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汉文帝(剧本之五)

Share on Google+

◎吴祚来

第六幕

风波

幕启前,传来文帝的声音

文帝:谁有手机借我一用。

后台声音:你是汉朝皇帝,当时没有手机。

文帝:没手机是麻烦啊,你看与匈奴可汗说一句话,得用上三个月的时间一个来回,你说这边疆能不出事么?

后台女声:事情一拖,也许就没事了。

文帝:也有事情是一拖,就拖大了,拖得爆炸了。还是借个手机试一试,看看用手机处理国家大事是不是快捷一些。

女声:皇上,你会用手机么?(大笑)。

文帝:会会会,没问题。

文帝拨号声:喂,喂,我找冒顿可汗

冒顿:我就是

文帝:你也有手机啊

冒顿:是啊,还不是MADEINCHINA

文帝:你知道不知道,你们的人又侵入长城里面来了,我大军已开到边境了,一箭之地就可以射到你们的牧民帐篷了,我让他们止住,不要伤害到普通牧人。

冒顿:我对天发誓,那不是我派他们去干的,如果不是你打电话给我,我肯定还以为你发兵过来,是侵略我们国家呢。

文帝:那好,我们建立热线电话联系了,就可以省去许多麻烦,战争无论胜负,只要打起来,伤害的都是百姓与兵士的生命,还有我们兄弟民族国家之间的感情,高祖以来,我们已结成亲戚,打来打去的,有什么意义?谁又比谁强大多少?你们手下之所以打过来,我想可能是因为受灾了吧,没的吃了吧,这样可好,只好兄弟你言语一声,大汉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我们还是重施和亲,你不入塞,我不出塞,如果你真想成为战争英雄或扩大疆土,我建议你向西北可攻打到罗马,但西南到打到印度,你犯不着与亲家我汉室相残啊“。

冒顿单于:我会管好自己手下的人,重新启动和亲政策。

文帝:需要什么,拉一个清单过来吧,我们府库里的钱与粮食都用不完,你打到罗马的粮我都替你准备好了。

单于:多谢兄长,有时间我亲自过来看你。

文帝:再见,那我挂了。

*

文帝:再拨一个号,给南越国,国际长途啊。

喂,南越国吧,是赵皇帝赵叔叔赵佗吗?

赵佗:你谁呀?

文帝:我是刘恒啊,就是刘邦的小儿子,现在弄了个皇帝当着。

赵佗;啊,皇上,你亲自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文帝:没什么事,只是告诉你,我这里现在情况还可以,经济发展得也不错,春天有空的时候,我自己还会耕耕田,秋天闲着的时候,我也会去狩狩猎。与匈奴我们又开始和亲了,和谐盛世就在眼前。听说你也成立了自己的国家,做成了南越大皇帝了,抽空回来看看,看看你家的祖坟,还有你的兄弟。还有,既然都是独立的国家了,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建立使节往来?

赵佗:无语。

文帝:叔叔,我知道你的苦衷,没当上皇帝的人,都梦想着当皇帝,你我都是当上皇帝的人,都知道皇帝是个最无聊的苦差事。如果不是当年老臣们硬是选中了我,又让那乌龟卜中了我,我真不想干这苦差事,其实做个小国国王或者做个日者行走四方,都比当皇帝幸福多得多。

赵佗:谁说不是呢,我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啊。

文帝:你可能也是迫于无奈,有什么困难,我们还是可以帮忙的,过去的积冤,我希望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消解掉,和为贵,你家的祖坟,我让人给重新修好了,你的兄弟也加了爵,当地政府给他弄了个副县级,你就放心在南国管治那儿吧。

*

赵佗:皇上,你折杀我也,我这千百里地,自已称个帝,都是吕后老娘给逼的,也是让自己过把皇帝瘾,你就原谅老朽了吧,我想还是做为臣国归入大汉王朝吧,希望你不要怪罪与我。

我永远是大汉的臣子,请大皇帝放心,我会将南方这块给你看好的。

文帝:好吧,你就替大汉看好那片土地,每年派人过来走动一下,你自己有时间就过来,没时间就让你儿子或孙子过来吧,需要什么,言语一声,我即派人送过来,送礼物,总比派军队省钱省事得多吧你说是不是?

赵佗:皇上,你真是伟大的皇上,你别挂电话,我拿着电话给你嗑头啦。吾皇万岁万万岁!

文帝:叔叔免礼了,你与我父称兄道弟,你是我的叔叔啊,我应给你施礼。

赵佗在电话里传来哭泣声。

*

女声,就这样处理了二起国家大事?

