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郁:《大陆》和它的往事(回忆录)

Share on Google+

◎郁郁

1985年早春的一个傍晚,即将跨出大学校门的孙放和二十才出头的默默,悄然、兴奋地来到长江边上的一个县城——宝山城厢镇。那个时候,乃至更早些年头,上海的地下文学正处在一个异常涌动的状态,许多有志于文学事业的热血青年,和与之相伴随而产生的文学社团、刊物,布散在这座城市不同的角落。但是那时的上海,恰恰笼罩着“清污”之后的一派萧瑟中(即所谓“清除资产阶级精神污染”)。时代的阴影,正弥漫在这些严肃文学写作活动中,健康的思想被套上了沉重的桎梏。

散落在上海各处的文学杂志,如由郁郁、孟浪、冰释之等人组成的《MN》(送葬者),刘漫流、海客、天游等人组成的《广场》,默默和他的同人组成的《城市的孩子》,陈东东、陆忆敏、成茂朝、王寅等组成的《作品》,孙放、朱乃云、戴坚、董守春等组成的《舟》,以及另外一些情形相似的社团与人员,自然而然地达成了一个共识——为使有限的文学力量集中一些、有力一点,让思想艺术和精神追求得以更好地呈现,很有必要组成一个新的文学艺术群体,于是《海上》应运而生。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只是出于某种诗艺上的基本认同感,期望摆脱现实的压力以寻求合作的需要。他们各以自己的作品和人格力量向外界不断发射信息,客观上形成了一个无名而实在的城市诗歌群落——海上诗群。

然而,他们中一些主张思想上要有一定的倾向性、人员要更具广泛性的写作者,如:默默、郁郁、孟浪、朱乃云、孙放等人则认为:主流文化的虚假、学院派的轻浮……这些危险的现象,根本上已远离了诗歌精神,与真正、严肃的文学背道而驰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现状,那天孙放、默默和郁郁商议决定成立“天天文化社”(由孙放担任社长),创办《大陆》诗刊(由郁郁主持)、小说《木偶》(由默 默主持)、文学批评(由朱乃云主持),并由戴坚出任理事长、孟浪负责通联。在随后短短的一个月中,大家确定了各自的事务,分头落实。1985年4月16日,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丽娃茶室”,召开了由200号人马参加的“天天文化社”成立大会。旋即,又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编就、刊行了《大陆》创刊号。鉴于当时上海政治气氛的特别微妙,便由郁郁率先去浙江杭州、江苏南京发行,一时间,赢得了诗界同人的极大关注和反响。

同年8月,郁郁、孟浪、冰释之,历时半年,行程两万公里,自费对中国西北、西南等地的民间诗歌进行了考察,与当地的民间/地下诗人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往与切磋,并在新西兰(新疆、西安、兰州)、北京、四川等地的各高校举办、参加了一系列诗歌讲座、朗诵会等活动,同时还与关注中国地下诗歌的汉学家进行了交流,是年冬天返沪。

可是没过多久,1986年的晚春,一场前所未有的冲击,顷刻降落到这群年轻的诗人身上,风生水起的上海诗歌运动几乎遭受了灭顶之灾,诗人和文学青年一个个被拘捕、传唤、监视。

为表明《大陆》诗人对真理的追求对诗歌的热爱,郁郁、孟浪毅然决然,决定非常必要刊行一期新的《大陆》。他俩分头向全国各地的诗人朋友组稿,得到了料想不到的声援,使他们深受感动、鼓舞。刊物一俟出笼,即由其时盘桓沪上却总也兴奋不已的马哲送往北京,又由做火车邮运员的阿钟弟弟带至四川。那一期的《大陆》,无论是作品还是制作,堪称中国民刊诗歌的上乘之品。

87年头上,诗人阿钟感召于那时的气氛,要将自己微薄的积蓄作为对诗歌的投入,与郁郁商量下来,决定出一期“上海先锋诗人专辑”,作为《大陆》特刊(还配上了12为作者照片的复印件)。凛冽的寒风中,忠实敦厚的阿钟,拄着拐杖走访了上海《大陆》同人,斗志昂扬的京不特也齐心协力。“八面来风”(《大陆》特刊上12位诗人与上海诗人兄弟们)在愈发寒冷的大上海呼啦啦展开。

谁能料,灾难再次开始……

从此,孟浪出走深圳,郁郁也终于被开除公职,默默成了待业青年。还有郭吟、刘漫流、冰释之、京不特等一大批认真而又严肃的文学同道,无一不遭身心的重创。哦,一派大革命失败时期的景象,萧瑟秋风今又起。

《大陆》成了我们心中的孤岛,《大陆》像我们体内的一场水土流失。

88年盛夏,在武汉编纂《中国第三代诗歌总集》的郁郁,曾想借机出一期《大陆》长诗专号,几经周折,从诗稿到费用却都未遂人意。89年春夏之际,郁郁与默默再度考察了中国西北、中原、华东等地的民间/地下诗歌境况。一两年后,郭吟、刘漫流、阿钟、孟浪、默默和郁郁等几位当年的老伙计,一致认为要出一期《大陆》5周年的纪念号,结果事情还未开始张罗,就遭到了上海有关方面的密切关注。

