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神啊,神啊(诗体特写)

Share on Google+

◎朱树

泰戈尔,罗宾德拉纳特(1861—1941)印度伟大诗人、艺术家、哲学家、社会活动家。出身于西孟加拉邦加尔各答名门望族的婆罗门家庭。他的一生献给文艺创作、教育事业及其和平活动。共创作50多部诗集,12部中、长篇小说,100多篇短篇小说,20多个剧本,1500余幅画以及论文,歌曲等。主要文艺作品:《飞鸟集》、《园丁集》、《新月集》、《吉檀迦利》;长篇小说《戈拉》、《沉船》、《最后的诗篇》;剧本《红夹竹桃》、《邮局》、《暗室之王》等。

1905年,英国殖民者实行分裂孟加拉的政策,促使了印度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泰戈尔积极投入运动,但由于斗争队伍的分裂和他的非暴力观点等因素,终于离去。他回到桑地尼克坦进行社会实践和探索,一面试图解决农民的教育问题,一面从事文艺创作。在这期间他又遭到亲人死去的一连串打击。他的最优秀的宗教诗篇《吉檀迦利》,就是他在这段最痛苦、最孤独时期通过精神的探索而顿悟的产物。1913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诗歌体现了诗人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泛神论的哲学观点。

诗体特写《神啊,神啊》,描绘了泰戈尔创作《吉檀迦利》的思想和内心活动。

顶礼,桑地尼克坦!(1)顶礼,大神颈项的宝石!

桑地尼克坦是块神奇的土地、恒河掌上的莲花。

夏季的热浪从卡拉库姆沙漠刮来,冬季的风雪从喜马拉雅山吹来。

桑地尼克坦——这个额点吉祥痣、右手提着金筐、左手托着金瓶,脚镯叮当,美丽而欢欣的孟加拉女儿,摇曳而来。

每天都是这样载歌载舞为印度母亲祝福与欢娱。

忽然,有一天她瘫手瘫脚、赤裸裸地躺在乐园里不能动弹。

她是被魔王派遣的妖风打倒。

魔王用恶毒的目光、淫邪的狂笑——闪电与霹雳,击昏她的脑门、烧灼她的心灵,然后用暴力摧残、折磨她的肉体。

耻辱与痛苦的泪水,摧落了枝头的花朵。

一瞬间,阵阵颤栗的心灵,在记忆的迷宫里寻觅遭难的因由。

也许有一天清晨,她忘了去圣河沐浴、奉献鲜花;湿婆(2)把她从天堂里放逐出去?

也许有一天黄昏,她无意中触犯了某位“大仙”;(3)大仙法力无边的诅咒,叫天神之王因陀罗(4)也爱莫能助?

她想起了修道人的“梵行”与苦修,(5)祈求大神保护:

把她毁灭,直到大仙解除诅咒的那天,再使她新生;直到湿婆让她在圣河里沐浴。

大神接受了她的祈求,把她从魔王手中拯救。

清泉干涸、绿荫荒芜、飞鸟走兽绝迹,乐园从她身旁消失。

风刀霜剑、烈火毒焰日日夜夜骚扰她的修行。

岁月的风沙将她重重淹没,犹如千百万只蚂蚁把“蚁垤”淹没,(6)在上面作窼.

桑地尼克坦变成了一块荒漠,没有生命的痕迹、没有光明的希望;世人将她遗忘、天神不再光顾。

谁一瞥桑地尼克坦,会想到她曾经是印度最美丽、丰满,最多情、可爱的女儿?

谁也许有幸意识到,也会惆怅地叹惜这位纯洁无瑖的少女早已被死神劫走。

*

“我活着!我活着!我活着”!

