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髯:阿弥托福呜呼哀哉(诗·外二首)

Share on Google+

◎ 皇甫髯

阿弥托福呜呼哀哉

革命取决于人性
历史上先烈们瞎操心
累弯了小弟弟也没干成共产主义
白白消费了人民的向善之热情!
现如今资本统治着人类
我成了反动利益团体的老大,可是有啥用啊
无非是歌颂一下经济危机
他促进了中产阶级的消亡嘛
而无产阶级继续通过资产阶级实现专政
陷入虚无的花花开始胡乱开放
如同明哥从不把储蓄当回事儿
我一天到晚花钱写诗,典裘沽酒
春天还没结束就获得了拉动内需奖
立场就是一头情欲的母猪啊
情感和利益的对立在此得以和谐
反动成了改良的渠道,挤压了极端主义的市场
从善的人性之光再次照耀祖国的天空

2009.1.1

1949年仲春纪事

四月的第十八天
我合上经书,随便走走散心
到了一个名字叫做江湖的地方

江湖上分贝很高
许多人聚在一起构成帮派
有一派名字叫做国民党的,势力很大
还有一派叫做共产党的,势力也不小
还有许多小帮派,诸如桃花党、杏花帮之类
甚至青年党,很多很多,都是
帮别的派

国民党的头儿是一个名字叫做蒋介石的男人
姓蒋名中正字介石号委座
共产党的头儿是一个名字叫做毛泽东的人
也是男性
姓毛名泽东字润之号主席
——都不叫掌门人
俩男人一样,有很多女人
被称为老婆的
有三个

姓毛的男人和姓蒋的男人
都读过许多书,会写文章,还会写诗
他们都是江湖上的高手
有名有姓有字有号
打架不用亲自动手
人们都很尊重他们
有些人更尊重姓毛的男人一些
有些人更尊重姓蒋的男人一些
火在燃烧
他们俩人都有灭火的想法
他们在打架
不找水
姓毛的男人败了 姓蒋的男人胜了
姓蒋的男人败了 姓毛的男人胜了
火还在燃烧
又死了很多人了

死了的人都死得很惨
活着的人也活得很苦
四处看看没别的意思
我就离开了那个名字叫做江湖的地方
翻开经书
走入水
明天就是四月的第十九天了

2001.4.18

厨房十日谈

1

夕阳爬上五楼,厨师的影子半边栏内半边外
我正在为柴米油盐建立温柔的联系
厨房,我给你取个大名,从此叫你社会

2

菜刀是当然的剥皮主义者
剥政客皮,剥文人皮,剥商人皮
剥权贵皮之前有必要磨一下

3

水龙头这个事,度数决定流量
烧开水这个事,讲究望闻问切
做饭的秩序不是你花钱了你就说了算

4

煤气灶限制条约常常不起作用
和气的时候可以做饭
生气了就要死人

5

调料这个事,人多了就有麻烦
酸甜苦辣咸比例从来没有定势
左也不好,右也不好,中庸也要出事

6

鸡蛋不是用来吃的,是用来打架的
炒西红柿的打自己人,蒸蛤蜊的打中间派
能挑出骨头的,打反对派

7

我做的红烧肉妙在过芡,你看
生时像财政部用白银粉刷脸皮
熟时像真理部用白鸽粉饰升平

8

是吃面条,还是吃米饭
下厨之前就要想好
决策能力强的人容易吃上热菜

9

一个人吃饭不用召开各种会议
甚至可以不洗手
无所谓专制,也谈不上民主

10

菜烧得好吃的人,做人态度端正
会吃的民族,文明程度高
碗筷洗得干净的国家,和平时期比较长

2001.4.24初稿,2013.3.17删改

《自由写作》第94期【诗】

阅读次数:16,1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