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污染污染(话剧·下)

Share on Google+

◎ 朱树

第四幕

[第三天上午。
[厂工会。从办公室后墙的窗玻璃上,可望见坐落在对面的厂办公大楼。屋里陈设零乱不堪。一张孤零零的桌子堆放书报、杂志、宣传用品等。在左墙一角的柜子上放着电话,抽屉半开;大张白报纸悬在外面。墙上挂着不知是何年何日、沾满灰尘的锦旗。
[地上都是废纸、烟头、瓶瓶罐罐……这间屋子的的肮脏和党委办公室的整洁俨然成了鲜明的对比。
[办公室前方的门半闭。

[幕启。秦梦叼着烟支伏在桌前写大字报。王有为抽烟旁观。
秦梦  (停笔。得意地)怎么样?
王有为 什什么怎么样?
秦 梦 (忍不住)你老是装糊涂!去年初赵平调来当一把手,我想把他搞走,找你商量,你也是假痴假呆,暗地里却在搞小动作!后来我找到凌局长家……哈哈,你也在“烧香拜佛”,还假装要甩纱帽呢,说四人帮迫害……
王有为 难难道我不是被被四人帮打击迫害吗?76年批批邓时,还批批我是“化工厂正在走的走资派”吗?
秦梦  你还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是“糊里糊涂中状元”!
王有为 我我糊糊涂?对对,我我是糊涂。
秦梦  啊,我又上当了,你这老混蛋!你精明得很呢: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你出来“亮相”,支持我造反,结果你自己捞了厂革委主任的宝座;后来你说你要贯彻毛主席的号召,精简机构、下放科室干部,结果趁机把你那个小摊子的阿猫阿狗、虾兵蟹将全都调到领导岗位上来,连班组长的位子也不放过……等到我发觉我被架空而成了光杆司令,为时已晚。我秦梦不是笨蛋,能让你独吞天鹅肉?结果76年造了你的反,反而作成了你,成了“反四人帮的英雄”,到处吹嘘你的英雄事迹,控诉我的罪恶……幸亏我“说清楚”了,上面也不是吃大粪的,就听你的?你想保牢乌纱帽,升官发财?揑鼻头做梦!局里还不是重派头头,你生产上不去嘛。赵平来了半年就短命;你搞生产一窍不通,搞阴谋诡计倒是“里手行家”。
王有为 你你自己才是阴谋家、野心家。
秦梦  不错,谅你也不敢声张出去,我们都是一根藤上的。而你不承认,你不承认还要我做出头椽子?你比我更能干!又让人家当你是不中用的老好人……(电话铃响。去接)你哪儿?喔,“明秀园”小灵通……有什么新闻……这值得大惊小怪吗?马后炮!昨天晚上……社会主义民主嘛!你啊,还没有去北京瞧瞧“民主墙”上的大字报,那才充满战斗气息呢……好了,好了,我还有公事要办。(挂掉电话)
王有为 什什么事?可可是?
秦梦  你别“狗逮老鼠,多管闲事”,还是搞正经的。你跟我合作干不干?
王有为 和和为贵,和和为贵……小小凌也要争取他。
秦梦  上路!(走去把后墙窗帘拉上)老实告诉你,那两个老家伙无论谁掌权,咱俩都没有好果子吃!现在就借治理污染这只棋赶走姓高,然后再驱逐那只“害群之马”。嘿嘿……
王有为 小小声点……(走去推上门)
秦梦  这儿是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独家寨。
王有为 哎哎,我我们都是为革命任劳任怨的。(掏手帕擤鼻涕)
秦梦  别在我面前演戏。你若是:“过河拆桥,上楼抽梯”,我老子(做刀子砍头的动作)决不是好惹的!
王有为 (惊恐)别别……(倒退。险些和推门进来的高鹏飞相撞)
高鹏飞 怎么大白天关门?
王有为 啊,真真对不起……高高书记您忙。
高鹏飞 (扫视)简直像猪窝!秦梦,我对你说了多少遍,叫你把厂工会搬到对面新盖的办公大楼去,三楼西头一间空着呢。
秦梦  (提笔。冷冷地)我宁愿蹲在猪窝里,建造四化的高楼大厦。
高鹏飞 (一怔)你在写大字报。什么事?
秦梦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高鹏飞 (一瞥)《害群之马》。你是指穆厂长吧?不要再搞这种名堂了。
秦梦  (冷笑)高书记你仔细瞧瞧。
高鹏飞 (唸)“厂里的污染日益严重……”你是指我?
秦梦  我还想送报社呢。
高鹏飞 你还想煽阴风、点鬼火?准是穆振阳的主意。
秦梦  是他的主意又怎么样?
高鹏飞 你是个烂小人!毒蛇!忘恩负义的东西!
秦梦  我?我得到你什么好处?
高鹏飞 你留在工会里还是我的力争,凌局长也同意了;穆厂长倒是主张你下去当工人。
秦梦  穆厂长?
高鹏飞 你不信?还有你的组织问题也迟迟不给解决。我说人家已“说清楚”了嘛;老穆就是不听。
秦梦  (自言自语)怪不得我交报告给他?他又是“研究研究”。
高鹏飞 预先给你们通通气,反正马上就要传达到中层干部一级。
秦梦、王有为 (不约而同)啊。
高鹏飞 中央最近有了新的提法,特别是强调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昨天市里召开紧急会议,就是传达这个精神的。
秦梦  (咀嚼“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必须坚持……”还是阶级斗争为纲!