万千呼声发自岑寂而荒凉的原野,从四面八方汇成洪涛与阵雷,响彻天空与大地。

呼声从每一粒沙子、每一块石头、每一撮尘土中发出。

就连打败她的敌人的身上,也盖有她生命的印记,嘘出她不死的气息。

茫茫黑夜,她默祷上苍的虔诚,使大神化成星星照临。

炎炎白昼,她把烈火的烤灼当成甘霖拜受,使大神化成清风抚拂。

她依然穿着苦修者的衣裳,是一片荒漠。

但,没有谁比她更美丽、更纯朴、更欢乐、也更吉祥。

神灵的泉水流过她全身,洗去了昔日的污点与旧我;她的心灵也化为泉水淙淙流淌。

她千百倍地超越自身,从一粒小小的原子化为大千世界。

从恒河河畔,直到人妖难以到达的天国,她都能自由倘佯。

又从万千合而为一,带着人的使命,用花环为大地加冕,用凉飙为大海祝福。

泰戈尔孤零零地站在荒原上,像一棵高高的七叶树。(7)

七叶树在晚空中双手合十,翱翔天庭;

七叶树在晚晖中默祷,放射光芒。

七叶树在晚风中歌唱,树叶沙沙响。

泰戈尔独立在荒原上。面前是又野又红的落日、背后是又圆又大的明月;身旁是他的小小的宅院,像他一样孤零零。

落日把他的身躯融进光海,滚滚地奔向天边;明月把他的身影溶入雪海,汩汩地直达地心。

他长发垂肩、长须垂胸、长袍垂足,在七叶树下晚祷,像一位古代的大仙。

他每天都是这般光头赤足,在荒原上做着日课。

在这块刮着沙暴、烧着烈火、卷着旋风、结着冰霜、爬着蛇虫的不毛之地上做着日课。

十年如一日。他的亲人撤手离去、他的同胞分道扬镳、他的学生不辞而别。他的人民把他当成蟊贼,投以诅咒的石块;他的国家把他当成奸细,用一千只眼监视。世界虽大,没有他的立足之地;种姓再多,他被排除在种姓之外,成为不可接触;但他做着日课。

一日如十年。他飞越了多少年代、阅历了多少沧桑、遭受了多少磨难、经过了多少轮回;但他做着日课。

他的青丝、他的乌发,变得像他的白袍那样白。

他的面庞、他的肌肤,变得像他的荒原那样老。

他站立的地方,磨出了一条沟渠,里面泉水荡漾。

他潜修的地方,生出了一片绿荫,庇护着他的宅院。

每天,他都在七叶树下教授他的学生;后来只剩他一人。

每天,他都在研究自然这部大书;直到他能够把这部谁也不懂的天书,讲给每一个人听。

他在创造中毁灭,又在毁灭中创造。

人生的最高意义、最大幸福和自由的最大价值,都指向创造——艺术。

谁使他离开了孟加拉的天堂——加尔各答,舍弃了古老的宅第、荣誉、财产、通向权力与财富的阶梯;像净饭王的儿子(8)出家修道,而去桑地尼克坦?

谁使他离开了印度人的圣地——银河惠注的地方,失去了恒河岸边沐浴的褔份、芒果树下沉思的清韾、屋形船上漫游的乐趣,和在人民中间歌唱的权利;像罗摩和他的妻子被父王放逐,(9)而去桑地尼克坦?

谁又在惩罚闯进桑地尼克坦——这个似乎是神的禁地——的泰戈尔呢?

夺去了他那毕生将自己献给大神的父亲、导师代温德拉纳特。熄灭了,一盏印度道德与理想的明灯!

夺去了他那忠实的伴侣、爱友、信徒默勒纳利妮。

夺去了他那金色花一般的爱女莱努加。

夺去了他那最小也是最可爱的儿子萨明德拉,新月被夜叉吞吃了。

谁又在教训玷污桑地尼克坦——这个似乎是处女神发祥地——的泰戈尔呢?

