把我们安插到了一个20多人的大型团队中。还没有走到图书馆,妻子就腹痛难当。我只好陪同她离开导游团,寻找厕所。真庆幸我在一早就服用了黄连素。但是,我也必须对妻子表示由衷的敬佩。她忍着腹泻的巨大痛苦,仍然时而快步疾走、时而停步拍照。在极其紧迫的条件下,她仍然给图书馆和大剧场拍下了珍贵的照片,并且不时地立正与它们合影留念。要知道,该巨石结构的图书馆高达三层,是当时最大的图书馆。而大剧场可容纳25000名观众,至今还可以举行大型演出,仍为土耳其最大的露天剧场。

午饭后,我们随团参观了阿特米斯神庙。这个远古七大奇迹之一的古希腊女神的庙堂只剩下了一个挺立的擎天石柱。根据文献记载,神庙由129根这样的巨大石柱组成。吉普赛人在神庙遗址兜售的画册中有它的复原图,从中可以看出,它当年是何等的雄伟和辉煌。

日程表中本来还安排有参观圣母玛利雅故居,我们由于要转战巴姆凯莉而不得不放弃。导游把我们放在爱菲索斯博物馆附近,让我们看完博物馆后自搭长途公交车去巴姆凯莉。一个芝加哥的小伙子不愿意随团参加促销活动,也离团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爱菲索斯博物馆有一些根据古雕塑残片复原的巨型雕塑。妻子不知底细,赞叹地说:“那么远古的年代,他们就知道搞彩色雕塑,真了不起!”我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粘贴残片的现代石膏胚底与残片的颜色不尽相同,妻子居然会把它们看成了彩色雕塑,怎能不叫人忍俊不禁!

3:45pm,我们登上长途公共汽车,离开爱菲索斯,驶向巴姆凯莉。在3个小时行驶之后,我们面前出现了乳白色的断崖和峭壁。游客们不禁发出齐声赞叹,“真美呀!”我们终于达到了巴姆凯莉,而这乳白色的断崖和峭壁正是我们明天要游览的风景名胜。巴姆凯莉在土耳其语里的意思是“棉花城堡”。我赞同地想:没有什么地名能够更加恰如其分形容这些乳白色的断崖和峭壁。

我和妻子在当地旅行社坐着等待来车接我们去酒店,身体疲惫但心境轻松,居然把长途公共汽车的行李箱里还有我们的行李忘记得一乾二净。直到小女婿和小女儿把我们四人的行李拉过来,我们才想起我们“居然”还有行李!四人一起哈哈大笑。我心里想:“我们夫妻已经老年痴呆到如此程度,能够外出旅游的时间大概也不会很长了!”

晚上入住Pam Hotel.这是我们这次土耳其之旅所住的最好酒店。酒店不仅房间宽敞,而且设施完善。酒店背靠小山,山上有驯鹿群雕,沿山坡由高至低是五、六个水池。最高的水池中央是一个大型人工热喷泉,随地势降低各水池的温度递减,最下面的大池是一个温水游泳池。

为了在热喷泉里泡澡、洗泥浴,小女儿特意在酒店附设的商店买了游泳衣。晚饭后,我与她一起在热喷泉里浑身涂上矿物质稀泥泡了几十分钟。不敢进最热的池子,我们始终呆在第二热、第三热的池子里面。我特别怀念这次泥浴,因为在那里泡了几十分钟以后,我的肠胃变得刀枪不入,在随后的土耳其之旅中再也没有拉过稀。想当年,我们在新西兰洗泥浴,二十分钟要68新元。这里时间不限,分文不取,而且治好了我的肠胃,真可谓绝妙。

泡到水池旁的灯光熄灭,水池里几乎已经没有人,我也略感头昏时,我们才离开。回到房间,我对妻子大肆宣扬泡得多么舒服。妻子居然也要去泡一泡。妻子就像被疯狗咬过的人,患有恐水病,请她去游泳就像要杀掉她。难得她主动提出要去泡澡,我们当然要大力支持。小女儿高兴地把自己的游泳衣借给她用,我陪她又返回了水池。这时已经快11pm,上上下下五、六个水池里没有一个人影,周围也没有一丝灯光。妻子穿着小女儿的游泳衣进入了第三热的水池,我在池外像护花使者一样守护着她,防止万一出现意外。我在遐想: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岁月的增长,我越来越爱我的糟糠之妻了。我还想到:爱人一时很容易,爱人一世却很难。难就难在永远保持爱情的新鲜和活力。

