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贞:证据!证人!证词!(随笔)

Share on Google+

◎齐家贞

走进华盛顿犹太人纪念馆,首先撞入眼帘的是堆积如山的鞋,这些沉默了超过六十年已经黯淡无光退色变形的鞋,令参观者想起它们不幸的主人,周身冰凉灵魂战栗。

面对这些各不相同的鞋,我们想象得出六十年前它们曾经的漂亮时髦神气活现;想象得出男女老少穿着它们上车下车东奔西走鲜活的生命;想象得出人们穿着鞋跳戴维舞、弥赛亚舞、土风舞敬拜神灵欢度节日的热烈场面;想象得出这些承载生命喜怒哀乐的鞋在最后一刻,眼望自己的主人成群结队走向焚尸炉的情景。

鞋,为它的主人们发出响彻云霄的吶喊!

历史学家王晶垚,在他妻子──北京师范大学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被红卫兵打死的当天就去买了一生中第一次拥有的照相机,他从不同角度拍下了卞校长尸首各个部位的照片,还拍摄了红卫兵此前此后在他家里涂鸦的革命标语,王教授并且收藏了妻子死时穿的血衣、大小便失禁的内裤等等。有了这些确凿的证据,独立制片人胡杰才可能制作出《我虽死去》这样具有说服力震撼力的记录片,也使我们身临其境,目睹了红卫兵的罪恶,目睹了文革的罪恶,坚信那些制造罪恶的祸首无处遁逃,坚信那群施行罪恶的走狗也无处遁逃。王晶垚是学历史的,他最清楚证据的力量,他知道证据是历史的指纹,不保留指纹,就没有证据,就没有历史。

照片和衣物,为万劫不复的文革定罪立下一功!

一九九九年九月,劳改基金会负责人吴弘达在华盛顿美利坚大学举办了劳改研讨会,与中共政权五十周年大庆分庭抗礼。参加会议的除了近百位中国劳改幸存者、民运人士、海外流亡人士,还有前美国总统甘乃迪的侄女凯丽?甘乃迪和国会议员南希?波罗西以及好莱坞著名影星雷察基尔等贵宾。甘乃迪女士在发言时说:“不需要懂中文,我们就完全明白刘欣虎先生想说些什么了!”刘欣虎不是坐在桌子后面对着麦克风讲话,旁边有个翻译,而是跳到主席薹桌子上,双手举起一件证物声嘶力竭地哭喊。刘欣虎与父亲一起被捕时才十三、四岁,当他再次与父亲相聚时,见到的是一具尸体,父亲自杀身亡,刘欣虎悲痛欲绝,当场从尸体上脱下父亲这件触目惊心千疮百孔的破棉袄,他刻意保存几经周折飘洋过海把它带到美国,现陈列在华盛顿劳改纪念馆里。我们由此看到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和一个冤屈悲惨的人生。

千疮百孔破棉袄指证了中国六十年一贯制的劳改监狱体系为非作歹残害忠良的罪恶!

可是,仅有实物证据是不够的,还得有证人证词,证人证词往往更加生动具体!

华盛顿犹太人纪念馆的一大堆鞋只是序幕。参观者往里走,工作人员将发给你一张卡片,上面是某个被杀犹太人的个案资料,相当详尽,名字性别年龄住址职业特长以及业余爱好等等,有的还有照片。此时此刻起,你这个参观者就是这位被毁生命的载体,他(她)的灵肉充满了你,借助你复现——我现在是个男工程师,三十七岁,喜欢滑雪——知道现在的你已经死去,心情顿时沉重,走进了展馆。各个展厅中央一个接一个玻璃橱柜,四周一堵墙接一堵墙,墙与墙之间一个转角又一个转角,它们共同挑起重担,把不可胜数的、来自四面八方的一批批证据证词陈列展示:写在纸上的,记录在录音带、录像带上的,原件实物图纸照片,受害者、见证人现场参与??死者生前的零碎讲话,幸存家人诉说的不幸故事,胆战心惊东躲西藏的惨状,犹太人和非犹太人舍己救人的感人事迹,证人一句一顿的血泪证词,希特勒下达的剿灭犹太人的法令法规,焚尸炉和焚尸炉里飞扬而出的骨灰覆盖周围的大地、树木和房舍,毛骨耸然的希特勒的冷血演讲,忠实鹰犬盖世太保威严阴森的游行,科学家和医生研究出如何通过人的头发、眼珠颜色以及脸形特征鉴别犹太人,斩草除根??证据之充足丰富,材料之准确翔实,使德国法西斯的滔天大罪昭然如揭洞若观火,铁证如山如钉钉木。

