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下)

Share on Google+

任协华:新格局——论现代语境中当代艺术转型的思想立场(上)

第四章:景观之后的平权行动

第16节:景观超越的动力

当艺术中心的权利被放置在和时代极不对称的情境中时,我们就必须要通过对景观之后的模型进行相对制约的整理,资本保守主义和后殖民思维的习惯性社会模式,使得当代艺术被呈现在一种主题式的而不是人格化的语境之中,因而,也正是在这个状况下,要探讨当代艺术在公共领域内的所指及其附加的深层次含义,就必须要跨越来自经验和视觉的符号系统,所形成的仅仅是针对未来观念的变化,当现代语境开始改变自身的轨迹时,我们将会发现在景观的覆盖之中仍然清晰的平民意识的种子和细胞。

而作为一种分类法,当形式无法超越于意识的内涵时,如何达成和真实相对应的情感将成为现代语境之中的一个重要的议题,在世界性的进程中所容纳的就将不再仅仅是乏味而单调的对资本的寻求,这不仅是因为“产生出景象的社会不能仅仅凭借其经济霸权支配不发达地区,它也凭借其作为景象社会的能力而支配它们”[9],同时也因为,人在缺损了原型之后由于启蒙的催化而成为从梦中惊醒的个体,当她与相对应的平民式的争取权利、主张及意识的社会行动结合在一起时,我们就会看到,这种穿越于景观层面之后所展开的在当代艺术范畴内达成的一致性,也即公民思维的开启和处于重要地位的民主性浪潮,尽管形成主体的完整性已经不再具有实际的可操作性,但是好在,这种贯穿于我们时代的强烈的诉求,依然将会起到它应有的甚至是超出于我们预料的作用。

正如同当代艺术已经不再是对虚构历史的重现一样,在超越景观社会之后,人通过对主体的考量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思想格局之中,当艺术开始触及现实的日常生活中时,作为对后现代折磨的一种补偿,当代艺术以转换性的视角,展现了它那建立在批判的否定性立场基础之上的思想,占据优势地位的纯消费主义则以退却的方式滞后于这种颜色革命的浪潮之下,艺术作为对觉醒的呼应已经从想象中转过它那沉重的身躯,而正是这种建立在独立意识范畴内的当代行动,才能够以它那具有鲜明的个体特征的声音作用于一个庞大而拥挤的社会性空间之中,并通过对表象的剥离,使之展现出其本质的张力和形象。

一种区别于内在质地的行动改变了在世界的影像中来自于当代艺术的振动,尽管它更多地占有着戏剧性的含义和伦理,但是在同一层面上,它在去除了旁观和沉默的姿态之后,已然将自身纳入到了处于混乱和离散的核心之中,这种对社会性现实的和解是当代艺术对于知觉层面的一次密集而积极的探索,那就是,当人意识到自身不再隶属于一个消费性的构造中时,才能够通过对全局的观察获得自我的自由和平等的属性,而较之于对自我的正当合法性的寻求,在此之中,一个值得运用的前提在于,景观的超越动力是来自于对乌托邦幻想的遗弃而不是遵丛,否则,当代艺术的现代语境在转换之际便不可能获得较为坚实的基础性氛围。

这种区别是对于理性混乱的一个明确的界定,它同时构造着我们置身于信息世界的关联和脉络时所要支配的图像形式,而正是由于这种正当性的确立,也才能够在第一个层次上,达成景观超越的先决条件,即:注视永恒的当下,以及对永恒的情感把握。

第17节:警惕对当代的复制

城市化的兴起所代表的对区域文明的扩张,是平权行动所要具体针对的另一个意义层面,当和资本的博弈处于僵持的状态之时,行走于现代语境之下的当代艺术,也就同时必须要在关注永恒当下的境遇中保持对真相和真实权利的热情,警惕并反抗对当代的复制,是景观超越中所要解决的思想性观念。

