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晋逸

一、来自精神病患者的笔记

康宁医院的护士打电话给我,说有个精神病患者想见我,她们想了很多办法才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希望我去见见这个患者也许对他的病情会有帮助。我犹豫了整整一个星期,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这倒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我的好奇心很重,想不通一个精神病患者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声明我不是精神科医生之类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偶尔写点旅游心见闻给杂志。我还算不上作者,更不是旅游专家。我只能算是个喜欢游玩的现代女性。更重要的原因也许是店里生意最近冷清,我正闲得慌。

尽管没有类似的经验,我还是有点常识的(电视教的),带上录音机,笔记本,向医生要了一分病人的资料。患者名卓熙明(估计是晚上出生,父母觉得太黑了才起的名字),男性,32岁未婚,复旦大学考古学硕士,这个年龄在考古领域只能算新手,就像医院工作十年的医生很多还是名医助手一样。他之前工作于长沙博物馆。入院4个月,病况是妄想型狂想症,带精神分裂,自称为秦始皇,有时属于正常状态,但接近自闭长期不肯跟别人说话,最近主动开口向医生要求见一个叫晋逸的人。因为没有过攻击性行为。院方认为我可以跟他单独见面。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这个是逻辑相悖的问题,丈二的和尚难不成手就比正常人还短么?就算是正常人的长度,怎么会摸不着头脑?若别人摸不着他的头脑还有可能,可这个句子往往是用于自己摸不着头脑的。

不管怎么样,丈二和尚此时正忐忑地坐在一个小房间里,等待这那名字发亮的病人。不一会护士把他带了进来,用皮带把他从腰固定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他中等身材,略胖,圆形脸上带了一副超级厚的眼镜。我想学者应该都是这样,眼镜厚度跟学识成正比,表情严肃作风正派,思想单纯行为乖张。

“你就是晋逸?”

我一直处于被动,所以不知道说什么,沉默对峙了一会之后,还是他先开口,本该如此啊,他不说话我怎么开始跟他交谈?我又不是负责采访的八卦记者!

“医院的护士说,你想见我,我很奇怪。”

“我先后看过两篇你的文章,一篇是关于马王堆汉墓的,一篇是西安游记。”他说话似乎也很直接明了,“你里面提出很多疑问,跟我当时想的很接近,所以我记得你。”

原来是这样,我终于毫无难度地摸了摸脑袋,但是还需要耐性,因为他还没说到重点。我问:“不介意我把谈话内容录音吧?”

“不介意,我叫你来,就是希望更多人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我一边问一边按下了录音机的键。

“什么真相?”他突然显得很迷惘,似乎不明白我问的什么,想了一会,他说,“对啊,我也想知道真相?”

“关于秦陵和兵马俑。”我一愣一愣的,“真相”这两个字刚刚还是他自己说的。我接着问:“你怎么确定你知道的是真相?

“因为我就是秦始皇!”他语气坚决而且恶狠狠地说,“朕就是秦始皇!他们都说朕疯了,一群愚昧的家伙!”

我被呛了一下,心想:拜托别现在发病,我难得来一次。可不是来听疯话的。我一个好友说过一句经典的话:“没有知识就要有常识,没有常识就要多看电视。”我尽量把看过的电视里关于精神病患者的常识迅速想了一遍,觉得此时不宜跟他唱反调,否则会导致他的精神状况发生变化。于是我说:“皇上请别着急,有话慢慢说,您召我来,有何吩咐?”

他了呆一呆,表情又恢复了自然,说:“我们得从你游长沙马王堆汉墓的文章开始说。”

看来电视真的要多看,这下他似乎又正常了。其实那文章太早了,我自己都忘了自己写过些什么,大致是牢骚了一番说国家没有能力保护文物又拒绝与外国合作之类的,因此我一脸疑问。

“你说了几点,1.国家不是完全没有能力保护这些文物,而是懒得花钱在考古这方面,因为这不是个赚钱的活,每一个地方的博物馆都半免费开放的。文物市价再高,也不能出售。2.考古学者因为害怕文物招到类似马王堆汉墓那样的情况,出土以后氧化变质而不敢挖掘的时候,盗墓贼可没有这层忧虑。3,我们没有那么多人力资源去保护现在已经发现的古墓。4,你猜测考古队里面也不乏”第三只手“只是造成的损失没有盗墓贼那么大。”

“好象,好像是这么说过,你还记得真清楚,我都忘了。”

“因为你说的都是事实,很多古墓明知道存在被盗的可能,可是我们申请不到经费去挖掘,很多挖掘出来的文物都变质了,很多已经发现的古墓其实已经被盗,你有去看过梁庄王墓的出土文物么?有何想法?”