2011.4.26 星期二 巴姆凯莉-卡帕多西亚

9:30am,我们再次加入一个20多人的大型旅游团参观古罗马遗址赫拉珀利斯(Hierapolis)。这是公元前二世纪的一个理疗中心。除了所有罗马古城共有的浴场、公厕、剧场之外,它的最大特色就是墓葬群。据说在古罗马时代,许多人以不能生在这里为遗憾,于是就在死前移居此地,想方设法死在这里。在这个意义上,它有些像印度恒河沿岸的圣城瓦拉纳西(Varanasi)。赫拉珀利斯公墓的地面上有2500多个大大小小的坟墓,它们按照死者的身份和地位被分为四个等级,每一个坟墓都被现代研究人员编了号。它的地下还有两倍于此数的未开发出的墓葬。真可谓一个古罗马墓葬宝库。

在参观完修建于高坡上的古罗马露天剧场以后,我们进入了今天旅游的高潮,沿巴姆凯莉山梁徒步下山。山梁的一侧是一个个饱含矿物质的水池,另一侧是一群群陡峭的白色石灰岩山崖。赫拉珀利斯之所以能够成为公元前二世纪的理疗中心,就是因为这里有许多饱含矿物质的山泉。我们遵循公园的规定,脱下鞋子,赤着脚,一会儿走在山梁的小路上,一会儿淌入小路旁的水池中。身旁有看不尽的靓丽风光和迷人美女。陡峭的白色石灰岩山崖千姿百态,气象万千。泡在水池中的泳装美女酥胸半露,美不胜收。

我认为巴姆凯莉“棉花城堡”是我们这次土耳其之旅到过的最艳丽、最奇妙的地方。事后我才知道:我的看法与权威学术界的评论不谋而合。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最近评选出了世界10大神奇地理景观,巴姆凯莉鳌居榜首。

午餐是在司机的不断催促下仓忙结束的。接着是长达十一个小时的长途转移。半夜十一点才经过康雅(Konya),到达卡帕多西亚(Capadocia)。司机找不到我们预定的Dedeli Konak 酒店,在城里四处乱钻,直到半夜12点多钟才终于找到。

我们在土耳其不止一次地遇到司机找不到目的地的情况。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使用GPS(Globe Positioning System,全球定位系统)。

2011.4.27 星期三 卡帕多西亚

卡帕多西亚以其火山岩形成的众多小山头而闻名于世。早饭后,我们首先去了骆驼谷(Camel Valley)。导游叫我们充分发挥想象力,不要“远看石头大、近看大石头”。在她的引导下,我们终于认出了这些小山头有的像骆驼,有的像海豹,有的像圣女,有的像老翁……

接着去了Devrent Valley,Fair Chimneys等火山岩山谷。汽车还绕道专门在红河古桥上走了一个来回,据说在该桥上屏住呼吸许一个愿,这个愿望就能够实现。我许的愿当然是希望我们夫妻身体健康。问妻子许了什么愿,她居然说她什么也没有许。问她为什么,她说她憋不住那么久的气。真是怪事,她怎么就没有一点幽默感、也没有一点浪漫主义精神。

红河沿岸的粘土特别适合制作陶瓷制品和陶瓷工艺品,陶瓷业是这里的传统手工业。我们被拉进一个已经祖孙相传达十二代的手工陶瓷制品工场。小女婿“发瘾”花300土耳其里拉(1美元=1.5土耳其里拉)买了一个方形陶瓷彩屏。对此,我们四人欢笑了好一阵子。

下午参观了举世无双的戈若米露天博物馆(Goreme Open-Air Museum)。在成群结伙的火山岩小山头间,散布着在山石上开凿出的拜占庭教堂、寺院和礼拜堂。在这些岩洞宗教建筑物里面的石壁上仍然遗留着11-12世纪的壁画。

