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佑平:狱中诗(三首)

Share on Google+

 

1、难友获释记

虽然不能相见,
心底却有一丝慰安,
因为身影尚能望见。

虽然不能比肩,
心底却早已结伴。
因为我们有同一理念。

虽然不能倾谈,
心底却在默念,
因为距离并不遥远。

如今你走了,
我看见鸟儿飞向蓝天。
如今你走了,
我看见鸳鸯在水中嬉戏盘旋。

如今你走了,
到了千里之外,
但我们的心仍紧紧相连!

2009年3月16日

2、祥林嫂—世纪之问

一个女人,不!只是一个女人!
她从千年黑夜中走来,
又向另一个黑夜中走去。
就在这当口,她发出一声:
像是呻吟,又像是软唱,
但却是从远古至今的质疑,
“人到底有没有灵魂?”
问你,问他,问我,问我们自己!

一个女人,不!只是一个女人!
她虽然不是妻子,
当然她更不是女儿。
当然她也不是姐妹,
然而,她却应该是母亲!
是母亲的质疑,
是母亲的天问!
“人到底有没有灵魂?”
“人应不应该有灵魂?”
面对我们的母亲,
面对母亲的质疑,
面对母亲的天问,
我们应当羞愧,
我们应当懊悔,
羞愧懊悔我们确不如人!
我们无以回答这世纪之问… …
在哪里?我们的灵魂?

2011年5月4日

3、哎!篝火!

就在这漆黑色的夜里,
篝火点燃了。
人群亢奋,
开始狂舞.
一阵噼啪爆响之后,
篝火熄灭了,
亢奋的人群散了,
天地间的一切又陷入了
比以往更为黑暗的夜色里… …
于是我哭了,
哭得极为伤心,
伤心了许多年,
直到今天,
真不知道还要伤心下去多久?

2011年6月3日

阅读次数:49,2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