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魔鬼与革命家与平行宇宙与冒充上帝的作家(科幻小说)

Share on Google+

◎刘荻

夜深人静,只有面前的电脑还在吱吱作响。

忽然感到有东西从身边闪过,一扭头,发现魔鬼就在我身边。

魔鬼挺着个大肚子,留着大胡子,头的两侧长着两个犄角,屁股后面拖着条分叉的长尾巴,手里还拿着一把叉子,看上去挺像艾未未。

头顶上的日光灯管发出吱吱的响声,魔鬼用一双狡猾的小眼睛瞅着我。

魔鬼用尖细的吱吱声说道:“Congratelations!为了表彰您长期以来坚持不懈地在互联网上充当魔鬼辩护士的工作,地狱有限公司决定把本年度的愿望大奖颁发给您!”

我吓了一跳。回了回神之后,我好奇地问道:“那么说,我中大奖了?”

魔鬼继续用吱吱的声音说:“地狱有限公司可以满足您的任何一个愿望,但是要记住,无论您得到什么,您的敌人都会得到双倍!”

“就是说,如果我要一百万美元……”

“那您的敌人就能得到二百万美元!”

“如果我要得诺贝尔奖……”

“那您的敌人就能得到两项诺贝尔奖!”

“唔,一方面,只要我自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别人得到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但是另一方面,我的敌人是谁?是那个整天在网上骂我的XXX,还是那个讨厌之极的邪教领袖某大师?”

魔鬼发出一阵冷笑:“您连自己的敌人都忘记了?您的敌人就是大独裁者本人,没有别人。凡是您得到的东西,他都会得到双倍。”

“哦,没错,当然是他。如果他得到二百万美元或者两项诺贝尔奖,我肯定会气得半死。不过……”我灵机一动,“有些愿望肯定没法照此办理,例如我的愿望是有一个不附加条件的愿望……”

“本公司的规则是禁止递归算法,因此您不能提出此类愿望。”魔鬼的脸阴沉了下来。

“那么,还有另外一些愿望,”我不慌不忙地说,“例如我要成为世界首富,或者成为这个国家的总统,或者仅仅要求消灭独裁……对于这些愿望,他肯定没法得到双倍。”

魔鬼看上去气得肺都要炸了,他咬牙切齿,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来:“没问题,本公司可以满足您的此类愿望。不过您必须付出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

我本可严词拒绝,但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至于我的灵魂,与千百万人的生命、自由和幸福比起来又能有多重要?

于是我说:“我的愿望就是结束独裁者的统治!”

这时我突然陷入一片耀眼的白光之中。除了光线之外一切都从我眼前消失了。一个声音说:“停!”

一切又开始在我眼前重新聚集,云雾消散之后,我发现自己坐在一个乱七八糟的卧室里,眼前还有个只穿裤衩背心的大胖子,他认真地看着我,说:“你知道自己的决定会有哪些后果吗?”

“怎么,”我想,“发生了什么事了?我已经死了吗?可是这里既不像天堂又不像地狱,眼前的这个人也不像上帝啊(魔鬼我已经见过了)。”

“你是谁?”我问,“是上帝吗?”

“不,不是上帝……唔,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上帝。你看,其实你是一篇小说的主人公,而我是这篇小说的作者。因此对你来说,我或许就是上帝。”

这话听来令人震惊,可是他让我看了身旁电脑里的一个文件,文章开头是:“夜深人静,只有面前的电脑还在吱吱作响。”

“这个故事的开头隐藏着一只老鼠,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它一直在吱吱地叫,”他咯咯笑着说,“当然你在故事里的时候是不会感觉到的。”

“如果我只是你作品中的一个人物,那岂不意味着我没有自由意志了?”我感到十分沮丧。

他挥挥手说:“没有这个问题……作者在构思作品的时候会同时考虑多种可能的结局;作品还没有写成的时候,多种可能性迭加在一起,就像量子力学中的迭加态或者平行宇宙一样,你完全可以用你的自由意志来决定故事的结局……说到这里,你知道你刚才的决定会有哪些后果吗?”

我耸耸肩膀:“我只是想要结束独裁而已。”

“那你就亲自去看看吧!”

这时一道绿光闪过……

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成群结队的坦克、炮火、轰炸;我看到了流血、难民、哭泣的孩子;我看到街道两旁、建筑物上,到处都挂满了邪教领袖某大师的照片,到处都摆满了他的塑像;我还看到一向反对某大师的著名自由派人士遭到审判……

“不!”我大叫道,“停下!这不是我想要的!”