离开戈若米露天博物馆,我们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山洞教堂。此教堂始建于9世纪,后于11世纪加以扩建,把原山洞教堂继续往深处开凿,使教堂的容量扩大了一倍。教堂顶拱上的壁画仍清晰可辨,它们演绎了一套完整的圣经故事。

汽车停在半山腰的路边,我们下车远眺了建造在两个巨大的火山岩山头的乌齐萨要塞(Uchisar Castle)。它是拜占庭和奥斯曼王朝时代的一个重要要塞,肩负着保卫丝绸之路畅通的重任。不要忘记,丝绸之路东起于中国西安,西止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今天的最后项目是参观一个手工地毯联营工场。土耳其政府全力扶植和保护该国的传统手工地毯制作业,手工地毯联营工场外销的地毯一律由政府承担税务费、保险费和运输费。一个来自美国的女团友买了一张上千美元的小地毯。我们四个人中,小女婿化5欧元买了一个地毯织造的鼠标垫板。不等我们笑他,他就自嘲地说:“这不算‘发瘾’,最多算发小瘾。”

2011.4.28 星期四 卡帕多西亚

上午我们行进在伊拉哈山隘(Ihlara Gorge)中。沿红谷、玫瑰谷,我们看到了荒芜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中的绿洲。农民为了防止山洪暴发淹没他们的家园和田地,在山隘间开凿出大型隧道作山洪的信道,其规模之大,简直不像是一家几户可以做到的。山隘两侧的山崖上散布着一些修道院。山壁上凿出了一排一排的小洞,这是僧侣们喂养信鸽的巢穴。信鸽是僧侣们的宝物。鸽子被用来联络伙伴、通风报信。鸽屎被用作肥料。鸽蛋是绘制壁画的理想有机颜料。

下午,天气转阴,时而下雨。好在我们的导游昨晚查看了气象预报,特意把游山隘安排在上午,在下午参观德林库宇(Derinkuyu)地下城。德林库宇地下城是卡帕多西亚周围36座地下城之一。这是4000多年前当地人为了躲避入侵的阿拉伯人而修筑的地下长城。它们纵横交错、结构复杂。在地下有18-20层,最深处达40多米,可以容纳4000多人。地下城里有教堂、酒坊、伙房、住房、厕所、防卫门、甚至墓地。作为游者,我们最深只可以进入到第8层,只能参观地下城的很小一个部分。

最后我们参观了一个火山石工艺品加工厂。在这里我们遇到了昨天的一对团友夫妇。他们的导游安排他们在上午游地下城,下午游山谷。“下雨,路上满是稀泥。”他们向我们抱怨,“我们坐在车里,根本就没有出去,什么也没有看到。”

今夜,我们由Dedeli Konak酒店搬到了卡帕多西亚山洞套间酒店(Capadocia Cave Suites)。这是小女儿的朋友推荐她一定要住的高级酒店。它的所有套间都凿建在石灰岩山洞中。每个套间由卧室、起居室、卫生间组成。卫生间里的澡盆很大,澡盆四壁装有震动按摩喷头,容纳2个成年人一起洗浴绰绰有余。

我向妻子提议,“我们还从来没有洗过鸳鸯浴。何不利用这里的条件来一个震动按摩泡沫鸳鸯浴呢!”

“去你的!”妻子对我的提议嗤之以鼻,“都快七十岁了,亏你想得出来!”

真糟糕,我的老妻居然没有一点浪漫情调!

小女儿和小女婿来到我们套间,说我们的套间比他们的大多了。我们过去一看,果然如此。小女婿老是喜欢和我争当“世界上最倒霉的人”,现在小女儿得出了结论。她说:“这次土耳其之旅证明了凯文是比你更倒霉的人,因为一连这么多天,你们的房间每次都比我们的大。”

我无言以对。真是奇怪,在我们家,好像“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是一个非常荣耀的光荣称号。

2011.4.29 星期五 卡帕多西亚-阿德亚曼

由早晨9:30至下午5点,整天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盘旋公路上行驶,由卡帕多西亚转移到阿德亚曼。

途中大雨倾盆,间或有豆粒大的冰雹从天而降,打得车窗和车体劈啪作响。在一段弯道上,我们看到一辆大卡车仰面朝天的倾覆在路边。这也许是我们全天看到的唯一景观——当然,也是我们极不愿意看到的景观。