王有为 “阶阶级斗争为纲”是是正确的嘛。
高鹏飞 用中央的新精神检查我厂前一时期的工作,我们是右了。
秦梦  形势真是“黄毛丫头十八变”——跟不上。
高鹏飞 我真担心老穆?
秦梦  他妈的,三中全会也错了?
王有为 我我老早就说凡事要留留个余地。
秦梦  不须放屁!当初你没有为穆振阳大卖力气?
王有为 (朝秦梦递眼色)好好,我我认错……当初是思想斗争,现现在不转弯是立场问题。
高鹏飞 你还坚持送报社?
秦梦  我没有送哇。
高鹏飞 哪你写大字报干什么?造谣惑众,煽风点火,否定党的领导!
秦梦  (可怜相)我我的错误是严重的……我改;不改,枪毙我!请求党委给我最严厉的处分。
高鹏飞 秦梦,你的错误不是一般的。
秦梦  (赶忙)我们全厂工会会员团结在以高书记为首的党委周围,和右倾反动思想作坚决斗争!
王有为 我我相信科室干部会会听从党党召唤。
高鹏飞 (若有所思,厌恶地朝他俩一瞥)哼!我还有事。(离去,却与刚上的穆振阳撞个满怀)
高鹏飞 混蛋!老穆是你?
穆振阳 你撞了我。老高!
高鹏飞 火烧眉毛这么急?
穆振阳 我找秦梦。
高鹏飞 找他?
穆振阳 小秦,你那篇文章写了没有?
秦梦  (口气生硬)你不是不同意送报社吗?
穆振阳 现在我非要给大家敲敲警钟,让全市人民都重视。
秦梦  穆厂长,现在社会舆论不是这方面了:什么“解决污染”、“落实政策”……
王有为 穆穆厂长,是是不在这方面。
穆振阳 哈哈……我知道你们是说社会舆论是对着官僚主义,搞特权、开后门、不正之风?其实我要做的是一码事么,清除污染必须反对官僚主义,瞎指挥。
秦梦  我这个工人阶级向来是“一根肚肠通到底”,喜欢直话直说。我收回支持你的那篇文章。
穆振阳 (惊诧)你收回?笑话!你曾几次三番地说要写文章支持我;我不稀罕。但我现在要这篇东西。
秦梦  你的观点是彻头彻尾的错误:反对党中央提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王有为 我我也瞧出了其中的要害害。
穆振阳 老高,这是怎么一回事?
高鹏飞 他们已经向党委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嘛。
秦梦  穆厂长,你设圈套让我钻。
王有为 唉唉,“眼眼睛不亮,到到处上当。”
穆振阳 岂有此理!我不需要你们的“支持”;你们却一股劲地恳求。现在,你们又一股劲地反对?
秦梦  你的所谓“治理污染”,其实是想抢高书记的头功 。
穆振阳 (气噎)
秦梦  你反对四项基本原则,是想为刘少奇翻案!(注2)
穆振阳 我为刘少奇翻案?
秦梦  (学穆振阳的口吻)“我们58年、61年搞浮夸风、说大话、吹牛皮……”这话是你说的吗?
王有为 我我作旁证。穆穆厂长这话是针对我我说的。
穆振阳 用不着你作证。这是历史事实!
秦梦  啊……你这种谬论和刘少奇攻击三面红旗的黑话是一路货!
高鹏飞 “为刘少奇翻案”?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是铁案,是毛主席、党中央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定的性,一百年也翻不了!
穆振阳 (内心斗争反映在脸上)……
高鹏飞 还是主动向组织上交待问题、深刻检查,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穆振阳 (恢复平静。讥讽)我还要“粉身碎骨”呢(激动)三十年来有那么多的反复折腾,谁能保证自己一贯正确?刘少奇是有错误,甚至严重错误,但不等于他没有为党、为人民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更不等于他说过的话全都错了。例如,他在64年的一次讲话中说了:“庐山会议犯了个错误,那个时候应该继续反‘左’,不应反右,结果反了右。”十年来,林彪、四人帮大搞极左,造成了大灾难。说明他那个话还是有道理的。
秦梦  (叫嚷)不得了!不得了!你竟敢为反动头子刘少奇鸣冤叫屈?!
王有为 (捂住耳朵)……煽煽动性的言论听听也够可怕的。
高鹏飞 穆振阳,这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地点、时间、证人,一应俱全。
穆振阳 去告发吧,批判吧,处分吧!只要我当一天厂长,我就不能不管张清的建议,不能只抓生产而不管污染。(欲下)
秦梦  站住!
穆振阳 文章我自己写,我的笔头没有烂掉!
秦梦  我要你说说清楚!
穆振阳 什么说清楚?
秦梦  我秦梦犯了什么党纪国法,你要革去我厂革委第一副主任职务?还剥夺我参加组织生活的权利?你凭什么理由企图把我赶到车间里去战高温、玷污染?我不是赤胆忠心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吗?我不是以鲜血与生命捍卫党的的四项基本原则吗?如果我真的是阶级敌人,还能占据堂堂化工厂工会这个重要位置吗?
穆振阳 (措手不及)
王有为 (胆怯地)穆穆厂长,我我的事也请再再调查——四人帮流毒还没没肃清,好好人受压呢。
穆振阳 一个要我“说清楚”,一个要我“再调查”。 而你高鹏飞同志却袖手旁观,不吭一声。
高鹏飞 我当时就不同意你这么干嘛。
穆振阳 (对秦梦)是要给你说清楚,秦梦同志。先说句题外话,你说造成环境污染、毒化我们生活的最大污染源是什么?这是你发现的;我不想抢你头功。
秦梦  (慌乱)我,我不知道。
穆振阳 你不必过谦了。昨晚你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样兴匆匆地跑到我家里,告诉我最大的污染源是官僚主义!
