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斯德哥尔摩红色症候——对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先生的公开质疑(随笔)

Share on Google+

◎廖亦武

马悦然先生,你怎么能够像众多中国官方文人那样,在独裁中国和民主西方之间,游刃有余呢?

你德高望重,可作为汉学家的底线呢?

以下是六四见证人廖亦武对你的公开质疑。

马悦然在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之后,多次访问中国(1999,2005,2006,2012),他于1990年,天安门大屠杀不久,与官派作家莫言在香港相见甚欢,从此有了在文学江湖上流传至今的极其无聊的“三支烟交情”。此刻的中国是一超级兵营,冤魂弥空,我等已经锒铛入狱,却不知他们在穿鼻的历史血腥味儿中,是如何把酒论文学的。在莫言中彩获奖不久,马悦然就迫不及待去中国接受了几十家官方媒体采访,频频曝光,在众星捧月中推销他的翻译作品(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巨大的谜语?记忆看见我》),还将连续两届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进行“作家和诗人,讲故事和不讲故事”的驴头不对马嘴的比较;他也在台湾出版推广莫言作序的微型小说集《我的金鱼会唱莫扎特》,于海峡两岸同时获得大量利益。

马悦然曾经是大独裁者毛泽东的仰慕者,因此翻译过《毛泽东诗词全集》。马悦然说,毛泽东的《延讲》是好的,只是后来被人利用。毛泽东在《延讲》中,赤裸裸地鼓吹文艺的根本任务就是为独裁政治服务。马悦然作为学者,不仅没有将沈从文为代表的“民国时期的乡土文学”和“经过共产党改造的乡土文学”做一个起码的区分,反而混淆概念,将毛泽东、沈从文、赵树理、孙犁、莫言、李锐、曹乃谦等等进行偷梁换柱的“传统嫁接”,由此为莫言抄写《延讲》开脱。他最终利用瑞典文学院的其它评委不懂汉语和中国历史,而做了令共产党欢欣鼓舞的坏事。2012年12月28号,他在广州接受采访时,竟违背诺贝尔鄙视强权的人道理想,公然撒谎:

羊城晚报:评选诺贝尔文学奖的依据是什么?
马悦然:唯一的标准就是文学质量,对于作者的政治立场,我们是不管的,文学质量是唯一标准。

可是诺奖颁奖辞却在强调莫言作品“揭露黑暗”的反共政治立场。马悦然在给廖亦武的公开信中也反复强调自己的反共立场——我们应该相信哪一个马悦然呢?他在不同的地方说不同的话,这表示什么呢?——他还一再违背诺贝尔评奖的保密原则,多年前就在中国大肆宣扬他圈定的一些人一定有希望得奖。

他在给廖亦武的公开信中,认定高行健和北岛是异议人士,可已入法国籍的高行健本人都不承认自己是异议人士。而北岛早已投降回国,公开参加大型诗歌节,和共产党高官并排坐台上,并接受《人民日报》采访。

另外,马悦然在给廖亦武的公开信中,公然篡改原文,将自己和瑞典文学院混为一谈,可见其学术水平和职业操守如何。我在2012年12月5日写给我的瑞典出版社的信件原文如下:

非常高兴瑞典最大的《日报》将在周四刊登《致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公开信》。感谢您。

瑞典文学院这次和独裁高度一致,是和院士的终身制有关,马悦然和共产党体制内的作家走得太近,甚至成为密友,这妨碍了他对文学作品作出公正的判断。一个高龄老人带来的羞辱,成了诺贝尔百年来最严重的羞辱。这几乎颠覆了文学应该体现的人类的普世价值。幸好诺贝尔文学奖还曾经颁发给索尔仁尼琴、布罗茨基、帕斯切尔拉克、赫塔米勒、加缪、萨特、加西亚马尔克斯等等代表着人类良知的、永远不和邪恶妥协的作家,幸好。

被中国官方文坛宠坏的马悦然,象征着世界文学的终极权势,他享受着纳税人带来的丰厚福利,却让这个内涵意味深长的奖项,在所有独裁反对者中威信扫地。他最终促成共产党高官莫言降临瑞典,去挑战人类的普世价值。

如此,经济腾飞的独裁中国终于实现了对经济衰退的西方全方位的攻占,我曾在接受法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2010年我的朋友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我却在巴黎市中心的百货公司看到非常多的有钱人疯狂购物。顿时,我脑海里涌现出一部电影:《解放军占领巴黎》。于是我对身边的汉学家侯芷明说,错了,解放军没占领巴黎,是中国购物团攻占了巴黎。海外的中国人这么有钱啊?可我在国内,四处都是穷困潦倒的人。我被远距离的贫富悬殊震惊住了。在2012年,我又震惊了一次,锣鼓喧天的中共又占领了瑞典,爱国者们在皇家音乐厅周围齐唱《妹妹你大胆朝前走》,党国文艺发言人莫言在阵阵聒噪中,冲着记者们宣布——新闻检查制度和上飞机的安全检查同样必要,中国监狱没有关押真正的作家——这让现代人类(包括读过莫言作品的人们)目瞪口呆。西方怎么了?!我觉得,共产党市场经济活生生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奇迹:从经济到文化,占领了西方。真是没办法。”

最后请听听流亡法国的艺术家高源为流亡瑞典的盘古摇滚乐队所作的抗议之歌:

人活脸,树活皮,
灯泡放光要玻璃,
文学院发奖凭良知。
妓女挣钱靠身体。

刘晓波在坐牢,
莫言在拿钱;
高智晟在坐牢,
莫言在拿钱;
师涛在坐牢,
莫言在拿钱;
谭作人在坐牢,
莫言在拿钱;
李必丰在坐牢,
莫言在拿钱。
野鸽子亚辛病死监狱里,
艾未未坐牢又罚款,
莫言他妈的还说还说——
监狱没有关作家,
言论审查像安检。

中国就是个大牢房,
你们看不见?
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你们要不要脸?

2013年1月30日于流亡途中

《自由写作》第91期【杂文】

阅读次数:24,89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