在由大多数艺术队伍所构成的运动式的情境中,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反对复制的要求所能起到的在文化基础上的作用,它有效地排除了对异议力量的不必要的干涉和嘲讽,尽管简单化的伦理社会依然会就此而提出不同的看法和质疑,但作为一种当代的手段,反对复制的要求正是源自于在“体制促成了一种恐惧文化”[10]之后,对跨区域合作的探索,所形成的一种较为直观并且能够相互依靠的艺术道路。

在大多数模仿性的复制之中,我们已经看到了由于技术的滥用所形成的对社会现实的伤害,这种伤害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在太多的貌似具有独创性的公共建筑中突现出来,并且这些复制的半成品又同时损害了来自艺术的想象力和对于空间主体的构造,尤其是以央视大楼及苏州“东方之门”这一系列模棱两可的对当代的复制之后,现代语境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障碍,并且同时我们已经知道,大量的仿制品正在试图掩盖思想贫乏的资本泡沫下,有关于人本身的困境和重创,这种扭曲的思维所反映的正是对起源的困惑,它以逃离的方式强化了对离散主体的侵入。

第18节:深度拓展的平权行动

平权行动则赋予了处于现代语境之下当代艺术转型的深度拓展,当身处于景观社会已不再可能进行言说之后,枯竭了的情感,所运用的则是对独立个体的基本性意志进行深入式的诉求,以期望开拓对于空间的肉身的实践和真实介入。

众所周知,对标准流程的膜拜不会在一夜之间就荡然无存,就如同对偶像的狂热还将持续一样,因而建立在行为意识之中的思想,是通过对个体身份的甄别而不是确认才能够达到艺术的清醒状态的,一种试图将情感分离出来的行为变成了现代语境的再次发端,它同时更为强调的是对表达的乐观态度,并在其中暗示出一种与时代本身密切相关的一致的关联性,这种行动的展开是当代艺术具有正当意义的不可置换的标志,它通过对工具批判的逐步跟进所建立的平权意识,第一次将艺术的权利置于社会现实的肌体之中,以此获取自我的复苏和健全。

在常徐功的作品中,这种意识通过对精致而优雅的保守现场的切入,从而去唤醒沉睡中的思想,并以坦率的真实达到对虚假、恐惧和敌意的消除,他甚至运用“刺绣式”的姿态来针对并且回应一切正在沉睡着的躯壳。

俄罗斯女性主义朋克乐队暴动小猫(Pussy Riot)则以不间断的反复的激烈斗争,在介入到政治现实的格局中时,运用半是调侃和半是激进的行为,来诉求对现实世界制度格局化的不满,她们所创作的一系列歌曲,比如《圣母请把普京赶走》以及《普京逊毙了》等正是来源于对正当性含义的阐释,在致力于用艺术进行号召和促进社会变革的同时,也通过运用当代的语境来形成并丰富对表达的态度。

然而我们同时也在面临着这样一种状况,那就是在竞争的集体位置上,艺术在突破精神崩溃的那一刻,是否依然还能够以清晰的状态来区分何为民众的艺术,并在此之中,以系统而不是以观念的思维来推动对于自由的渐进,这种选择所要面临的第一种状况,即是首先要明确当下并不是对自由的屈从,而更要去考量对自由的广泛性观察,用生活的日常经验来替代对意义的失语,而不是简单地,从民族的虚无主义的陈词滥调中摆脱出来去支配更为复杂的资源和思想,而这种对行为及形式的界定,也同时印证了对于当代艺术所要进行选择的条件和影响,当思想面临深渊的时候,能否克服并面对虚无的袭击是一种有效的界定状态的方法,但却并不能说明,对当代的取消或者消费,将足以决定一个社会化的行动类型是否成熟。

