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渝:天水记游(游记·下)

Share on Google+

◎金渝

九月六日早晨,早早起来,天阴着,但没有下雨。我和存勇先生去剑鸣君的住所。他们说看过玉泉观后再吃早饭,我想那太迟了,就在街头买了一个“菜夹馍”,二元钱,边走边吃,霎时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剑鸣老兄已经在巷口等我们,于是我们三人直奔玉泉观。

玉泉观离剑鸣君的住所很近,它在山坡上。八点以后进门要买门票,我们就是要赶在这之前进去。八年前的同学聚会,曾参观过玉泉观,可是现在的样子和记忆中的不一样。我们进去一处一处地游览。殿堂东一座,西一座。我是走马观花,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只是感觉爬山很累。有一处殿堂门前立有石碑,上面书写着,抗战时期,这里是国立第五中学,专门招收从沦陷区逃出来的学生。石碑面前的场院,想必就是当年的操场。于是怀古之情油然而生:当年在这里活蹦乱跳的学童,而今安在哉?

从山上下来,就见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卖票的卖票,把门的把门,开始查验门票了。我们得了便宜,心中暗喜。

存勇君和剑鸣君找了一家小店吃早饭。饭罢就坐车去南郭寺。这路车是环城线,车绕了天水市区大半个圈,我们才下车。南郭寺也在山上,有公路直通。南郭寺山上的植被很好,满山都是大树小树。我们顺公路走,后面来了一辆面包车,司机要拉我们上山,我们谢绝了。并非舍不得钱,我们就是要享受“联袂步行”的美好感觉。

我们到南郭寺,是要找一家农家乐喝茶的,并没有进寺烧香拜佛的打算。八年前我们同学聚会时,还在位的风君安排我们进去参观过。

南郭寺山上的农家乐很多,我们进去的一家名叫“蘑菇”。因为不是双休日,农家乐很清冷。我们找了一处座位,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天水市区。老板送来三泡台茶。一只猫跑了过来,它咪咪地对我们叫,见我们没有撵它走的表示,就径直走到我们的茶桌下面卧下。茶博士——一位大娘走过来对我们说,这只猫很坏,专偷东西吃,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那猫耐心地听她唠叨,它没有理睬她。

我们默默地品茶。山脚下的城市一览无余,楼房鳞次栉比。因为离得较远,所以听不见滚滚红尘,看不见车水马龙,但是我们知道那里是噪杂的,是纷乱的,人们或者辛苦恣睢而活着,或者辛苦辗转而活着,或者辛苦麻木而活着。《旧约·传道书》写道:“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往北转,不住的旋落,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转,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我们慨叹人世沧桑的变迁,悲叹转瞬即逝的人生。

天越来越阴,但是气温宜人。吃了农家乐的饭菜,又坐到两点钟左右,我们动身下山。本来我们计划晚上请风君夫妇吃饭,但是风君说下午他安排我们参观南宅子和博物馆,晚饭也有安排。既是这样,只好客随主便,随遇而安,恭敬不如从命。

十一

和风君约好三点钟在南宅子见面,我们如约而至。这时偏巧又下起雨来。风君到了,旭君也来了。风君为我们联系了一名讲解员,这位讲解员一进院门,立刻进入角色,绘声绘色地讲述起来。

这南宅子是明代建筑,是明朝大臣胡攒宗给自己修的宅邸,规模甚大,由好几个四合院式的庭院组成,端的是雕梁画栋,钟鸣鼎食。我们跟随讲解员从一个院落走到另一个院落。不知不觉的,小雨变成滂沱大雨,我们都撑着伞,但是裤脚全湿了。有个院落种一棵连翘,另一个院落种的是紫薇,还有一个院子里长着一株凌霄,这些树名都寓含着主人的胸襟抱负。讲解员说,这些原本在南方是灌木的植物,在胡宅都长成了乔木。这是真的,我们看到的都是小树,而不是荆棘。主人的卧室里安放着很阔气的像小房间似的床,据说是在江南宁波做好千里迢迢运来的。它和我在重庆古代家具博览馆里见过的床一样。这种床精工雕刻,式样华美,但是睡在里面肯定没有席梦思舒服。中国人讲究形式而轻视内容的思维模式,于此尽显毕露。有一间屋子里陈列着一些器具用物,几双绣花鞋令人震惊。所谓三寸金莲,是那样小,无法想象裹足能把一双人的脚压缩成如彼形状。裹足肯定是极其痛苦的,这种毫无道理的痛苦,中国妇女承受了千余年,多么可怕!这真是可怕的中国!

