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丘:都去广场走一走​(组诗)

Share on Google+

头像

他的头像
印在货币上
以泛滥的形式填满空间
你,却难以抵抗

是的,他死后没有火化
还将整个时代拿来陪葬
只需掀起薄薄一层真相
立刻暴露出成群兵马俑
层层叠叠向着冥方
或跪,或站
蝗虫般拥挤
内心狂躁内斗内行
外貌英俊没有脊梁

谁说世间没有救世主
一颗头像便垄断太阳
你,面对黑暗
只有黑色眼睛
除了被迫做梦
能有什么办法煮熟黄粱?

冷漠浇灭热诚
阴风枯朽渴望
扭曲创作更多扭曲
爬藤抑制不住地扩张
谎言总被另外的谎言戳破
拥戴则被阴谋切割成蛛网
没有泪水的河岸
尸斑如梅花绽放

你,难道甘愿这样?!

2014年5月2日

审判

审判你
这种行为本身
已构成犯罪事实
因而,当你起身离开
空凳,金光耀眼
彰显你,浩然正气

其实,你无需抗辩
万里山川与你站在一起
沾血的矿洞出来作证
染毒的河流哭诉状词
是谁在掠夺民族未来
是谁在摧毁苍生土地!

颠覆,是你的罪名吗?
当谎言如雾霾弥漫人际
蛀虫早已贪婪成老虎和狮子
抗争说成暴乱封城追杀
上访当作疯子离奇致死
谁敢相信承偌不是咋骗
谁又敢不顾牵连说个“不”字
你用力拍打胸脯
试图以人性和良知
唤醒沉寂的乡村与城市

你站在道德的屋脊
仰头青天,自由呼吸
霞光是理念的信鸽
将八方的问候传递
你一定要坚强
让自己活成一堵
围困邪恶的墙壁

2014年5月10日

都去广场走一走

眨眨眼,点点头
不论新朋或旧友
这一天,够默契
都去广场走一走

仰天望,低头瞅
不用喊也不用吼
这一天,恨难消
都去广场走一走

挽起臂,牵起手
不说心里都清楚
这一天,路漫漫
都去广场走一走

1990年3月17日作于悉尼

后记这是为纪念六四一周年而准备的诗稿。当时,我觉得光有悲愤解决不了问题,应该继续做出具体行动,去改变恐怖追捕局势。当然,敌强我弱情势下,应该要有应对办法。我想“散步”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我将这个意思写成诗歌,希望以传唱方式,影响民众参与。直到今天,这个方案仍然有其意义。

阅读次数:21,4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