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赞美(组诗)

Share on Google+

◎ 阿北

◎赶公交的人们

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
有时自己却作不了主
公交车上,漂亮的女乘务员
把兰花指竖起,轻柔地告诉你:
上不了,请坐下一班车
你跋涉在水泥公路上的双腿
瞬间想接触地面

把自己压缩,再压缩
像纸张一样
满脸朝气的上班一族们
总怀着感恩的心
为抱孩子的人让座
为能够坐上车,不会再因迟到
被扣除全勤奖
主动向生活露出笑脸

这就是我所居住的城市
上班一族的数量还在与日俱增
新建的宽阔的市政大道
连通关内、关外
连通特区内外一体化
却连通不了上班一族从租房
到单位的这一丁点距离

也总有人多睡了几分钟
总有人把自己交付给违禁的摩托司机
或电动单车
他们在市政大道上飞奔
像一张昨日的晚报
把太多阳光、太多梦想
置放于一处靠近血的位置

不如就这样踮着脚
身子侧立
好多的躯体紧紧地拥抱一起
让冷漠走远一些
让宽容与微笑靠近些
即便是碰撞的疼痛
在这一刻也因双目相望
而烟消云散

拖着他们的腿
他们总在公路上奔赶
与时间赛跑
朝一个远离家乡的方向
不停地奔赶
一条条虚构的宽敞的市政大道
通往的是不是明天
他们就像明天一样
心怀忐忑

◎退化

有多少梦想,可供挥霍
在这个热闹的城市
某个下雨的日子
风忽远忽近
你燃烧的青春
让菩提树开花,让陌生的人群
心怀忐忑

一栋建筑的天台有桂花盛开
你发现自己已不信仰一切
桂花香香彻你的肺腑
你只感到绿叶更繁,花瓣并不优美
你此时的眼睛
落日远比朝阳更远
比地平线更重

电话拨进又拨出
是谁的建议令你的阴影在断头台
一次又一次地往返
你不明白自己,这一生
是要点缀博物馆
还是用来点亮教堂的塔钟

城市比任何时候更像一个屠宰场
你所见的猩红比日常所意味的更具深意
你的目光已经结痂
在规章森严的国度里
你小心翼翼地走进一个骂骂咧咧的市场
伸手在一个小贩的面前
想购买一张回到你素来生活的返程票
你遭到的唾弃,像被你挥霍的梦想
而周围那些给你建议的好心人
此时正手持一把淌着鲜血的屠刀
哈哈大笑,兴奋地哈哈大笑

◎信箱

更多的电子邮箱安置在一根光纤之中
以光的速度连接世界
信箱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被时光搁浅在无人注意的角落
我是个守旧的人,我奔波于各邮局之间
我问:到哪里可以办理
我向所有新事物告别,电脑、电话
即时联络工具
我告别这座城市的明天
试图抓着昨天的残留
鸟儿拍拍翅膀
太阳和云彩撇了撇嘴飞速离去
我难过,你不会知道
就如城中村以势不可挡的速度
被更多人淡忘
事物总在不停地改变和反复
但总难以还原原样
我的脚步沉重,疲于奔波
被新科技武装绝对骄傲的人群
能够左右明天和未来,左右天气的变化
却不能告诉我
到哪里可以办理信箱申请
我常常在送葬的队伍奔来之前
在今天的太阳还未沉入地平线之前
把自己打好包
风、云、血、笔和墨水
全在那里,它们被有序排列
早已准备好被投入邮筒
只是,我迎来夜
迎来夜里通亮的灯光
仍没有找到一处地方
让我可以安放自己
安放一个小小的信箱

◎三十而立

终于步入而立之年。
楼下花园的小路
铺满彩色的石子
女儿每天从那里走过
带着微笑与童真
将我的血液燃烧

我的脚步喜欢在阳台上徘徊。
没有人知道已有多久
我没有走出那道坚硬的防盗门
有人叩门,欲进来阅读我的伤口
爱人用湿漉漉的双手,奉上
瓜果,奶茶,有鸟鸣叫的清晨

把欲望关在门外
我揽着女儿在沙发上
同爱人一起倾听
窗外玫瑰花爆炸的声音

◎场景

逃避酒与烟的诱惑
我潮湿的双眼对阳光充满畏惧
风颤抖着,你竖立在一两块花冈石上
在掌声与欢呼声的缝隙中
把我置放在你眼光扫射不到的地方
蓝花飘香,像酒与烟
像我忠诚的朋友令我恐惧
令我童稚的心停止跳动
你不会理解
带来冰冻水滴
你还没有站立在阴影之中
还没有让蝉鸣在你的周围响起

◎赞美生活

整整半年了
我没有写一首诗
我谦恭地生活
奔跑于不同的建筑物之间
在别人的斥责与不屑中
将棱角打磨圆滑
我常常思索权力之迷
在服从的面孔前卑躬屈膝
我曾在大海前眺望
在横隔人群的铁链前
哑然面对飞翔的海鸟
我梦寐以求的飞翔啊
此刻也正撇着嘴,离我远去
我也曾登上凤凰山之巅
在376米的高度傲视苍生
只有这个时候,我是骄傲的
像一只山庙墙角里的壁虎
荣辱不惊
接受香客的顶礼膜拜
而不必思量
惊雷、狂风与遥远的未来

《自由写作》第79期【诗】

阅读次数:9,10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