“有很多首饰上的宝石没了,按道理下葬的人如此尊贵,不会用那么多破损的东西跟随着陪葬,何况不见的都是细小的宝石,就算是下葬以后脱落,应该也可以在现场找到。有理由怀疑是考古队的第三只手拿了。”实话说我去武汉就是冲着梁庄王墓那些宝石去的,到了现场最留心看的也就是那些金银珠宝,故此当时特别留心这个现象。

“完全正确!”他看起来很兴奋,象找到知音了,天呐,这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也要通过我说出来?他说:“我承认自己也有过这样的念头,毕竟我们也跟其他人一样十余年寒窗,可是相对别的职业来说考古人员的工资比较低,有能力发几篇论文还获得公认的也就神气那么一下。只是我不断地警告自己,我的工作是为了寻找真相,我不能做贼。其他的同行怎么会没有盗窃想法呐?”

我想道:“命苦不能怪政府啊孩子,这行业可是你自己选的,我可以代表政府对你们说,全国考古人员工资嫌低来个大罢工政府都不会鸟你们。我们急需要钱来炫耀自己的强大,因为很多骑在我们头上作高高在上状的国家。要钱用来增强国防因为枪头既要对着外面又要防着着里面。用钱来发射神舟N号以示航天业我们是龙头因为不久我们人口过多可能要移民火星。用钱来养一大批贪官和富二代因为没有他们嫖赌烟酒汽车等行业兴旺不起来。用来………。反正不是用来养你们这些不创造经济的学者。”其实发完这些牢骚我还是热爱这个国家,这片土地,所以喜欢四处游玩,谁叫江山如此多娇?

他似乎能看穿我的想法,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当然,没有人逼我学考古,但凡加入这个行列的,几乎都是为了兴趣,对历史真相的探知是一种信仰。”

我点点头表示支持,信仰可以令人疯狂,所以他才会在康宁院。可是我要听的不是这些,不是由一个疯子来阐述我多年前的观点。(饶了我吧读者们,每次打精神病患者要比打疯子多三个字,就先让我这么称呼吧。)我想知道的是他说的真相是什么,事情必然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故,才会导致他精神失常。我像小时候听故事的时候一样,忍不住问:“然后呐?接着呐?”

按例讲故事的人这时候会卖个关子,吊一吊胃口,可他仿佛完全没有注意我说什么,陷入了沉思中,我是个急性子的人,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跟他一起冥想的。可是我又无可奈何,我不能对他吆喝发脾气之类的,他是个病人。我利用这空闲开始做笔记,可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十分钟,他不说话,二十分钟,他在考验我的耐性,我决定三十分钟走人,那是我的极限了。

大约25分的时候,他开口了,好像很疲倦的样子,说话有气无力但是语速极快:“你记得你的西安游记里面,对秦陵和兵马俑的几个疑问么?我这里有答案,我全弄明白了,当我发现自己是秦始皇的时候一切答案都有了。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去找我女朋友,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和地址,让她吧我的笔记给你。”

“你可以现在告诉我啊,绕那么大圈子干嘛?”

他不由分说把我的笔记本抽了过去,迅速写了几个数字,然后又开始沉思,我猜测他应该在想从哪里开始说,等了大约几分钟,突然听到他说:“朕乏了,退下。”

然后向护士招了招手,护士大概是习惯了他这状态下的各种表现,过来帮他解了腰带。

我被晾在一边,心里几乎想骂人,你个疯子,去你的,老娘没那么多时间跟你扯淡,没准他压根就彻底疯了,仅仅是记忆中有我这么一个人,略提了一下,医生护士门就当真的来处理了。浪费我的宝贵光阴啊,气死我了!

于是我收拾好东西走了,来回花了接近一下午时间,得到这莫名其妙的结果。这世道骗子太多,贼太多,坏人太多,我一直防的是这些,现在提醒一下世人,以后还得防疯子。

按我的性子一件事情说放下就放下了,我开始埋头不务正业,玩游戏,看连续剧,计划秋天去四川看三星堆考古现场顺便重游一下九寨沟四姑娘山稻城等等。除了考古现场和博物馆,我对山山水水也很有兴趣。我很恨自己当年学习没用功,又贪图找工作方便选择了工商管理。虽然我现在做生意这些用得上,可是我对考古的兴趣与其说是对历史好奇还不如说我盼望自己是个盗墓贼,与其说我对私吞文物的考古学者很痛恨还不如说是嫉妒。

不幸的事情发生在我对着电脑看连续剧的时候,我习惯性把脚放在电脑桌上,身子往后仰。这天不知道是脚痒还是天意,脚稍稍动了一下,把那天带去康宁院的笔记本踢到了地上,那笔记我自然也没有兴趣再去完成它,只写了大约一千多字。我把它捡起来的时候,页面正好在那个疯子给我写地址的那一页上,我看了一眼就傻了,电话号码不说,地址是我家附近的一家中学,联系人:李茵。