第19节:意义的合法性

而即使当我们置身于平权行动的社会形态中时,作为对当代艺术的一种前景的预测,也仍然必须要以对现代语境的衡量,来作为对抗及和解现实的必要通道,与颜色革命“是阿拉伯的第三次觉醒,同时充满着危险与可能性”[11]一样,艺术批评的具体主张不会再因为对象的疏离而产生功能性的障碍,也就是当艺术展开实践的时候,它同时所具有的批评性的力量,将会首先瓦解来自产业和流程的机械程式的运作,即便是在当艺术批评已然成为人们发泄不满和愤怒并将此视作无用之物的时候,艺术性的批评也将依然能够产生情感的迸发作用,这种相互契合的形式,在处于流动的状态时,更能显现出它那和时代密切关联的力量。

区志航正是通过他一系列的作品来介入到这种方法式的行动中,“区式俯卧撑”中的《那一刻》表明了当代艺术不仅对现实具有强力的介入通道,也同时强化了身体形式的行为在摆脱了肉体化之后所能达到的一个清晰而直接的结果,当社会主体以禁止的方式、手段来面对他的人群的时候,当代艺术所要面对的就不再仅仅是从自我的个体身份中提炼出高品质的思想,也不再是以沉闷、枯燥的过程,来展示它的方向及流动的程序,当作为具体的可视之物及象征,天桥下的“水泥锥”形成它的区域内的限制和拒绝态度时,这种对人性及文明的考量的界限,也因其具有战争意味的场面,而最终由对权利的压制变成了对景观的解构。

郭盖的作品《六十扑》,则展示了在另外一个同时态的场景中所包含的沉重主题,也即平权行动作为当代艺术语境的批判性手段所要拓展的一个空间,他以悼念藏区六十名自焚者作为作品的主要线索,并将自身的一切行为、动作限制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体系中,这种对称的选择作为一种描绘,即是对平权行动中民主地理意识的追随和纪念,也同时呈现了在将自身置于生命意义的尽头时,是为了去回溯对存在感的悼念、拥有和牺牲,而它所确立的,正是通过这种不间断动作背后的强大意志,去逃离被控制的世界,和去追溯生命起源的激烈而直接的反抗。

而又因此,在一种流通式的图像形式之外,所包含的将首先是对生命意志的沉思,并以行动的身躯语言来呼应当代艺术的一个衔接的支点,与此同时,它也就应对了景观之后平权行动中对于双向自我的持有性坚守,它区别并跨越了艺术精神沦落为国家及体制代理人的一种怯懦形象,而使之回旋于人和离散主体的精神脉络之中,尽管作为一种来自我们精神及思想层面的行为,在离散之后所具有的困惑和迷思依然在影响着对经济格局的逆向性思索,然而,这种基于对差异的补充意识,也正是艺术开始作用于潮流现实的有益扩张。

在反思全球思想和意志衰退的今天,以主观真实来弥补相对应的缺憾,并使之具有正当意义的合法性,从而去避开特殊艺术及批评的陷阱,既是对商业意识的批判,亦是对身处市场附庸的人格之下,来自于人性格局的强烈冲击,也即,只有当主体在离散之中以加速运转的方式摆脱内心的恐惧之后,我们才能终于去领悟,景观作为存在,所可能面临的有关于对未来的沉思。

第20节:平权针对景观

当艺术批评及理论形成对社会现实的判断性思想之时,在此之中也就必须要反思影响力衰退的综合格局,尤其是在思想处于转型的时代,对于如何把握被景观所替代并掌控的创造性立场,是现代语境和思想转型的一种重要追寻。

平权行动作为一种与主体呼应的格局,在经过多层次的思想和现实转变之后,以自身充满激情的勇气,来应对日益复杂的境遇,这种基于人道主义的行为,也正好与当代艺术的立场相互吻合。而当具有竞争性的当代图像,开始打破在共享的信息现实中封闭的格局时,那么那些依然在失败的意义中编织虚无主义神话的行为,它就必须要回应自身陷阱中关于未来的立场和属性。