高鹏飞 “官僚主义”?该死!秦梦你?
秦梦  别……别听他瞎说。
穆振阳 别怕。其实我也有类似的看法。不过,我要在你的观点上作一点小小的补充。
秦梦  我不要你添油加酱……不,不,我根本没有说这种混账话。我向党保证!
穆振阳 这个污染源就是私利。就是昨天一再认错,今天立即翻案,别有用心的人。
秦梦  你这不是指桑骂槐高书记包庇坏人吗?
高鹏飞 老穆,你越发不像话了!
穆振阳 是我不像话还是他像话?(对秦梦)文革十年,把我们这个化工部的先进单位砸成一副烂摊子,把当时快出成果的治理三废的试验一下子砍下马,用长矛、大刀,押着科室人员、技术干部到车间去“劳动改造”……这就是你保卫文革、捍卫四项基本原则的“汗马功劳”。党派我和老高回厂,那就挑起这副烂摊子吧……后来你在张清的事又表现“满不错”:像K原子一般活跃,忽上忽下,又左又右。
秦梦  你这是人身攻击!
王有为 穆穆厂长,你这这……
秦梦  请老干部说句公道话。王有为同志胆大些!
王有为 我我“勿帮和尚,勿帮道士。”我我说公道话。小小秦哪是有缺点,本本质是好的嘛。坚坚持向前看嘛,前前几天支持你……哎,哎,今天支持高书记,都是正确的嘛……革革革命形势需要嘛!
穆振阳 你不是也想要我为你作结论?这个结论最好还是你自己作。
王有为 穆穆厂长,你你作什么?
穆振阳 这十年来你一直在写自己的评传。但你还没有写毕;最近两天你倒是快交尾声了。
王有为 我我一点也不明白你你出的“谜语”。
穆振阳 哼。谜底是——“一贯正确的老干部”,原来是“装痴不癫的老谋士”!
王有为 (一阵咳嗽,忙用手帕掩住)你你……真叫人口吐鲜血……高高书记,我我忠心耿耿带病为党党……
高鹏飞 穆振阳!你攻击老干部,这是党的纪律所不允许的!
穆振阳 (怒火爆发)党纪就允许搞官僚主义、家长制、不正之风?党纪就允许拉帮结派、争权夺利?党纪就允许搞阴谋诡计、拍马奉承?党纪就允许这些腐蚀我们灵魂、毒害我们肌体、毁灭我们党、危害人民的东西存在下去而不受到惩罚?
秦梦  我要向大家揭露一件非常事件!
王有为 非非常事件?
秦梦  昨晚,“明秀园”出现了一张大字报,反动透顶?你们知道是谁炮制的?
王有为 (故作惊异)我我的心也荡了。
秦梦  穆成!
王有为 真真想不到。
穆振阳 哼!
秦梦  你们可知道他的黑后台?
王有为、高鹏飞(颇感兴趣地)是谁?
秦梦  就是当前我厂这股右倾错误思潮的根源——穆振阳。
王有为 啊……
高鹏飞 穆振阳?
王有为 我我也有一件事要向组织上反映。
高鹏飞 谁打击报复谁就没有好下场!
王有为 (鼓勇)我我研究了生产计划,总觉得大有潜力可挖。如如果照我的方案做,再再增产——
高鹏飞 (惊喜。抢说)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就了不起!
王有为 高高书记,是是百分之二十。
高鹏飞 百分之二十?简直是奇迹!
王有为 (递上报表)可可是穆厂长偏偏管管卡卡压压……
高鹏飞 穆振阳你居心何在!
穆振阳 (朝王有为冲去,被高鹏飞拦住)卡?卡你个鬼!你现在还敢把这个“挖潜方案”拿出来害人?
王有为 高高书记……
穆振阳 老高,你不能采用这个骗人的东西,它会把厂子毁了!
高鹏飞 你别吓唬人。王科长,你马上列入计划,成功了,我报请上级党委给你升级加薪。你立即通知三车间开动机器,大干快上,离月底只剩几天了。
王有为 (喜形于色。但瞥见穆振阳的表情又不免胆怯)……
高鹏飞 快去,党委给你撑腰!
[王有为下。
穆振阳 三车间那套设备已停顿检修。
高鹏飞 怪不得我今天上班听不到排水声;你擅自行动。
穆振阳 我是厂长!
高鹏飞 你存心唱对台戏。你是害群之马!
穆振阳 (如遭当头棒喝)“害群之马”?我,我是“害群之马”?
秦梦  “害群之马”!“害群之马”!我早就批判穆振阳是“害群之马”。
穆振阳 (痛苦)……秦梦他们当初批我是“害群之马”,判你是“万恶之首”,刀架在我头上还和他们争辩;想不到今天你拾他们的唾余……我难以置信你是我昨天的战友?
高鹏飞 (脸上掠过一丝内疚)……老穆,我也许说得过分了些。只要你向党认错。
穆振阳 我,我是错了。
高鹏飞 毛主席教导说,只要错了肯改,就是好同志。
秦梦  团结起来向前看嘛。
穆振阳 (沉重地)我刚回到厂里,听说赵平同志的事,很为他遗憾……后来听了犯错误的“老造反”、“老干部”的“三大讲”,动了恻隐之心,人家痛哭流泪表示痛改前非,你还要怎样呢?现在我才后悔自己心慈手软,被鬼迷了心窍。
秦梦  你这是认错吗,穆振阳同志?