我呆了好一会,这人我很熟悉啊——我侄女的班主任,教语文的。因为我哥比较忙,直接把女儿扔给我,开家长会我们见过聊过,侄女暑假补课我每天管接送也见过聊过,侄女在学校犯错也是我跟她沟通联系,跟她熟得几乎算是朋友了,那疯子写的电话号码就在我手机上存着,这世界还真的小!她想必也帮她的男朋友找过晋逸,却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晋逸是她的学生杨得意的姑姑的笔名,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学校不远处。”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感叹,上星期见她的时候她还是满脸笑容的跟学生们说再见,真不容易啊,男友疯了,而她还得一概如往地笑着面对生活。我向来同情心极富有弹性,回想起那天在康宁院我对卓熙明的态度,毫无正义感和同情心,简直丧心病狂啊。冥冥中仿佛有天意要我跟这个事情扯上关系,似乎不参与是不行了。

我不假思索的拨通了她的电话,按时间她应该下班了,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啊杨小姐,是不是得意的功课有问题?”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个笔名叫晋逸,你男朋友是不是卓熙明?”

“天啊!我太意外了。”她惊叹了一声,回答说,“是的,我昨晚还去过陪他,按护士说你们已经见过了,聊些什么我不知道,他却绝口否认说见过你,还是要求我帮忙找你,”

“他经常这样么?”我又堕入迷雾中了,他为什么要否认见过我?

“他对现实世界全盘否认了,连我是他女友都记不起来。大多数时候我去陪他,他是不说话的,偶尔说些疯话,比较正常的话就是想找你,说你应该明白他。”

“我们见面聊好吗?你住哪里,我去你那里。”

“我还办公室校改功课,学校外面不是有个咖啡厅么?我在那里等你。”

“他跟我见面没谈到什么对他有帮助的话题,只说你那里有他的笔记,所以我才知道你是他女友的。你顺便带给我,可以么?”

“那应该是他从西安回来写了一个多月的那本了,我带去给你,回见。”

见面先是各自表达了意外,其他时候是我问她答,我获得的信息是:他在去年夏天看过我的西安游记《回归古代》以后表示很好奇,到了秋季他正好被馆长分派去西安派一些考古现场的照片,出差的时间是一个多星期。不久他声称在西安生病了,要求延长时间回来,馆长同意了,不久竟然跟他失去了联系,电话关机,西安那边各有关单位都回应他一早就离开了。拖了一个多星期博物馆方面正在考虑是否要按失踪报案的时候,他又致电馆长说要求把探亲假期跟中秋假期一起放,说是在西安有些发现,馆长虽然生气,但是也答应了,横竖在博物馆干活的都是闲人,多一个少一个不碍事。就这样,他呆在西安三个多月才回来报道。受了一次警告,扣了工资和奖金。

回来以后他就像被魇住似的不停查找资料,做笔记,还经常说:“这个晋逸的很多观点跟我还真的很对上眼了。”李茵知道他的个性很犟,一件事不弄个水落石出是会失眠的,开始的时候也没怎么在意,不久他竟然说起疯话来,声称自己已经全部弄清楚了,因为他就是秦始皇,一切都是他安排的。李茵跟他的家人都慌了,才想到带他去康宁院求医,鉴定结果是他患了精神病,需要留院治疗。后面的事情我就全知道了。

这次会晤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信息,我带回笔记本迫不及待的开始看,越看越是云里雾里,越看越是费尽心思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首先是记录了我游兵马俑的感想和疑问:于我而言,兵马俑的所谓“壮观”不知道是怎么个壮观法,目之所及只是几排陶俑,横竖都一眼看到底,不缺没脑袋缺胳膊少腿儿的。还有几十个被放在葬坑上面待修,按工作人员说,有一部分给外国的博物馆借去展览了。反正我很失望,没法把它跟壮观联系起来,只能说这是一支溃败的军队。

疑问一:历时38年的浩大工程,我判断秦始皇开始的阶段是没有参与的,因为他才十四岁,壮年的时候是不在乎自己的陵墓怎么样的,因为他正在开展统一六国的伟大事业,跟死亡还不搭界。再老一点他也是没把心思全放在这上面,因为他还在寻找不死灵药。真正意识到老年了,灵丹妙药找不到,才会认真去想死后的事情,那么说之前的工程大部分是李斯在筹划,上奏什么秦皇就批。这个近乎完美的工程怎么会只有8000守护的兵马俑?虽说秦陵设计三面环山,一旦敌人来了(野史记载项羽就曾经带过30万兵马盗掘秦陵),这8000壮士能顶个什么用?当时我问了一个导游:“确定只有这三个坑么?”作为一个游客,我只能问导游,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是不搭理我的,得到的回答是:“确定是这么多了,你看看边上的夯土,没地方可以挖了,据有关资料记载也是8000,没错。”这个“有关记载”我回来一直找不到,但是我对8000这个数字很是怀疑。

