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跃东:痴人说梦(诗·外四首)

Share on Google+

◎ 吴跃东

痴人说梦

是任何可以被追赶的梦
当上帝在梦中伸手抓住你的睾丸
我不知道是否有泡尿
在你醒来后
把所有信仰匆匆泄掉

我还能梦见什么
你说灵魂之手是一棵树
提着它自己的肉身
落叶在掉落之前
必须经受的一次鞭打

当然是秋后的那片萧杀
易水再一次四下环顾
在它内心的神龛里
传来钟表的呻吟
时间又在繁殖它的子孙

不知何时,你的梦开始
在我的头顶上生长
一片又一片哗变的头发
今早起床后我一眼就看见厨房里
你撩起围裙擦脸上汗水

那只刚褪了毛的大白鹅
耷拉着脑袋躺在砧板上
我摸了下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
似乎触及了什么东西
抛撒它灵魂的鸿羽

清明

没来得及把脚放回原处
咫尺之间转眼已成遥远
这是四月一个常被人惦记的日子
花作为道具
有点喧宾夺主的势头
人们似乎都情愿
用花来掩饰某种恐惧
某种来自泥土深处的谢幕

当你从边界返回
说起来也就是两个不同的疆域
生与死,成长与衰老
集结成一个从花开到花谢的季节
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苦苦支撑
这样一个谁也改变不了的结局
无论你怎样掩饰
色彩总会在夜幕落下时
集体逃离

流浪的孩子

流浪的孩子
躲在自己的影子里
露出十个赤裸裸的脚趾

流浪的孩子
一不小心
捅破了课本上那个大大的谎言

仿佛是身上那个大大的窟窿
在这个冷飕飕的雨夜
流浪的孩子不停地哆嗦

不停地用脚趾抵住
自课堂上涌来的
整齐划一的朗诵

我也是一不小心
被传染上了哆嗦
在这个冷飕飕的雨夜

夜排档上那盏灯
昏暗如窟窿般悬在眼前
好像是我在乞求

一碗热气腾腾的炒面
并且试着去弥补
那个天大的谎言

直到流浪的孩子把我拉进他的影子
让我看儿童乐园里
他曾经骑过的旋转木马

这时我才察觉到
他在不停地舔着
嘴角上那丝残存的微笑

从那以后
我的脚趾上开始生出冻疮
并在春天里溃烂

光线

被困于光线
带着些许桔色眩晕
图形倒塌你用沉默吸收
那些漂移的呻吟

还有多少未曾察觉
光线中聚散的尘埃
正急速翻飞
射出一束近乎完美的折腾
我猜你已感觉到
眼睫毛上那阵微颤

是否释放出曾经的隐痛
你混在光线中
用一双沾满尘埃的手
搓着那些聚散的文字
直到拧成一条牵着你走的绳索

北极星

十面埋伏的雪
今晚,在窗外突然扬起
曾经是
闪亮闪亮的北极星
在爹娘的眼瞳里
化成一片白花花的指望

天上星,亮晶晶
早起的爹娘忙赶路
哦,也许是我记错了什么
我是怎样趴在爹娘背上
扳着手指一颗一颗数过去
什么力量在引领
一次次为了生计的奔波

总是错过什么
爹娘的背渐渐拱起
像是故乡小镇上
那顶被岁月践踏的桥
偶尔,他们对坐灯下
唠叨着那些星星都跑哪去了

今晚,爹娘趴在一张报纸上
摸索着,在哪里可以看到
曾经引领我们全家的指望
尽管他们看不懂
那条关于天空的新闻

今晚我是看不见天空了
又是什么力量在引领
今晚我只想去爹娘的眼瞳里
天上星,亮晶晶

《自由写作》第94期【诗】

阅读次数:15,5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