穆振阳 我到厂里几个月,发现生产、包括后来的提到的治污问题总是棘手;我不是没有想过有鬼作祟。我不怕,我持有真理。说实话,我对他们并不信任,但革命事业总是多一份力量好吧……没想到那些自告奋勇、赴汤蹈火的人,竟是背后对我捅刀的人。
秦梦  你太恶毒了!
[王有为上。
王有为 我我已给三车间加码,车车间主任却按兵不动,我我说这是高书记的命令!
穆振阳 你会后悔的,王有为同志!
高鹏飞 老穆你不要把话题岔开。
穆振阳 现实告诉我,那些给你大唱赞歌、为你竭力吹捧的人,实际上是最危险的人,那些所谓的“老干部”、“老造反”,才是真正的“害群之马”!而你鬼迷心窍,充当了他们的保护伞……官僚主义为派性提供了藏垢纳污的场所、为虎作伥的方便。而这一层我刚刚悟到。
高鹏飞 (不待秦梦插言)住口!
秦梦  他是影射您高书记是最大的“害群之马”。
高鹏飞 (气愤)我最大……
秦梦  我们必需讨伐真正的“害群之马”!
王有为 秦秦梦同志,你你的大字报?
秦梦  对,对。(提笔)
穆振阳 (一瞥标题)啊,你在捣鬼。
秦梦  反戈一击有功。
王有为 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秦梦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要和党内的“害群之马”斗!
穆振阳 (揪住秦梦)我恨不得把你……(被高鹏飞、王有为拉开)
秦梦  你打人?穆厂长打人啦!
王有为 打,打不得呀!
[凌路、穆英匆匆上。
凌路  哪个打人?没有王法了!
王有为 穆穆厂长……要要不是高书记,可可不得了!
穆英  爸爸你打人?
穆振阳 我……他们骂我是“害群之马”。
凌路  哪个?(过去)是你们这两个狗杂种!(朝王有为一记耳光)你们算什么东西——“驴粪蛋,外面光,里面臭”!(朝秦梦一拳)你在文革中打了穆厂长、高书记,还打我老头子。老头子“好了伤疤忘了痛”。我没忘!(又要打)
高鹏飞、穆振阳 (同时拦住他)“小凌!”“不能动武!”
凌路  要不瞧在穆厂长脸上,今天老子叫你认不得回家!
[秦梦苦恼地向高鹏飞示意眼色。
高鹏飞 小凌,没有你的事了,回去工作吧。
凌路  你想赶我走?
高鹏飞 (无奈)老穆,转变立场吧。
穆振阳 在真理面前我决不会打退堂鼓。
凌路  对。我坚决支持穆厂长!哪怕全国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的人都反对,只剩我一个人也要支持穆厂长。
高鹏飞 再胡闹,我要告诉你爸爸。
凌路  你敢告我?别忘了只要我对老头子煽煽风,你调局里的事就吹了。
高鹏飞 你……不谈了,不谈了。
穆振阳 (冷笑)
阿根上。
阿根  太好了!领导都在这儿。我来支援,是打气,打气。
高鹏飞 又是什么鬼名堂?
阿根  都听说小张的试验成功了,要上马了。不知哪个没良心的出来阻挡?您高书记是大力支持的,所以来问问。待会儿退休工人都要来。
高鹏飞 退休工人?谁叫你们来的?
阿根  咦……秦主席?
高鹏飞 (对秦梦)你捣什么鬼?
秦梦  (张口结舌)我,我……(转对阿根)你这老胡涂,我叫你们来是支持高书记的!去,去,叫他们别来了。
阿根  你一忽儿叫我们来,一忽儿叫我们去,我老头子真被你弄胡涂了。
王有为 阿阿根师傅别噜苏了,我我们领导在开会研究问题呢。
凌路  (对穆英)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东西。
穆振阳 现在人们瞧清楚了;要解决环境污染,先要清除我们头脑里的污染,要反对官僚主义、打倒派性。不解决这个,别说环境保护,到头来生产也上不去。
[秦梦悄悄下。
阿根  老厂长说的是。一会儿右,一会儿左,再乱别说四化,老百姓受苦,国家也会亡的……周幽王那个时候——
凌路  (打断)这是极右言论!
王有为 老老头,你这个论调是要要吃官司的。
阿根  ……不是允许开口?我老昏了,要不喝了两盅酒,我也不会瞎说瞎话。
凌路  出去,老酒鬼!
[王有为挥手要阿根出去。
[秦梦上。
秦梦  要干什么?
王有为 他喝醉了酒……
[秦梦相帮凌路将阿根推出门去。
穆振阳 其实,阿根师傅醉后说的倒是实话。你们心中没有数?只是不敢承认了吧。承认了就是承认自己是四化的阻力。
高鹏飞 荒诞!我不能不向上级党委反映你的严重问题,我不能不请求局党委调离你的职务!
凌路  真的,老高?
穆英  当真,高伯伯?
高鹏飞 是你爸爸逼我这么干的。
穆振阳 (学高鹏飞的腔调)“不能不”、“不能不”,……我不能不提醒你,你宠信的人是怎样的隐患;我不能不遗憾地说,你做错了;我不能不坦率地告诉你:我要向市纪委举报你的问题……
[外面人声鼎沸:“打倒害群之马!”“坚决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痛击右倾翻案风!”
高鹏飞 怎么回事?……你听听群众呼声!
凌路  (朝门外喊)打倒官僚主义!打倒派性!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穆厂长的正义行动!
