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亚娟:中国公民的“哈维尔时代”及朝鲜人的太阳情结(随笔)

Share on Google+

◎袁亚娟

前捷克总统哈维尔与现朝鲜最高领导金正日竟然在这几天同时逝世了。其中,哈维尔以《七七宪章》及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推翻了苏共及捷共的专制、使小小的捷克成功走上了民主与独立的道路。哈在此后深得人民的爱戴从而被选为第一任捷克民选总统。近期,75岁的哈维尔因病逝世,然而看看他当年作为总统及以后出席各类公开演讲类场合的苍老与憔悴样、竟与上台3年的美国奥巴马总统有一比。在民主实现或成习惯以后,从在野的反对派走上正规的执政最高舞台者,真是太劳心太不轻松了。而对于这两位有着民主与极权不同标志特征的历史人物,似可以做一番盖棺论定了。

伟人哈维尔的“说真话”与胜利的“七七宪章运动”

不容质疑的事实是,哈氏作为一名标准之文人、以表里合一的言为心声、以《七七宪章》签名的非暴力不合作形式,不用兵变就带领全捷克善良的人民将专制之苏共所扶持的捷共请下了其名不正言不顺的执政党位置、建立起了合法的民主社会以及基本独立自主的捷克民主共和国,的确是创造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当代奇迹。哈维尔们凭着良心与言为心声、再以一介平民身份团结了几乎所有体制外的知识份子及大批的底层平民,仅仅靠他们在《七七宪章》上的签名,就光明正大的得到了最后的胜利。哈氏为首的捷克知识份子所疱制的这一从最基本平民角度着眼的“宪章”,的确得到了多数捷克公民之同意、并代表了他们共同的心声。所谓“公道自在人心”,而当时捷克再专制的统治者也感到了时代发展的潮流与人心所向,于是在人类最起码的廉耻感与人性的多重作用之下、他们交还了本来就属于人民的基本权力、自动走下了历史的舞台。

《七七宪章》之所以能改变世界古老的“有枪就是草头王”的丛林原则,这是与本次的挑战权势方与被挑战权势方的默契与分寸感的掌握极相关的。一边,哈维尔代表多数捷克人的理性与良知、在反对威权政治统治当中,懂得非暴力不合作地向当局不断地施加压力、逐步讨要被威权政府以人民的名义写在国家宪章中所规定的、但人民稍一行使就会加以刑罚及各种迫害的“伪宪章”中所谓要“受到保护”的“公民权益”。最后他所主导的“七七宪章运动”即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很文明地不动一枪一弹全面恢复了捷克人民的所有正当的人权与公民权,并以真正的宪章代替了被威权与专制府在表面捧得极高在实施中被随意践踏并视为“不值一文”的“伪国家宪章”。捷克人民与以哈氏为首的精英共同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奇迹,而此以后的人类专制阵营越来越受到全人类的屏弃,从波兰工会到波共的解体,从苏共解体到独联体、从萨达姆到本阿明再到卡扎菲。每一个专制与威权政权的分解都或多或少地让前专制的主要人物受到了公平的清算与审判。想想世界上有多少不幸的人因言获罪被关进大狱,又有多少人因共同的“反革命罪”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就可以想象到哈维尔这一曾经的文弱书生的眼中流下过多少痛苦的泪水!

对于人类而言,人所能经历的最大的悲剧就是“亲眼见到太多的丑恶,亲眼见到仅有的一点美好事物在自己面前被摧毁。”对于他人的不幸有着人文或人性的悲天悯人之心,这是剧作家哈维尔及其他“七七宪章”的起草者对于国家民族的命运与将来痛苦思索、敢于对专制说不的唯一支撑点。作为长期生活在专制高压下、被政府当作只配吃喝拉撒的畜生一样圈养的一名创作不得不以雅颂求生存的小小剧作家,年近中年的哈维尔终于以良心来写作了,此后他所创作与到各地讲演而成的《哈维尔文集》一经产生,就在捷克人民手中如同地下“手抄本”一样流行开来。此书如同火矩一般点燃了捷克人的爱憎情绪、给予了他们讲真话与反抗暴政与威权的勇气与技艺。讲真话与思想必须享有绝对自由这二种具有普世价值的“天赋人权”的观点、正是哈氏与被苏共流放到西伯利亚雪原的如诺奖得主索尔仁尼琴等等异议人士从法国卢棱那里得到启蒙与继承下来、并对自己的同胞进行宣传与示范之中心内容。此类人权观点在捷克首先取得了成功的。而哈维尔所领导的扫荡苏俄专制、让自己的人民从民主到民族都取得双赢的事件,本身就是一场不可多得或绝无仅有的胜利。

不错,在以后的民主捷克里,领导人民走向民主与成功的哈捷尔也没有想到自己作为没多少从政经验的文人、会很“意外”地被“赶鸭子上架”当选为民主捷克“第一次捷克总统”。虽然,他后来如同现在的美国奥巴马总统一样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操碎了心与“一夜白头”,但是,他这般“痛与快乐着”的经历与自由幸福感,岂是专制制度下的奴隶所能体会的?对于世界而言,哈维尔及其言行的最大价值就在于:他告诉人民无论甘苦都要坚持保有自己的选择权。故他认为当选总统对于自身而言,既是意外又是意中。作为一位政治门外汉,或者他对自己的期许只是做一位可以对所有强加事物说不的一位普通公民,然而他没想到自己“唤醒铁屋中的捷克人”的言行与经验使得人民得到了最佳之启蒙、被人民视为代表真善美的“伟大导师”,由一名非政客而很“业余”地直接当选总统。作为一位完全将总统政客之值等视于“社工人员”的冷战时期民选总统,哈维尔坦然面对了国内国际政治难题的重大挑战。而这种享有可操作且实在的公民政治权利,正是哈氏与全捷克人民通过长期不间断的努力的成果。民主的果实无论吃到嘴里是苦是甜,哈维尔及其国民都会为之“衣带渐宽终不悔”的。