当代艺术之所以要探讨其基本要素和命题,正是基于在途经转变的道路时所产生的过于夸张的对艺术的破解,一种试图通过具象和写实风格来面对资本经济炫耀的方式,自始至终并不一定就会被证明是对真实的自由注视,然而,对于仍然无法把握的来自于艺术语言和属性的一般性创作而言,当代艺术正在面临的就已经不再仅仅是简单而表层的分离性质,相反,它以其富于活力的形式造就并吸引着我们,使我们既感叹于它的艰难、曲折,也迫使着我们,去投入到更为深沉而广阔的场景之中,并以此线索,来发掘我们蕴涵在情感之中的关于真实存在的重要特征,当代艺术的反转、流动和静默,均以其令人困惑的晕眩般的光质,成为了我们自身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并将我们引领至幽深的弥漫之地,而正是在这种状况中,平权行动所要针对的也就不再仅仅是关于现实本身的事态,它是基于人类所面临的共同主张而采取的相应的行为及具体的表达形式,艺术性的介入也将通过对动态的选择,而形成有关于艺术成为行动的一种层面而不是某一个主题。

因而,建立在互联网络的多重社会视角之中的当代艺术,和全球化的思想潮流一样,都需要去共同面对一个艺术如何成为艺术的话题,只有当艺术偏离并逆转它过于遥远的气息时,它才有可能去呼应来自社会现实的要求,而这种要求更为需要的则是,当代艺术如何求得自身强大的力量,并将其充实到自我的个体之中。

 

第五章:新格局:当代转型的思想立场

第21节:对过剩体制的回应

一种新的格局正在形成并促使着当代艺术在社会学理的层次中产生变化,而对于艺术个体而言,这种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将区别于在历史线索中的模式及格局,当现代语境形成并散发其影响的氛围时,也即同时作用于一个来自转型层面的诉求,当它们通过对社会性事件的分析时,这种变化也就会去要求一个相对应的和同一层面的艺术通道,而对于当代转型的思想立场而言,这种内在愿望的构成及前景,将使一切在场的感受转变为对事实形态的艺术结构,也即,当代之中所包含的对否定性立场的延伸,成为了转型时期艺术思想的首要立场中一种明确的线索,

当学术从概念泛滥的泡沫中解脱出来之后,较之于一般的独立精神和批评意识,否定性立场的延伸所要针对的就不再是仅仅艺术内部的困惑和冲突,而是一种对过剩及剩余的体制尖锐而直接的回应,延伸所带来的流动和深刻意识通过对表面秩序的对抗而形成的颠覆性,也将同时超越图像和符号的单层次感官经验,而凝聚、会合并成为转型的当代艺术的标志,在新的艺术形态的格局中,和在精神饱和的状态下,具有社会性质的集合性图像所构成的艺术紧张状态,将会打破一种狭隘的认知模式而使得现实与艺术达到相对应的意义和内涵,并以严肃而严格的态度将犬儒主义和流行文化抛置于虚无的空幻之中,当自由作为当代艺术的一种呼唤声音出现的时候,引起改变的就将是对沉默中的心理的一次激发,而意义的精髓也将随之而来。

第22节:追寻主观真实

通过对否定性立场的延伸所能追溯到的另外一层含义在于,当思想的转型展开之时,对于艺术传统中包含的异质构造所展开和进行的一种深度打量,也即比对于当下的社会现实而言,怎样阐述并开创在分歧之中所要探讨的观念,和以开放性的思维必须达成的一致关联,思想立场的转型所要针对的在艺术范畴内既包含对主体人格的阐释,同时也要通过延伸中的变化来形成对个体的主观真实的追寻,也即批评的作用被设定在了意识而不是立场的层面上时,当代艺术将要面临的就是对其合法的质疑。

而要梳理这种不间断的提问,则又需要以离散之后的视角去重新追寻并展示在主观真实之中的个体独立性,以换取转型的契机和动力,在一般而非特殊的情境中艺术区别于手工制品的界限在于,艺术传递的意义是没有边界和限制的,而主观真实之中的个体则更注重对思想立场的坚守,当艺术审美超越时代的底线时,现代语境则有助于一种贫民艺术的拓展。

