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思:维诺娜(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文思

(1)

X公司是保险业界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它的精算部门就有两百多人,主管精算的副总裁已经有两个。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偏偏看上了一直在小公司任职的我,给我很高的薪金,并且保留我的副总裁职务。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绝这样的好意。

到任后,公司总裁詹坶斯先生开门见山地对我说:公司决定要我分管印度子公司的精算部门,把我吓了一大跳。X公司在国外有好几家子公司,印度子公司是其中的皎皎者,其精算部门就有五十多人。

“谢谢公司对我的信任,”我不敢理直气壮地拒绝,只能委婉地推辞:“恐怕我无法胜任。我刚来,连公司本部的情况都没有摸透,怎么有能力遥控领导如此庞大的一个外国子公司的精算部门呢?”

“可是你要知道,这就是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你挖过来的目的啊!”詹坶斯先生两眼盯着我,诚恳地说。

我感激总裁先生的知遇之恩。我愿意为他效犬马之劳。但是,我原来在那家小保险公司当副总栽的时候,除了女秘书,连一个直接下属也没有。昨天的光杆司令,转眼就要领导一个加强排!在部队,这也许不算什么,可是在保险业界,许多赫赫有名的大公司的精算部门也没有这么多员工啊!

“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才适合担当这个重任。”詹坶斯先生耐心地诱导我:“几个副总裁,只有你最年轻,只有你是亚裔……”

“可是,我是华裔……”接着我还想说,中国和印度有领土争端,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也使得两国间的关系非常紧张。

“那不是更好吗?”詹坶斯先生没给我把话说完的机会:“中国和印度是近邻,是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你们在一起一定有很多共同的语言。”

我张口结舌,大有秀才遇到兵的感觉。詹坶斯先生费尽心机把我挖过来,我不好叫他过分失望,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那么好吧。我先试试。如果干不了,再请您把我撤掉。”

“不,你肯定干得了。”詹坶斯先生信心十足地说:“你不是一个人干。上面有我全力支持,下面有他们的两个常驻工作人员。对了,印度子公司精算部门的总负责人泰米尔明天正好飞过来汇报工作。你可以与他好好谈谈,把情况摸清楚。”

(2)

一回到办公室,我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工作。女秘书利莲给我找来了印度子公司精算部门的两个常驻工作人员的人事资料。他们是一男一女,男的叫辛格,女的叫维诺娜。辛格是负责人。

打开维诺娜的人事资料,连一个字都没有来得及看,就被她的照片惊呆了。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展现在我面前:白白净净的皮肤,清秀的瓜子脸,弯弯的柳叶眉,清晰的双眼皮,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鼻梁又高又直,小嘴抿着,好像正在忍住不要笑出来。真是一个天仙般的美女啊!我看了一眼她的工作简历,天啊!她才十七岁就进了这家公司,至今已经有八年工龄!二十三岁那年通过了九级精算考试,正式获得了精算师资格。她分明还是一个小女孩啊!怎么就已经接受过这么良好的教育!印度子公司派她到伦敦总部来担任常驻精算师,她干得了吗?

在向利莲交还人事资料之际,我向她打听印度子公司精算部门的两个常驻工作人员的工作情况。

利莲似乎猜到了我在怀疑维诺娜的工作能力。她毫不迟疑地对我说:“维诺娜踏实肯干,工作能力很强,是我们公司最好的精算师。”那神态就象在维护自己的女儿:“她爱说、爱笑、爱旅游,爱交朋友,是公司社交联谊活动的积极参加者。人人都喜欢她。”

“难道没有一点问题?”我将信将疑地追问。

“最近好像出了一点状况。”利莲吞吞吐吐地说。

“什么状况?”我逼问。

“听人说,辛格老是找维诺娜开会。”利莲好象无法启齿。

“这很正常嘛。”我不明白利莲的大惊小怪:“印度子公司两个常驻工作人员在一起开会……”

“可是,他们一开就是几个钟头。有的时候甚至整整一天。门关得紧紧的,就他们两个人……”

我恍然大悟,毫不含糊地说:“好吧,我会叫他们利用自己的时间来开与工作无关的会。”

(3)

第二天,我亲自开车到机场去接泰米尔,因为他不仅仅是我最重要的下属。而且是我必须依赖的合作伙伴。对于自己的顶头上司亲自来接机,泰米尔受宠若惊,他毫不迟疑地把我当作最好的朋友,立即和我展开了推心置腹的交谈。我也把他视为值得信赖的帮手,向他透露了我内心深处的忧虑。

“辛格和维诺娜近来经常举行长时间的两人会议。你知道玛?”我问他。

“当然。这件事在公司里闹得满城风雨,也传到新德里去了。”

“你怎么看这件事?”

