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文蔚:现世的秘语(长诗)

Share on Google+

◎ 饶文蔚

1.

不要,
不要把最后一道心灵的罅隙都抹严实了;
不要,
不要把你关进你自己构筑的囚笼里;
不要,
不要用心锁箍住你心灵的感应之翼。
不然,
我从什么地方送去我的感恩的手礼呢?

2.

有一天,你化妆成乞丐向我伸手要“正确”。
我把我认为“正确”的给你一样,你却扔掉一样,
嘴里还嘟哝着说:“不!”
“呔,你这不识货的乞丐!”
我恼怒地把“错误”扔给你,
你却乐滋滋地拿着“错误”走了。
我后来知道是你,我的神。
到了晚上我大吃一惊,
我发现你拿走的才是“正确”,
我留下的却是“错误”。

3.

你听见了么,那些挣扎求救的声音?
他们下到欲望的海里,
把灵魂沉到海底去了。
打开心闸罢,
放走那些多余的欲望之水,海底便可见了。

4.

一个人可以不伟大,却不可以不感悟伟大;
一个人可以不崇高,却不可以不感悟崇高。
但正如云雾缭绕高山,
我们只见云雾而难见高山真面目一样,
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往往只是伟大与崇高身边的云雾而已。

5.

上个世纪有位太婆彭玉善,生活在江之南岸。
她终年勤劳奔波,可每到大年初一她会有个让人吃惊的习惯。
平常天麻麻亮就起床忙碌的老人,
大年初一却会在床榻上躺上一整天,不吃不喝。
而且她在除夕夜入睡之前,就告诫儿孙们明天不准打扰她。
“五十年前有一天,
我妈托龙王爷告诉我,每年初一天就是我们娘俩的相见时。
你们不知道啊,
我妈、爸都是篾席裹了沉江喂鱼去了,
没法,穷,连个坟堆堆都垒不起。
我就一年到头指望初一天跟妈爸见面,
叩头感恩,我就像当姑娘时候的那个样子,
让他们两位老人家说说我呢!”

太婆彭玉善,生活在江之南岸,
叙说得很缓很慢,幸福相伴直到寿终九十三。
时间的金辇已跨越新世纪,
可太婆玉善老人五十年如一日感恩的声音,
却似涓涓细流,传诵至今。
你撩开眼前的尘埃,
便可看见久远之前常见的情形,而今已成珍贵的画面:
赤日炎炎之下,
担夫们荷山货至码头,精裸的肌肤上满是汗垢。
太婆正守在路口,她身旁是一大锅热腾腾的米粥。
“喝粥,喝粥,交货完了赶快回到家里头;
喝粥,喝粥,免费让你们喝个够;
喝粥,喝粥,可不要把钱拿到烟馆赌馆,把婆娘娃儿忘在脑背后……”

秋色金黄,农夫忙收割。
太婆挎着提篮,来到田埂地头。
她躬腰拣拾着农夫们都已弃之的很小很小的禾粒,
常常是一整天只能拣拾起一小蓝底儿。
可太婆说:“这都是金子哩,不拣干净,福要责怪的。”
太婆彭玉善,生活在江之南岸。
那个时候,无比圣洁的你正游走在那一带。

6.

班固《汉书》记录的汉武帝宠妃李夫人,
可谓世之懂美奇女。
李夫人因患不治之症而卧于床榻,汉武帝前来探视。
在李夫人未病之前,其舞曼妙风华,其色倾城倾国,
汉武帝每每同吟楚歌,不忍释手。
未曾想汉武帝来到李夫人榻前,
李夫人竟蒙头而卧拒不见皇帝那九五之尊。
汉武帝再三要求她“见朕一面”,
此女居然以古训“妇人貌不修饰,不见君父”来婉拒。

后来太监公公责备李夫人蒙头不见武帝,
得罪至尊,怎生了得?
哪知李夫人胸有成竹道:
“古人讲,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也弛,
皇上来探病,全为心恋我昔日的风姿曼妙,
而今我病中容貌已非昔日,
若以此病容见皇上,岂不是自毁绰约?
惟有拒绝,皇上才会心恋不已啊!”