美国艺术家马歇尔•里斯(Marshall Reese)和诺拉(Nora Ligorano)通过其共同创作的街头冰雕作品《早安,美国》,试图将思想的危机与经济格局中群体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以求得艺术在思想层面的批判力量,用字母“MIDDLE CLASS(中产阶级) ”组成的作品在持续了四个半小时后开始消失,并被称之为“融化的中产阶级”的“生命值”,这种通过时间的接连而形成的对过程的叙述,所要表达的正是主观真实中一个较为具体的主张,当冰逐渐融化时,艺术作品却通过它自身的消亡揭示了艺术和批判对象之间的立场属性,并且同时扭转了艺术在当时代之中的成长空间,而对于我们来说,在缺乏原型的日常性类型图像的背后,主观的真实,同样是理性混乱的匮乏和缺失下所要采取的一种对创伤的医治手段,它要求人重新站立起来,“不要害怕争取你渴望的东西”[12],并且进入到艺术的现代语境中,尤其在当我们行将消亡之时。

第23节:界定批判力

但是在一体化的过程中也存在着对于个体价值的再次判断,这种相对于贫穷艺术的形式取消了艺术和生活之间的距离,并使之成为了生活的一个部分,在大多数的状况中我们开始发现,其实艺术的道路始终存在于被局限和遮蔽的语意之下,当我们试图通过近距离的视角面对并靠近它们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的就不再是形式的轨迹,而这也同时说明了,思想立场的转型对于艺术而言所具有的多样层次。

在电影《V字仇杀队》中,这种转型就包含了对自我的否定性和对他者的批判力,而在这其中,也可以同样明显感受到的则是来自立场转变时的流动的痕迹,实验式的或者前卫性的行为中所具有的符号和含义,则又通过对象自身的主张,而成为对延伸之后的主观的再次界定,而它所运用的却正是来自思想源泉的世界性方向,和对颜色革命之后一种朴素动力的运用,这种脉络也同时产生于对当代艺术的反复检验的前提之中,并将艺术的感觉转化为情感的可观性,当一种形式开始突破她自身的区域时,形式所成就的也就是对思想立场的主动意识,并在一般社会事件所构成的框架体系中,得以获取逐步成长的资源,而这也充分说明了对于主观真实的把握和重建,是在于建立思想的含义而并非去反对思想的倾向性。

第24节:具有颠覆的形态

当艺术的形式趋向于对称格局的同时,也就意味着现代进程中有关于艺术的理论体系作用于当下的现实性转向,从具有广泛前卫意识的事实表征入手,所能获取的就将不再是对一般现实的解构与建设,方法论失败的前提,来自于对自我思想的平庸载体缺乏足够的警惕,而忘记了去运用恰当而深入的解剖体系进行探讨。

朝鲜画家宋壁通过对图像的再处理,所形成的包含政治性空间的批判绘画,是对于已经陈旧的非民主化虚伪思想的一种再次揭露,也就是在一个具有颠覆的形态中去针对反人性的政治空间,并予以批判、嘲讽和抗争。

而这也就是在思想转型立场之中的另外一种主要途径,它是建立在追求人类平等格局的基础之上一种具有倾向性的进行艺术表达的方式,当个体的主观真实不再感受到来自政治社会的巨大恐惧之后,一种要求并愿意参与互动的形态格局的实践也就由此而得以展开,并在此基础上,对构成原型的各种形象予以细分、规划和夸张,

这种将个体的真实感受,纳入到社会层面中去的带有普遍性的思想转型,是意味着对于未来而言的、一种来自于当代艺术在打破坚冰状态之时的新格局,它也同时构成了当我们在身陷虚无主义的陷阱时,所要坚守个体清醒的一种强有力的抗争和反对行为,而如果当代艺术的形成通过对事实社会的切入从而能达到对思想立场的延伸和蔓延,那么,这种带有体量的和情感澎湃的艺术,也就同时能够给予我们在参与互动之际去获取最直接的优势。