穆振阳 (开门)啊……是三车间的工人。回去,回去!……谁叫你们来的?有意见可以派代表找我批评,或者找党委,甚至向局、市里反映……这样做法我是不赞成的。
高鹏飞 你是自食其果。(朝门外)你们也太不像话了!
秦梦  (低声)高书记,他们是来支持您的。
[张清上。
张清  穆厂长,高书记,三车间的机器不是要检修?不检修还要加任务会出乱子的。
高鹏飞 胡说!是你企图制造停产事件。
[电话铃响。秦梦去接。
秦梦  穆厂长,你的电话。
穆振阳 市环保局……下午一点开会……我和张清同志准时参加。(挂断电话)
高鹏飞 (鄙夷地)环保会议?可参加可不参加的会议就不必参加了。
张清  穆厂长,我们应该去。
穆振阳 我正要把厂里严重漠视环保的问题带到会上去。
高鹏飞 家丑外扬?谁去谁负一切后果!
穆振阳 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我不能眼看毁厂害民的“增产”再继续下去!(下)

——幕落——

第五幕

[半月后的一天下午。
[穆家客厅。

[幕启。穆振阳送阿根师傅、退休工人、街坊邻里等十余人出去。
阿根  穆厂长,我们真舍不得你走。
穆振阳 一样一样,到哪儿都是为了建设四化。
街坊甲 真该好好谢谢穆厂长。防止了一场大事故……事后高书记还想掩盖乱子。
街坊乙 (对甲)据说穆厂长调到局里是有人使的坏点子,局环保处还不是有职无权的空架子?
退休工人 好人总是受排挤……
穆振阳 你们在议论我吗?光杆司令?哈哈,我这个光杆司令到局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解决这儿的环境污染……十多年了,至今还在原地踏步。我穆振阳对不起大家啊!
群众  (异口同声)我们知道穆厂长是好人。
穆振阳 (感动)我……我还要回来……大家一起……治治。(同下)
[穆英从寝室上,打着毛衣。
[凌路从门外上。
凌路  穆英你在家……伯父、伯母,还有你弟弟呢?
穆英  你问这干什么?
凌路  瞧我健忘的?今天是厂休日。你就一个人在家?
穆英  你有事明天到厂里去找我爸爸。
凌路  你下逐客令?我是特地来看望你的。你瞧我不是一直站在你爸爸一边,坚决支持解决污染吗?
穆英  我不信这些废话。
凌路  你可知道我为了支持你爸爸的真理,忍受了多大的牺牲,高书记正要提拔我当党委办公室主任……
穆英  你?
凌路  我再也忍受不了相思你的痛苦。
穆英  你别胡思乱想了!
凌路  你不答应我就死在你的脚下。(下跪)
穆英  啊呀,你疯了!(去拉他)
凌路  (挣脱)是的,我爱你爱得快发疯了!在乡下那几年我接近你,你瞧不起我,说我偷鸡摸狗、不干正经。我很自卑:我是个“狗崽子”;但你也不比我强……狗崽子就不能娶狗崽子美女?73年老头子“复出”,我总算熬出了头,进了大熔炉,这下你总该另眼看待了,给你写了十几封信……他妈的……对不起,不骂你……都退了。老子一定要搞出成绩!76年上了大学,毕业后派到无线电厂当团委书记……这下你该找上门来……你好狠心。我下了决心,要求调化工厂。
穆英  (吃惊)你调厂是为——
凌路  为你!为你!为你!为你我什么肮脏活、危险事、苦差使都愿意干。
穆英  事实正好相反,你还到日本去兜风呢。
凌路  哎……我是打个比方。你瞧我什么都有了:洋房、红木家具、现代化设备:彩电、电冰箱、洗衣机、收录机、摩托车,全是进口货……老头子落实政策还给我一万元存折,成了万元户。我现在就缺——
穆英  (打断)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
凌路  你怎么外表漂亮,内心冷酷?
穆英  直率告诉你:除了张清我不爱第二个人。
凌路  张清?张清!资本家的孝子贤孙、叛国投敌的阶级敌人。
穆英  不许你污蔑他!他的问题最近解决了。
凌路  啊……对不起。不过,他有什么好?又穷又酸,工资只有28元,一天到晚尽是污染,年龄已是半老头子……一点也不懂得美妙的爱情,你嫁了他日后懊悔也来不及!
穆英  嫁给一个有理想、有抱负,对国家、对人民有贡献的人才是幸福。你呢?社会的寄生虫!
凌路  “寄生虫”?你骂共产党员是寄生虫!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穆英  你扣帽子,吓唬不了我!
凌路  你你?我就让你瞧瞧寄生虫的厉害。从现在起我停止对你和你老子的支持!
穆英  哈哈……
凌路  啊,你笑得真好看。咱俩和解吧。
穆英  哼!
凌路  我只得向局党委检举你老子在“明秀园”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只要你说一个字,我就一笔全勾!
穆英  无耻!
凌路  我还“无耻”?
穆英  我爸爸把小弟带到派出所作了主动交代。
凌路  啊……乱咬也有罪的。
穆英  你自己干的事自己清楚。
凌路  (下跪)亲爱的,我求求你答应我吧!
穆英  (又羞又嗔)你……你滚出去!
凌路  今天,老子说什么也要玩你!(扑去,将其按倒亲吻)
穆英  (挣扎)救命呀!救命……
[砰的一声,宅门打开。张清奔入,揪起凌路,正要掌掴施暴者,发现是凌路,不由得垂手。
凌路  张清你好大的胆!刚落实政策就翘尾巴?还想打共产党员?瞧你们有好下场!(下)
张清  让你受委屈了。
穆英  你啊,又勇敢又胆怯……别提他了。喔,又是治理污染?