文帝:就这么简单,治大国,就是炒小鱼。

女声:那我学国家播音员给你报道一下吧:

现在播报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三天前,匈奴不顾汉匈和平协定,悍然向塞内发动军事入侵,掠我边民,抢我财物,毁我家园,对我边民造成巨大伤害,我军接报后迅速予以反击,兵临敌方城下。大汉皇帝以仁慈为本,不愿伤害匈奴平民,所以通过热线电话化解了战争危机,现在双方即将重启和亲政策,匈奴可汗将派员来向我大汉道歉,并承诺永不再犯我大汉边境。

本台又收到重大利好消息,南越国国王也与我大汉皇帝热线联系,表示不再作为独立王国自称皇帝,而是回归我大汉,对汉称臣,成为大汉大家庭中的一员。统一南越曾是多少将士们的梦想,我大汉皇帝亲自主持与南越国王赵佗的和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费一兵一卒,就收归了千里南疆。大汉皇帝皇恩浩荡,天下归心,现在,人们翅首以盼的立太子会议,正在长安城未央宫举行,来自各国的王侯与大臣们聚集一堂,商讨立太子之大事,我们期待着未央宫里传来好消息。吾皇万岁万万岁!

*

大幕启

宫廷会议

汉文帝:有关部门从去年开始,就建议我立太子,我想,这并不是他们的意思,而是汇聚了众大臣的想法,他才做出如此动议,这些建议的意思是,早立太子,就是对祖宗之庙的一种尊重,我一直没有表态,一直犹豫。为什么如此犹疑呢,因为它是国之大事,有人说过,国之大事,唯祀与戌,是的,祭祀祖先与保卫国家是天下至大之事,但还有一件大事,就是确立帝王之储位,由谁来接任下一任皇帝。皇帝就是国之主脑之心灵,皇帝仁德,则臣民向善,皇帝昏愦,则天下腐败动荡。上帝神明我还没有供奉好,我现在的作为也不足使天下的百姓完全信服于我,我只是一个临危受命的皇帝,并不是一个真正有大德大智慧的皇帝,如果象黄帝时代那样,人们公推天下最有德之人做成为天子一人,那我会得选吗?既然我自己都不自信,我为什么还要一定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下一任帝王的唯一候选人呢?如果太子成为唯一的皇帝候选人,那就是不以仁德来选出人,而是仅仅靠天命了。我们现在不比黄帝尧舜之时,汉之江山万里之地,不可能遴选海内大德之人进行禅让,但我们可以在我们的视野范围内选举啊。是重视让自己长子来承袭帝王之位,还是让真正有德之人来承继帝位?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左臣相:皇上请听臣言:预设太子以为储君,是对祖宗社稷的尊重,也是不忘天下百姓啊,先祖打下一片江山,我们要守住在稳定,就得立太子,以免天下其它人对帝位抱有幻想。

上曰:“楚王刘交,季父也,春秋高,阅天下之义理多矣,明于国家之大体。吴王刘濞于朕,兄也,惠仁以好德。淮南王,弟也,秉德以陪朕。岂为不豫哉!诸侯王宗室昆弟有功臣,多贤及有德义者,若举有德以陪朕之不能终,是社稷之灵,天下之福也。今不选举焉,而曰必子,人其以朕为忘贤有德者而专于子,非所以忧天下也。朕甚不取也。”

右丞相曰:“古者殷周有国,治安皆千余岁,古之有天下者莫长焉,用此道也。立嗣必子,所从来远矣。高帝亲率士大夫,始平天下,建诸侯,为帝者太祖。诸侯王及列侯始受国者皆亦为其国祖。子孙继嗣,世世弗绝,天下之大义也,故高帝设之以抚海内。今释宜建而更选于诸侯及宗室,非高帝之志也。更议不宜。子某最长,纯厚慈仁,请建以为太子。”

汉文帝:左丞右相言必祖宗社稷、殷周以降,我们应该看看这些朝代里只讲血统与立长,造成的堕性,由于帝王之位天生只属于长子,无论智愚无论心性善恶,都天然虚位以待他来登临践祚,夏商周三代,最终结果呢,都是一代不如一代,最后一代就是不可救药的荒淫与昏庸,还有秦二世,不知马为鹿还是鹿为马,其国不亡天地不容。

*

博士:承继先祖的制度,是对祖宗最大的崇敬,如果我们废弃了祖宗的制度,我们就可能失信于天下,人人都来定新制度法则,天下必失大道公理,我们有太子年长,纯厚慈仁,如果你一定要我们选举的话,那我们就选举长子为太子。

众声附和:我们就选举长子刘启!请皇上立太子刘启!

汉文帝:选举,选举!选举这二个字可是寡人第一次提出来的,尧舜之时,有禅让,当今之世应该有选举。但选举应该有选举的章法。寡人结识了一位义兄,亦师亦友亦兄弟,他叫日者弈,有谁人知晓日者弈?