他的同胞把他的名字当成是耻辱的标记;

他的信徒把他的颂歌当成是欺骗的毒药;

他的朋友要人们赶快避开他,犹如避开夜叉和罗刹:

不能让他那有毒的唾沫玷污孟加拉的天空与大地,不能让他那有罪的灵魂腐蚀印度的儿童和妇女。

不!泰戈尔决不离开桑地尼克坦,任什么样的惩罚都愿意忍受;直到和平的甘霖倾盆而降,从桑地尼克坦洒遍万方!

不!泰戈尔将长久地在桑地尼克坦蹲下去,当那天庭泻下瀑布般的音乐!

印度!印度!印度!

印度是大神在大地的居所、创造的乐园。

大神和人交往,亲密无间犹如兄弟姐妹;他爱人,人是他的子女、枝叶。

人啊,人啊!当你们的始祖从大梵天(10)的精气、心脏、乳房、或大拇指出生,是他最先体验了母亲怀孕、生育的痛苦,才使你们的女人把子女从子宫里平安地产出。

当地球上洪水滔滔,人和世界面临末日,他急忙化成鱼儿对人发出警告。又从头上生出角来,把载有7个修道士和10000种生物种子的方舟,拖到喜马拉雅山上去避难。

当你们获得新生,在大地上重又繁衍,享受着他的累累硕果,他又让他的妻子——文艺女神开启你们的心智。

看呀,这位生有4条手臂的天女,披戴银色的纱丽,高坐在碧空的莲台上,俯身为你们演奏。

她面似满月、神如春天,头上用太阳的光环装饰,她双手弹拨琵琶,双手边数念珠、翻动经书,把大神的福音化为美妙的和声。

啊,神的音乐使你们摆脱禽兽的躯壳,高过妖魔的地位;树木与花草没有你们的灵性、飞鸟与游鱼不及你们的自由。

大神为让你们成为世界的主宰,煞费苦心、工于心计。

湿婆化成男性的生殖器—“林加”,让万物对它崇拜。

他又赤身裸体地在冰雪皑皑的计罗婆山,实行最严酷的苦修。他沉思默想、融会贯通,获得了三界的真谛,成了空前绝后最伟大、最有力的天神。

你们男性的躯干魁伟,阳刚如火。

你们女性的体态婀娜,阴柔似水。

你们这般从肉体到灵魂的美,万物之中谁也无法般配。

大神把你们塑成他自己的模样,湿婆给你们吹进了他的元气。

他创造了舞蹈,火的舞蹈、水的舞蹈。火降服了叛乱的妖魔,水洁净了虔诚的儿女。

当罪恶累累的妖魔把天、地、人三界扰得翻覆颠倒、神人不宁时,他额上的第三只眼便喷射出烈火,烧毁了他们的巢穴。

当银河下凡,(11)大地忍受不了她的重负,人类将再次遭到毁灭的厄运,他便顶天立地,用头顶住滔滔滚滚的大水。

洪波被他的头发分成7股,从喜马拉雅山上缓缓流向人间。

人们就在这条月光般的圣河里沐浴,活着吉祥,死后灵魂升入天堂。

当天神们和阿修罗(12)合力搅乳海,(13)想从海中捞取一种长生不老的甘露。

乳海中升起了一件件光彩夺目的宝物:月亮、吉祥天女、宝石、酒神、如意树、白马、大象……

乳海中又冒起了一股黑色的烟柱……

虎视眈眈的妖魔吓得目瞪口呆,惶惶不安的天神也手足无措。

哪里是什么“甘霖”?分明是一团毁灭世界的毒药!

天神和阿修罗都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千钧一发,湿婆风驰电掣地把毒药一口吞掉!

他的脖子立即被烧成青黑色。但人类和世界就此得到了拯救。

谁说湿婆是毁灭之神,不同时又是创造之神、保护之神?