这么多年过去了,日子似乎好过起来,意识形态仿佛也松懈了,《大陆》的同志们,觉得青春岁月里的追求,就要加以肯定、张扬。2003年秋天,经由郁郁、孙小伟和老伙计们的努力,《大陆》开始了复刊工作,次年春天,《大陆》再次像一位战士秘密出现在上海的街头中国的身边。

2004年岁末

【附记】

此文系《大陆》复刊后,作为刊物的主持,感念于这漫长而又不能释怀的二十年,这些因写作而遭际人生骤变的诗歌伙伴,从青春年少到迈入中年,纵使坎坷不平、饱尝艰辛,然,他们无怨无悔,诗心依旧。于是笔者暂离这座恩怨难断的城市,来到江南的一个小镇,在一个与当年筹措《大陆》类似的季节里,写下了这些文字和怀想。

日前获悉,“独立笔会”《自由写作》要辟办“记忆和见证:我所经历与目击的中国地下诗歌(1978-1998)专辑”。老友暨《大陆》诗刊的发起人、参与者之一的孟浪,发来了他珍藏多年——几份与当年商议《大陆》相关的影印件,非常难得。笔者便以“附录”形式一并于后,相信透过这些“史料”,读者和后人会为这些圣徒般的诗人欷歔又感佩。

【2012、8、31 于上海 苏州河】

【附录】

1984年8月21日、8月25日、9月19日和1985年1月17日“纪事”

(2012年8月30日根据孟浪笔记原件抄录)

【纪事】一

时间:1984年8月21日晚,约7时30分至9时15分

地点:江湾镇奎照路378弄6号

人员:朱维国、孟俊良、王一樑、王一栋

商议诗社、文化社与诗刊诸事宜。

初步结果:

(1)《天天》诗社,《天天》诗刊。

社长:孟俊良(朱维国提名)

主编:朱维国(王一樑提名)

理事长:孙放(孟俊良提名)

诗社社员:朱维国 孙方 戴坚 孟俊良 王一樑 郭吟 董克森

组织构成。与文化社之关系。社员登记表。朱、孟、王、郭文章分工。

(2)“当代中国青年诗丛刊”,“青年诗歌大奖赛”。

“诗丛刊”

九月下旬定稿
十一月中旬出书

“大奖赛”及专集

十月上旬至十一月上旬组稿
十一月中旬定稿
八四年底出书

(1984年8月21日太空斋)

【纪事】

时间:1984年8月24日晚,约6时45分至10时

地点:闸北区南山路128弄内

人员:朱维国、孙放、孟俊良

向孙放通报8月21日商议结果并征求孙放意见。详商《天天》诗刊编务,《天天》诗社社务。明确设理事长一职之必要,为文化社工作奠基。

“当代中国青年诗丛刊”分工:

朱维国、孟俊良组稿、选稿、定稿;

孙放、戴坚协调打字、付印、订发事宜;

王一樑、郭吟撰写序言

《舟》第四期出刊处理意见(略)。

(1984年8月25日太空斋)

【纪事】

时间:1984年9月19日晚,约7时至9时30分

地点:闸北区普善路128弄67号

人员:戴坚、孙放、朱维国、孟俊良

集中讨论“诗丛刊”编务事宜,结束前谈应聘“立业光学另件厂”厂长事。

集子定名为《当代中国青年诗选》(第I辑)并定化石、冰山、有疾、野云主编。

九月三十日截稿。十月一日、二日四人集中审稿、定稿。

初定入选者名单;初定发行范围及数量。

各人可作序,后由一人统稿执笔。诗集附作者小传,按姓氏笔划为序列于诗集后。

应聘“立业光学另件厂”厂长事略。

(1984年9月19日太空斋)

【纪事】

时间:1985年1月16日晚,约7时45分至9时45分

地点: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系某教室

人员:陈刚、姚霏、朱维国、孙放、秦晋雁、贾毅军、李伟、刘佑军、曹秉、华慈祥、许峰、孟俊良等十二人

商议结果:决定集资创办《大陆》杂志(暂定名)

《大陆》杂志筹委会临时召集人陈刚

《大陆》杂志编委会由姚霏、刘佑军、孟俊良等三人组成。

《大陆》杂志筹委会经济组由孙放、朱乃云、朱维国、孟俊良等四人组成。

“兵分两路”行动(1)打通关节(2)筹集资金

试刊号32开64页定价4角,印行三千册。筹资暂定贰仟圆。

(下略)

(1月17日凌晨0时40分草于太空斋)

《自由写作》第85期【记忆和见证:我所经历与目击的中国地下诗歌(1978-1998)】专辑

阅读次数:9,74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