博士:小臣略知,他行走天下,号为“日者”,上观天象下察人文,巫医卜祝无一不精妙过人。听说他多年前以行往大漠之西,探询日落之地。

汉文帝:日者弈不会去探询日落之地,因为他认为大地是圆的,太阳在绕着大地转着呢,月亮与星星也都在转动着。

博士:大地是圆的,这个我也想到过,只是我不敢说之于人,因为这样太可怕了。

左丞相:秉告皇上,我们今天议立太子之事,并不是来议定大地是圆还是方的,大地是圆的,我们是这样的生活,大地是方的,我们还得有立太子以荣社稷,请皇上回到正题。

文帝:我汉人讲普天之下,现在我们知道的普天之下,无非大汉还有匈奴等边地蛮夷列国与末开化之地,请问丞相,大秦国是怎样立太子的?

左丞相:回皇上,本相不知有大秦之国存在,天下文明之帮,唯我大汉尔。

文帝:东方文明大国,唯我大汉,西天文明大国,唯大秦尔,西人又称罗马。东方大地,条条大道通长安,而西方诸国,条条大道通罗马。日者弈到了大秦,他们东征西伐,将一片大海变成了自己国家的内海,他们的祖先一度东征,打败了强大的文明古国大食,他们叫波斯,还打到身毒河,差点将天竺古国编入版图。而这一切,我们都不知不闻,如果大地是圆的,他们也可能从东海边打过来,所以大地是不是圆的,也是国之大事。

右丞相:敬秉皇上,各国王侯与重臣今天汇聚于此,殊为不易,为的就是立太子,大地是不是圆的,会不会有敌国从东海上攻我大汉,我们择日再议好不好?

文帝:说的好,各国王侯与元老均汇聚于此,殊为不易,你们可知道,大秦也就是罗马帝国却有一个常设机构,就是元老院,大秦无皇帝,却有元老院来决定国家重大的事情,我们能不能常设一个机构,由诸位担任元老院元老,由元老来决定皇帝与丞相,再由皇帝与丞相来任命大臣。元老选出来的皇帝,肯定要比长子继承帝位优越得多,为什么非得由皇帝的大儿子来统领一个庞大的国家呢?

博士:皇帝说得太玄远了,臣等思想无法企及。将各地王侯与功臣们汇聚一起,成立一个元老院,看起来是给了这些王侯与功臣们的权力,其实是剥夺了他们的权力,他们只能天天议事,获得利禄,却失去了封国与府弟。贾宜的上疏书深得皇上认同,与成立元老院相反,要将功臣与王侯们分散到各分封国去,以减轻京城负责,数以万计的功臣王侯及门人佣人,他们衣食住行都得由全国向长安供应,所以,成立元老院是不可行的,而早立太子,上为先祖,下为社稷,不可推却。

众应声:皇上,请立太子!

汉文帝:看样子,你们在立太子一事上,早已串通好了,不立太子,你们心里就不踏实,国家就不稳定?我的大儿子刘启也是这么想的么?传刘启入朝!

卫士:传刘启入朝!

声音传递:传刘启入朝!

刘启应声而入。

汉文帝:启儿,你有无游说这些大臣元老们立你为太子?

刘启:孩儿不敢。

丞相左右:臣亦不敢。

汉文帝:启儿,你将来想成为一国之君么?

刘启:我希望成为父皇这样的国君,仁爱天下,守祖先社稷。

汉文帝:娃儿,普天之下,万民之上,不胜其寒,明枪暗箭,阴谋伎俩,防不可防,望你明白为父心意,因为爱怜小儿,才一直反对立太子,并有还帝王位于天下之构想,如果启儿愿意将来承继大位,而众大臣又愿意相辅相助,我亦只能从善如流,也许天意潜在其中。

卫士:报淮南王到。

淮南王刘长:哈哈哈,好个天意潜在其中,好个天意潜在其中,戏演得好啊,戏演得妙啊,如果一切均已由天意命定,何劳吾辈在此饶舌?

卫士上前制止佩剑而入的刘长:大王,廷内议会,请解除佩剑!

淮南王:解除佩剑,你来一试,大胆奴才,退下!(淮南王臂力极大,可以一手将卫士举起)

汉文帝:卫士退下吧(无奈地挥挥手),贤弟有何见教,请坐下来慢慢说道,不必动怒于形色。

淮南王:你当然用不着愤怒,你位居普天之下万众之上,你想过兄弟我吗?皇帝由你一个人当着,还将由你的儿子承继大位,我们呢,我们替你交税赋守四方,从父皇高祖之时,就有刘氏族人不断兴兵叛反,你想过没有,为什么骨肉相叛?同室操戈血污汉室?一切权力在你那里,一切荣耀在你身上,吾皇万岁万万岁响得连五岳都震撼,是的,天下皇帝只能由一个人来担当,但一想到你做皇帝做到老死,你的儿子做皇帝还是做到老死,我就想立即死掉。我的德才不如你吗,我的德才不如你儿子吗?你们在坐的这些所谓王爷功臣,想的只是稳定,其实是自己的位置稳定,根本就没想过让天下真正的英雄来主宰天下,我们这些刘姓家族的王,就是想获得一片王国的安宁也不可能。