第25节:对意义的争取

在一种新的脱离于异化层面的现实性体系,成为当代艺术的主要针对领域时,也就要去同时面临对正当性含义的有意义的把握,而通过对思想启蒙所达成的在信息格局中的艺术态度,则又因为对象的具体可视而获得前进的动力,参与互动的格局,并期望摆脱来自地区和景观的绑架,是艺术理论及其形态进入思想立场转型的主要手段。

在意义被架空之后所感受到的恐惧,和通过对所属材料及符号的判断所产生的情感,不会低于敏感的重力下思想逻辑的高度,尽管它并不是对否定性姿态的改造,也并不隶属于社会生态的语言体系,但通过对世界的应对,所能达成的一致性的分歧中,依然还能触及到当代艺术极其敏锐而艰难的部分,也即只有在当代艺术不再着重于它的社会影响力的时候,它才能够以明朗的语言,来选择出符合这个时代的具有深刻含义的角度,从而在自我主体离散的境遇中依然能够持有对生命主体的审视、引用和扩散。

对存在的关注也即对存在的反抗,在这一点上,当代艺术就已经不会再是犬儒主义者幻想的天堂,而参与互动的格局,也同时针对了处于延伸的否定性立场中关于自我救赎的反思和意识,这种行进于艺术语言中残存的诗意作为对当代的一种补偿,明显地区别于那些依附在体制性平庸中的艺术形象,尤其在以功能及流程为主导的非艺术形态,侵入到现实中并产生负数效应的时刻,自我救赎所产生的强烈感情首先能够形成对意义的涵盖,也必将驱使当代艺术语言进行重新和重要的把握。

因而,当试图用艺术语意的不确定性来代替艺术的救赎立场时,当代艺术就要面临被破解之后的坦然相对和诚实姿态,也即,意义是漂移的而不是固定的,一如“真相的传承也是天意。”[13]随之而来的就是在互动的格局下进行对意义的争取,这种具有深度的考验,将迫使个体要直面自身的不完整属性和无法类比的生命形态,相比抽象的本质而言,这种强烈而直观的感受,也将同时会产生波及性的社会范例,来用于支配当代艺术中复杂的艺术层面。

在高氏兄弟的铸铜雕塑作品《枪杀基督》中,这种带有综合体量的艺术范例,是转型立场的一种基于平民视角的思想考量,它建立在对围困格局中自我的他者意识和广泛历史的矫正之上,而这种明显带有否定立场的颠覆性艺术,在通过当代艺术的语言体系时,也就以天然的本真质地,唤醒了来自人类情感中的尊严精神,当阅读经验开始转变为延伸流动的思维状态时,人得益于自身力量的觉醒而促使肉身转变为行动的武器,这也就是作品在社会现实中运行之后所能够产生意义的主要精神源泉。

追溯世界中存在的力量的直接的意义在于,当人们开始要求对抗的形式和主张之时,外在界限的制约将不会再成为最大的障碍,是因为人本身尽管缺乏原型,但却已经从景观的束缚中超越出来,而这即是转变立场的一种具体而自信的形象,当先验性的主张试图突破时代的属性和局限时,转型立场所要求的正当的明确性,就会成为当代艺术互动格局中最重要的论题,它不再依赖观念的结构和象征的暗示作用,而是相反,它将比过去的任何时候,都更加要求对社会本质及其意识的明确所指。

第26节:延伸与递进的否定性立场

因而,也就是基于这种包含了对当代艺术的融合要素,在处于思想转型立场的社会图景中,当代艺术语言及形体将必然会通过高度密集的形象,来得以成就对否定性立场的持续,而又同时,作为对危机和陷阱的解读,以及作为对抽象观念的细致梳理,当代艺术如何进一步形成它自身的社会意义,就必须要通过对基础常识的覆盖,来开拓出递进的思想空间,并以此作为当代艺术的具体线索进一步支撑对平等、民主及自由的公民社会的呼求。