张清  是呀!这次如果不是你爸爸那天市里开会回来,晚上又去厂里,发现空无一人的三车间那只出乱子的阀门,那还在一股劲地排放剧毒物质的废水,给“明秀园”以及沿河几个乡镇的养鱼塘、养珠场、苗圃、菜田的损失就不仅是几十万的经济账了……高书记压着不让报。
穆英  你也有功嘛!你不顾压力,“擅自”在市环保会议上自扬家丑;出了灾情后,你又“擅自”飞车通知下游十几里的公社、大队……
张清  你别提我了。倒是你爸爸、穆厂长,听说在党内作检查——右倾错误。
穆英  (沉痛)为什么好人总要把他往“右”的绝路上推呢?
张清  对不起。我又触动了你的伤心事。
[穆英拿起打着的毛衣给张清比试。张清感激的笑容。
张清  (语气平静)英,有件事要告诉你……昨晚,我在宿舍里就不久前发生的这起重大污染事故,和阿根师傅、几个青工研究改造设备的方法时,忽然,老传达送来一封挂号信……“天津”?我从没有人在天津和我通过讯呀……原来是家信,说父亲病危,叫我无论如何要赶回去……父亲有笔遗产给我,是去年政府落实政策发还的……信是母亲写的,说如果我不回去的话,钱就给我的一个已出嫁的妹妹和几个表兄弟分了。
穆英  哪你怎么办?
张清  你说我能回去吗?我为他背了几十年的黑鍋。解放初,我的当解放军的叔叔看不惯他的唯利是图、悭吝成性;我受不了他用家法管教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你可知道,我出世后就被送到乡下我穷苦的姨婆那儿寄养,三年后回到父母身边,我喜欢和丫头、佣人以及他们的孩子在一起……是叔叔把我扶养大的,后来叔叔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父亲几次要我回去,我拒绝,我一直住在婶婶家里。文革中,由于我父亲的株连,婶婶“畏罪自杀”……你说我能为这个回去吗?
穆英  你总得有个交待。
张清  你爱我不是为了金钱,因为我嚢空如洗。
穆英  你干吗说丧气话?
张清  我现在感到有奔头了……让人家去笑我是“傻瓜”吧!(把信封递给穆英)
穆英  (取出信纸展阅。吃惊)啊,我的天哪!
张清  你怎么啦?
穆英  (还信)你应该回去。
张清  (惊讶)难道……把遗产接过来?
穆英  对,接下来!
张清  (陌生地瞪视对方)我……我真想不到你?
穆英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想要你把它捐献给国家,搞四化建设要多大资金。
张清  (恍然大悟)你……(搂抱对方)原谅我,英。
穆英  (放下他的手臂)如果大家都能这么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那有多好!
张清  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
穆英  准行,准行。
张清  我还没有说出,你什么知道?你又不是我的心。
穆英  我是你的心嘛,傻瓜!你不是想把它献给治理三废环保事业吗?
张清  (欣喜若狂)是心!是心!
穆英  要是国家不要你的捐赠呢?
张清  我就向政府提请设立一个环保基金会……反正我决不给自己留一文钱。金钱一多只能腐蚀人的灵魂,传下去会毒害子孙……我决定先给国务院环保领导小组写封信。
穆英  哈哈,我俩成了一对大傻瓜。
张清  哈哈,大傻瓜!大傻瓜!
[穆振阳上。
穆振阳 张清!小张!
张清  (不好意思)穆厂长……
穆振阳 刚才是你俩的笑声,这么高兴,是要请爸爸喝喜酒?
张清  ……
穆英  (含嗔)爸,你这人怎么这样怪?
穆振阳 又是老了?
穆英  人家骂爸爸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右倾错误思潮的根源;爸爸你还自得其乐?
穆振阳 让人家骂才不会垮台呢。
张清  政治我不懂。但我相信历史会给你爸爸作出正确的鉴定。
[李珍和穆成上。
李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干了什么缺德的事,又要听人家的风言风语、指指戳戳?
穆振阳 怎么啦,你的思想还是原地踏步?
李珍  我刚才和小成子去听评弹,是说唱林彪、四人帮毒害青年人走上犯罪道路的。回来经过新村几家门口,瞥见人家鬼鬼祟祟地议论我们。是不是我已被“撤职罢官”了,他们才?
穆振阳 我也刚回家怎么没有听到?
李珍  你啊,骑了自行车,不是一路飞就是想问题,人家要按了铃你才听见。
穆振阳 说我们右倾挨批、要下台?反正我是下台了。
李珍  还有更难听的呢!说我们“倒向资本家的怀抱”、“小女出去,大钱进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我真受不了!
穆振阳 你老是纠缠这种小事,你就别想工作了。不过,这种谣言也太恶毒……
[高鹏飞和凌路上。
高鹏飞 喔唷,你们这是怎么啦,一个个好像斗鸡的样子?老穆你更像个凶神。
凌路  (对高鹏飞低语)准是分抢不匀。
穆成  (过去,揪住凌路)你还有脸孔上咱们家?