“都是辛格那家伙的问题。”泰米尔斩钉截铁地从牙缝里挤出厌恶的声音:“维诺娜才不愿意理他呢!”

“不至于吧?”我不同意泰米尔的武断:“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

“怎么不是!”泰米尔理直气壮地说:“一共才两个人,辛格是小头头,他叫维诺娜开会,她敢不去吗?”

“可是……。”我觉得好像不可以作如此简单的推理。

“想想吧,”泰米尔看出了我的疑惑,进一步论证他的推断,“辛格不是傻瓜。他难道不知道在公司开两个人的闭门会议会引起非议!他难道不想约维诺娜到静僻无人之处去谈情说爱!他做不到!因为维诺娜不跟他去!所以他只好在公司招她去开会。”

这一推理很有说服力。它打消了我的怀疑。我满意地想,看来他的推理论证能力很强。“那么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呢?”我征求他的意见。

“印度子公司常驻伦敦总公司的工作人员的主要任务就是联系和沟通子公司和总公司的工作,起到承上启下、上情下达、下情上知的作用。”泰米尔把话扯到很远,然后又转回正题:“我认为有一个人就足够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要拆散辛格和维诺娜,让他们劳燕纷飞、天各一方,无法再用上班时间开自己的闭门会议。这也许真是一个简单易行的好办法。我想,他处理问题倒是干脆利落。“这样行吗?让我再想想。”我有些迟疑,因为我刚刚接管这个工作,不知道子公司常驻伦敦总公司的工作人员的工作是不是真是这么简单。

(4)

泰米尔没有“让我再想想”就通过詹坶斯先生把辛格调回了印度。维诺娜终于摆脱了辛格的纠缠,泰米尔变成了她在印度方面的顶头上司。在内心里,她对泰米尔说不出是多么的感激。每个星期二和星期五,她在规定的时间给新德里的子公司打电话,汇报她的工作,传达总公司的指示,然后向总公司报告印度子公司的情况……接电话的当然是印度子公司精算部门的负责人泰米尔。他们的通话时间越来越长、话题越来越广泛……与工作完全无关的个人生活和个人情感方面的对话也逐渐进入了工作电话。渐渐地,他们觉得一周打两次电话已经不够了,于是自动地增加到三次、四次、五次……最后发展到七次。

泰米尔与我的友谊也在不断加深。我到机场去接他本来完全是从便利工作考虑的,他却把它看成了我对他个人的尊重,从此把我当作了他最信赖的朋友,对我无话不谈。对于真诚的友谊我当然不会拒绝,何况初次见面我对他分析问题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就产生了很深的印象。我也把他当作我的挚友亲朋,不再把他仅仅视为下属。

对于公司和印度的长途电话费在不断增长,我了如指掌。我认为它表明了维诺娜和泰米尔工作勤恳、联系紧密。当泰米尔在电话中向我通报他与维诺娜确立了恋爱关系时,我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为他们感到高兴。当泰米尔在电话中向我通报他与维诺娜已经开始谈婚论嫁时,我不再惊奇,只有兴奋。我对现代科技的神奇感慨万分:一对青年男女,长年累月不见面,只是通电话,照样可以谈情说爱、谈婚论嫁。

虽然维诺娜是我天天碰面的唯一直接下属,我却遵照泰米尔的嘱咐,假装对她的恋情一无所知。当她来我办公室请假回印度时,我无法压抑我为她和泰米尔所感到的喜悦。遵照东方人的习俗,我以开玩笑的口吻对她说:“如果是回去办终身大事,可别忘了给我带喜糖回来啊!”

她满面绯红地含羞回答:“忘记谁也忘不了你啊,我的顶头上司!”幸福的神采溢于言表。

(5)

维诺娜回印度以后,我天天等着泰米尔来电话汇报他们的结婚盛典。足足等了一个星期,泰米尔的来电却叫我大为失望。

他沉痛地告诉我:“看来婚是结不成了。”

“为什么?”我莫名其妙:“不是都谈好了吗?”

“她妈妈那里通不过。”泰米尔无奈地说:“她说我们的星座相克。”

“这叫什么理由!”我对着电话大声喊叫,把熟睡中的妻子都吵醒了。根据时差推算,印度都快天亮了。泰米尔彻夜不睡来电话,看来真是遇到了大麻烦。说实话,虽然在西方生活十几年了,我对他们的星座学说还是一窍不通,连自己属于什么星座都不知道。我想,星座相克与我们中国人所说的八字相克应该是一回事:“什么星座相克,那是迷信。”

“我懂。但是她妈妈就信那个!”