不久,李夫人病故,
皇帝的那次未睹真面的探视就是永诀。
果然,皇帝虽妃嫔无数,
却为李夫人黯然伤怀,
为她求仙还魂,为她歌赋上册
——我以为这是一个关于“心存美好”的故事。

心存美好,生亦瑰丽,死亦逸然,
皇家尚可如此,百姓更复焉。

7.

恐怖的死亡绝症带着道德的耻辱之铁链,
紧紧拴住京都人氏孟林,
一拴就是13年,
使他成为得此症而又活得最长的人。
他曾被家人赶出“家门”,独自泪洒街头;
他曾目睹一个个病友孤零零地撒手而去……
这可怕的被无知的人们冠以“脏”病的绝症,
彻底颠覆了他活下去的信心!

但是,
孟林却被神奇的力量唤起,
他要战胜对死亡的恐惧。
“为儿唤起心中的彩虹,送上慈母的深深祝福,祝儿生日快乐!
健康愉快,岁岁平安!母亲。”
孟林感到了爱,
一位胜似慈母的专家以母亲的名义让他感悟到了自己还存在,
“呼吸就有希望”,
他要为“母亲”而活下去!

“感恩不是简单的报恩,
它更是一种责任、自立、自尊和追求一种阳光人生的精神境界。”
孟林获奖后这样讲,他用奖金设立“徐莲芝奖”。
此时的孟林,早已超越生死,而进入自由而真诚的化境。

徐莲芝,就是那个落款“母亲”的慈者。

我再次看到了你,我的神,你穿越时空,紫光映呈!

8.

楼阁飞檐,殿角玲珑的大观园。
神啊,你可看见――
那一天,天下第一情痴、天下第一顽家贾宝玉,
他娶了个荷粉露垂、杏花烟润的宝姐姐,
却失了个爱在骨子里的林妹妹。
一缕香魂随风散,便有花泪悲中来!
只恨宝玉真正乃一无知无觉的浊物,
还自以为大彻大悟,遁世绝尘、抛伦弃亲,
此乃曹雪芹之本意乎?

那黛玉本是世间绝无的天上仙,可怜宝玉何苦癫?

那宝钗方为恩爱冷暖的贤淑品,可气宝玉无福眼!
你这天下第一呆且听宝钗道:
“你既说赤子之心,古圣贤原以忠孝为赤子之心,
并不是遁世离群无关无系为赤子之心、所谓赤子之心,
原不过是不忍二字。
若你方才所说的,忍于抛弃天伦,还成什么道理?”

知我秘语者,
记住“不忍”二字,
就是不抛弃,不放弃,光芒升起在人性。

作了情痴花痴顽痴的浊物贾宝玉,
本无可厚非,
但要去大彻大悟抛弃天伦实则是天下第一蠢物了。
宝玉啊宝玉,
你为何不心生怜宝钗惜袭人之深恩厚德,
而独独自私自爱地活在自己的“痴”中,
后又弃绝责任而消失于“空”里呢?

我的神啊,你当初为何不生长在那浊物的心中?

9.

命运以“真理”的光环诱惑我的忠诚,
用“地位”的荣耀掠走我的灵魂,
然后又因为我对它的叛逆而禁锢了我的自由。
我想它夺走了我的一切了。
我躲在黑夜的深处独自悲泣。
你从星辉万道中传来秘语,
“他们并没有夺走你的一切,
在你的爱人那里,
在你的亲人那里,
在你同路的友人那里,
在你的弟兄那里,
在你的姐妹那里,
去看看留给你的一席之地,
那位置金镂着一个共同的名字,
叫真心真意。”
呵,那是命运唯一留给我的剩余。
它远胜于他们说的权势地位和伟大真理。

10.

你手赠给我的那本词典,
可是哲人的天书?
比如,“钱”,在经济学家读成“货币”、“资本”之类;
在政治家那里会是“经济”、“国力”之意;
在民众那里就读成“钱”、“发财的目的”之类。
你也同意这些解读,
可你还是把“钱”注解成“法力无边的天神。
唯有它可以在世间到处游走布道,得到众生的顶礼膜拜。”
比如,“科技”,
你把它注解成
“助推人类实现无尽欲望的翅膀。
有了它,人类失去了走的原始乐趣,实现了飞的快感,
但人类会不会折翅断翼跌个粉碎,它却不知道。”……
你说这本词典是诚实人的忧天胡语,
而非哲人的天书,我便还给了你。

11.