凌路  ……
李珍  穆成你有话好好说嘛。
穆成  (松手)那张大字报的事。
凌路  (一惊)喔……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天塌的大事?就算由我承担责任你总满意了吧。常言道:“笑破不笑补,笑过不笑改。”小伙子,有错只要肯改嘛。
穆振阳 穆成,你要吸取教训。
高鹏飞 好了,好了!青年人嘛,是认识问题而不是立场问题。老穆,我是特地给你贺喜来了,祝贺你荣升为化工局环保处处长……其实你还得谢谢我呢,是我向局里推举你的……唉,我一心想到局里而不可得,你老兄却捷足先登。
穆振阳 我真觉得上级给你的处分太轻了。
高鹏飞 我是认识问题,你是立场问题。(改口)是我错,是我错。。
穆振阳 那么老高,我们请示局党委让我穆振阳回来,一起解决厂里的污染吧。
高鹏飞 (惊慌)别,别……我,我已打报告坚决要求调离本单位。
穆振阳 你?!
李珍  你今天就是来向我们报这个“喜”的?
高鹏飞 喔?还有更大的喜报呢。
凌路  (朝张清、穆英)恭喜……刚才……请多多关照!
[穆英厌恶。张清不知所措。
穆振阳 你们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高鹏飞 老穆,你真是高瞻远瞩、精明强干。我高鹏飞佩服之至!
凌路  眼前的一位百万富翁,我一直以为是没有分文的美国骗子亨利·亚当。
穆成  “百万富翁”?哪儿?
穆振阳 你俩搞什么鬼名堂?
高鹏飞 你们别演戏了。你不知道他爸爸是大资本家落实政策?
李珍  哎呀,是张清?怪不道……
凌路  这个新闻是我第一个知道。
高鹏飞 别吹了。
穆英  妈,原来是他瞎放风。
高鹏飞 老穆,怪不道你才不把我放在眼里?怪不道你那么起劲地为张清同志撑腰?怪不道你满不在乎人家对你的批评?原来你有百万富翁作靠山!
凌路  你怎么叫他百万富翁,老高?
高鹏飞 你这是怎么啦?
凌路  “富翁”的意思是有钱的老头子。你瞧小张他多年青、多潇洒(误读“西”)又有钱又有才,应该尊称他为“百万富青”。
高鹏飞 “百万富青”?(众人哑口失笑)
凌路  我十二万分地热情邀请您们俩位有空光临寒舍做客。比起您们,我家太寒酸、太不起眼了……请别见笑……我为我厂有您张清先生这样一位“百万富青”而感到骄傲、感到荣幸!(鼓掌)
高鹏飞 (鼓掌)老穆,你真有眼力,挑个女婿真神哪!
穆振阳 (气噎)
高鹏飞 老兄、嫂子,不知什么时候大摆酒席?
穆振阳 (怒)明天!明天就办喜事!
李珍  老头子你疯了!他俩自己还没决定呢。
[穆英羞得掉头下。张英追下。
高鹏飞 嫂子,大喜日子虽说匆促一些,但他们完全称得上响应党的号召而晚婚了。老穆的心情我理解……一言为定,届时,我一定光临。
穆振阳 (嗤之以鼻)
高鹏飞 老穆,说实话我真后悔老战友分手……我的远远比得上你的;女婿——半子之靠呀!
穆振阳 (跃起)像你这样自甘堕落的“老战友”,我深感耻辱!
高鹏飞 你?你竟敢——
凌路  高鹏飞,你怎么得罪穆伯伯?
穆振阳 谁是你的伯伯?喜酒我一个也不请!
高鹏飞 (怏怏而去)我和你分别时有句忠告,听不听由你。像你这样的人,不到处碰壁才怪呢!
穆振阳 岂有此理!
高鹏飞 不见怪,不见怪。
[高鹏飞、凌路先后下。
穆振阳 我有了百万富翁做女婿了,他才不见怪。
李珍  老高变得使人不敢相信。
穆振阳 (目光落在儿子身上,想起什么)张清!张清!
[张清、穆英上。
张清  穆厂长,是伯伯叫我?
穆振阳 该叫爸爸。
张清  (惊喜。与穆英相视一笑)爸爸!
穆振阳 小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清取出信件。穆氏夫妇阅信。穆成在旁窥视。
穆成  (惊呼)天文数字……150万!
穆振阳 (把信件还给张清)你打算这笔巨额遗产怎么办?
张清  我和英子商量过了,全部捐献环保事业。
穆成  (惊呼)我的上帝!
穆振阳 成子,你有什么想法?
穆成  自己不留一些?
张清  我们有劳动所得。我想现在人民迫切需要有一个良好的环境,从事工作、钻研、休息,所以我准备一接下遗产,立即捐赠……
穆振阳 你听见了吗,穆成?
穆成  听见是听见……可是?
穆振阳 可是……可是什么?可是应该留一些呀,别说十万,就像凌路是个万元户也好……你可以送送礼、烧烧香,换一个好一点的工作。喔,再买只“英纳格”日历表。
李珍  你怎么怎样看死他?
穆振阳 这十年来我们都被有毒的东西污染了。以至我们下放农村的那些年里对穆成的管教少了……(气愤)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的人,反倒成了“害群之马”?
穆英  爸,你现在真有些婆婆妈妈。人家说人老了……
穆振阳 我是老了。(激昂)但我还要为振兴祖国建设大业而一马当先!
李珍  瞧你又来了火气。我去买些熟菜招待招待。
张清  妈,我吃便饭。
李珍  你和爸爸、英子好好聊聊。(欲下,忽见两个人影)
穆振阳 小成子,你陪妈妈去。
李珍  啊,原来是你们俩位。进去坐,老穆在。(和穆成下)
秦梦  穆厂长……
王有为 穆穆厂长……
穆英  (厌恶地拉张清)我们走!(同下)
穆振阳 是你们俩位。
秦梦  我十分惭愧。
王有为 我我好像在……首长面前……心心也荡了。
穆振阳 有话尽管说吧。
王有为 老老穆同志,我相信您是不记仇的。
秦梦  “宰相肚里好撑船”。穆厂长还计较这个?