2011.4.30 星期六 阿德亚曼-乌尔法

早10:30出发,首先去尼姆鲁特(Nemrut )山顶观赏远古时代的巨石雕塑。至今我们已经看过的远古巨石文化有英国伦敦郊外的巨石阵、智利复活节岛的巨石人、葡萄牙埃罗纳的巨石林,但是看到尼姆鲁特山顶的巨石雕塑时,我们禁不住还是发出了惊讶的欢呼。这些远古时代雕刻出的巨大的帝王和神灵的雕塑是那么细腻、那么生动、那么栩栩如生。当时的先人,没有任何机械设备、没有任何电动工具,他们是怎么把这些巨石雕塑成雕像,又怎么把它们推上山颠的呢!汽车把我们一直送到了山顶平台,我们只爬了最后500米山路,却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啊!

按照日程表,我们本来应该在天亮前起床,在尼姆鲁特山顶观赏日出。不知道是什么人擅自把出发时间改成了10:30am,误掉了山顶的日出,我很感到很可惜。

由尼姆鲁特山下来,我们去了古老的阿瑟米亚(Arsemia)废墟。小雨开始稀稀拉拉地往下掉。到申德礼(Cendere )古桥时已经大雨倾盆。我们打着雨伞、冒着大雨登上古桥,走到桥中和面向峡谷的桥面拍下了“古桥、流水、山峡”的优美照片。

上车继续前行,豆粒大的冰雹凌空而降,打得车身响声震耳。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我们来到了卡拉库斯(Karakus)皇家墓园。狂风呼啸,大雨滂沱,根本打不住伞,我们还是照样下车去观景和拍照。导游兼司机也不敢躲懒,连伞都不打,给我们在前面带路。在皇家墓园转了一圈,返回汽车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坐在车座上,觉得屁股好像坐在了水盆里。鞋子也湿透了,仿佛脚正踩在冰桶里。我忧虑地说:“我的肚子对土耳其食品是刀枪不入了,但是我的身体恐怕还是有可能被冻水伤害。”

“不要乱说。”小女儿不许我说不吉利的话。

导游兼司机也受不了了。他打电话给他的老板,叫他的老板向我们请假,在路过他家的时候上楼十分钟去换衣服。我和妻子闻风而动,从行李箱中提出两人的皮箱,跟着他往楼上走。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过了一会儿才明白我们想干什么。我们尾随他走进他的公寓房。他和他的室友都对我们表达了极度的友好。我们在他们的客厅里打开箱子,拿出衣裤,打算依次进入厕所去更换衣裤,他坚决要我们进他的卧室去换。在此同时,他的室友为我们烧好了热茶,请我们饮用……

我深受感动,不禁想到:“无论在何时何地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朝代,人民永远是友好的。唆使人民互相杀戮的永远是领导他们的野心家。”

换上干衣服以后,浑身觉得焕然一新,说不上有多么舒服。我们接着又参观了阿塔土克(Ataturk)大坝。在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气象中,我们进入了土耳其东南部的大城市乌尔法。在参观了亚伯拉罕山洞和圣鱼池之后,我们在7pm左右住进Manici 酒店。

按照日程表的安排,我们应该在中午就住进酒店,下午自由参观乌尔法的Oriental Grand Bazaar.由于出发时间由天亮前被擅自改到了10:30am,自然没有人再有兴趣漏夜游览集贸市场(Bazaar)。

2011.5.1 星期日 乌尔法-伊斯坦布尔-卡纳卡尔

8:30am赴乌尔法机场,乘10点的飞机于11:35am到达伊斯坦布尔机场。立即转乘汽车去卡纳卡尔。汽车沿着马尔马拉海北岸行驶,风景如画。5pm之后经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纪念国家公园,由于已经过了售票时间,只好过门而不入。6pm左右到达埃西亚巴特(Eceabat)汽车轮渡渡口,乘汽车轮渡过达达内尔海峡,到达卡纳卡尔,入住Akol酒店。