只有,有了充分的证物和证人证词,才能让人信服六十年前确实发生了令人发指屠杀六百万犹太人的恐怖罪行;只有铁证如山,才能把罪犯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百口莫辩;只有铁证如山,才能有根有据不可挑战地伸张正义;只有铁证如山,真实的历史才能驻进世史人心。如此,那个德国作家,写了一本书挑战奥斯威辛犹太人集中营和焚尸炉根本是“子虚乌有”,他,被判刑五年;如此,我们墨尔本几个花儿匠装饰市中心大礼堂门前,用盆花摆出希特勒国旗的图案,第二天报纸一片哗然群情激愤,得了啦,民主国家宣传法西斯!第三天图案拆销花盆重摆,花儿匠们解释此举纯属无意,并向公众致歉。

可是,比杀人魔王希特勒有过之无不及的毛泽东,却在墨尔本享受优待,出尽风头。2006年前后,唐人街有个叫“毛氏餐厅”的门坊上,刷了一副“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文革图画,戴着红五星绿军帽和红卫兵袖套的毛泽东,在唐人街向来来去去的生灵挥舞巨手。墨市著名杂文作家老戴维写过一篇《砸烂全世界的唐人街》,无人领会其中深意。年复一年,进进出出不计其数的中国人,和许多来此享受美味中餐的西人,不少人无动于衷视若无睹,有的人心生不快沉默不语,直到毛氏幽灵不能使老板财源滚滚,这幅令人噩梦再起的图画才与餐馆一起消亡。不久,唐人街又冒出六四时宣称“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血案制造者命名的“小平餐馆”,它一直活到今天。

为什么是非感正义感极强的西人也不出声,不像他们举报花儿匠那样呢?

如果在墨尔本在澳洲的任何角落,出现的不是毛泽东的画像,而是希特勒或者他的搭档戈培尔的画像,情况会怎样呢?我们不难得出结论。

为什么?

因为世界不知道,或者说,世界知之太少!

为什么?世界不知道或者知之太少呢。

事实上,在中国罄竹难书“超过了所有公民可容许的人类行为范围”的罪行,六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过。没有一个罪犯不清楚,物质证据和证人证词是定罪的关键,消灭罪证是掩盖罪行的不二法门,他们利用手中大权绞尽脑汁不惜代价,否定罪行,消灭罪证,他们编造假证据歪曲历史,不遗余力企图把累累罪行从人们的记忆里抹去——设置禁区敏感词禁止提及灾难的历史,比如反右文革六四等。他们聪明绝顶双管齐下,除了抹去记忆,还有就是拖延时日,消耗人们有限的岁月,把当事人从年轻拖到老,从老拖到死,历史的真凭实据就烂在坟墓里或者在火葬场里烧成了灰烬。就这样,真相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难辨越来越空洞越来越不存在了。于是,编造的假历史看起来比真历史还真,“共产党领导中国老百姓全面抗日,躲在峨眉山上的蒋介石下山摘桃子”,“我们热爱和平,抗美援朝,打倒美国侵略者”,“自然灾害没有饿死一个人”,“天安门没有开一枪”,“苦难深重的白毛女”,“周扒皮半夜鸡叫”,“刘文彩收租院水牢”??谎言工厂批发生产的假历史变成了正统的真历史,变成中国人心里认证的口头禅——有位澳洲朋友回国探亲,父亲命令她别回去,如果再宣传蒋介石国民党领导中国抗日的话。这就是犯罪分子最喜欢看到的结果,这就是他们一再声称“让历史做结论”推口话的真实含义。