大神创造了人,预见到人类将要被妖魔、战争、灾祸等频频危害,他总是奋不顾身一次次地保护你们。

毗湿努,(14)这位生有4手、握有神螺、神盘、神杵、莲花,身贯神弓、神剑的大神,坐在莲台上,躺在千头蛇上,骑在大鹏金翅鸟上,从天上下凡、数十次地从天上下凡。

他那美丽绝顶的妻子——从乳海里出来的吉祥天女,手持莲花,常常陪伴大神下凡。

他尝遍世人生离死别、生老病死的痛苦,备受诅咒放逐的忧伤、饱经刀兵血火的劫难。

他曾在搅乳海时杀死过偷吃甘霖的阿修罗、从妖魔手中救出过大地、从魔王那儿夺回过天堂和人间。

他又一次次地打败傲慢的武士、消灭十首魔头罗波那、化身过佛陀、铲除过暴君、恶人,重建了“圆满时代”。

女皇王冠上闪闪发光的是什么?钻石。不,是印度凝固的泪珠!

钻石炫耀的是窃来的光芒,泪珠映出的是巨大的苦难。

人啊,人啊!大神创造了你们,救护了你们,毁灭了那些企图消灭你们的妖魔、天灾,重建了圆满时代。

可是,你们忘恩负义遗忘了大神赐予的恩惠,你们以种种的恶行玷污了大神的圣洁,你们覆灭了圆满时代!

你们用黄金与宝石装饰自己,、你们被财富与贡品弄瞎了眼睛、你们让美女与宫殿迷惑了心窍;你们被欺诈与野心、贪婪与嫉妒所驱使,用伪善与不义去报答大神。

大神祗得离开你们,在天上和人间筑起了一道屏障。

义愤填膺的湿婆。骑着大白牛、手执三股叉,朝人间降下烈火——曾经烧死爱神的烈火,惩罚你们!

达罗毗荼人、雅利安人不再是印度大地的主人。

波斯人、希腊人、大月氏人、厌达人、突厥人、阿富汗人、蒙古人……争先恐后地入侵印度。

每一个新的入侵者都把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视为野蛮人、邪教徒、敌人;当作奴隶、俘虏、妖魔那样奴役、祭祀、屠杀。