疑问二:三个坑都有对称的坡型通道,说是用于运输做好的陶俑么,不需要那么多,一个坑一个通道足矣。说是用于作战的时候三个坑之间的的人马呼应进出。因为这个设计的前提是“事死如事生”,那么我真想问问是哪个孙子想出来的兵法。(不是骂人的话,请注意。)光是一号坑目测就有对称的横向通道三对以上,跟旁边的两个坑有哪门子关系?这么多的通道的作用是什么?更何况三个坑成品字型,大小又那么的不对称。这个设计是为了便于攻还是守都不合理,因为兵马俑统一的是背东朝西,假想敌只能从西面来。用于攻则兵力分散得厉害,用于守则等于是向敌人打开方便之门。对于这么多的通道的存在和作用我深感疑惑。

疑问三:谁放的火,首先我们把项羽从棺材里挖出来,他若点头承认了我只能说他是傻子,不然我认为他受委屈了。没错,阿房宫是他烧的,可这不等于兵马俑就是他烧的,他脑门上没有因此刻着“纵火犯”三个字。理由一,凭什么阿房宫烧得一干二净,兵马俑只烧了半个用于抗压的稻草顶?若是他干的好事,有着灭国这等深仇大恨,凭什么里面的兵马俑一个都没有破损,没有被他砸个稀巴烂,只是放了一把火就走人?这是项羽的作风么?理由二,后面的汉书记载可信否还真的值得斟酌,刘邦得天下,难道还为自己的死敌歌功颂德不成?有什么黑帽子尽情往上扣啊,这汉书说的项羽所为我实在不敢苟同。因此关于是项羽放火的推断我非质疑一下不可。再有30万兵马去挖坟这等事情,30万人啊,不是3个人不是30个,一人一锄头,一天能挖多深?再说考古队不是已经确定秦陵没有遭到破坏么,那30万军队只是去秦陵上面每人拉了一泡尿就走了?

疑问四:秦陵确定没有被盗么?盗洞已经发现过,据说离陵墓中心还远,那么52万平方公里的地方,是否都检查过没有发现其他盗洞?地下有机关只是假设,万一是李斯秦始皇等故布疑阵呐?我不敢否认当时有这么先进的机关设备,只是我也坚信当时有比现代更牛的盗墓人。曹操以前干的不就这行当么?地下有大量水银已经是确定了,可是古时候的盗墓的人并不知道水银有毒,至少水银在当时最重要的作用是用于炼丹,是可以拿来吃的,这个吓唬不了当时的盗墓人。他们有的手段连考古学家都不及,就连找个曹操墓盗墓贼没准都比学家们快不知几个世纪。秦陵没有遭到被盗不过是个美好的设想,但是学者们应该不看盗墓小说,古时候的盗墓人不一定是几个人成一个组合的,大规模的可以是一支军队。粗略计算一下,52万平方公里的陵墓要让考古学家斯斯文文地进行挖掘,得动用多少资金多少时间?那真相要多久才有可能大白于天下?数学没学好,算不出来。

以上疑问完毕,我其实也是好奇写写自己的的观点,反正我不是学家,经不经得起推敲,例举资料是否正确是无所谓的,我那是游记不是论文。卓熙明的笔记是用正楷手写的,几乎只字不漏的抄下了我的原文。让我脑袋发昏的是后面他自己的笔记。

疑问一,没答案,是一张几何图,一排列的品字形图案,像用电脑吧兵马俑三个坑横向复制了一次又一次,我数了一下,一共两排,一排是6个这样的图案。下面留了大约十多行空白,估计是准备加注文字用的。

疑问二,参考上图。就这么四个字。

疑问三,不是项羽。首先是史记说:“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异怪徙藏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司马迁本人没有亲临现场,这等描述只能是参考某些文献或者野史,那么,谁希望自己的坟墓被挖?耗时38年的工程,挖得那么深,目的就是为了隐藏。项羽在秦始皇死后不久就发现秦陵的可能性太低了。其次,若是发现了兵马俑而没有进行破坏,确实不好理解。

疑问四,已经发现封土和部分建筑遭到破坏,说明2000多年来试图挖掘秦陵的人不止一两批,盗洞也应该不止一个,还有项羽有带兵30万试图挖掘秦陵的记载。本人在秦陵村附近徒步寻找了2个月有余,也只碰到两次盘查,因为有工作证随便问问就放行了,从未被盗不可确定。只是大件的物品被盗的可能性没有,利用盗洞盗墓则无法带出大件物品,而市场也不好找卖家,运输不方便,走私出境有难度。但是丝毫没有遭到盗窃似乎不大可能,主要防守的是中心的棺椁,地上的水银作用是用于装饰为水而不是为了防盗,因为真正的水会蒸发。设计者应该有想过盗墓者从上而下的挖掘方式,则夯土封土等等连古人都防不了,何况现代人呼?