胡府的一个院落里,有一个小阁楼,就是绣楼。据说小姐及笄,就是说到十四五岁了,就要住在这绣楼上。楼下楼梯口是老妈子和丫鬟的住房,那分明是看守。楼梯极陡峭,想那三寸金莲的小姐,如何能下得楼来?剑鸣君说,这分明就是监狱嘛!中国古代,所谓男女之大防,男女授受不亲,原来专门是对付妇女的,特别是对付年轻女性的。中国女性所受的压迫和性别歧视,是任何一个别的民族所不曾有过的。马克思说,“社会的进步可以用女性的社会地位来精确地衡量。”由此证明,古代中国号称“礼仪之邦”,其实是一个野蛮的国度。

南宅子保存得相当完好,它能躲过文化大革命的破坏,真是一大奇迹。据说当时这是民居,大杂院,里面住满了三教九流,所以才没有被红卫兵的火眼金睛发现。

十二

参观完南宅子,风君找车把我们拉到伏羲庙。先在旭君的女婿处坐了一会儿。雨停了,甚至太阳也露脸了。风君通过博物馆李馆长,给我们请了一位最优秀的讲解员。于是在这位口才流利,学识渊博的讲解员的引导下,我们迤逦而行,鱼贯而入。女讲解员约莫二十七八岁,是从河南安阳招聘来天水的。她口齿伶俐,侃侃而谈,庙内的古柏、建筑、塑像的掌故、文物价值、历史渊源,她娓娓道来。庙内参观的人,都被吸引过来听她讲解。

伏羲庙里的文物,我一支秃笔,难以描画,只记得进后殿高门槛时,讲解员提醒男士须先迈右脚,女士先迈左脚。我留心观察,每位参观者都遵照行事,没有人敢于违拗。我不觉在心里感叹:进了神庙的人,不敢不敬畏神;只是出了庙门,就须另当别论了。

天水博物馆与伏羲庙毗邻,是新修建的,规模很大,据说是国家二级博物馆。我们进门时,已经五点半了。门卫不让其他人入内,我们则以学者身份,受到优待。——话说当今之世,阿猫阿狗都是专家博导,我自认为把我们抬举为学者,应该不算是浪得虚名。博物馆是窃贼最为觊觎之地,早早关门也是必需的。

博物馆里藏品非常丰富,很有几件国宝级的文物,还有现代化的声像设施,可惜时间紧迫,我们只能走马观花。每碰到特别有价值的文物,讲解员都要给我们介绍一番,我洗耳恭听,但是旋即即忘。如此看来,学者之名,我还是受之有愧。

参观完博物馆,时间已经晚了,但是馆长一定要设宴款待我们,这使我们不大好意思。但是盛情难却,就这样我们坐车到一家酒店,旭君、风君、剑鸣君、存勇君和我,五位大学老同学,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宴。无功受禄,真是惭愧得很。

饭罢我们和风君分手时,再三要求第二天回请他和馆长,然而风君再四表示,完全没有必要。后来据剑鸣说,风君对待来访的老同学,不论是谁,都要竭诚接待,而且他深知老同学们皆是囊中羞涩,因此想方设法让老同学们少花钱,良苦用心,令人感动。既是如此,我们就再一次地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们三只老蚂蚱商定,第二天去净土寺。

十三

九月七日早晨起来,我们惊喜,原来是一个少有的好天气。到天水的四天里,天天阴天下雨,今天可是晴朗的天。在一位东北老板的小餐馆里每人吃了一碗米线,我们就坐去北道的公交车,车资三元。