万物急遽地变化,
旧的诗人给我们描绘的风景到哪儿去了呢?
“呵,那些风景啊,坐着牛车走到记忆里去了。
新的诗人正乘着铁鸟儿在往那来路上寻呢!”
你说,
“让我们唱起旧的诗人那些歌罢,愈唱愈新。”

12.

哲人说,
“我用不着抱怨世俗目的的低下,
因为不管人们说什么,
他们却统治着世界。”
我知道,这是人性的现实之壤培育出来的奴役自己的主。
但是,
那些飞翔的自由而高贵的灵魂却早已挣脱恶壤飞向你那里了。

13.

我曾在那引人仰望的尖顶教堂里,
在那自觉渺小的宏大穹顶下,
去希图拜谒他们的主上帝;
我也为十字架上的上帝之子圣洁般的苦难,唏嘘不已;
但我的灵魂仍旧无法安宁。
我看见上帝之光环下,
上帝不齿的所有行径,
一直都未曾停止。
上帝啊,你听听,
伯利恒城的枪林弹雨,
加沙地带的妇孺哭泣;
上帝啊,
让我向你致以我福的手礼,
转致那里爱恨交织的人民;
如果不能和平地在一起,那就好好分离;
如果不能安拉的归安拉,上帝的归上帝,
那就把枪口对准自己;
只有用枪封住每一个人贪婪的欲望,
硝烟才能平息!

14.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爱心慈善的有德者。
我施与弱贫者、受灾者以我的财物,
并快乐地接受这一行为叫“救济”、叫“慈善”、叫“献爱心”。
天啊,我因“救济、慈善、献爱心”而多么有道德啊!
我不图任何回报,只要承认我有善心;
我不图任何感恩,只要承认我有爱意。
我会常常因为弱贫者、受灾者、苦难者的悲惨境况而流下眼泪,
并为自己的爱心而感动而认为自己心灵高尚。
可是,一天,
在一个为灾民而设的募捐箱前,
一位失去双腿靠手撑着走路的乞丐,
他衣衫褴褛,面黄肌瘦,
他“走”到募捐箱前将自己一天的乞讨所得,
全部——
甚至他翻开所有的兜想凑个整数都翻不出来了——投进了箱里,
然后又撑着手“走”出了人们的视线。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在他做完他的“献爱心”动作后,
他依旧是一个失去双腿的靠乞讨过活的可怜人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他就是个可怜的弱者,靠施舍活着。
但是,那刚刚的一幕,
却是在教我们这些自以为有道德的“富人”们,
重新认识什么叫“救济”、叫“慈善”、叫“爱心”。
我们不希图回报,
却接受着人们对“施与”的高声赞美;
我们不希图感恩,
却频频让“献爱心”去一次又一次揭开那些灾难中无尽的痛楚和创伤!
我们顶着“慈善”“爱心”的大红帽救助着别人
——而真正的爱心、慈善,却是无声的、无言的,
悄悄地注入人们的灵魂,自然而然地温暖伤者的心灵,
一如那个乞者,无声的,无言的乞者……
与其说我们在救助别人,不如说别人在救助我们;
与其说我们在安抚苦难者的悲伤,不如说我们在安抚我们自己的灵魂!
在你紫光映呈的照耀下,
所有的灵魂都是平等的,
都受到你同样的尊重。
“但愿你们的道德只是你们的‘自己’,
而并非任何外物、表皮,或者大衣。
这便是你们这些有德者之内心深处的真理!”
尼采翘着他的大胡子高声在说。
他是个疯子吗?
“不,他是一个一生都只做他自己的超人”,
你说,
“上百年来,他一直都在想以超人之巨力,
救助那些匍匐前行的自视卑贱的灵魂,
他喊他们站起来跟狂风一样舞蹈,
像英雄一样战斗,
即使是在受苦受难,
你自己仍然是你自己的英雄,
而英雄勿需他人的道德救助,
他自会自救……”

15.