疑问五,72万人参与了工程,并且无一生还,这么多人的尸体要占用多大的空间?至今并没有发现大型的葬坑和大量的骨骸,这是个问题。同时若参与者几乎死绝,那存活人应该有设计者,工程监督者等等,至少肯定是秦始皇认定的亲信才能躲过一死,这又是谁泄露了秦陵的内部状况?史记记载的跟现代考古所发现的至少有相同的地方。而且泄密者不大可能是一般村夫或战俘这类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否则即便参与了工程,又如何做出这种有把握,指向性强,描述清晰的判断还留下了供人参考的文书。当然这个过程可以很曲折,经过几手资料收集也可以得出结论,关键的是,是什么人泄密的?

疑问六,是什么因素导致了秦陵的设计格局?从现代科技画出来的秦陵模拟图来看,更像个倒过来的金字塔中间又升起一个小金字塔。这种陵墓在中国已经发现的的古墓中从所未有,宫墙的设计也是从所未见,加上以水银为江河大海,以明珠为天上星辰等等的设计,就算是现代人都难以设想,偏是在那个时代,横空而出这种构思,并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按晋逸的分析秦始皇这个天才人物在那时参与陵墓的事情并不多,若这个假设成立,是哪个天才的作品,在历史上却默默无闻。这么一个设计,一个构想,没有触发构思的参考的依据,没有展开设想的基础因素,还真是谜一样的事情啊。

疑问七,十二铜人像之谜……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这里是写了个疑问,没有下文,笔记就做到这里了,再翻了几页,只有一页是写满了大大小小的“谜”字和问号。看到这里我的心也跟这页纸一样装满了谜跟问号。

二、可怕的新疑点

设前面的疑问一至四是针对我文章的进一步解说和质疑,那么首先第一个图我就已经看不懂了,后面又提出的疑问我之前也没有想过,第七条更是风马牛不相及,虽然都发生在秦朝。可是秦陵是秦始皇14岁就开始的工程,建造十二铜人是秦始皇二十六年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在疑问七里面,后面的为什么又因何得来?绕口一点说:为什么有这么一个为什么和为什么他提出疑问以后问自己为什么,他跟我见面的时候说他什么都知道的呀。

我得去见他!我之前说了,我是个什事情说放下就放下的人,可是也是个什么事情都不能往心里搁的人,一搁就没完没了,连吃饭睡觉都会受影响,我跟自己说:我一定要去见他!是的,现在不是卓熙明找我了,是我要去找卓熙明。

原本以为找他不难,难的只是要他在正常的时候,开车去康宁院也不过一个多小时,谁知道他拒绝见我。这小子,吊起老娘的胃口了竟然只给我吃闭门羹?难道要我三顾康宁院才行?从这个事情来说我确实很不幸,因为我偏偏是个有性子的人,他犟,我比他更犟,他不见我,我偏要见他。

还好,没等到三顾康宁院,第二次他答应见我。这次不需要电视教我,我带足了装备,加上他自己的笔记本。又像上次一样面对面,我按下了录音机,主动开口问:“你记得我么,晋逸,是你跟医生和你女朋友说要见我的,还真巧,我跟她是朋友。”

“你说李茵?她自己说她是我女朋友,我很多事情不记得了,她说是就是呗。”

我暗地松了一口气,这说明他处于正常状态。我继续问:“关于你的那些疑问,我看过了,可是我不是很了解,你后面又写了几个疑问,上次你跟我说你全知道答案,我也很想知道,你能告诉我么?”

他死死的看着我,半晌以后才说:“不能。”

我愕然瞪了他足有2分钟,什么意思?这家伙又想耍什么把戏?

