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迪:在Manasota Key面对大海(外一首)

Share on Google+

◎ 雪迪

白沙滩,绿蒿草;那只
灰鹳,总是站在一幢
临水的木板翘起的屋顶上
七月和八月之间的暴雨
惹得大海动怒。深水的
心胸突然变得狭窄
把更多的水向外推
水在推搡中形成巨浪
比小心眼的人拧,一排
一排,吼叫着扑到岸上

岸上聚集着坏脾气的人群
黑色的鱼鹰混在白鹳之间
树的声音最低;然后
那些背部黑暗的蜥蜴
在无人的地方乱窜
使海边的房子更空寂
水在裂开时发出巨响
劲风扩大水的裂痕
伤着的是躲不开的岸
被人和楼群固定在这儿
带着垃圾;被自爱的大海
整日报怨。聆听的人
终日听见四处的哀叹声

我们的声音,和海水
自然的声音混在一起
使大自然生病,到处
都被污染了。我们想法子
使那些根本不想的圣物
被玷污。大川成为小河
小河干涸。秃地使野兽绝迹
庄稼人向城里走,集体地
活在一起;活得疲惫
活得拥挤。当水往高处流
那是洪水;肉体就是船
干净的就是浮现在水面的

是看得见的。浪涛相互推着
太阳炫耀。风带水声
灰鹳站在临水的
不带人气的屋顶上
白鹳在灿烂的水面上飞
小得如水鸟;椰子
在涛声中掉落,白细的沙子
出声似银。观海人
听见巨浪无声;窥到
天道有其形

连接

1

起风了;没有阳光
水不能单独托住云层
早先分散的云,如一拨儿
打群架的人聚拢
深海带着杀气
雷在乌云下面跳着
岸变得晦涩。沙子
被风撮起来,在岸上乱撒
那些凭水气和气流捕鱼的灰鹳
迷惑地向着急促的浪头尖叫

此时是 6 点,傍晚岛上常有的景象
海湾在日落前,莫名其妙的变脸
也许是太多钓鱼的人,伤了水气
某人长时间地在烈日下读书
专注唤醒了储藏在某片
水域上方的记忆;那些消失的
返回了,找不到身体
望不到他们早先的女人
不记得出了什么事
于是暴雨骤降,夹着似雷的
吼叫;沙子裹住
所有在岸上能动的物体

随后是落日,用他的神力
把云扯成一条条的
一些云伤着了,带着血丝
一些仍闷闷不乐,但恰如
中国古代的美女,不开心时
也那么好看;渔夫返回
把网向泛着落日金辉的水面甩
他均匀地转身,扬手
美和赞美就这样诞生
孤独的散步者,使海岸线
向深处延伸;孩子们
与浪涛、阳光、沙子
和谐地在一起

夜带着湿气和浓重的咸味
跟着落日;随后就是黑
黑暗是最后一个,是锁门人
那些带着性欲的人
总被锁在某地的里面

2

我住在海边的白房子里
[ 68 年前,在房子里
全是裸体的人。屋志记载
我写这节诗献上对先人和
旧日的习俗的敬意。]
玻璃窗上全是海
晚上,拧亮灯,就是涛声
星星结群,在水上更亮
夜不移动;动的是流星
动的是我,还动心
动情。想没离开你的日子
那些日子因为你的美
而美好;爱不摇来晃去
爱入心,就往下沉
然后很稳重的
很固执的生长。现在
我傍水,读书;写长诗
被灿烂的阳光拍黑

每天,在爱中,象好久
没换过的水,摇来荡去
是对你美妙身体的渴望
当我在金沙子上看见那些白鹳
雅致地,脖子在热风中弯着
我就记起那对又小又白的乳房
爱人的抒情的双乳,饱满
但不夸张;象早餐时倾听的
轻松音乐;雨里打开的伞
乳牛在暮色里的叫声

象那幅诲淫的意大利油画
那对膨胀的乳头,被轻轻
捏着,它们在我的指尖中
喘息。白桦林中的鸟
不停地啼叫;帆在强劲的海风里
鼓着;旭日一点点从雾中升起

也是一场暴雨后的落日
呈现淡红色,火红色
近水时刻的暗红色

海豚从水里浮出,又隐入
脊背闪亮;暖水中的岸
更有人气;天空
使远处的水弯下去

在异国的唯美的人,单独
观赏落日,然后是彩虹
弯弯的,硕长的,高贵的
古典的;那是爱人在爱中
弯曲的身子,象失传的
中国人细雕玉器的手艺
Coltrane 吹的萨克斯风曲子
河流天然地沿地势转弯

丘陵凸起,祖先就在那里
开始把香火向下传
信命,拜神,真干活
麦芒金灿灿的
在被庄稼人精心呵护的
那块麦地里;天堂的门
在一阵高过一阵的赞美歌声中
打开着;从那里开始
全是光,无限温暖
一切都是无比熟悉的
感动的;是在振荡里的感情

爱生长;爱吞吃光
爱成长在振荡里
在感恩中,在孤独的时刻
当一个人,发现一个方法
可以连接另一个人

3

星座连着沙子;幼龟凭海的反光
向那个液体的世界爬;在那儿
它们比人活得长久。那儿是软的
稠密的,透明的;是另一种语言

我赤身躺在海滩上
看星,灿烂的星;流星一闪即逝
整夜,听着涛声

《自由写作》第89期【诗歌专辑】

阅读次数:17,46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