“那么维诺娜呢?她也信吗?”

“她被她妈妈牢牢地控制着。每次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她都信誓旦旦地说要独立自主。可是一见到她妈,她就软了。妈妈的话,她一句也不敢违背,就是一个劲的哭。”泰米尔好像伤透了脑筋。

“再争取争取吧!和她爸爸谈一谈。”我给他出主意:“维诺娜又能干又漂亮,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

泰米尔没有回话,沉默片刻,挂断了电话。

几天以后,泰米尔在印度的凌晨再次来电话。“不行了。这个婚结不成了。”他说:“我和她一起去找她妈妈。她就会不停地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妈妈对我说:‘你看看吧,你把我女儿搞得这么痛苦!难道你觉得幸福?’我还有什么话说?我只能知难而退了。”

远隔万里,我找不出话来安慰他。他也再没有话可说。沉默了一阵子,双方不约而同地放下了电话。

(6)

维诺娜假期未满就提前回来上班了。她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变得沉默寡言,两眼含泪,不再说笑,不再交友,不再游览、不再参加公司举办的任何社交联谊活动,上班就是勤勤恳恳的干活,下班就回家。一回到家里就捧着小说看。公司图书室的小说很快就被她看完了。她就自己买,向同事借。

她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那么能干,公司内外追求她的人层出不穷。但是她都一一拒绝了。她对所有追求者的回答都是一句话:“我不想谈恋爱。”

公司与印度子公司的长途电话费急剧地减少了。泰米尔代表印度子公司精算部门对维诺娜的工作发出了越来越多的抱怨和责难,好像无论维诺娜干得多么漂亮、多么卖力,也无法满足印度子公司的要求。

我反对泰米尔这种不是恋人就是敌人的做法。我认为东方人的固执和死板使得他们中的许多人缺乏正确和冷静地处理情变的能力。相形之下,西方人对待情变却更加冷静和合理。我多次要求泰米尔公正地评价维诺娜的工作,态度鲜明地给维诺娜撑腰。对我的善意批评,泰米尔唯唯诺诺,不置可否,使得我无法就此深入追究。

几个月后,我接到泰米尔的电话。他欣喜地告诉我,他要结婚了。女方是一个会计师。

下属要结婚,作为他的上司和朋友,我理所当然的要衷心祝贺。在个人送礼之外,我又把喜讯广发电邮给公司的全体同事,组织大家自愿送礼。印度子公司是我们最大的子公司,作为它精算部门的负责人,泰米尔是公司的一个重要人物,因而他收到了可观的结婚礼物。

维诺娜闻讯也送上了一份厚礼。之后却变得更加心事重重、眼泪汪汪了。

虽然深知底细,我却不能说破,只好利用她到我家来借书之际好心规劝她:“维诺娜,交一个男朋友吧。他会使你的生活内容丰富起来。你会变得活泼、快乐、充满希望、信心十足。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受过这么好的教育。为什么要这么苦着自己!”

维诺娜呆板地看着我,给了我一个她给所有追求者的标准答案:“我不想谈恋爱。”

(7)

泰米尔的突击结婚并不成功。两个月后的一个深夜,他给我打来电话,说他的婚姻维持不下去了。他必须离婚。

“刚刚结婚,怎么又要离。”作为他的顶头上司,我曾经把他的喜讯传给全公司,号召大家自愿送礼。我简直就是半个当事人。我无法坦然接受这种变故。

“整天吵架,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泰米尔诉苦。

“那就离吧!”我对泰米尔变幻莫测的婚恋有些不耐烦了:“你们本来就没有牢固的感情。”

“可是她狮子开大口,要我给她一百万卢比才答应与我离婚。”泰米尔好像在哭。

“为什么?她是会计师。她并不缺钱啊!”

