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涛:辽宁马三家女子看守所(诗八首)

Share on Google+

◎高晓涛

辽宁马三家女子看守所

马三家,想像无法到达你
黑暗的门庭
想像徘徊在几何门楼的
公式前,
名为“国家的正义”
约等于无限之恶

想像止步于此,亲爱的
你们的磨难她无法
感同身受。
不如说,被凳子和床奴役了想像力:
喂老虎以铁块
浸润灰脑质无限酸变的体液

从子夜到黎明
筋腱抻长的影子之舞
第七支致幻曲,当工人们下班
青年们在淘宝与商场狂欢着交谊舞
你们的肚肠改起了绞绞
死亡的摇篮饥渴而嗜血!
“我感到里面全碎了”

这里是物质冰冷的天堂
铁床纹丝不动
木凳叠架如山
记录员灰白的手指
对墙起舞,
多么漂亮
——现代派的水经灰!

灰水泥房中失禁的小便
流淌在一条通向无门的走廊上
无门!无门!

羁押在倾颓之塔下
倒掉之塔下:
看管那个人——一个无处上访者!
任他疯掉,因他已被命名为“消失”
即是“非人”!

想像无力想像
诗章溃不成句
民生寡言苍生
经济万世经济。

(2013,5)

雨。六月

雨,从梦里揪住窗帘的手
一盒洗白的录音带或彩磷火柴

雨,擦不亮的白日
透过纱帘撕裂的口子
一次长久的
自我审视

鸟儿被熄灭在树梢
风儿被掐断

洋火厂温暖的产值
在收缩的大盘里

雨,肥腴的表达

而黎明
,,,国槐齿缝里爆发鸟类的
合唱。

(2013,6)

簧风琴

访客在门廊前呼唤
黑头发白丝带的玛丽亚。

学堂厚重的石墙后
一片青橄榄的眼影

在簧风琴盘桓的歌声中:
王子回家,娘子失宠

印迪亚,这世界的蛇腹
必定是回环往复的

像午后苏醒的铸金师
那失准的梦呓

晚香玉垂肩,绿袍少女的技艺
乃是百代相传:

从音符繁密的剑林中抽离
香舌,替以蛇焰

日出之前,日落之后
树羽的银翼在月光下闪烁

弥赛尔仰面睡倒在
月牙的刃口

忍冬花枝游鱼般柔顺
寻找葵面人雄性的转调

性,或不忍——一种混血的欲望
败坏着精纯。

(2011,Cohin ,India)

新月

乌鸦总是吞掉该说的话,该唱着的歌
像新月男人在那塌陷的婚床上
独守今夜寒冷的阴影——
是的,只要被塑形成一种人格的存在
就必定经受撕扯的粗俗之乐。

(2011,Cohin ,India)

汲水泡豆备晨粥

薏仁和花生
英国芸豆或甘南蕨麻
唇齿间一次漂亮的转译。

棉白、绛红或赭石
天堂寺的钟声
一锅煮。

祁连山下马兰头
穿心莲腥芒哽喉
金峻眉山骨嶙峋

喝败的一茶!
白水。

(2013,4)

喀斯特谣

小银鼓,小银鼓
不是别在发丝间的
空心雨滴
不是运煤车闪光的轮辐
不是,不是

是挂在明天雾霾之中
潮湿的发带
是缝在前襟丝绣
的低语,陌生遥远的
姻亲的祝福

小银鼓坠落在乳白色的雨雾
乳白色的山谷里
小银鼓滚动在
坝子之间
馒头与蘑菇的山石宴
黑煤朵
添进火炉的一勺低语

银子,银子
喀斯特空虚的
石头山
和地下河。

(2013,1,安顺)

澜沧江
——和扎西尼玛诗

朋友我们会相见在这个月底
你说完后沉默我在电话线这头
想起一个老友在生命的那头或者他
已经悄悄地越过来点上一支中南海在对面
有时候从公路上我们望见雪从山尖崩落
像无声电影。一眨眼后
雪山纹丝未变,世间原般模样
情人或是旧识,酒客依然狂徒

(2013,6)

山火

疲于攀爬之际
你说起山谷对面另外的山路
更悠远、舒缓
假使我们雇得马匹,一头
毛茸茸的力士,胸背宽大如
风之棺椁
将你吹弯如同道路
蜿蜒曲折,张弓以待。

是的,有了马
我们自然可以从容不迫
无论它是来自市场
或者源于想像,总能迅捷如
大河吹来的风,穿过湿润的杜鹃花丛
而山峦倾盖相待,以绿林之姿
啸聚山野。而你呵
也被一场山火撩拨得兴起
林荫翠浓、浊浪款摆
直如月光一般
跨越了云影张布的藩篱
暗自助长焦烟之姿:山林遁去。灰灭。

(考虑到措辞的困难
他俩完全有可能走另一条山路
而今夜,也并不总是一次约会
反而成为悬置的尘埃)

于是我们放弃了关于马的想像
再次走向山岩:廓尔钦、廓尔琼[1]
是同一种存在
同一块岩石,和其上的褶曲。

除非大雪压暗天空,鸽子从山脚盘旋而上
带来言辞的碎屑:
松鼠和马鸡拾得这寒山
且行且看,过了最后一片山林
便是紧要的山脊,崖梯壁立
无需山火,无需雪覆
唯有山石赤露。

(止步于肃杀的崖梯,他俩心中各有一番踌躇:
假使过路倒也罢了,难在她寄望于栖停山间
在后院繁茂的叶影斑纹间
欲念息止如蝶。谁拧开镜前的水龙头
那潺潺水声岂不胜于山火
绿如江南?)

末了呵,她感叹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
通向消失的路径,一座山崖并不只有
向上的路、翻越的路
还有回旋无尽的路:
在想像之马驻足之处
言辞壁立,大腿紧绷,雪满弓。

(2012)

[1]廓尔钦、廓尔琼,西藏转山路的远近之称。

《自由写作》第95期【诗】

阅读次数:15,95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