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冈:天边的真理(诗五首)

Share on Google+

◎ 古冈

天边的真理

最重要的梦是无物可梦,
最典型的事儿到处抛洒,
最拮据的是什么都占有。

你说来自东海,象形的字迹,
你落户的点儿在那儿,
你最近的颈椎离去的天堂,
你远远的望去一排一个人,
你怕牲畜变人的嘴对峙,
你担心天的钢架子塌下,
你会掉头脱形这躯干,
你尝试着将亲戚归之古代,
你粘稠的液和血脉流哪儿
你是不是一瞬的墨白
你抓天边发毛的不放,
你一捆我来世的旧毛絮。

我们起止东边的土,
我们是你们深挖的那个社会监狱
而你们到头来共沉浮狱警的脑汁。

2008.7.18

看守

被逼的体制,人人建构它,堵它
嘴巴的刀子,又是你没法子的事。
梦是现实一种,谁人知,
不知者无罪也,然也够不上
我们生活美好的罪孽。

因它是现成,出生就摆那儿,
你随便就变成教育的宠儿,
他们的标准,好及坏,一样。
猴子们围成体育的场地,
它们蹦跳着,输赢的国家观。

我的痛苦只叼起胃,
像息肉在镜中无声的一块。
像我从前,到如今的绝望,
到死是牢房中的衣钵,
走得出,走不出,死的看守者。

2008.8.7

禁闭

粘性的废气,或不废人,
天下百姓自废,多少的重复:
用字先生和人文废景。

我自归来不动,
我死了是自己的纪律,
我早退但死了的颓唐。

上海的窝像蛋,
建筑如倒挂的竹笋监狱,
我们在格子的栏杆中呼、吸。

大气是狱警,
皮肤的外壳当警棍,
你敢越位吗?灭掉你的魂。

像蚂蚁被大头钉揿,
像活人被死尸活埋,
像梦的警哨,一步也拔不出。

2008.9.12

官腔

冷静是他的干冰,瘪了。
上司的腔是装的,
煞有其事的拿腔,
调中的土音。
这个一定要完成,
这个嘛,他抠鼻孔了,
像回到乡下革命前。
你是革命家庭吗?

真正的困兽,空气便是笼子,
大地,米粒似的警察,
他们一统为腐殖添枯骨,
为梦,赢得不做梦的秩序。

我走天涯,钢丝脖子被勒断。
学习走出兽类,更深
狡诈的文明铁栏杆,逃不出啊。
周围的人全是潜伏的上级,
监视五官搭配,符合科学发展?
惯性的泌尿系统,
满大街上撒,做人做鬼的假面罩。

2009.4.17
2011.3.1

齿轮子

警觉的机器自己转,
也会加油时自行停。
门洞忽开,栋宇一栋栋
像散开的小时候,
仓库满了,堆积下
我们被压的脊椎。

气候压着,激凸
个人和集团的相似性。
气味弥漫,墙角
阿摩尼亚的腥味。
外套的警察动我的手
卡了壳的社会齿轮子。

2009.11.25

《自由写作》第79期【诗】

阅读次数:9,26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