你从宁静的远方走来,驻足在我们的背后,听听福民们的“高见”。他们在为抗震小英雄林浩、篮球巨人姚明、八块北京奥运金牌英雄菲尔普斯而鼎沸不止呢!
汶川大地震中,年仅九岁的林浩临危不惧,营救多名同学离开险境,“这种英雄行为是高尚人格的自然流露,是对传统美德的承载和坚守。惟其自然、本色、朴实,才成为浮华世界的一抹亮色、滚滚红尘中的高尚榜样”,一个叫雷震岳的人在报上写到。
林浩和姚明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牵手入场,他成了名人。其实小小年纪他并不知道什么叫高尚人格,他只是以他年仅九岁或十岁的人生感知,加上人的本性,在灾难降临的那一刻,使他自己成了英雄;之后,在他并不明白‘名人’的意义时,社会让他‘大名鼎鼎’起来,于是,有商家开价50万甚至更多,请林浩做广告,但是林浩的父亲拒绝了,他说,他不会拿抗震救灾小英雄的名头卖钱!”
“雷震岳对此赞美林浩父亲‘宁守贫寒、不慕虚华,在宁静中享受纯净坦然的幸福,享受精神的高贵’。”
“雷的说法有道理,做广告是商业和功利色彩行为,会把林浩一家的朴实本色和宁静心态搞得荡然无存。”
“那也不一定,林浩做广告,就一定会丧失他本性的淳朴?换句话说,我们都赞美奥运冠军为英雄,还有像姚明,他们因‘名’而做广告,就是丧失了什么了?”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拿去卖钱。林浩的英雄行为代表着一种纯粹的美好,这种美好拯救着道德和灵魂。”
“难道林浩假如做了广告,他的那一救人行为就不美好了?”
“既然那么多冠名英雄、影视名人都可以名利双收,而且这些明星们的社会形象大多仍保持着良好,那么,家中窘困的林浩还要成长,甚至还要出国留学,需要‘回报祖国、回报社会’(林浩父亲语),为什么又不可以合法地以名做点广告呢?难道我们一定要让英雄艰难度日,发动大家去‘有钱出钱、无钱呐喊’(雷震岳的希望)地帮英雄?”
“操守、美德、人格、信用……是与名利场上的金钱、物欲相对立的,名利场对英雄是一种人格考验,虽然无声,无人监考,却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人格的试卷上得到高分。比如,美国的奥运英雄、青少年的偶像菲尔普斯,吸食大麻,令无数热爱他的青少年失望!”
“英雄在成为英雄之前,他是人,甚至是很普通的七情六欲俱全的人,在英雄成为英雄之后,他仍然是人,只是多了一顶英雄的光环,但他的七情六欲,他作为人的人性,与你我毫无二致。社会应该从‘人’的角度去对待他们,而不要用‘崇高’、‘神圣’的绳索捆住他们。英雄只要在‘人’的合规合理范围内作出的任何行为都不要用道德去妄加评判!让英雄轻松一点吧!让英雄过人的日子吧!”
“那么,林浩父子拒绝卖名做广告不是值得赞美的宝贵的、崇高的行为?菲尔普斯吸食大麻勿需多加责罚?”
“如果,林浩父子合法地以名得利,并用‘利’做更多地有益于自身和他人的事,那会更崇高,而且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崇高,犹如一座人们从山脚望得到顶的可以攀登的清朗俊秀的人性高山。至于菲尔普斯,他不会因为吸食大麻而抹去8块奥运金牌(那时他未曾吸食任何违禁品)的辉煌,同样,8块金牌的辉煌也无法遮住他的劣迹和他应该受到的惩罚,因为,他在成为‘英雄’之后,他仍然是一个年轻的普通人性俱全的美国人,仅此而已。”

福民们还在议论,
我却看见你站起来,
走向了宁静的远方。
在你刚刚驻足的地方,
我拣起了两根绳索,
一根叫崇高,一根叫伟大,
或许还有些叫神圣、高贵之类的线线索索,
你一股脑儿地全带走了么,我的神?

16.