汉文帝:贤弟,你那儿不是很安宁吗?到长安,你与我出同车住同宅,到淮南,你可以坐着与我一样规格的车,住的宫殿听说比我的还要豪华,我责问过你没有,你甚至可以有自己王国的法规,你可以赦免罪犯,还你杀了申食其,我同情你幼失母亲,而免你罪责,你还要什么呢我的兄弟?刚才的立太子议事,你没有及时到会,我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帝王宝座上,君临天下,我身为皇帝,只有我能感受到这个位置其实是风口浪尖上,也在刀山火海之上,我希望通过选举来推举天下贤良仁德之人,坐在宝座上,只有大仁大德大胸怀的帝王,才可永葆江山和平天下。

淮南王:虚伪,虚伪,我从你那里听得的,除了虚伪还是虚伪。当年你在代国,散布你孝顺母亲的传言,什么母亲生病三年,你衣服都没换过,脸都没洗过,就是为了侍奉母亲,这可能吗,这不是炒作又是什么?你因此得分了,以病弱示人,而得天下人同情,得到功臣元老们的拥护,剿灭诸吕之后,本应由长于你的刘氏功臣得天下宝座,这些元老们之所以推选了你,你知道吗,因为你与你的母亲懦弱,北不敢跨越长城击匈奴,南不能灭擅自独立的南越国,而对内,一有谗言,就可以兴师问罪于同族叔伯兄弟。有谁会主动反叛刘氏自己的朝廷?无一不是因谗言所迫,走上叛反的绝境。我知道,已有人在朝中告我谋反,可笑不可笑,皇兄居然听信谣言,说我备了七十人四十车粮草谋反,这点滴人围猎一只野猪还行,想来颠覆朝廷,岂非小儿戏玩?皇兄为什么听信?皇兄不听信,老臣贼子们也要逼我谋反成真。因为我说真话,因为我蔑视权贵,所以老贼们要剪灭我,是不是这样?我谋反,我如果想出手,为什么不在与兄同车而猎之时,或同室而卧之机?

今天我来反对你,一是你们逼我来反,二是你的统治太令人失望了,你个人是清廉,你的后宫是朴素,但你看看各地的王府与侯爷们,是何等的富华,还有你喜欢的邓通,可以私有铜山,私铸铜钱通行天下,你的懦弱带来的腐败无处不在,江山社稷岌岌可危,我不出剑,谁来仗义?普天之下,也许只有我来呼喊了。

文帝:贤弟,此言过矣。我是一个弱皇帝,我自己知道,我们遵从的是黄老之道,皇帝弱而天下强盛,皇帝强大,对天下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曾有人劝我内心强大一些,也就是心狠手毒一些,譬如找借口先诛杀淮南王你,你觉得这样血腥的强权,对你有意义吗,如果这样的强大狠毒可以葆我江山帝王之位,你今天在这里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何况还能与我出同车臣同室呢?请弟放下刀剑,坐下来对话,也许我们能化解纠葛得到和解。

淮南王:晚上,一切都晚了。我今天来这里,不是讨论立太子的事情,也不是公然的叛逆,更不是一些人告发的那样,想谋反,一切都不是,我是想看看天命,皇兄母亲大人年青的时候,就有相面之人说过,儿子将成为皇帝,当年皇兄在宫廷之中,又被衡山四皓说将来可以成帝王事业,一切都是天命,现在天命又将垂爱我的贤侄刘启了。启儿,过来,让王叔看看你的面相。

刘启:王叔息怒,父皇从无立我为太子之意,诸王列侯大臣们欲立太子,也是出于传统的考量。

博士:淮南王,你也太斗胆了,当今皇上,百姓称颂,从天命顺民意,从来就没有拿帝王身位来炫耀与虚荣,皇上待你以亲兄弟,你却得寸欲进尺,觊觎天下大位,休得妄想,劝你放下刀剑,即刻伏法。

淮南王:还是读书人有胆,但不知你胆子是谁赐予你的,我把这剑给你,我空手与你一搏何如?唉,算了,今天一切都是我刘家内部的事情,与尔等无任何关联。

淮南王一把扯过刘启,将剑架在刘启的脖子上,刘启面色发白,众人大惊,卫士束手无策。

淮南王:诸位大臣博士王侯,咱家启儿成为太子成为下一任皇帝是天意吗天命吗?天定好了吗?如果他今天死于我的刀剑之下,那也是天意天命天定好了的,天意不是能够决定一切吗,那么,你们一起议一下,我怎样才算是遵从了天命?高祖父皇留下了多条血脉,为什么选择这样一条孱弱的支流?我今天来,一是破皇兄的谎言,二是追问天命。