每一个新的暴君、恶人都把这块流着牛奶与蜂蜜、蕴藏着黄金与宝石、盛产黄麻与香料的乐园占为已有、侵吞、挥霍。

江湖里流的不再是清清的泉水,而是血,印度人的血、被压迫者的血。

原野上照的不再是灿烂的阳光,而是火,侵略者的火、食人者的火。

时间的巨掌,把一批批“高贵者”、“凯旋者”、“合法者”打入历史的洪流。

但新的入侵者,犹如十首魔王罗波那,被斩去了一个头颅,又生出了一个头颅。

葡萄牙人、荷兰人、西班牙人、英国人又卷土重来。

从前是豺狼,现在是虎豹。

他们比先前的野兽狡猾与贪婪十倍、野蛮与伪善胜过百倍。

曾经威震南亚,把印度蹂躏了300年的莫卧儿皇帝,如今轮到他来做奴仆,跪倒在现代海盗的脚下。

印度这座大神的乐园被霸占、捣毁。每一寸土地都成了屠场、监牢、拍卖市场、压榨机。

印度这面大神的宝镜被砸得粉碎。每一块碎片都映出僭主青面獠牙的脸庞。

几千年来,婆罗门教、佛教、耆那教、摩尼教、钖克教、印度教……都以神的名义,不遗余力地宣扬自己的教义,将自己奉为真理;可悲的是,印度仍沉沦苦海。

几千年来,摩揭陀、孔雀、贵霜、萨珊、笈多、戒日、徳里苏丹、莫卧儿……王朝或帝国都标榜自己是上帝的化身,许诺恩赐给人民自由和幸福;可悲的是,人民反而堕入地狱深处。

印度啊,女皇挖出你的心脏,嵌在王冠上,说她是你的太阳——因为你的国家一片黑暗。

印度啊,女皇肢解你的躯干,(15)放在祭台上,说她是你的救主——因为你的人民是一个犹大。

印度啊,女皇拿走你的财宝,展出宫殿里,说她是你的国王——因为你是一个乞丐。

不准犯我!我能生在这块土地,因此,我知道她是光明的。我有幸去爱她,我是有褔的。

不准犯我!我能生活在人民中间,因此,我知道她是无辜的。我有幸去爱她,我是有褔的。

不准犯我!我能伏在神的面前,因此,我知道她是富足的。我有幸去爱她,我是有褔的。

印度啊,冲掉你心上的污泥,唤醒沉睡的人们起来斗争。

印度啊,你才是你自己的太阳、救主、国王!

黑夜在过去,白天正到来。当黎明来临,这一瞬间,牛车辗过几千年的田埂。

我的同胞呵,我们用什么来欢迎新纪元的诞生?

不!我们不能用暴力对付暴力,这会使更多的鲜血在大地上流淌;我们面对的是世界魔王!

我们不能用屈辱去对付淫威,乞求得来的自由像彩虹一般虚幻;我们的领袖不是出于无知,便是图谋私利。

我们不能坐等莲花在庭园中开放,

我们不能空谈吉祥从夜空中光降。

焚烧洋货,这真是愚蠢;我们去制作比他们更好的东西。

辱骂洋人,这多么狂热;我们为什么只看到他目中有刺,不注意自己眼里有梁木?

我爱我的祖国,不是爱她的溃疡——种姓制度、(16)贫穷、无知与不洁。

人在神面前是平等的,不论财产与地位。

但为什么要把人分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等4个种姓,他们之间壁垒森严,不能通婚、交往、共餐、同座?

在种姓制度的庙宇下面,奠基的是贱民!

他们为什么要被打上“不可接触”的烙印:不能在阳光下出现、不能在大路上行走、不能在天地中呼吸、不能和其它种姓接触?是他们打扫垃圾,使印度洁净;反而连猪狗不如!

而每一次造孽、轮回,使人越来越低下,世上将出现更多的贱民,这怎么是神的本意呢?

这位年青、美丽还未品尝生活甘美的寡妇,为什么要把她放在火堆上殉葬;而那死去的老怪物吸干了10位姑娘的蜜汁?

是谁硬要把这株柔弱的花枝嫁接到新婚的尸床上;她的花朵还未开放就被风暴摧残?

我们为什么给花园浇灌,却让田地干涸?

成年人的枷锁还没有砸碎,又给孩子们套上新铸的锁链,这到底为什么?

人们说我疯了!朝我头上抛掷尘土、对我脸上唾吐。

人们把我从演讲台上赶下来、把我从游行队伍里拉出来、把我关在门外、打断我的歌声、把我的著作甩到泥淖里。

我被我所爱的人凌辱,我被我所服务的同胞唾弃。

上帝啊,我愿我祖国的山山水水、空气和果实都变得甜蜜!

上帝啊,我愿我故土的房屋与市场、森林和田野都变得丰美!

上帝啊,我愿我人民的希望与誓言、事业和诺言都能实现!

上帝啊,我愿我民族的儿女们、生命和心灵都融为一体!

我生生死死都情愿在印度,不论她如何贫困、悲苦与哀愁;我最爱印度。

可是,我所爱的人们骂我是叛徒,我所服务的同胞指责我是逃兵。

冥冥之中,我听见我的心灵在对我歌唱:

如果所有的人都因害怕而离开了你,

那么,你,一个不幸的人,

就敞开胸怀,披荆斩棘,独自前进!

如果无人在暴风雨之夜举起火炬,

那么,你,一个不幸的人,

用痛苦的雷火焚烧自己的心。

让它照着你,奋勇前进!

神啊,我不知道是否是你的预言的金雨,穿过云雾与风暴,飞过高山与沙漠,洒到我的心上?