道德是这个世界里最顶尖的染色大师。他一生最得意的作品,就是把“生命本能”涂上变形色彩,呈现出另外的形状来——比如“自私”的形状、“正义”的形状、“纯洁”的形状、“崇高”的形状、“善恶”的形状等。于是,人们就在这些“形状”里翻来拣去,完全忘了这些“形状”背后的东西——生命本能,这个“源”。

17.

其实,生命的本能决定着世界的方向。
勿需用道德的色笔去为我们生命的本能着色,勿需站在崇高的肩上去赞扬生命本能伟大与否,也勿需借着兽性的皮鞭去贬损生命本能高尚与否——生命的本能(包括人性)它就是一片赤裸的土地,我们把“我们”和“世界”种下去,由它供给营养。至于“我们”和“世界”长成什么模样,全看我们怎么对待这片土地,然后,它会给“我们”和“世界”生长的营养,最后我们会收获“世界”——或许是意想不到的,或许是意料之中的。
比如,生命本能这片土壤里,先天有一种成份叫“自私”;“我们”种下去后,如果吸取“自私”的养分多了,就可能长成“贪婪”。再比如,生命本能这片土壤里,先天有一种成份叫“生存第一”;我们种下去后,如果没有吸取到这一养分,那“我们”根本就发不了芽。再比如……
其实,任何离开“生命的本能”去建立的道德的、宗教的乃至其它一切的学说,都是空洞的说教,犹如水中月、镜中花,迷惑糊弄“我们”真正的视听而已!
我深知你守候在那片赤裸的土地上,做着土壤营养成份条分缕析的工作,好让你的福民们更清楚地认识“生命本能”——比如,“兽性”这个成份要如何适度、如何避免;比如,“虚荣”这个成份,“嫉妒”这个成份,还有“情”、“智”成份,等等……

18.

你温婉款款的耳语,
窖藏在邮笺里。
孤绝中的我,开启封缄,
那些耳语啊,
闪耀着琥珀红的你的气息,
像酽酽馥洌的地中海红酒,
我于品咂回转间,
孤寂的灵魂酡红起来,
僵硬的身躯已然浸泡在地中海阳光下的万顷碧波里,舒展。
容我慢慢品咂。
容我慢慢品咂。
这是一种久违的幸福啊,
容我慢慢品咂。
一种快餐年代速食男女们未曾感知的幸福。
我知道,
那鸿雁传相思的甜蜜期盼,
那家书抵万金的烽火焦灼,
早已被人机对话的新时代遗弃在记忆之外。
我更知道,
我曾就是那骄傲地追求着又匆匆地遗弃着的现代化人儿。
“唉,”
你喟然叹息着说,
“既然被遗弃的是一种久违的幸福,
那就把它遗弃在酒窖里窖藏起来吧,
一点一滴,
酿成琼浆玉液,
好让那些孤苦的灵魂,
在暗夜里可以偷偷地啜饮,
吞服下无边的悔意;
好让那些忧伤的眼睛,
在醉意里可以慢慢地安睡,
睁开眼睛迎来黎明。”
你温婉款款,
我于信使的笑里,
看见你以吻封缄。

19.

灾难之后,
许许多多的有形悉数摧毁,
许许多多的荣华尽成云烟;
而更多的无形却自我们心间冉冉升起,
更多的感悟也前所未有的清晰——
苦难散尽,
我终于更加明白,
谁在爱着我,在更爱着我;
我在爱着谁,在更爱着谁。
苦难啊,
你是雕刻生命凸现人生丰采的工艺大师;
化腐朽为神奇乃是你的至高境界,
让我把自己呈现在你的面前,
即使不能神奇,
也愿化为火花照亮神奇一瞬!

20.

无穷无尽的人类欲望与日渐枯竭的
自然资源构成人类生存的巨大矛盾,
史上最大的悲剧将由此而生。
那我们的悲剧呢,
又将如何上演?

21.

为什么人们常常对现实议论纷纷而又接受现实,
对真实充满渴求而又掩避真实呢?
呵,
这正如人们兴致勃勃地欣赏关在笼子里的斑斓猛虎,
却一定会躲避没在笼子里四处闲逛
的哪怕是一只老态龙钟的虎一样。
生活在现实里,思考在真实里,而快乐呢,在你那里么,我的爱?

《自由写作》第94期【狱中作家作品】

阅读次数:41,7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