左丞相:大王,公道自在人心,天道亦在民意,你如此狂傲的行为,祸害的将不仅是刘氏家族,还将是江山社稷,你不必为难刘启,果真如你所言,所有的责任都出在功臣元老们身上,那么,你的剑是不是指错了地方,真正的英雄,应该有真正的慧眼,滥伤无辜总不能称为英雄吧。

淮南王:住口,你们这帮老贼,高祖在,你们山呼高祖万岁,我兄刘盈大位,山呼我兄万岁,到了吕后,你们却也能山呼吕后万岁万万岁,现在你们还在喊着万岁,你们从来就没有正义与仁慈,所有的忠诚都是为了一已私利,无论是立太子,还是替我皇兄申辨,为的,还是自己的利益,所谓为江山社稷,晃天下人耳目而已。我兄主张选天下仁德为皇储,你们为什么不顺水推舟,真正选举出强我大汉的继承人?你们担心真正的被选举出来的继承人不按你们的潜规则行事,所以百般阻挠我皇兄的选举主张,一味要求所谓西周传来的传统,长子继承制。你们这帮老贼,我皇兄虚伪毕竟还有退让的表示,你们则是赤裸裸的不顾江山社稷,只求自己的权力与福禄不受任何损失。要说传统,为什么不上溯到黄帝尧舜时代的禅让制呢?想想看,一辈子看着一个皇帝面色,自己的儿孙们还得看着样式差不多的新皇帝面色,我就痛心不已,焦虑不已,愤怒不已,我提着剑来说话,其实我是提着脑袋来说话。你们听见了吗?你们听得懂吗?

汉文帝:我的兄弟啊,你为什么如此回报我呢,我让你出同车,入同宅,为的是什么,让你看到做个皇帝也不过与常人一样的生活,而且有更多的责任与烦恼,没想到,你只看见了荣耀,只听见了山呼万岁的呼号,你真的想做皇帝,那也好,你放下刀剑,放过启儿,你来坐在这里,可好?

众臣:不可,皇上不可轻诺,我们可以付出生命,但我们不能失去传统与规则。

刀斧手与弓箭手佩装整齐,涌入,摆开阵势,做进攻状。

淮南王:你们看看,皇上拥有的是何等的势力与荣光,我只是一柄剑,你却不动一声,出动千军万马,这是让我坐皇位的阵势吗,哈哈哈!我今天来这里,是站着说话的,不是来抢夺皇位的,我的兄长,我的皇兄大人。

卫士:太后娘娘驾到。

薄姬被日者弈扶持着进来。薄姬显然已知相关情况,并与日者弈有交流或应对之策,所以显得从容,她环顾四周,对拥入的兵士们说,你们都退下吧,我来与长儿说说话。

刘长:太后娘娘,长儿失礼了。

太后:长儿,我待你一直亲如自己亲生骨肉,你皇兄刘恒待你亦情同手足,你们本是亲兄弟,你为什么今天会走到这一步?你能放下刀剑与娘说话吗?

刘长:太后娘娘,我已被逼得没办法活下去了,你看看,皇兄用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文人臣子啊,对外无力保卫国土,对内却天天想着瓜分我们属国国土,缩减我们的王权侯权,还有人更是天天制造事端,使我们兄弟阋墙,致我于不义之地,由于我个性张扬直率,于是诬我伺机叛反。我若今天不提剑来此申诉自己,明日必被人以叛匪剿之。

太后:那你今天如此作为,又能得到什么呢?你只能伤害你自己还有启儿,启儿是无辜的呀,放下刀剑吧孩子,娘在这里求你了。

刘长:娘,这里不是你说话的地方,这里是男人说话的地方,是男人的战场,诸吕被剿灭之时,人们都希望后宫不干政于朝,我皇兄之所以能够得到大位,也是因为你不会干政外戚不会专权,现在看来,全是假像与谎言。天下有公平有正义,以竹书说话,天下无公义道德,以刀剑说话。皇帝被这些老贼们立了,我当时没有带剑,说了话没人听,现在太子又被这些老贼们立了,我难道还不说话?天下,天意,都归于娘娘你家?我今天来,是告诉天下,我从来没想过谋反,如果一意孤行如此立太子,则天下必谋反不断,我还想告诉天下,必然改变这种长子承继制,天下不是刘恒的天下,而是刘家的天下。为王者应该是强者与智者,皇兄与太子如果剑艺过我,或者弈技过我,我从今日起为阶下囚,如若败于我,则由我来定规则,选出太子。

日者弈:淮南王爷,所言差矣,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只是托付刘家而已,现在大臣王侯们,在此又托付于刘启,如果比剑比棋就可以定天下规则,那么,王爷不若与我一比,先剑后棋或先棋后剑,皆从王爷之便。

刘长:从哪里窜出这么一个饶舌的?这里是你这样乡野村夫说话的地方吗?

