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为什么

Share on Google+

为什么微博限额140字,一百四是一个暗喻吗?
为什么我的手机总是自响? 谁在为我忧心忡忡
为什么越老越想起幼小时光
为什么前面是水,回头无岸

为什么东方打雷,西方难下雨?
一觉醒来,就发生了"革命"??
为什么挑战号飞出了太阳系,何处是最远的力量
为什么人死不能复生,生命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为什么半滴血,则引发红布的狂欢?
为什么鬼在背后,这是哪座坟头的冤情?
为什么天地为一体,我仍然错过你
为什么大江东去,你千古风流快活

为什么说爱你就必须为你而活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红字,只等尘埃落定
为什么一个失误要用一世去追悔
来世都填不满这个空虚

为什么众神们私奔之后,就不准看见他们了
为什么我们并未远行,却时空颠倒
为什么你把灯关了,河流还在身内穿行
为什么我古代的伤痕在腹腔漂移,堆积,越来越大

为什么夹竹挑掩影你的微笑
为什么夜色温柔,请用你的睫毛无声述说
为什么跟着感觉走,我们宛如过界的卒子
为什么托起片树叶,童年的河堤就摇晃了

为什么有人在风中举着一朵黄花等你
飞阤的声音掠过阳台,从不回头
为什么一滴眼泪的重心再次被剥夺
松开面孔就只留下影子

为什么还抱着被治愈的希望,从麻醉开始
为什么疼痛了解疼痛,并争着向死者致敬
“本质的,必要的,奢侈”??
为什么每个人都是孤岛,只能让水复盖

为什么鱼死了,网未破
而河流穿越码头,码头是城巿的酒窝
为什么冬阳唤醒我们的伤痛,即使通过窗帘
为什么一挥手就改写历史,一场疾病就导致死亡?

为什么你不再想那只穿透墙体的桃子
为什么我等候风终止才看见地平线?
为什么还有比光更快比水更深的人心?
为什么菩提树下才顿悟

为什么想有盏灯为自己点亮,反射身影
为什么时间无头无尾,没有边界,坡度
为什么我们的来历不明却刹间成熟又衰老
为什么缺少光线的地方是奔涌的大海深处

为什么你一直旋转,再旋转,以此对抗逻辑
为什么我和你没有玩具,在屋内绕绳自娱
为什么万水千山都过去了,仍然怀旧
为什么从小孤单就一辈子孤单了

为什么想看你在光中的阴影,短暂又忧虑
为什么植物与动物的距离,神秘莫测
为什么杀戮可以是无声的
为什么自杀皆为谋杀

为什么疾病如失控的灰尘跟踪我,直舞到天黑
为什么伤痂里生长新的伤痂,包括一段感情
为什么沉默是金,而金子要发光
为什么女人生育,犹如苹果落地,砸中谁的掌心?

为什么人能浮在水面,顺流而下
为什么举着眼睛奔跑的兄弟,又举着头颅了
为什么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还没有实现
为什么必须挺茅前行,用锁链丈量土地

为什么在长城脚下叹息
这个废墟之城,冬日残阳下,花朵爆炸
为什么细菌单性繁殖,如何理解革命和遗传?
为什么肯定之后的否定,仿佛剥皮般痛快

为什么水火不溶,在一个平面,他们属于同类吗?
而油面平稳如镜,覆盖滚瓜烂熟的水
为什么中年人的面孔,容易混淆性别
为什么老国王摇着尾巴,让没有帆的船出海

为什么只有荒原,不见巨人与之博斗
为什么狼叼走夕阳,在黑白图片的边缘
为什么水草缠绕你的头,声东击西
为什么听见你唱,吉野山呵,砍树的时间到了

为什么看见枕木,就以为前方是路
为什么鸟都飞走了,我久等的大雨还没有来?
为什么悲伤时泪水从眼睛流淌,而非掌心出汗
为什么只要拉开门,就看见走投无路的风

为什么大家向往天堂,在时间的边界
为什么初春,在外地,找不到一个旅人
为什么你离别我了,我方知你是孤儿
为什么明白火就明白了灰烬

为什么花瓶为花朵而存在
为什么最轻和最重的梦同时落地,除非有风吹向深谷
为什么残灯独奏,一首歌没有歌词
为什么铁轨无限朝前,你可以朝后顾盼而不失重

为什么一把椅子起立,接近墙角
为什么火焰都无法飞越这城墙,
为什么你的哭喊只惊动了一个人
为什么一个苹果顿悟了,而放逐了另一个苹果

为什么嚎叫的人都打坐冥想去了
为什么你说鬼在光中
为什么中年人还做梦,现实的反面是镜子吗?
为什么初冬开在后院,形成孤单的标本

为什么静座成一堆植物,朝着一个方向
为什么燃烧,一转身,就忘了天空的飞鸟
为什么倾听老鼠的呻吟,在北方,请与疾风竟走
为什么我在寻找和我有同样银行秘码的人

为什么寂寞是发莓的细菌
为什么你穿墙过来,却无一个空地下落
为什么年末是地主逼债的日子
为什么我看不见眼前的山水,万年的迷雾

2013/10-12于橙县

阅读次数:12,0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