“就是成心捣乱!”泰米尔真的哭出声来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泰米尔经常在深更半夜给我往家里打电话,哭诉她妻子日新月异、逐步升级的捣乱新招。他们的离婚律师好不容易终于在经济上达成了协议,他老婆又提出他经常随意殴打她,她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家庭暴力罪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她又提出他是一个性变态者。他强迫她与他的父亲和兄弟乱伦和群交。看来,他的老婆背后有“高人”指点,不把他以刑事犯罪份子送进监狱誓不罢休。

家里的事情搞得他焦头烂额,泰米尔对印度子公司精算部门的管理开始出现错误和混乱。他命令维诺娜给她整理材料,提出的要求却含糊不清。维诺娜勉为其难地整理好材料给他发过去,他又觉得不适合他使用。他勃然大怒,不检讨自己的责任,反而来电话大骂维诺娜粗心大意、敷衍塞责。维诺娜再也无法忍受他的刁难,当即写好辞职书,把泰米尔提出的要求和她整理的材料一起送到了我办公桌上。

当初,他们俩的恋情从来不曾在公司公开化。现在,他们俩的矛盾倒是在公司公开化了。

(8)

我深知维诺娜是一个能力很强的好精算师。我对泰米尔在结婚不成就处处刁难她很不满意。我仔细审读了维诺娜送来的三个文件,认定了维诺娜没有任何责任,责任在泰米尔。我要千方百计地留住维诺娜,同时又不要过分损伤泰米尔,因为他毕竟是我们印度子公司精算部门的负责人,同时又是我的好朋友。我决定和维诺娜好好谈一谈,在继续装作对他们的情变毫不知情的前提下,同时达到以上两个目的。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我要尽力而为。我把我与维诺娜的长谈安排在下班前五分钟。我当然不指望在五分钟里解决这么棘手的问题。我想的是,大家下班以后,我和维诺娜可以无限期地、不受干扰地、推心置腹地长谈至深夜,甚至到天明。

维诺娜在下班前五分钟准时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她行色匆匆,好像真想在五分钟里解决战斗。

女秘书利莲和我礼貌地道晚安。她已经结束了她全天的工作,有权利享受属于她自己的温馨的夜晚了。

我却仍然重任在肩。我的首要任务是稳住维诺娜,和她慢慢地把问题展开,进行一次深入的交谈。

“我已经仔细看过了你送来的三份材料。”我不慌不忙地说:“我愿意诚实地告诉你,你是没有责任的。责任来自泰米尔。你毫无必要为此而负气提出辞职。”

“不是第一次了。”维诺娜低声嘟哝。

“我知道。”我附和道:“所以我一直在支持你啊!”

维诺娜低头不语。

“但是我也要请你体谅泰米尔的处境。他的婚姻实在是太不幸了。”

“他的婚姻不幸?”维诺娜抬起头来,睁大眼睛,惊鄂地看着我。

“是啊。”我开始渊源本本地向她诉说泰米尔的离婚案:老婆先是向他索要一百万卢比,然后控告他的家庭暴力罪行,接着又控诉他逼她乱伦和群交……

维诺娜一言不发地聆听着。看得出来,她的内心在忍受着莫大的煎熬。她的眼睛渐渐地红了、湿了、流泪了、哭了。最后她嚎啕大哭起来。

“多好的姑娘啊!尽管心上人与别人结了婚,尽管他翻脸不认人,无数次地刁难她,她还是在内心里默默地爱着他,希望他幸福,听不得他受苦。”我在心里默默地想。我禁不住再次劝慰她:“维诺娜,交个男朋友吧。他可以和你共同挑起生活的重担。你就不会这么压抑了。”

(9)

“我是有过男朋友的。”维诺娜终于对我敞开了心胸,没有再用标准答案来对付我:“但是它带给我的只有痛苦和伤害。于是我下定决心,今生今世再也不谈恋爱了。”

“为什么?是你爸爸妈妈不同意吗?”我装作毫不知情,启发她深谈下去,只有这样才能解开她的心结。

“不,我的爸爸妈妈很开通。听说我要结婚,立刻就叫我把他领到家里来见面。知道他的种性不如我家高贵、家境不如我家宽裕、双方的星座严重相克,可是他们都不在乎。听说男方叫我辞去工作,全心全意做家庭主妇,他们也没有意见。”

“那还有什么问题呢?”我莫名奇妙地摊开双手:“你的父母同意了男方的所有要求嘛!”

维诺娜一直在哭,听到我的结论哭得更加厉害了。“不,有问题。问题就出在我身上。爸爸妈妈把我拉扯大,让我这么年轻就受到这么好的教育,挣这么高的工资,所以在第一次拿到工资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用我自己的钱给爸爸妈妈买一栋好房子。‘

我在心里赞叹:多么孝顺的女儿啊!虽然长年生活在西方,却始终保持着东方人以孝为先的优良传统。

“我家很有钱。我爸爸妈妈不缺房子住,但是这是我的心意。两年前,我找到了中意的房子,付清了首期,签了分期付款合同,再有三年就可以把贷款还清。”

“这不是很好吗?”我插话:“你的愿望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可是,他不同意。他不同意让我实现这个唯一的愿望。”维诺娜已经泣不成声。

“可是,你花的是你自己的钱啊!”我惊叫。我无法想象泰米尔会这么不近人情。

“他要我把房子卖掉。他说他并不是要占我的便宜。他叫把钱用我的名义存起来!”