神啊,你在何方?你在何方?

泰戈尔在桑地尼克坦寻觅大神,在他的学校里寻觅大神,在他的诗篇里寻觅大神。

他深信所有落到他头上的灾难与厄运,都是神的旨意、考验及锻炼。

他是印度的一部分、印度这棵神圣檀树上的一根枝干。它所有的痛苦,他都必须分尝;它所有的重负,他都必须分担。

童年时代,他随父亲到喜马拉雅山去旅行,途中,桑地尼克坦这个无名的荒原占据了他的心灵。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白鹤朝天国飞去。

青年时代,有一次看日出(他看过多少次日出)他第一次汹涌欣喜若狂的波涛:当旭日掀起面纱,大自然在她的美妙的一瞥下,奏起了华丽的序曲。完美的音乐、神奇的韵律、辉煌的和声……世界沐浴在她的光辉中。

桑地尼克坦在召唤他。

他重返荒原,用烈火冶炼自己的心灵、用泉水清洗人们的伤口。

躯体永远洁净、心灵永远真诚,才有褔面聆大神。

弃绝物欲、皈依自我,“梵”我合一,才能使祖国摆脱黑暗,享受白昼的光明。

把爱播种心田,使它生根、发芽、长枝、开花、结果,束缚掉下、自由到来。

孩子们在海边尽情玩耍、母亲们在摇篮旁唱着催眠曲、情人们赤诚相爱、同胞们互相帮助、全人类像亲兄弟一样。

生与死、甜蜜与痛苦、欢乐与忧愁、自由与奴役、光明与黑暗……不就是大神在舞蹈、演奏、创造,甚至在毁灭中所产生的奇迹:韵律的和谐吗?

它犹如灰败的冬天与绚丽的春天、丰硕的夏天与凋谢的秋天在交替工作,相辅相成吗?

它使生命常青、世界美好,前途充满希望。

瞧呀!当征服者用暴力剥夺我们的自由,他发现铁链也把自己捆住。这就是一个个王朝的覆灭、一个个暴君的下场、一个个恶人的命运!

瞧呀!当死亡夺去我们的亲人,它自己也被生命打倒:我们新生的孩子变得更加可爱、健康。犹如那些无名的、甚至没有色香的小花,经过几万年的风吹雨打、几亿次的开落生死,才变得今天这般硕大、艳丽、芬芳!

神啊,让我来到你的天国,带着你的意志,使我的祖国觉醒过来,得到自由!

*

狂风暴雨荡涤桑地尼克坦,沉沉黑夜统治桑地尼克坦。

泰戈尔在荒原上祈求、赞颂,像一棵七叶树。

我的上帝!我的主人!我的生命!

我为你歌唱,让我站到你的面前,教我把颂歌唱得更好。

我沉静地等待你的到来,清晨一定会到来,黑暗一定会消隐。

黑夜有多么美妙,把生命的奥秘藏匿在归鸟的歌声与蒙眬的穹苍。

这位黑美人又载着它朝光明急驰,将它交到太阳的怀抱时,自己随即逝去。

暴风雨有多么可爱,将尘世的贪婪窃行、污秽勾当荡涤干净。

当大地酬上珍珠与彩带,这位扬善罸恶的勇士悄然不见。

啊,我听见苍穹在和声中醒来!