日者弈:回大王,这里不是乡野村人说话的地方,但也不是大王在此练剑的地方吧。

刘长:今天看样子还有一个殉葬的,本王不斩无名之辈,告之姓名,做我淮南王刀下之鬼,也许可以青史留名呢。

日者弈:在下从小无名无姓,后来我师傅给了我一个名字,日者弈,我是一名日者,日行天下的人,观日月星辰,走天下山川,与天下弈者博弈,自得其乐而忘乎生死之命,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的血不知道值得不值得染上你的剑。

刘长:你居然遍弈天下,你居然还有师傅,你的师傅乃何方人氏?

日者弈:
“莫莫高山,深谷逶迤。
晔晔紫芝,可以疗饥。
唐虞世远,吾将何归?
驷马高盖,其忧甚大。
富贵之畏人兮,不如贫贱之肆志。”

众人与刘长均惊:商山四皓!

日者弈:大王看样子也是尊敬商山四皓的,为什么你这样的王者也会尊敬商山四皓呢?我知道,因为他们品行高洁,不染世尘,秦始皇让他们下山入宫,他们没有下山,高祖让他们做宫中智囊,他们避之唯恐不及,只是到了立长子刘盈时,他们为了天下人的意志,才宫中一行。大王为什么不能用令人尊敬的方式来让世人称颂,而采取这样的末流之术惊动天下呢?

刘长:我是在为刘家主持公道,天下是刘家的,刘家的内部应该分享国家大位,不能这样父传子,一脉传。

日者弈:大王言差矣,天下是天下人与刘氏家族一起打下来的,推翻的也是秦的暴政,还天下太平,你现在用不义的手段来胁迫朝廷,于已于家族于国家,百无一用。现在,你刀下之人,是你无辜的亲人,你如果肆意就可以杀一个无辜的亲人,这与当年那些权力者无辜迫害你至爱的母亲大人,有什么不同?你希望成为那样的人吗?

刘长:你觉得我母亲是无辜的吗?

日者弈:天下人都知道你母亲大人之死是无辜的,如果你刀刃无辜之人,就是对你母亲大人的背叛,你知道吗。在此堂中,五步之内,大王可以手刃任何一个人,不必用刀剑架在启儿脖子上,这显不出你英雄风范。请大王将剑入匣中,还自己英雄本色。

薄姬:长儿,将刀放下吧,我保证你皇兄不会伤害你的,我知道你是一时想不通才出此下策。

淮南王:娘娘大人,请原谅的长儿如此冒失唐突,你要替我想想,天下是我刘氏的,怎么能只让你儿子孙子来就大位?可怕的不是你的儿子孙子就大位,光耀天下,可怕可恶的是这些老臣贼子们,他们编造谎言,挑动刘家内斗,他们伪造忠诚,想获得的是自己最大的利益。今天怎么得有一个说法,我要与皇兄比剑或者对弈,如若我胜,太子由我来指定,如若兄胜,太子归启儿。

(话毕,剑入匣中,又抽出来,众人惊叹,又突然拍向桌上,桌子断裂,刘启用手抚脖子,镇定自若,并礼让刘长坐下,刘长不坐,站着说话,众人释一口气)

汉文帝流泪,吁叹:长弟啊我真想与你回到从前,小时候我们一起舞剑弈棋,你比我小,可你的棋艺比我精,你的剑法比我高,是老臣王侯们将我推举到这个大位,我无时不在反省自己,是不是有德有才守得住这个大位。我没想到你如此看重这个位置,甚至到了不得不用剑来了断。你知道我心在流血吗?我现在就可以让大位于弟,可众大臣与王侯答应吗?我深知大位之险,亦知我中国人,自黄帝迄今凡三千年,却找不到一种好的方式,遴选出天下人信服的君主,现在的长子继承制,是不好的方式,但人们总觉得它是一种稳定安全最不引发争议的方式,我想改变,但我无力改变。贤弟,你应知吾心啊。

刘长:皇兄,我今天来,不是与兄谈心论道的,我是来与兄对弈论剑的,请兄应对吧。

薄姬:长儿,你是要与我儿比剑或对弈?

刘长:娘娘大人,今天只有这一条道了,我是被逼上这条道的。

薄姬:那好吧,让我的儿子来与你比剑对弈吧,日者弈,你且与你弟刘长对弈比剑吧。

刘长:娘娘,你今天没发烧,怎生出此昏言胡语来,日者弈是你的儿子?那皇兄刘恒又是谁?