我明白了。尽管说得冠冕堂皇,在结婚以后,即使是以维诺娜的名义储蓄的钱,最后必然还是会用于他们的小家庭,最终迟早还是会变相地落到泰米尔的掌控中。

“听说这是我们结婚的唯一障碍,妈妈亲口对他说:‘我们自己有房子。我们不需要女儿再给我们买一栋房子。只要你们顺利成婚、婚后幸福,就是我们的最大幸福。’听到妈妈这么说,他非常高兴,以为万事如意了。没想到我无论如何不同意。爸爸妈妈养了我一辈子,我从来没有孝敬过他们。这是我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机会。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步。”

“你们的婚礼就这么吹了?”我简直无法相信。

“我们的婚礼就这么吹了!”维诺娜抽泣着说。

“就为了一栋房子?”

“就为了一栋房子!”维诺娜重复:“但是它反映的实质却更加深刻。它表明,还没有把我娶到手,他就开始盘算如何吞并我的财产了。”

“可是,他并没有要你上班挣钱,他要求你辞去工作,全心全意做家庭主妇啊!”我觉得我有义务为我的朋友稍做辩护。

“那是因为他想要我做一个全职的家庭女仆,整天围着锅台转,为他生儿育女,管好他的衣帽鞋袜,照料他的一日三餐。”维诺娜哭个不停。我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她,因为这是所有印度妇女的宿命。

“我爸爸妈妈何尝不懂得这一点。”维诺娜继续哭诉。“但是处在印度这么一个重男轻女的社会,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在这桩婚事破裂之后,他们甚至建议我在伦敦找一个西方人成亲。他们崇尚男女平等的爱情。他们自己就是自由恋爱后结婚的。”

“那么,你为什么不找一个西方人?”我问。

“不,我受的伤害太深。我永远无法从创伤中复员。”维诺娜擦了一把眼泪,“他认为是我破坏了我们的婚姻。从那以后就处处刁难我、事事找我的麻烦,逼得我走投无路……”

我震惊、我愤怒。我万万没有想到泰米尔是一个这样的人。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维诺娜的痛苦。

(10)

维诺娜不停地哭泣,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只能不断地给她递纸巾。我办公桌上满满一盒纸巾被维诺娜用光了,我仍然无法止住她的哭泣。维诺娜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纸巾盒,抬起右手,抹去满脸泪痕。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手腕上小巧的女表,惊叫起来:“哎呀,怎么就一点多了。我已经买好了早上五点多钟的飞机票。”

我从深沉的压抑情绪中惊醒,想起了我有挽留她的职责。我想说:“我还没有批准你的辞职报告,你没有权力就这么一走了之。”但是,我不是一个蛮横的人。我不愿意强人所难。我无可奈何地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我送你去机场。”

我开车陪维诺娜回家去取行李。然后直接把她送到了机场。一路上,我们俩都心情沉重地默不作声。

我帮她办理好登机卡、托运了大件行李。在海关闸门前,我们按西方人的礼节拥抱告别,彼此都知道今生都难得再见一面了。

“谢谢你,陈副总。谢谢你亚洲人的理解力和同情心。”维诺娜对我说:“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说出了长期压在我心头的话。”

“谢谢你,维诺娜。”我回答。但是谢她什么呢?我一时说不出来。

(11)

迎着初升的朝阳,我离开机场,驱车直接返回公司上班。我感到特别失败。在这个不眠之夜里,我一下子失去了两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一个是我最好的精算师,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是多么巨大的损失啊!

可是,失去这样一个朋友真的是损失吗?我看透了他的虚伪,认识了他的本质。不,这不是损失,而是收获。

我突然知道了我应该感谢维诺娜什么。我要感谢她使我对人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我要感谢她使我对生活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在走进公司办公大楼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我是不是应该引疚辞职。作为一个部门的领导人,我连这一部门最好的精算师都留不住,还有什么资格当主管这一部门的副总裁!如果说这并不是我个人的责任,那么我没能及时和有效地制止泰米尔对维诺娜的反复刁难和责怪难道不是我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是的,我应该向总裁詹坶斯先生提交一份辞呈。如果不批,我就好好干。如果批了,我认罚。

《自由写作》第84期【小说专辑】

阅读次数:13,6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