神啊,你的音乐的光辉照亮了世界,你的音乐的气息透彻诸天,你的音乐的圣泉冲决一切阻挡的岩石。

我瞧见了你无处不在,你在太阳、云彩、雨滴、星星、树叶、鸟巢、石头、沙尘……对我微笑。

我瞧见了我无所不是,我是那太阳、云彩、雨滴、星星、树叶、鸟巢、石头、沙尘……俯伏在你的脚下。

啊,你在最贫贱、最失所的人们中歇足、行走、做伴。

啊,我用花环为大地加冕,用凉飙为大海祝福。

注释:

1 桑地尼克坦:这是离加尔各答100余英里的荒野。泰戈尔的父亲买下它建了庄园,取名为桑地尼克坦,意即“平和宅园”。1901年,泰戈尔定居于此,并创办了学校(国际大学的前身),对印度的教育、农民问题进行了实验性的改革。

2 湿婆:印度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三位一体的主神之一,也称“大自在天”,即毁灭之神、苦行之神、舞蹈之神。他和梵天(婆罗摩)、毗湿努三者代表宇宙的创造、保护、毁灭。他和妻子雪山神女终年在喜马拉雅山苦修和沉思,因而法力最高。

3 大仙:在印度传统信仰中占重要地位。修道人通过修行而得法力被称为大仙。连天神之王因陀罗也对其畏惧。他的最大本领是诅咒(预言),一旦说出,就会实现。

4 因陀罗:印度神话中的天神之王。他能随意变形,曾为人伏魔除灾。在后起的神话中,他的地位低于梵天、湿婆、毗湿努三大神之下;但仍是天堂的统治者。

5 梵行:不结婚,静修,称为修“梵行”。梵即“清净、寂静”。婆罗门教指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境界或天神。苦修,印度古代一般修行者,认为自饿、拔发、裸形等忍苦行为,可以得到解脱。

6 蚁垤:印度古代大诗人,传说他是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的作者。据说他早年为盗,后出家修行,由于长期苦修,端坐不动,蚂蚁在他身上作窝,故称“蚁垤”。真名反而不传。

7 七叶树:落叶乔木,高达25米,又为庭院树、行道树。在印度,修道人常在此树下修行。

8 净饭王的儿子:即释迦牟尼,佛教创始人。姓乔答摩,名悉达多,古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的王子。29岁时舍弃王族生活,出家修道,后来信徒奉他为佛陀。

9 放逐:印度神话中大神毗湿努为消灭十头魔王罗波那,便下凡化身为罗摩,降生在十车王家,成了王的长子。但十车王听信谗言,将他放逐14年。他的妻子、兄弟罗什那伴同一起流放。

10 大梵天:印度三大主神之一,即婆罗摩,创造之神。他创造了人和世界,也创造了妖魔鬼怪。他的妻子文艺女神是从他左手大姆指上出世,掌管文艺和智慧,又称智慧女神。

11 银河下凡:印度神话。恒河是天上银河流向人间而成的。因此,印度人有恒河沐浴,以净化灵魂之举。

12 阿修罗:即恶神,妖魔。

13 搅乳海:印度神话。天神与阿修罗在长期的战争后达成协议,齐心协力地搅乳海,以取得长生不老的甘露。他们用巨龟作大海底座,以大山为搅乳棒,以巨蠎作绳索,分别抓住巨蠎的头尾来回搅动。于是海水化为乳,并从海中出现10件宝贝。

14 毗湿努:又译“遍入天”,印度三大主神之一,即守护神、善神。他曾几十次下凡救世。据说从他脐中生出梵天。

他的妻子吉祥天女,是从搅乳海中出现,多次伴他下凡。

15 肢解:1905年,印度总督冦松秉承英国殖民政府之意,将孟加拉省分裂为东、西两部分,造成全国两个主要教派严重对立,以分而治之,激起印度人民的反英斗争。

16 种姓制度:原是古印度的一种社会等级制度。公元前2000年时,婆门罗教僧侣居于首位,他们在《摩奴法典》中将人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等是婆罗门(僧侣),第二等是刹帝利(武士),第三等是吠舍(农民、手工业者、商人),第四等是首陀罗(奴隶和处于奴隶地位的穷人)。在种姓之外,还有被称为“不可接触者”,他们是没有权利和最受剥削的人,亦称“贱民”。他们是无土地的雇农以及从事“不洁”行业的人。

《自由写作》第75期【诗】

阅读次数:12,9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