古希腊的盲人作家荷马的名著《伊里亚特》以史诗的宏大场景描写了特洛伊战争,而历史名城特洛伊就在卡纳卡尔地区。卡纳卡尔港中心地带的广场中央站立着一匹由黑漆木条捆绑成的十米来高的特洛伊木马,这是到卡纳卡尔来的游人摄影留念的最佳场所。放下行李,我们连晚饭都顾不上吃,趁着光线还好,就来到这个广场,从各个角度与这匹著名的“高头大马”合影。

2011.5.2 星期一 卡纳卡尔-特洛伊-伊斯坦布尔

早上由电视新闻中获知本·拉登在巴基斯坦被美军击毙。这成了我们男人们去特洛伊途中的中心话题。司机兼导游担心击毙的只是本·拉登的替身。小女婿认为这个顾虑是多余的。我则说:“击毙本·拉登固然是反恐战争的重大胜利,但是它并不意味着反恐战争就此胜利结束。反恐战争还将持续的艰难的进行下去。”没有想到的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随后的电视讲话中几乎表达了一模一样的观点,连措辞都非常相似。

到达特洛伊古城以后,司机兼导游详细介绍了荷马史诗《伊里亚特》中有关特洛伊木马的历史传说,然后带领我们周游特洛伊古城的遗址。从公元前3000年至今,特洛伊城经历了九个发展阶段,我们在其遗址中都可以窥测到它们遗留下来的痕迹。但是,一般人最感兴趣的还是在古城遗址前高耸的特洛伊木马。此木马与卡纳卡尔的木马不同,是由深灰色木板钉制的,有十几米高。游人可以从马肚子下的楼梯登入马腹中,在木马腹部的第二层和第三层的窗口探出上身来照相。虽然这有点像哄小孩的勾当,但是几乎每一个游客都不辞劳苦地爬上去摄影留念。我们家的四个人也无一例外。

在停车场旁边有许多土耳其小贩摆摊兜售当地的工艺品,当然是以各种型号、各种式样的特洛伊木马为主。我看中了一匹七十多公分高、脚下装着轮子的木马。小贩的要价是200土耳其里拉。小女婿嫌它太大,没有办法拿回去。最后他花五个土耳其里拉,买了一个巴掌大的木马,留作特洛伊之游的纪念。

卡纳卡尔地区到处是特洛伊木马。在回程途中,连一个路边饭店前都站着一个五、六米高的漂亮木马。两天来我看木马看上了瘾,想叫司机兼导游停下来拍照。

“这也停下来?”小女儿奇怪地说:“亏你还是一个六十好几的人哩!”

听了小女儿的指责,我羞愧地低下了我“高贵的头颅”。

妻子的眼睛出了问题。虽然天气阴暗、阳光不强,她却感到眼前一片光亮,必须戴上太阳镜才能忍受。

汽车直奔伊斯坦布尔机场,300多公里的路程很快就要跑完。我们短暂的土耳其之旅就要结束了。我们老两口即将与女儿小两口分手。女儿关心我们最后一夜的生活,不停地问我们手头的钱是不是够用,要不要再加一些零钱。我们一再要她放心,我们老两口已经跑遍了世界,绝对不会出事的。

汽车在伊斯坦布尔机场放下小女儿和小女婿,接着把我们送到了到达土耳其第一天住过的Divas 酒店。我们明天中午12:15才有回家的班机,必须独自在土耳其多呆一夜。

晚上在酒店后面的中国餐馆长城饭店吃了两个中国菜,花了48土耳其里拉。这是我们进入土耳其以来第一次吃中国餐,觉得味道好得简直无法形容。跟着两个女儿,高级餐馆进过不少,各种大菜都品尝过,但是叶落归根,一旦与中餐久违,就还是想吃中餐,就还是觉得中餐物美价廉、色香味形齐全。

2011.5.3 星期二 伊斯坦布尔-纽约-多伦多

半夜醒来,突然想到我们的飞机起飞时间12:15pm指的会不会是半夜12:15。如果如此,我们岂不是已经误掉了飞机。我紧张得睡不着了。仔细一想,12:15pm当然指的是中午,半夜的12:15应该用am。作为一个翻译出版过二十多本书的“翻译家”,怎么会连这么一点自信都没有呢!这是老年痴呆症的典型表现。安下心来以后,又失眠了一个多钟头,终于再次入睡。