王有为 今今天我我们是特地来向您道歉。要要不是您,我我们在错误的泥坑里会陷得多深。
秦梦  听说您要调走,工人同志们都怀着依依不舍的深情,一定要我代表大家向您致意(把手里的礼物放到茶几上:一篮苹果、一盒蛋糕、两瓶洋河大曲。)
王有为 (从怀里掏出两个红封包)
穆振阳 这是干什么?
王有为 小小心心意。别别见怪……我我俩想讨杯喜酒。
穆振阳 唔。那我一定要好好款待你们!
王有为 老老穆,你是双喜临门呀!
秦梦  要是小张的方案再上,那是三喜盈门了!
穆振阳 你们又打算支持我了……哈哈。
王有为 我我们内心一直是向着您的嘛;要不是老高——
秦梦  (打断)提他干什么!那天明明是三车间工人闹无政府主义,是对他官僚主义的惩罚;他偏要怪到穆厂长头上。幸亏穆厂长爱厂如家,及时堵了乱子……真理就是不在姓高的手里嘛!
穆振阳 听说我高升了,真理又跳到我手里了。
王有为 穆穆厂长没有功劳怎么会升到局里?以以后治理污染好好大干一番。
秦梦  我早知道张清同志的心血结晶,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穆振阳 哈哈……因为我现在有了百万富翁做女婿。
王有为 啊啊……穆穆处长是一心为公的好干部!
秦梦  高鹏飞是唯利是图的老官僚!
穆振阳 不过,我似乎还没有健忘。现在争相拍我马屁的人,昨天口口声声要讨伐我这匹害群之马!
秦梦、王有为 (慌作一团)我?我我……
穆振阳 (逼视)世上还有像你们这样不知人间有“羞耻”两字的畜生吗?如今还有像你们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卑鄙政客吗!(把茶几上的红封包朝他们甩去。两人抱头鼠窜)滚!
秦梦  你,你穆振阳记着!你刚刚在党员会议上检查,现在又想右倾翻案啦?
王有为 喔唷唷……你你还要砍毛主席的旗?转转社会主义的向?
穆振阳 啊,又要来一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又要像当年“史无前例”地挂牌子、戴帽子、跪凳子、架刀子……你们在台上高呼革命口号:“把‘害群之马’——我厂第二号党内最大的走资派穆振阳押上台,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拿起一篮苹果欲掷)
秦梦  不得了了!
王有为 救救命啊!(摔倒在地。秦梦被绊倒在地)
[张清、穆英急上,刚要拦住穆振阳,他已克制自己。
穆振阳 统统拿回去!
[秦梦、王有为连跌带爬地检起红封包、拿过水果、蛋糕等礼物逃下。
[李珍和穆成上
李珍  他们干么这样狼狈?(把熟菜放在茶几上)
穆振阳 我找不到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们那副嘴脸。
穆英  “黄鼠狼拜年,不安好心。”
穆振阳 说得好!
李珍  又是什么事,你们父女俩唱双簧?
穆振阳 犯不着提它了。老伴,眼前先打算办三件事。
[张清和穆英打个照面。
李珍  你胃口这么大?
穆振阳 第一件:明天你俩办喜事,晚上在“老正兴”开一桌,就新郎、
新娘和咱们家5个人。
穆英  爸?
李珍  你真的这么胡闹?
穆振阳 这是正经事。他们已是大龄、晚婚了。再说你又怕人家风言风语;干脆快刀斩乱麻,岂不两全其美?张清结婚了,科研就不好上?如果你我当初都要等到革命成功再结婚,恐怕到现在咱俩还是一对只能你想我、我想你的老光棍。(哄堂大笑)
李珍  (忍俊不禁)瞧你说得多不要脸!
穆振阳 (莞尔一笑)第二件,我马上向市、局党委写信,要求留在厂里解决了污染后再调,并向国务院领导同志大声疾呼治理三废、保护环境!
李珍  你还要留厂,不怕三长两短?
穆振阳 哎哎……我就怕你和我离婚。我想你不会和我“划清界线”;几十年的患难夫妇还一刀两断?
穆英  妈,爸爸是对的。
张清  我支持爸爸的做法。
穆成  爸,我不想调工作了。
穆振阳 啊哈……瞧,老伴你在家里反倒成了孤家寡人!如果你“消极怠工”的话,我可不会批判你是“害群之马”。(众笑)
李珍  那么第三件呢?
穆振阳 今儿晚上全家去看戏。
李珍  咄?你真会自得其乐!
穆振阳 解放思想。今儿晚上“大光明剧院”上演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来我市的首场演出——
张清、穆英姐弟 (异口同声)《害群之马》!
穆振阳 (掏出戏票)对!话剧《害群之马》。
穆成  听说这个戏在京、津、沪上演场场客满,反响热烈。对它嘘声的人也不少呢,有的人还要冲砸剧场,围攻编导。
穆英  爸、妈,据说该剧的内容和发生在咱们周围的事情很想象呢……但不过,结尾那个主角胜利了。
穆振阳 别担心,我这匹“害群之马”也会打胜仗的!

——剧终——

注释
1 其时,文化大革命还没有被否定。
2 其时,刘少奇还未平反。

1992年7月脱稿
2010年8月修改
苏州·桃花坞

《自由写作》第79期【连载】

阅读次数:33,65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