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诗文书画行无不是“诗”——七十年烛光与围城中今生(散文)

Share on Google+

◎黄翔

今生至此,烛光点燃又熄灭,却从末有过一次祥和的生日。受围困的是血肉之躯,吹不灭的是“精神的烛光”。

此辑中的诗、文、书、画外之“行”,指“行为书写”或“行为艺术”。

其中所涉内容:1、诗:《身体的河流》、《掌上微型的大地》、《时空大狂草》;2、文《题于作品扉页上》、《地球人的“外星球”精神视域》、《宇宙人体的思维和表现》(此为一系列,另两文为《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打开“宇宙人体”三条河流》);3、书法:《风景》(片段);4、诗书画《鲸梦》、《黑体》、《童年:鹅卵石的回忆》(均选自我的“诗书画”《岩浆与火焰的天体和大地》大型艺术项目中的作品系列。象形画与狂草书艺原作日后为方便观赏者解悟,其中将同步展示出印刷体中、英文原诗)。

身体的河流

匹兹堡有三条河,蒙龙卡里娜河、亚加格尼河和俄亥俄河
我是它的第四条河流
一条走动的河流。一条直立着在大地上移动的河流。
我走到哪里它流到哪里。
在一个名叫匹兹堡的城市,我与三条河流交叉汇合。
我是一条流动身体的河流。一条身体流动的河流。我的身上流动着人体的云光和水影。
我在我所生活的城市流动,它的每一条大街和小巷就是我交叉混合的支流。我流入街巷中的庭院,零星的人语和头顶斑驳的叶影就是我迸溅的水珠和碎浪。我流入大学的校园、图书馆和课堂,它的书架上、黑板上、计算机荧屏和大银幕上、大草地和大操场上,从空间中晃动的人影、荧屏上变换不息的万千图像,到书本和黑板上的文字及其书写的笔触就是我身上卷起的漩涡和动荡的水波。
我蹿上匹兹堡城中华盛顿山顶。
这儿就是我的喜马拉雅山、泰山和峨眉山金顶上眺望日出的地方!
一个晴朗的冬天的日午,有人看见,一个人立于悬岩绝壁上,摘下头顶以太阳镶嵌的珠冠,谦卑地向脚下的城市俯瞰、向全城的人躬身问好!此人身上散开东方佛光云海的水雾,脚下是冰雪碎银的水花。这个人就是我!
我登临匹兹堡艺术博物馆大厦之巅,于是,一条河流在我的脚下突然断裂,一道宽幅的狂草书法的大瀑布从半空中垂直挂下!
这是一件永久性的装置艺术!一处永远的诗歌与书法的精神风景!
在千人聚会的场合!我水淋淋地地滚动语言的雷霆!以诗歌涌动的大浪朝人群冲击,席卷和打湿我的碧眼金发的听众。
让每一张面孔和每一颗心灵在疯颠与迷狂的汪洋中旋转!
在摇滚乐、爵士乐和霹雳舞的肢体语言的激流中泅渡与冲浪!
我在阿美利加大地上朝四方漫流。我的起点和终点
就是诗歌和艺术的起点和终点。就是一个歌者精神的巢穴和魂灵的梦乡。
我同时涌向世界上别的城市和地球上别的地方,
直至最陌生的地域和最遥远的角落。
我是一条生命的河流,
身体的河流。
一个人的一生就是它的全部流程。
这条河的源头在东方、在我梦中的中国,
在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
巴颜喀拉山麓下。
它的精神入海口是
生命浩淼的


掌上微型的大地

人来到世上,就带着世界上所有的河流一同投生;就随身携带一幅“全身垂挂”的隐秘的地图而来。这图形就在你的身上、你的四肢之中;也在密布你全身的血脉、经络和肌肉纹理之中。

仅以双手而言,每一个人的手撑开的不仅是掌与指,而是供人透视和窥探的微型的大地;其上有深度隐形的山脉和水网。有肌肉的昆仑山、冈底斯山和祈连山;也有精血的亚马孙河、尼罗河和长长的密西西比河。这些山中有肉眼看不见的不明究竟的穴居者,这些河流上同样有我们视而不见的另类生灵栖息。我猜想,说不定还有赤身裸体在河上撑篙行船者,从中有人耳听不见的“寂声”号子传来。也有太阳、月亮和星辰,在血肉人体中以隐秘之“光”闪烁,在另一种时间和空间中转动。它们的升沉、起落,就是人的呼吸起伏的韵律,并传出人的心脏与脉博跳动的节奏!

体内和体外不同形状的山川河谷冥冥对应;巨型和微型的日月星辰也以同一的频律运转。

活着,就是内在生命和外在生命的双向运动和相互应和。

人的内在生命的运动决定人的生命内在的自由。内在生命的自由,以个人的生命能量为前提,纯属上帝的恩宠和先天的资源。在这个意义上,人与人是绝对不平等的;就诚如在人权的意义上,人与人绝对具有同等的尊严。

外在生命的自由,却不仅是个人的事,一般情况下,也不仅决定于生命个体的行动或行为。在人类群体中,生命外在的自由,决定于独立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互为关联,决定于每个人对社会群体运动的参与意识。舍此,绝无外在生命的自由。也就是说,绝无个人精神实体乃至身体自由移动和运行其中的空间。开拓身外自由的空间,使之与生命内在的空间相互协调,除非特殊情况外,绝非个人能做到的事。任何单一的个体要改变其外在生存空间,其力量是极其单薄和微弱的。

所以,自由需要运动;自由本身就是运动!运动从内部生命开始,也与外部生命互为关联。

所以,外在精神的自由有别于内心的自由;后者纯属个人的事;前者却需要群体的关注和投入。

后者有如体内隐而不显的精髓的河流,其内在环境保护由个人自行主宰和调节;前者却如同身外可见的河流之血脉,是人类外在生存的共同资源,是人的精神生命和血肉之躯赖以自由存在之根本,需要每一个人都参与其中、共同关注和守护!

无论内在生命或外在生命的自由,都必然离不开运动。自由就是运动。运动的性质就是自由。也可以这样说,没有“运动”就没有自由。对个体生命如此、对社会群体如此、对整个天体与大地也如此。

没有运动,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人与大自然之间的生机就趋于静止。

一个绝对静止的世界就是衰竭、绝灭与死亡。

时间大狂草

落日
以泼墨的方式
书写于大大小小远远近近
高高低低的
千山万壑

一刹那
我蓦地发现
头顶的云丝脚下的水纹
禽鸟的翅爪兽类的皮毛
我置于其中的
纵横交错的丛林
万千枝杈的
笔触
全是
血色夕阳背景中
大自然水光淋漓的
墨迹

《自由写作》第77期【散文·小说·评论】

阅读次数:13,55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