北道距天水城约四十里。存勇君说,当年他上学时,每年放寒暑假回南方老家坐火车,为了省钱,这四十里路他是步行的。这在现在,简直难以想象。

北道是天水市的一个区,火车站在这里,也有许多工厂。近些年来,这里也盖了不少的高楼。

到北道下了车,剑鸣君特意买了两小瓶劲酒。我们找到旅游专线车站,其实就是一个街头,去麦积山、仙人崖、净土寺的人都在这里候车。旅游旺季基本结束,又不是双休日,所以旅游者很少。我们等了很久,才来了一辆发往净土寺的中巴。坐上车,又等了很久,座位基本坐满了,司机才开车。车资八元。车上除了我们三个人,都是老乡。路况还好,中巴开得很快,两旁的民居、玉米地一掠而过。这里大概是核桃生产地,路边不时有核桃交易市场出现。不久车子就进入山区,不断地左右拐弯。这里的山不高,满山郁郁葱葱,景色秀丽。景色越来越迷人了,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街市,仔细一看,全是农家乐。大多是新修的,建筑样式很古朴,令人想起小桥流水人家的诗句。这就是净土寺的地界了。车上的老乡不知什么时候都下车了,中巴开到净土寺门前时,只剩下我们三人。我们买了门票,每位二十元。

站在净土寺的相当恢弘的牌坊门前,只能远远看见寺庙的一角。原来进门后还要走完一条大道,才能见到一片金碧辉煌的寺庙群。八年前同学聚会,也曾来过这净土寺,但我记不清寺院的规模究竟扩大了多少?

净土寺,正式名字叫曼殊寺,它在群山的怀抱中。寺庙四周有十八座山峰,“貌似罗汉,形似莲花”,十八座绿峰涌向一座主峰,名为文殊峰。文殊峰下一座座宝殿、庙宇错落有致地摆开,蔚为壮观。剑鸣介绍说,净土寺是五台山的一位僧人建造起来的。这位僧人云游至此,发现这块宝地,遂发愿在此修造大殿。他化缘二十年,募集到二亿多元资金,就开始建造。又是二十几年的惨淡经营,修造出十数座佛庙和僧舍。现在的诸多大殿庙宇只是初具规模,他还在继续化缘,将来要在每座罗汉峰下修起庙宇,使之连成一片,那将是一个宏大的佛教庙宇建筑群落。剑鸣君对此公万分佩服,说一个人一生能做成这样一件大事,真是了不起,可谓不虚一生。存勇君和我点头叹息。

我们参观已完成的殿堂庙宇,剑鸣是比较虔诚的,我们跟着他拜佛、上香、许愿、献金(剑鸣君十元,我一元),行礼如仪。我们是被洗过脑的,心里全无宗教信仰,但是在这佛教圣地,却也不能不心生畏惧。存勇先生内急,一直坚持到出了山门,才行方便。他同我一样,虽不相信神佛,但是在寺庙里,敬畏之心还是有的。

一一参拜过几个神殿后,剑鸣君又带我们走上一条岔路,那里通向一个小山谷。谷口有一间封闭式的亭子,颇为阔气。据说当年是一间草庵,化缘师父就在其中修行。从这里看文殊峰,那里有一片岩石悬崖,有一处巉岩,活脱脱是一个佛头侧面像,眉毛眼睛鼻子逼真,表情凝重。

我们返回。路上碰到两个四五岁的孩童在嬉戏。剑鸣说,这是寺庙收养的弃儿。左手山下正在修建一座神庙,场地上堆着大量的直径足有七、八十厘米的大原木,都是松木,据说来自西伯利亚。罗汉堂的大殿已经完工,但是五百罗汉还没有塑起。我们走过放生池,里面有两对鹅悠然地划水。我们经过一只大鼎,还有一座石碑,上书“和无上”三颗大字。

净土寺整个建筑群落都是神殿庙宇,以及长廊带的房间,名曰寮,有各种的寮;但是放生池旁边有一栋五六层楼房却有北京饭店的风格,与周围环境很不协调。据剑鸣君说,这是寺庙奉命修的疗养院或是会所。盛夏时节,北京的一些老干部就来这里避暑。究竟内情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在心里,总是大大的不以为然。

阳光和煦,山林静谧,时有秋虫小鸟演奏天籁之音。一路观光,很少见到游客,碰见的僧人也不多,倒是很有几位带发修行的女居士在忙忙碌碌地做事。她们都是老年妇女,是在这里做义工的吧。此情此景,使我萌生了出家的念头,刚这样想着,就听存勇先生感叹道:真想削发为僧,在此地了度残生!哈哈,真是想到一起了。蚂蚱所见略同,所见略同!只怕寺院若是放开收容我辈看破红尘的凡夫俗子,这山谷就要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万头攒动、摩肩接踵了!

