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锋:为中国梦流一把泪(外三首)

Share on Google+

◎ 张锋

为中国梦流一把泪

听说木耳自己炒了个鸡蛋
几根骨头自己炖了一锅汤
土豆们把自己弄成土豆泥
麻雀虽小自己弄全了五脏

中国之大 却大而不当 缺胳膊少腿

春夏之交 一场重感冒发烧过后
从中南海发货的
从天而降的 从美国梦拷贝过来的
中国梦 让大地上所有做过梦的人无比激动
喘息之间 我开始追女孩 饿了 就去超市买两斤烙饼。

有人在写作班子的伴奏下
做了一个梦 春秋大梦 又叫中国梦
做梦,吆喝梦,兜售梦的这个人
也许会被历史铭记 但中国梦一定会不了了之

在你们中国 所有的事情最后都可以不了了之 从古到今

所谓中国梦 是典型的画饼充饥
但中国人已经过了饥不择食的时期。
说实话 我喜欢习李 我承认 中国开始出版新专辑
新主子还是带来了细微的希望 但

有一个事实很简单也很残酷:不再纯洁的
执政党 已经无力带领中国实现中国梦
触动利益 比触动灵魂还难 关键是还有灵魂吗?
灵魂早已出窍 风声鹤唳 草木皆兵 维持现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中国梦当然美好 但走到今天 这个梦和共产党已渐行渐远
在中国 我已没用梦

中国梦 我是多么喜欢你
但现在 也只能为你流一把泪 再加一把鼻涕
我估计 再过十年 再为你欢呼也不迟。

(草于2013,3,19,海南)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我周期性的厌世

话说,边疆地带多双鱼座O型血的梦想者 善良而懦弱
我是一株从北温带移植到热带的仙人掌
有刺 但也温和 生长有些 迟钝 缓慢

话说,度过漫长的成长期 来到中年这道坎上
我过着我的小日子 不好不坏 无惊无喜
老婆会在微博上对我说 饭在被窝里 她在锅里
回到家 我就喜欢拉上厚厚的窗帘 不喜风和光
把世界隔绝在窗外 有点像林彪 不是陈光彪那彪子
我在昏暗的书桌上 偶尔写下分行的汉字
我的字里也许包着革命的火种 哥们儿对我的诗一般不予置评

话说,亲,这是个 多好 多亲 多美 的 字眼啊
亲,冬天来了 下大雪了 天如此寒冷
亲,你换个女人吧?
亲,你换个男人吧?
亲,你们换个祖国吧?
亲,习李,如果再不行的话,
我们换个祖宗试试?

话说,他们没有深邃的感情 他们怎么会这样?
他们没有从始到终的善良 他们怎么会这样?
他们不懂得到大地山川的深处 找点甘泉喝喝 他们怎么会这样?
他们莫非就是一堆狗屎和马尿?
这里的他们,可能是某个党也可以是某一类人。

话说,为了吃一碗桂林米粉 我去了趟桂林
为了吃一顿北京烤鸭 我去了趟北京
为了吃一只正宗的三黄鸡 我去了趟上海
人在海南 想吃文昌白斩鸡 我只需出门走上几步
我是多么的执着 多么的一根筋
我的下半身,它性本善 从十八大以后 我的情绪急转直下
我要一个人去大地私奔 一个人去触摸天堂
我要一个人去玷污庙堂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我周期性的厌世
每当我厌世的时候 我就把所有的怨气撒到某党的身上
像个女人 来月经的时候 常把怨气撒在他老公身上

话说,我的灵魂在游走 路上却没有喝茶和撒尿的驿站
我的人民活得像幽灵一样 魂不附体。
走着走着 老子 就喜欢 老子的无为而治
小国寡民 鸡犬相闻 老死不相往来
也喜欢 戈尔巴乔夫这样的哥们
他搬起石头砸了苏联的脚 额头上烙印着一幅世界地图

党啊,反正你别让我厌世 一厌世 我就要奋不顾身的胡说八道。

(草于 2013,01,22 海南)

我的生活即使在一堆烂泥中,也总是充满了天真的惊喜

我的梦想或梦乡 不过是一个大屁股妞,
也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大屁股妞玩了 后面又跟着来了个小屁股妞

这真是 难以捉摸的世间,众生栖息其间
但我的生活即使在一堆烂泥中,也总是充满了天真的惊喜
我睡得像个婴儿 假寐了一会儿 就长大成人了

谁想听你说那几句童言无忌
四九年以前还有几句真话,后来他们习惯了谎言
谁没有良知,谁自己心里最清楚。
当然装逼的例外 继续邀宠于这头怪兽

马克思,瞧,你的这个徒子徒孙 拧巴着他的那张脸,
这张脸抽抽巴巴,看上去像一坨被踩过的牛粪
大鱼大肉吃着,他的腹股沟突然间就开始发凉
摸着石头过河 尽管提着灯笼 夜里也可能淹死在小河沟中
有一个国家,这些年就一直在一条小河沟中 摸啊摸啊摸

一个人太好了,会成为另一个人的祸害
一个人太好了,会成为一个国家的祸害
你们要小心 一个国家说不定就会死在一个好人手里
一个党 当然也不在话下。

在主席台上夸夸其谈 把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复兴
只是交给一次又一次会议。就像我在篮球赛场,从不看比赛
只是为了看看啦啦队性感而养眼 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舞蹈
灵魂满地找牙 肉体冷眼旁观 你们的节操早已像玻璃碎了一地

刚刚查了一下 我的银行卡里 还有两万元人民币
这点钱 行贿远远不够 我只有起来闹革命 天天死磕
一个人 像愚公移山,哥们 你来吗? 我们一起挖出
一个我们的 美丽新中国的大坑 埋进去一些什么
我们的目标很庸俗 就是我们也可以吃喝嫖赌 全由自己的党来报销。
不像 你们 生产队搞得共产主义那么高尚。

(草于 2013,1,28,海南)

一张小纸条,传说和遗产

江湖上传说
一次演出结束后 握手的时候
一张小纸条 被塞到她的手里
上书:有事找大哥
后面是大哥的电话号码
这大哥还了得

自宋朝以来
自宋江 宋庆龄 宋美龄 以来
宋家最有名的女人
后来找了大哥很多次
当然找了大哥多少次
也就找了大哥的小弟多少次

与铁道部和红楼梦的故事相比
其实也不算什么 谁还不泡个把妞
只是这事发展的太蹊跷 人民口口相传
不知不觉 已成为当代中国
一笔可资记忆的政治遗产
这充分说明有人人品太差
靠偶然和投机高居庙堂 下来的时候
也没什么别的好事可供人民记忆。

(草于 2013,2,18 海南)

《自由写作》第92期【诗】

阅读次数:14,0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