他又似乎能看穿我的心思那样地叹了一口气回答:“当我知道我不是秦始皇的时候,我对那些疑问想不起来答案,只记得自己跟你的疑问。我还对自己的过去失去记忆,想不起来自己做过什么。可是我知道自己是秦始皇的时候我又不肯写下任何东西,我害怕真相被人发现,我强调自己不能做出任何留下痕迹的行为。”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是什么症状?这岂止是狂想症?是严重的人格分裂吧?但我不是医生,我只是无法想象两个角色怎么在他身上互相交替,而且如果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么现在的他跟声称自己是秦始皇的他都不属于正常状态,都是精神病人,并没有医生和护士所说的正常状态的出现。(事后我问过医生,医生回答的是,其实很多狂想病人自身就是人格分裂的,我发现这点之前他们没注意到平时不说话的他也是一个不正常的人,他这种表现应该不是单层次的分裂,而是分裂成三个人,一个秦始皇,一个是失忆的考古学者,一个是正常的考古学者,但处于正常状态的他到目前没有出现过。然后他强调这只是参考性判断,需要长期观察才能得出结论,而且暂时来说治疗没有进展,得出结论也帮助不大。)

我又问:“有没有出现过,两个角色……我是说,现实生活的你跟你是秦始皇的两个身份共存,两个记忆都存在的时候?”

看得出他很费劲地在理解我的话的意思。我自己也在很费劲地想着怎么说才能更清晰表明我的意思。只看见他茫然地摇了摇头。他已经听懂了,答案也给了我了。

“那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找出那些疑问的答案啊,你来不也正因为如此么?”

我没辙了,又是一次没有收获的来访,可我知道自己不会就此罢休的,我问他,同时也是问我身后的护士:“我能像你的家人朋友那样来探望你么?不是这样的形式,只是陪陪你,聊聊家常也行。”

他用力点了点头。护士则是笑了笑说:“当然可以,他又不是疑犯,再说没有攻击性,你随时可以来探望他,但是愿不愿意见你,我们会尊重患者的决定,”

回去我画了一个三角图,人物A,要见我的卓熙明不知道真相,并且失忆。B,知道真相的“秦始皇”不肯说出来。C,有记忆的卓熙明不是秦始皇,但是知道A做过的事情。那我该从那里着手?A,比我还迷惑,疑问比我还多。B很难对付,但是拥有我们要的答案。C,选择躲起来。这三个人在卓熙明脑里不能共存。那么我就要找出他们之间的关系矛盾,那就要先弄清楚:A为什么失忆?B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真相?C,为什么躲起来?

天啊,这样我得回去修100年的心理学也未必能搞清楚啊,我试图把问题简单化,C目前不现身,那么我只能从A和B着手,A,我与他一起探讨他跟我的疑问。B,我试图用激将法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线索。得,就这么定了,那就意味着:老娘所剩无多的青春有些日子得在康宁院度过。哀~~~~~

后面的日子我大约一个星期去两次医院,有时候是跟李茵一起去的,奇怪的是李茵在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连我都不搭理,李茵不在的时候我们很认真地探讨他笔记本上的疑问,几乎每次谈话的结束都是B“秦始皇”的出现导致的,他总是恶狠狠地跟我说类似的话:“省心则安,朕之为,岂是尔等庸人所能猜度?”我冷冷的回答:“你还神气什么,现在你的陵墓不是被发现了么?很快就会真相大白的,还装什么神秘?”他就选择了沉默,屡次激将法无效,又打断了我跟卓熙明的谈话,我唯一的收获就是,B知道A的的记忆和所为。同时我们慢慢将卓熙明的笔记本完善起来,得出的结论越来越多疑问也就越多,对于历史,谁都可以用一个词“判断”,没有任何人敢说一个词——“绝对”!

以下是我们关于之前那些疑问的讨论,为了避免繁琐,由我来总结,对话就不一一陈述了。疑问一的几何图案的解释是:在一个52万平方的秦陵外面,放一个这么丁点小的兵马俑,数量只有8000,能起什么作用?这相当于在一个镇或县城的郊区,建了一足球场大小的保卫处,只有那么一点人马,不说没法起到保护秦陵的作用,连引起敌人的注意力都不能,像秦陵这么大的工程,设计这么完善,弄个这么小型的陪葬坑岂不是多此一举?因此卓熙明认为,围绕秦陵,或者至少在东面横贯秦陵面积的十几公里,应该全部是这种兵马俑坑,而且必须至少有一条通道可以直接通往秦陵中心。因为这是必须的,既然是作为事死如事生的计划,前方战事如何,肯定有方式向上级报告,速度还要快。我当时说后来的学家有人认为秦皇死的仓促,来不及建这么多的兵马俑。卓熙明回答说假如因为他死的突然,仓促下葬,那跟继续修兵马俑坑是没有冲突的,一个完美的设计,不会因此而停下来,至少后人为了要继承秦皇力求完美的要求,也会继续修,何况从探测出来秦陵的平面图来看,秦皇死的时候,工程已经完成了,有个早就成熟的方案提供给李斯章邯等去做这些事情,历史记载水银是秦二世灌注的,不正好说明秦皇虽然死了,可是该继续的工程并没有因此停止。并且这个假设若成立,疑问二里面,为何有那么多横向的通道的原因就自然不言而喻了。