净土寺牌坊楼门前立着一个庞大的石头,上面镌刻着方丈,就是那位五台山僧人历尽千辛万苦,惨淡经营净土寺的过程。剑鸣兄再次点头而叹道,人生短暂,能做成一件事情,就有成就感,可惜绝大多数的人,一生一事无成,多么悲哀!

剑鸣君是有感而发。他曾几次搞事业,总是一波三折,无疾而终。这次在天水办事,已经快一年了,那官场的推诿敷衍,哼哼哈哈,令他如碰鬼打墙,如在无物之阵,只有仰天长叹了!

十四

我们在净土寺里大概参观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已过正午,出了净土寺,不远就有几家农家乐,我们随便选了一家,进门问老板是否营业?老板是个年轻小伙子,他连连点头,赶紧把我们迎接进去。他的庭院临街是宽敞的门廊,里面摆放着几张桌子,我们三人选了一张坐下,老板上茶,然后就去准备饭菜。

虽是门廊,两边的栏杆爬满喇叭花、爬山虎之类的植物,一直爬到回廊顶上。我们闲聊着,等待上菜。一会儿菜端上来了,四个菜中,红烧野兔很扎实,八十元一盘,我们感到物有所值。剑鸣君拿出劲酒,我们举杯,庆贺我们的天水之行圆满顺利。我们都不善饮,存勇君甚至对酒精过敏,他只肯略略抿一口。我们边饮酒,边大啖野兔肉,边信口开河、高谈阔论,什么都谈,包括三个小寡妇问题。三个老蚂蚱简直是放浪形骸了。剑鸣说话最多,很显然他是借酒浇心中块垒也!

饭罢又喝了一会儿茶,便打道回府。我们取消了在此住一夜的计划,因为中秋节在即,要赶回兰州。

从农家乐出来,我们沿着公路走。据说附近有一个和谐园,是权贵休憩和开会的地方,有点像北戴河的意味。反正净土寺有灵气,是一块宝地,于是权贵们便要来沾灵气。难道在他们的心底里,也相信神佛的保佑吗?

走了一段路,才是农家乐最为集中的地方,俨然是一个小镇。什么“莉莉农家乐”,“蓓蓓农家乐”,“小红农家乐”,看到这些俗不可耐的名字,不能不令我联想到三个小寡妇之类的事情。

在净土寺的游览,剑鸣君有诗写道:“莲台簇拥十八峰,身在净土四大空;山鸟声声啼世苦,松涛悠悠奏梵音;三老轮番拜佛座,皈依只缘秋蝉鸣;存勇高呼削发去,却啖酒肉议肥臀。”

十五

回到天水市区,我们在剑鸣君的住处吃晚饭。这顿饭是自己做的。买了一把青菜,一把面条,就着农家乐里吃剩的野兔肉,就解决了晚饭。

晚上,我们去市中心广场散步。广场不大,散步的人不多。有对老夫妻相搀着慢慢走过广场,有个姑娘坐在长凳上打手机,一个年轻的妈妈在陪自己的小女儿练旱冰滑轮鞋。对面大厦的电子霓虹灯闪烁不定,汽车喇叭声和店铺放送的音乐一唱一和。我们默默地走来走去,感慨着,叹息着,感慨人世沧桑的变化,叹息生命的短暂,岁月的无情。中秋节快到了,我们抬头看那悬在高空的接近圆满的明月,又是一阵唏嘘!呜呼!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昨日花开今日谢,百年人有万年心!去年今日今夕,我们身在何处?我忘记了;明年今日今夕,我们又将何在?如此想着,一时悲从中来。

九月八日一早,我们离开美丽的天水。大巴载着我们向兰州急驰,天水渐渐远离去了。我回头张望,心里怅然。今日一别后,何日更重游?

天水之行,我写有歪诗一首总结。诗曰:金秋时节走秦州,撑伞冒雨访故旧;难忘旭公浆水面,常忆风君南宅游。南郭农家品浓茶,净土寺外饮劲酒。别时茫茫秦州月,惹出游子万古愁。

《自由写作》第79期【游记】

阅读次数:14,44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