日者弈:这是我的亲生母亲,我是她亲生的骨肉。

众大惊,惊呼不已,一时骚动。

日者弈: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寻自己亲身母亲,我问我的师傅商山四皓,我问宫中卜者山中占者,最终在代国,我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你们细看一下我与母亲眉眼之间的特点,你们在看看我与母亲手上的掌纹,甚至耳朵后面的痣,都一模样。

刘长:你是真正的高祖之子,那么,我皇兄又是谁呢?

日者弈: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宫中除了吕后所生的男姓,其余的夫人妃子所生的高祖骨肉,全部被吕后替换,包括你,长兄,你也不是高祖骨肉,吕后不放过任何一个非自己所生的刘氏后代出现在宫中。

刘长:不可能,不可能,谎言,又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吕后为什么这样狠毒为什么为什么?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千刀万剐了你。

日者弈:因为心怀仇恨,因为吕后为高祖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到头来,却是其它女人百媚千妖,夺了她的爱,毁了她的心,吕后心死了,也要让这些女人到头来空欢喜一场,让刘家江山不再属于刘家血脉。

左丞相:颤抖着站起来说,日者弈所言句句属实,老臣老了,无所谓了,也站出来说句真话吧,皇上威严,但后宫与卜医均由吕后掌管着,所有的夫人与妃子们所生所产刘氏骨血,均遭吕氏调包,只有极少数老臣知晓。

右丞相:站起来说,长儿,是这样,我们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但事实就是这样,江山早已不在刘家手上了,这件事情今天到此为止,宫中之人,不可外传,你也不要争江山只归刘家的这一枝血脉,还是那一支血脉了。我们还是现实一些,按照传统办吧,让启儿做太子,让天下得安宁吧。

刘长一直发楞,他一时无法接受这些事实,当他醒过神来,他仰天长笑:

刘长:皇兄不是刘恒,日者弈是刘恒,我也不是刘长,我不是我母亲生下的,那谁是刘长,我又是谁?日者弈,请告诉我,我是谁?哈哈哈,我不是刘长,我不是我娘生的,那我娘是谁,她在哪里?

刘长:我去找我娘去,我去找刘长去,我不是刘长,我找刘长去。

刘长手拿剑,一阵风大步跨出门,外面只听见他的狂笑声。

*

儿童民谣起:
“一尺布,尚可缝;
一斗粟,尚可舂。
兄弟二人不能兼容。”

*

尾声:

文帝病重。

三个人对话:太后,文帝与日者弈。

文帝:娘,没想到我居然做上了皇帝,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我太累了,我心太累了,我可能得到很远的地方去休息,不能侍侯娘亲了。

太后:儿皇,不要乱说道,调养几时就会好起来的,娘不是都挺过来了么,娘当时病得多重啊。

文帝:娘,我想当这皇帝么,你想让我当皇帝么,我怎么就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真是太多的风险啊,娘,小时候多好啊,还有代国,那时候多好啊。

太后:都是天意,孩子,你不必太多的思虑,安心养病吧。

文帝:日者弈,我的兄弟,真的有天意么,你告诉我,说真话,真的有天意么?

日者弈:当然有天意,天意就是雨露与阳光,没有天意就没有地上的一切,但还有民意,民意是地上的河流是地上的火焰,天地仁而滋育万物,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们只能顺其自然。

文帝:是啊,一切皆自然。可惜宫中不是自然,我得到了皇位,你得到了自然,我不知道是你幸福,还是我幸福,我总感觉你离幸福近些,我离幸福,却很远。

日者弈:因为你要对天下人负责,而我只对我自己负责就可以了。

文帝:你知道吗,娘自从在代国见到了你,他的病就好了,看样子,只有儿子能治好娘的病啊。

太后:你们都是我的儿子,都是上天派给我的儿子。是的,我一直生病,总是惶惶落落的,是一种心病,自从在代国见到了弈儿,我就突然看到了希望,病也就一天天好了起来。弈儿,你不要再走远了,在娘身边多呆呆,你也年纪大了,娘却是更老了。

文帝:弈兄,我可能真的要远行了,你要多在家陪陪娘,尽尽为儿的孝心,大地是不是圆的,将来会有人去理论,你且多陪陪娘亲吧。

太后:在家写写你的经历吧,弈儿,不要研究大地是不是圆的了,弄得人头晕目眩的,弈儿,成个家立个业,也让娘看个团圆。

日者弈:娘,这是我的宿命啊,天意若游丝,牵着我的鼻子,我跟着它走。

文帝:我一闭上眼,总能看见儿时,刘长弟总在那里,喊我玩,与我比剑,与我对弈,他比我小,可我却不是他的对手,他可真是能玩会玩不服输啊,长弟,我的长弟!