疑问三没有定论,我们都偏向于不是项羽放火的,因为从心理学角度出发,这么不伦不类的放一把火确实不是我们所了解的项羽。烧阿房宫抢财物女人虐杀战俘等等恶行我们都可以用常规心理来解释:泄愤,缺军资,好色,不想养着这些战俘等等,不光项羽,还是自古有之的。何况近代历考古新发现又判断当时阿房宫压根没有修完,这关于项羽的种种负面新闻还有待考证,就算是真的,如果到了仇人的坟前只是放火烧点稻草,我只能说这个绝对是行为艺术。卓熙明也赞同我的分析。

这导致疑问四也是只有倾向没定论,因为卓熙明说他在骊山附近徒步了好久,走了很多地方,没有找到其他盗洞,但是不等于它不存在。项羽是否挖过秦陵跟是否火烧兵马俑是两回事。目前已知的并非我之前想象的那样秦陵没有遭到破坏,而是上层封土被挖去很多,很有可能项羽挖坟是事实,30万军队的破坏力十分惊人,但是挖掘工程为什么没有完成,这跟后面他的疑问六有很大关系。整个秦陵的设计在当时是超越时代的技术,虽然难不倒现代人,但有可能难倒了当时的项羽。汉书言之凿凿当时还保护过秦陵,那不是等于说秦陵一直以来就明晃晃摆着在那里,为何后来秦陵又一直没有被发现,具体位置等等也都没有新的记载,失去保护以后反而消失了?

关于疑问五六七是卓熙明自己加上去的,当然应该由他来解释,他的回答是:“都是谜啊,就因为关于秦朝的谜太多了,我才把它们排一起,试图找出之间有没有关联。”

“那你怎么看?设计者,泄密者,跟十二铜人有什么关系?”

“先说泄密者,假定当时参与工程的工匠奴隶等都被杀光了,剩下知道秦陵所在跟具体状况的,参与葬礼的知道陵墓所在但是不一定知道陵墓里面的状况,何况下葬宝器机关等等更应该是机密的内容,知情者大约不过这么几个人‘设计者,负责建造的李斯,章邯,作为心腹的赵高,秦二世胡亥等’。设计者也许也会被杀,其余人等我们逐个分析,李斯死于赵高之手,胡亥死于赵高之手,赵高死于子婴之手,死的时候他们的立场都是秦国人,没有泄密的理由,当然不排除有对秦皇心怀怨恨者,故意留下文书。赵高的嫌疑不能排除。”

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对我说:“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去倒杯水?有点渴。”

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又陷入了沉思,心想,这段对话恐怕又得结束了,他可能又成了秦始皇了。只听见他喃喃地轻声说:“这些真相要是告诉世人,将会是多么震撼的事情啊。”

我随口说:“哪些真相?”他蓦然震了一下抬起头来看我,然后又是一脸疑惑地反问我:“你觉得我们离真相近了么?”

我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闪过一点怪异的感觉,又说不上问题在那里,于是把水递给他,提示他接着说。他大口大口地喝完一整杯水说:“最值得分析的是章邯,秦二世二年,也就是公元前208年,各地群雄纷纷起兵造反,陈胜带数十万并到达戏水,胡亥大惊,当时章邯请缨,让胡亥大赦天下,临时组起一个由刑徒奴隶合成的军队有70万之众,你看到这个数字有什么想法?”

我啊了一声,回答说:“你的疑问五里面提到,72万建造秦陵的奴役工匠没有发现尸骨。”

“是的,后来章邯投靠了项羽,割地封王,所以他最有可能是泄密者。”说道这里,他略显疲惫。我想今天的谈话是时候结束了,前面的各种疑问的探讨也是我事后回家慢慢整理出来的,不是一天两天就说完了。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就算B不出来捣乱,我也应该识相,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临走我问了两个问题:“你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包括李茵还有小时候的事情,怎么对我的文章和近期自己做的事情又记得那么清楚。”

他摇头苦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经常看见关于考古的疑问,有自己感兴趣的就会摘录下来,记录的不止你一个人的,但是我去西安以后,想到的就是你的那几个疑问,回来做笔记的时候才把它们翻出来,后面又想到了疑问五六七。”

“哦,是这样,你之前要找我,就是想跟我一起谈论一起探讨,对吧?”看他点了点头,我继续说,“可是我不是正牌军,你现在所说的很多历史记载,我都还不知道呐,光靠网上搜索,得到的信息有点乱,就比如说秦陵的面积,网上就几种说法。你家里有没有相关的书籍,可以借我参考一下的?可以叫李茵或者你的家人帮你带来给我。如何?”