中国历史被歪曲得面目全非,中国人在恢复历史真相上任重道远,可是付出的努力远远不够,当然,中国人遇到的困难也非同寻常。

还有,中国人缺乏保留证据的意识,缺乏像先知先觉王晶垚教授和小小年纪的刘欣虎,他们在保留证物上当机立断智勇双全;因为中国人的责任感使命感薄弱,常常喜欢让别人去出力卖命,自己藏在一旁歇气,“你忙我不忙,到时一齐黄”;因为中国人在嫉恶如仇的正义感上短斤少两,连自己遇到的不公正都懒得过问,遑论为他人伸张正义;因为中国人健忘,强盗抢劫了你爷爷的你爸爸的你自己的皮袄,抢劫了中国所有其它爷爷的爸爸的同辈人的皮袄,赐还你了一件棉线背心,便感激涕零,劝别人,“你看你不是没给冷死吗,你看你现在并未赤身裸体呀”;中国人喜欢故作大量,慷他人苦难之慨,“哎呀,你就是纠缠于私仇,念念不忘它过去对不起你,何必一定要它认错呢。给人路走就是给自己路走,中国现在很好了”;中国人喜欢逆向总结,“唉,吃一堑长一智,惹不起躲得起,我嘴里时时含口水不说话,就不会祸从口出了”;还有,这里,我专指海外华人,特别喜欢脚踏两只船,用脚跑了出来,拿尽民主福利社会的好处,同时高举双手向被自己抛弃的东西“表示遥远的爱”,输赢都有糖吃??

既然我们自己都在鼠目寸光是非混淆,心甘情愿忘记历史把历史的真实当儿戏,我们有什么资格期待别人帮助你,帮助伸张你根本不重视又不能当饭吃的正义!

所幸,近一二十年来,不少学者良心知识分子、作家记者编辑电影制片人,以及为数众多的普罗大众,在世界民主大潮的激励下觉醒,意识到自己的权利靠自己保卫争取,他们借助势不可挡的互联网优势,草泥马向河蟹宣战,面对上面和派遣的五毛三毛一毛不择手段不计工本软硬兼施打击迫害关押收买,花样翻新被喝茶被吃饭被旅游被失踪被精神病被死亡??他们毫不动摇越战越勇,为打捞历史挖掘历史抢救历史建立了功勋。

我深为感动深受鼓舞。

不过,我仍然遗憾,与华盛顿犹太人纪念馆相比,我们手上的证据太少,连冰山一角都谈不上。如果我们搜集不到足够多的“鞋”,拿不出足够多的“血衣”、“脏内裤”、“千疮百孔破棉袄”??,我们不仅无法把犯罪分子推上法庭,不仅堵不住他们百般狡赖的嘴,我们还无能阻止犯罪分子诸如毛泽东幽灵到西方唐人街频频挥手、邓矮儿风雨无阻帮唐人老板招财进宝,大陆红卫兵勇士跑到墨尔本悉尼堪培拉制造红海洋“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庆祝北京奥运,高举“CNN is a liar(CNN 撒谎)”,我们只能对孔子学院不务正业在伦敦书展贴出巨幅政治广告“让世界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共产党”干瞪眼,我们也无能避免在自由民主之地庆祝澳洲国庆的华人餐会上,赶走大纪元时报的记者??

中国人不应该受骗,世界人民也不应该受骗。恢复历史真实,不仅对中国至关重要,对世界也同样至关重要!