早饭后,九点钟即去酒店大堂退房、等旅行社来车送我们去机场。十点钟就到达了机场。我们的土耳其之旅即将最后结束。我们感谢小女儿的组织和安排,没有她的精心策划,我们不可能有这次旅行。我们也要感谢土耳其LLC Encounter Tours旅行社的接送和陪同。十几天来,我们住了八家四星或五星酒店,换了十几个司机和导游,有上百次汽车、轮船、飞机、公共汽车、长途公共汽车的衔接,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一次差错,对于他们的组织能力,我不得不由衷地佩服。

12:15pm,赴美国纽约的班机准时起飞,长达11个小时的飞行开始了。妻子的眼睛越来越糟糕。她的右眼布满了血丝,见不得丝毫光亮,在机舱内都必须戴上黑眼镜。

熬过11个钟头以后,我们在纽约当地时间下午4点多钟准点到达了肯尼迪机场。但是我们的行程才完成一半。我们还需要在纽约出关、领出行李、再把行李送到转机柜台再次托运,我们自己要重新入关。这么麻烦,都是恐怖分子捣乱的结果。在911事件以前,行李是可以直通目的地的,旅客也无需出关就可以转乘下一部飞机。

在出、入关的时候,妻子的太阳镜引起了海关官员的怀疑,他们要求妻子摘下眼镜,仔细对照护照相片以后,才予以放行。

在纽约机场又等了2个多小时,我们在8:15pm才登上了返回多伦多的飞机。我们于10pm准点到达多伦多机场。出关、取行李、乘出租车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11:30pm.连澡都没有力气洗,草草洗脸刷牙以后,立即上床睡觉。这时已经到了凌晨12:15am,相当于伊斯坦布尔时间早上7:15am.我们从早上七点起床,至此已经24个多小时没有休息了。

2011.5.4 星期三 多伦多

由于时差关系,早上5点就起来了,只睡了4个多钟头。

妻子的眼睛严重恶化,这是她在近年来第三次出现这样的病状。我们不敢掉以轻心,决定立即就医。给眼医诊所打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电话,始终打不通。下午只好不经预约就闯上门去。还好,妻子的眼医在诊所,也有时间给妻子看病。年轻美丽的女眼医虽然在此之前仅仅给妻子做过一次例行眼科检查,却立即看出了妻子的这种眼病已经发作过多次。她责怪妻子没有在发作的当天就来就医,并立即给妻子滴药水放大瞳孔。由于眼睛严重发炎,滴了几次药水都打不开瞳孔。她只好立即给大医院打电话,进行转院治疗,让大医院以更强的药水打开瞳孔,观察病情。

我驱车二十多公里赶到市区的大医院。由于不会使用医院停车场的计时收费表,一下子让它在我信用卡上扣除了28加元停车费。虽然心疼,但是也顾不得了。已经是5pm,我必须在家庭眼医推荐的眼医专家下班之前找到他。

终于找到这位救命(也许应该叫救眼)医生,他对妻子进行了两个多钟头的严格检查,认定妻子的眼睛有严重隐患。当场给妻子开了三种眼药。叫妻子后天再来,观察药物的疗效。在今后一个月内,他要连续地进行跟踪治疗,以防突变。他说:他会把妻子的检查结果立即传真给家庭眼医,并要求家庭眼医立即把它转发给家庭医生,让家庭医生尽快组织有关的各种化验,以确保查出病因,尽快治愈。

听到这种情况,我感到妻子的眼睛问题严重。眼医专家和家庭眼医显然都认为,如果不抓紧治疗,妻子有可能失明。我想起了我们在土耳其过红河古桥时我许过的愿。我许的愿是希望我们夫妻身体健康啊!当汽车通过桥面的时候,我是一直憋住呼吸的啊!不是说在红河古桥上憋住呼吸所许的愿是十分灵验的吗?是你显灵的时候了啊!

我突然想起了妻子在红河古桥上没有许愿。她说她憋不住那么久的呼吸。这算什么理由!?难道你就这样轻易地放弃了一个让自己的愿望得以实现的机会!你怎么这么傻啊,我傻得可爱的老婆!

《自由写作》第73期【日记·游记】

阅读次数:13,64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