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旷:第五十七个民族(组诗)

Share on Google+

◎ 高旷

第五十七个民族

我不抗议。绝经期的女人如何对待例假
我就如何对待这个国家。

从被逐的家园里,我,我们,
大明大放地带上这车泥土,曾经是自己家的泥土,
浇灌上雨水、自己的粪便,播种上小麦、棉花和果蔬,
带上你们允许暂住的各种证件,我们承认
暂住与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必须亲口尝一尝一样
都是终极的真理,却挂不上任何商标。
我们从汉族里走出来成为一个新的民族,
就像吉卜赛人。
我们的车队严格遵循你们的驱逐令浪游,
并且死的时候我们只葬在车上,
那是我们拒绝命名的现实的国土。

白日梦

现实世界是另一个世界。
你眼睁睁看着丑小鸭
不知怎么就从菜碗里来到了大路上,
一摇一摆正往前走去,像安于一种走失:
走过中桥,走过学校,走过江堤,走进空茫:

空茫不是天不是地,空茫是微明的薄阴。
是2012年记起的1022年的未被见证的灵思。

天地无人。丑小鸭拔光羽毛。

反制(文化大革命当代成果展之一)

毛妹底气十足,毛妹从容澹定,毛妹躲在上海的乡下男人堆里。

腆着肚子毛妹若无其事地继续在樟树下择着菜。
毛妹刚刚接到老家打来的一个肯定要打来的妇检电话。
毛妹受毛主席一毛主席二毛主席三毛主席N的教育一路过来。
毛妹们觉得绑架毛妹的女儿无非就是罚款还原成为赎金,
毛妹们已经百炼成钢火眼金睛狮子大开口也得看看人:
官家好孩子这一口泄精的渠道干净放心无奈艾滋病可是喜欢富人的富贵病,
弄死了总有几个替罪羊从衙门里卷铺盖走毬,
还能弄个百十来万的封口费正好可以用来好好养养肚里的不确定。
再说一个镇上衙门里除非都是只长鸡巴不养人的天阉,
谁家的孩子在哪里,谁家的孩子在哪里,躲到美国去的级别总是差了几分。

毛妹底气十足,毛妹从容澹定,
毛妹躲在上海的乡下男人堆里,毛妹让他们自娱自乐折腾。

决定

在雪写下的人见人爱的文字太阳都考验得干干净净以后:
我开始去做童年因为惧怕而留下来慢慢做的事:
我想你也会来:
我架好了梯子我们轮流去摸摸天:
我摸过了就像回到家家中空无一人。
我想你也会来:
我已把猪圈打扫得干干净净并且喷上了香水:
今晚我将与我家那头活着为了被吃的黑猪并头睡去:
你就睡在另一边。
我想你也会来:
我要把粪坑清洗得明澈如镜并且灌满露水、泪水和汗水:
我们一起等月亮投下影子还有蓝蓝的天。
我想你也会来:
来和我一起去兜住满满一袋风然后称称净重——

植物人

所谓中国历史无非植物人的日常起居。
吃喝拉撒睡即是其呈现的全部。在被动状态里。

幸而还有拒绝东山再起的项羽维持着他的体温。
还有再弱也只作君子之战的宋襄公维持着他的体温,
还有宁可不战而降牵机而死的李煜维持着他的体温,
还有游离分子的陈独秀维持着他的体温……

这些我们自我糟践的对象通过失败给予我们人间温暖:
这些我们自我糟践的对象通过失败证明着
植物人的中国一直还在活着;

还有眼屎般大小的人性的高贵,
让我们还有在此活下去的勇气,活在人间烟火里。

《自由写作》第79期【诗】

阅读次数:14,0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