日者弈:你在宫中玩的时候,我却在商山玩游戏,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人间还有父母一说,以为是山蛋蛋里长出来的,如果知道是被人调包的,那我可能伤心死了。

太后:弈儿,娘对不起你,娘护袒不了你,娘只是隐约知道,只是担心自己的骨肉隔离,但他们做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日者弈:是啊,宫廷里太凶险了,一切都见不着阳光,我中国人文明开化三千年了,还找不出一个遴选皇帝的办法,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到现在也只能靠钦定太子,启儿仁德,启儿的长子还会仁德吗?启儿的儿子的长子,还会是仁德吗?大汉天下,靠这样的长子继承,也是玄而又玄啊,唉,我们心中想着总是列祖列宗,全然忘了自己就是将来人的祖宗,想着对祖宗负责任,却少有人说对娃娃们负责任。

太后:弈儿,你还是那样,想得天黄地远的,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将来的人怎样选皇帝,让将来的人去想去做,为了太平稳定,启儿接班,应该是最理想的选择。

文帝:娘,兄长,我真的要远走了,长弟又在那里喊我去呢,还是那里好玩一些,我走之后,天下不可守考三月,三天足矣,陪我葬者,瓦器足矣,不可破费劳苦天下。弈兄,你要好好侍奉娘亲,我得到娘亲太多的慈爱,尔后应该由你来分享了。

太后:恒儿,你不可远走,你不可远走。

日者弈:皇兄,我会好好好待娘。

窦皇后推门而入

窦皇后:皇上,你怎么啦,上天啊,你不能走,上天啊,你要保佑我家皇上(哭)

文帝抚皇后头发:不要太悲伤,去往哪里,我都牵挂你,你待我与娘一样好,我感激你,你为我养育了一双好儿女,我感激你。

窦皇后:我对不起你,皇上

文帝:别说傻话了,都什么时候了,天太黑了,我想睡,我太累了,只是想睡。你不要脾气太大,待那些儒生们好一些,宫廷里还是应该用一些儒生,不能只是老子道学,一本道德经。

窦皇后:都这个时候了,太后娘娘,我还是对皇上说实话吧

薄太后:孩子,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呢,说吧孩子

窦皇后:皇上,我对不起你,我一直是吕后派来的卧底。

众惊同声:吕后派来的卧底?

窦皇后:是啊,为什么皇上原有的夫人孩子一个个夭折?都是吕后派人造的孽呀,我本宫中婢女,能够成为代王后,能够成为今日皇后,归根究源,全都是吕后一手操作出来的呀。太后娘娘,您也该说句真话吧,都这个时候了。

太后:都过去了,孩子,都过去了,是的,都是吕后的操纵,都是她造孽作恶。只是她是真真切切待我好,因为我不与她争宠夺爱,我一心一意想过平淡日子,所以她选择了我,她让商山四皓卜算,算定了我这一血脉将得大位,所以托付我,如果诸吕破败,一要保证她与皇上合葬,不被鞭尸,二是保证不让儒生们入宫辅政,永远与民休养生息。

窦皇后:是啊,为什么我们都不让儒生们问政,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们向吕后做了生死承诺。其实这也不是吕后本人的想法,而是商山四皓的主意,他们算定儒生们有害国家,所以要终结他们政界之路,让百姓有一个自己做主生活养育的环境。

日者弈:商山四皓用心高远啊,但如果皇上用了儒家,如果皇上不尊黄老之术,皇后,你会杀害皇上吗?

皇后:先生,不敢啊,不敢,我们只会一意阻挠而已,太后如此,我亦如此,我们只会让黄老之道来指导我们国家,我们每天读老子道德经,它滋育了我的心灵,它也已福祉我们大汉,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背弃我们的指导思想啊。

文帝:爱我的人,都是吕氏的人,藏得这样的深,深到我的血肉里,心灵里,(仰天长叹):吕后啊,你才是伟大的主啊,何必如此,何必如此呢,对你有何意义!??哈哈哈,我是一个皇帝,一代天子,果真是帝王天子吗?我不知道是命运在决定我,还是母亲在决定我,我不知道是大臣们决定我,还是皇后或者儒生们在决定我。我真的得走了,到很远的地方去,那儿才能找回我自己。把江山留给你们吧,让更多的儿孙们感受皇帝宝座的尊荣。我走了,我走了。

太后:皇儿

皇后:皇上

日者弈:皇兄

*

幕后合唱: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万万岁

你是天命皇帝
你是我们的皇帝
你如日月关爱我们
你是我们至亲的亲人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
吾皇万万岁

你亲自耕耘
你孝敬娘亲
你让我们自由表达
你让我们减免赋役
你是天命皇帝
我们的皇帝

因为你有仁德
因为你有胸怀
因为你有宽容
因为你有清廉
我们把你永远爱戴
自此之后千年万载
我们都说
我们是大汉族人
大汉就是仁义
大汉就是慈爱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万万岁

所有演员上台,合唱吾皇万岁万万岁

2009-11-8
2009-11-16
2009-12-2

《自由写作》第74期【连载】

阅读次数:33,35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