……

烟雾散去之后,我又回到了魔鬼面前,刚好听到魔鬼咬牙切齿地把这句话说完:“……不过您必须付出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

这么说,我又得到了一个修改我的愿望的机会?这次我可要想好了再说,不能再犯刚才的错误……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我说道:“我的愿望是让这个国家立即但要和平地结束独裁统治,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这时白光再次亮起……我发现自己又来到了那位假冒上帝的作家身边,他说:“你确定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这次我又做错什么了吗?“有什么问题吗?”我问。

“你再去看看吧!”

绿光再次袭来……

我发现自己来到了家附近的一条街道上,虽然天色尚早,但已有上班、上学的人行色匆匆。

街边报摊买份《晨报》:明星、娱乐、八卦,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再买份别的报,也是一样。

“劳驾,”我拦住一位拎着一袋子菜的大婶,“麻烦您打听个事……独裁者真的完蛋了吗?”

大婶先是一脸迷惑,然后不知为什么笑了起来,说:“独裁者……哎呀,是有过一位独裁者来着……叫什么来着……你瞧我也说不上来了……他已经完蛋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上个月?半年前?说不定有一年了吧……”

“独裁者名字叫金……什么来着?”一位身穿短裤和背心,大概是刚刚早锻炼回来的老大爷也加入了谈话。

“不对!叫希特勒!”一个跨在自行车上、背着书包的中学生插嘴道。

“那么现在有选举吗?”我问道。

“选举?哎呀,似乎是有的。新当选的那个家伙,大家管他叫总统的……我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了,肯定是个以前没听说过的家伙……”大婶抢着说。

“这跟咱们有啥关系?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投过票,现在也不打算去投。”老大爷说道。周围的人们七嘴八舌地表示赞同。

可是我已经听够了,“停下!这不是我想要的!”

这次我回到了作家身边。“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当然希望变革尽量不影响人们的生活,可是……”

“问题就在于你替人们作出了选择!他们没有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因此他们对变革麻木不仁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既要让人们能够自由地作出选择和决定自己的命运,又要实现我的愿望……”

“哦,其实人们并不能完全决定自己的命运。命运之中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正是你的愿望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发明与创新,发明与创新的结果是难以预料的……此外,我认为你还需要考虑一下自己的灵魂。当然,这些都只是建议,最终的决定还是要你自己来作出。”

我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又一会儿,然后睁开眼睛说:“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作家说:“好。不过你要知道,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故事里的魔鬼通常都只给三个愿望。”

……

再次回到魔鬼面前时,我说:“你可以得到我的灵魂,不过只能在我死后。”魔鬼嘟嘟囔囔,但是同意了。于是我说:“我的愿望是把意识上载到计算机中的技术变成现实!”

一阵电闪雷鸣!我倒在床上动弹不得,随后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天已大亮。“昨晚做了个好奇怪的梦!”我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电脑上网。今天的头条新闻是:“瑞士洛桑理工大学成功实现意识上载,有关产品五年内有望进入市场”我看着电脑屏幕,想起昨晚的梦,楞了好半天。

……

我的愿望终于开花结果了:商业化的意识上载服务三年之内就出现了。修正了最初的几个重大bug(如上载后的意识没有备份、遭到病毒攻击等问题,这些问题一开始甚至造成了一些人的死亡。现在人人都安装了防火墙,还把自己的意识复制很多份保存在不同地方,定期自动更新)之后,这项技术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价格也越来越便宜。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自己的肉身,生活在塞伯空间中——当然他们随时都可以把自己下载到某种人造躯体中找点乐子,你甚至可以用自己的意识来驾驶飞机,过把飞行的瘾。

独裁政府已经完蛋了,因为现在它既无法收税,也无法对反对派进行肉体消灭。不过我们并没有建立一个民主的国家——随着世界各国的政府(不管是民主政府还是独裁政府)纷纷垮台,现在“国家”和“政府”都已经成为了过时的概念。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们梦想过的世界中。

至于我自己的灵魂,现在我可以说是永生不死了,魔鬼要想拿走我的灵魂可能要等到热寂那天了。而且我给自己的灵魂加了七道防火墙,藏在七十七个不同的地方,魔鬼做梦也找不到它们。

《自由写作》第90期【小说】

阅读次数:12,43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