现在,为民主政治操劳一身的哈维尔先生终于可以盖棺论定魂归天堂了。在纪念这位民主先驱者的同时,人们更不会忘记还有世界人口中还四分之一者生活在专制的天空下。记得约十六年前,一位参加过89学生运动名叫王陵建的青年,以十分郑重的表情及十二分虔诚的态度向我推荐了他最爱看的一本书,即《哈维尔文集》。打开这本传奇之书,一位愿对读者直述胸意、对专制政治下的生活充满讨伐与厌弃的语言大师似乎就站在了我的眼前。精僻透彻,这是我当时对以自己良知与灵魂来写作的哈维尔先生作品的评价与归纳吧。我们那一二代凡有对民主社会有所期许的中青年自接触到此文集起、都或多或少地自觉将哈维尔当成了民主的导师,形成了一种很普遍的“哈氏情结”。许多人怀抱此种情结而责无旁贷地为中国的民主与政改而呐喊与努力着。可以说,哈维尔为所有专制下生活的人们开创了一个清新有力的民主时代与历史。现在,一代民主偶像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然而,那世界人口中还有四分之一者依然生活于阴云密布、因言获罪并以伪宪政为少数利益集团作遮羞布的天空之下。虽则哈氏已逝,人们也不能照搬他在小国捷克取得成功的经验,但是他的精神与勇气如天地浩气一般、仍将在冥冥之中为世界上还在受专制压迫者奔走与加油。因为哈维尔先生的公民化民主述求是人类保有自身人格的最后底线、凡欲为人者都必不可放弃之!

金正日的逝世与朝鲜人的太阳情结

在一代民主伟人哈维尔逝世的几乎同时,东半球的朝鲜人民也失去了他们的“太阳”金正日。据悉,这位非民主的重要人物是在外出视察的时候因过度疲劳而猝死的!而他最后的留言是要其继承者金正恩将军坚持主体革命和先军革命。值得注意的是:他与萨达姆、卡扎菲都是在69岁离世的!这是不是某种神秘天数早已注定的呢?而作为金家王朝的新一代“太阳”金大将也快如其父一样拥有全新而不重复的200多个以示超人与全才的“伟大尊号”啦。今年刚28岁的他早就被朝鲜媒体宣传成叫人乍舌的小超人:3岁能打枪、5岁可打中移动目标、8岁会开车等等,虽然比不上他的爷爷可用石头打飞机或卫星,但其如中国大跃进般的赶超似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吧。

在过去,朝鲜人民最重要的节日名叫“太阳节”,其实就是他们伟大领袖金日成先生的生日;在过去,朝鲜人民为过“太阳节”专门培育了一种在地球其他地方没法见到的新品种花朵,名为“太阳花”。仿佛“太阳节”“太阳花”可以如精神抚慰一样扫平朝鲜人一生缺衣少食、面带菜色的痛苦。几代朝鲜人似乎可以永远继续地为他们的太阳载歌载舞地祝寿,可以休息一日、并领到如中国人凭票供应时代所能得到的副食与点心。这种生活就如同那著名的《1984》的现实版记述。

金色的太阳们似乎也是相当热爱他们的人民的。在69岁的“老太阳”金正日先生病逝不久,以金氏三代“坚持主体革命先军革命”为其执政理念且欲百年不变的新一代“太阳”金正恩将军居然不随世界时代与历史进步一般地、对朝鲜人民重复着他的爷爷他的爸爸都亲口念过的承诺:要让朝鲜人民都吃上米饭与肉汤!这话使外人听了十分沉痛:如此被洗脑并热爱太阳了这么多年的朝鲜人民、在太阳们的领导下居然还没有吃上米饭与肉汤、居然还在最底的生存温饱线上下挣扎!难怪全国除了金家三代再难找到胖子了,难怪到朝鲜去旅游的外国人眼中尽是脸色腊黄的黑廋子了,因为全国只有他们家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既吃得饱又吃得好啊!专制为什么要反抗人类的民主历史大潮,原因也莫过于此吧!

据悉,金正日逝世以后,朝鲜上下哭倒一片,大街胡同全是跪哭捶胸之人。其阵式丝毫不亚于中国当年哭周总理的“长安街十里长街”之势。而且,这就难坏了正在朝鲜旅游与办事且没有“太阳情结”的外国人了。据某一位正在朝鲜的私企老板发往中国国内的短信:近日,在朝鲜的外国人即便买好火车票汽车票,如果不学朝鲜人痛哭就不让上车!真不知地球村的人们听到这类如天方夜潭故事却是现实中的真事之时,会做何感想。

愿一代民主伟人哈维尔的不死精神驱散这世上所有“太阳情结”吧!愿地球上的人们都有机会成为一名拥有完整人格且对谁都不卑不亢的堂堂公民吧!希望永在人间。

《自由写作》第77期【纪念哈维尔专辑】

阅读次数:9,9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