在中国,历史证据汩汩流失,过去流失,目前流失,继续流失,流失到了最危险的境地,我们已经没时间再等待,每个中国人有责任就自己记忆之所及,无论大事件小事件大故事小碎片,统统讲出来记录在案。如此,“中国人纪念馆”就不会比“犹太人纪念馆”逊色,中国历史的真面目就能展露天下,任何骗子都无可施其计,都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我多么希望五十年代初,那位在重庆朝天门跪在被枪毙父亲尸首旁,双手捧起掺和着血污的白色脑浆,吞进自己肚子里的十三岁少年,他本人和他的家人,站出来讲真相写真相;

我多么希望在四川省第二监狱自杀的姚品华、刘德珍、周惠君,病死的田素珍、陈德芬,被斗死的牟光珍??她们的后人亲属朋友,把心中掩埋多年的苦难统统拿出来重见天日;

我多么希望狱友姜书梅,“才十几岁,跟大人在歌乐山空转了三天,非说我在山上打游击,一辈子葬送”,关押了二十年就疯了二十年的王大芹,“我都爱你,你不爱我?”哪怕她们已经辞世,她们的儿女、侄儿侄女邻居乡里,请代她们发声;

我多么希望那位极其善良又其傻无比被枪毙的反革命熊兴珍,她那活着比死去更可怜的丈夫,在大哭嚎啕的同时大声诉说熊兴珍和他自己的遭遇。

还有,男犯中队不断越狱从三年到枪毙的汪洋;第一个为文革祭刀被枪毙的省二监就业队砖瓦厂踩泥的残疾老人张占松;被枪毙的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蜕化变质的革命干部江开华:“组织反革命集团”,留下七千党棍“使天下寒彻”信件后自杀的XXX;还有男中队数目庞大的被死去和被“敲了沙罐”的犯人们??请了解他们情况、哪怕是一星半点情况的人,都一一站出来为这些永远沉默不语、无法还自己清白的死者高喊。

还有,四川省第二监狱当年的监狱长夏钰钦,厂部干事王连辉,管教股陈股长,我们中队的女队长唐正芳、张国玲、周道珍、左桂修、邓明琴、谭大淑等等上千个狱吏和警卫——尽管王连辉、唐正芳这类良心干部对犯人手下留情,可生活工作在黑监狱里几十年,是完全的知情人——多数狱吏警卫是无产阶级专政最忠心的执行者,是监狱里罪行的操刀者和见证人,他们几十年随意制作操控犯人档案、毒打折磨犯人至死、与公检法配合枪毙杀害狱中男女,强力逼供编造、包括编造全国最大的狱中冤案等等,等等。请在这证据即将随风逝去以至于无的关头,反戈一击立功赎罪,把监狱里不为人知的证据实情内幕秘密揭露出来,释放心灵重负,洗涤手上血迹,获得自赎机会??

我三句话不离本行,监狱监狱!可是,难道中国的其它地方其它人,情况不是大同小异?

其实,历史是可以掩盖可以篡改的,如果证人你我他她缄默不语,谎言趁虚而入;其实,历史可以是过眼烟云过时作废被彻底遗忘的,如果见证人终生守口如瓶变成白痴进了坟墓;其实,我们下一代的大脑是可以被麻醉被冲洗被割裂被重新组装的,如果展示在他们面前的历史像千百万年前的恐龙,似是而非又遥不可及,只是虚妄的猜想——德国青年在确认希特勒历史罪行后,诘问自己的父母:那个时期,你们在干什么?参与、认同还是沉默?从而表现出难得的担当精神,忏悔,向犹太人道歉——关键在于证据,有证据,才能还原历史,有证据,才能感天动地!

如果你认为真实的历史对于中国人很重要,真实的历史对于子孙后代很重要,真实的历史对于整个世界也很重要,那就请你站出来,我们一起奉献,为恢复中国的历史原貌努力!

《自由写作》第98期【封面人物】

阅读次数:21,2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