他说:“当然有,不如你跟李茵联系一下,让她带你去找。你觉得哪些有用就拿去。”

我回家发呆了好久,其实我临走的时候已经隐约想到了我心里为什么会出现奇异的感觉,因为我想到了倒水回来的时候,他轻声说的那句话不是对我说的,我素来不穿高跟鞋,走路脚步很轻,经常因为这样回家吓着神经衰弱的母亲。那么他并不知道我回来情况下,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绝对不是以B身份说的,因为秦始皇绝对不会说出“真相”。若是身份A说的,那么说他其实知道“真相”却一直假装不知道。为了确定我没有听错,我打开录音机从头开始听我们一直以来的谈话,只听完前面几句我就震惊了!

他:“什么真相?………对啊,我也想知道真相?”

我“关于秦陵和兵马俑。……你怎么确定你知道的是真相?

他:“因为我就是秦始皇!朕就是秦始皇!他们都说朕疯了,一群愚昧的家伙!”还有后面的:“你记得你的西安游记里面,对秦陵和兵马俑的几个疑问么?我这里有答案,我全弄明白了,当我发现自己是秦始皇的时候一切答案都有了。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去找我女朋友,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和地址,让她吧我的笔记给你。”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话本身就是一个个矛盾的组合!因为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只是好奇心带动着,并没有把这些话当一回事,事后也只看做是疯话。可是我记得当时,我按下录音机之前问的是:“不介意我把谈话内容录音吧?”他回答:“不介意,我叫你来,就是希望更多人知道真相。”然后我按下了录音机同时问:“什么真相”,于是记录了上面的对话,现在仔细再听,疑点就出来了,可怕的疑点!

1,若说不介意录音的人是卓熙明A,疑点则他是绝对知道真相的,当我问什么真相的时候他反问我什么真相,紧接着身份B出现了,只说了一句话。那么作为A身份并且知道真相,他为什么要隐瞒?若是潜意思隐瞒,后面他也不会跟我讨论那么多,我只能理解他是刻意隐瞒。他叫我拿笔记本的时候也强调他什么都知道了。

2 ,若说一开始说不介意录音的是身份B,那么疑点是“秦始皇”不可能同意我录音跟说出:“叫你来,就是希望更多人知道真相。”这句话。因为后来频频出现的角色B是不肯让真相大白于天下的,还示意自己保留了很多所谓的秘密。

3,当时“秦始皇”只说了一句话,这也是个疑点,因为后来出现的B说话和用词很是古典,而当时的矛盾是他说“我就是秦始皇,朕就是秦始皇。”假设这个是真正的B,那么卓熙明这个狂想症患者还没有完全代入角色,以致一时是“我”一时是“朕”。可是我们见面的时候卓熙明已经是诊断为精神病狂想症患者4个月,加上之前没被发现有问题的时间,不至于那么久都没有代入角色B.

4,设若我今天所听到的那句话不是对我说的,则更能证明卓熙明的A身份不知道真相是假装的,否则在我突然开口问“哪些真相。”的时候他那一下明显的震动无从解释,这不得不又替电视剧做做广告,我看过有关微表情的电视剧,里面说这个举动往往是处于突然而来的惊吓做出的自然反应。

5,从他对泄密者的分析来说,他从西安回来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可是为什么不直接写在自己的笔记疑问五的下面?他入院以后肯定没有再接触考古书籍和考古方面的工作,那么今天的推断是他入院之前就有的,他不写在笔记上而要直接跟我说?

真是不怀疑则可,越怀疑越觉得可疑,我以前从来没有怀疑过卓熙明的病,所以很多事情被纠结在身份ABC上面,如果推翻这些身份的存在,就是说他压根就没有狂想症,只是装疯,那么很多以上的疑点就变得清晰很多,问题是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找我是为了什么?我暂时得出的结论就是,他知道有关秦陵和兵马俑的所谓真相,但是不想自己去公布,所以假借我的笔来做文章。因为我已经有了前面的四个疑问,他都表示附和,而后面他自己的三个疑问他都没有写上答案。那么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是试探或者说是面试,面试及格以后,他故意利用笔记本来引起我的兴趣。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还要扯上一个秦始皇在自己身上?更让我疑惑的是:他是凭什么认定自己所知的是真相?去西安的几个月,他必然有所收获,是发现了重要线索?或不为人知的文献?还真的跟秦始皇沟通过了?当然我是不相信灵魂附体这些无稽之谈,他必然是为了自己的发现有目的性的进行这个计划的。

《自由写作》第97期【小说】

阅读次数:21,3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