只有将当代艺术的道路开拓为自由的意志时,当代艺术所具有的在现代语境中的转型,才有可能区别于历史的一般性范畴,从而能够达到并确定对意义的追寻下生命主体的独立性,并以个体的尊严去回击权威主义的保守陋习和极权体制的空洞虚弱,递进式的思想空间也将同时要求着对否定性立场的独特解读和广泛实践,它不再拒绝任何一种向它靠近的力量,而是以公平正当的含义,在通向人类文明及社会伦理的基础上,给予当代艺术以滋养和孕育的情感。

因而,正是由于对转型立场的要求同时包含了对社会公平的期望,当代艺术所要面对的就不再是简单和狭隘意义上的对信仰的判断和追寻,缺乏想象空间和创作思维的转型无法达到更为广阔的视野,也不可能去建立一个与死亡对抗的艺术体系,而这就是在延伸和递进此两者之间所要深入的关联,它在于人们所要求的艺术和转型所要求的当代之间,呈现了一道相对恐惧、时而沉默、难以衔接的危途,然而好在,我们能够知道的,就是在这最令人沮丧的时刻,依然还有人保持着他们的希望。

这不仅是因为当代艺术正处于急剧变化的重要转型时期,同时也因为它比过去的任何时候,都以其夹杂在变形、迁徙、断裂、分散和凝聚中彷徨的形象,向我们展示了它那真实的血肉之躯,而又同时,当艺术自身已经开始呼应它的变革时,在这种现实和制度激烈碰撞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的首要问题,那就是,让当代艺术去获得它作为当代艺术的重要理由。而这就是我们的期望,它包含了过去、现在,更包含了对未来的和对精神家园的坚持。

结语

在任何一种人类相传的谱系里,由于思想的不确定进程所导致的对选择的困惑,正是基于我们自身在世界的框架中荏弱的身躯,这种贯穿于当代艺术发展脉络之中的线索,以其悲怆的情怀构成了艺术的历史和情感的历史,只有正视来源于我们及我们之外的冲突和纷争,才有可能在此一时代的潮流中,以独立而清醒的力量建造起信仰的大厦。

对于当代艺术而言,它已经不再是证明自身存在的时刻,而是与此相反,它必须要忘记自身的沉重和忧郁,并以此“忘我”的姿态,投入到对于人类文明的种种挑战性的行动之中,而如果说艺术的确是一种拯救性的力量,那么,当我们在面对未来之时,我们所能够去发现、阐释和开拓的,就一定是与社会的现实互为参照的动人影像。

因此,如何通过追溯并梳理当代艺术的历史过程而获取生命的意义,取决于我们对未来所抱有的基本态度。对于正在发展并进入转型时期的当代艺术而言,它所要完成的任务,也正是我们所需要以正面、直接、明确的姿态来面对的选择,在从一般现实过渡到繁杂社会的进程中,只有坚守个体的主张,坚守对艺术的创造精神,才能够去证实艺术存在的重要价值,而这就是一切情感的依托和参照。

但并不是说,探讨当代艺术在世界景像中的若干区域,就等于同时探讨了处于离散和否定的立场之间不再相溶的特征,当代艺术首先是着眼于文化的情感分布,也同时承担着人类文明的本质和意义,即使当没有完成的艺术和难以确定的情感依然身处破碎的语境之中时,当代艺术所要面对的,依然将是我们现在正面对着的对于信仰的拯救。

存在的意义需要再一次找到它温暖的空间,大量的信息正纷涌而来,如何在一个斑驳、纷乱的轨迹中凝聚思想和理性的光芒,对于被裹进密集而窒息的消费性虚无主义时代,将格外显得重要而可贵,当代艺术也由于其难以归类、形态曲折的空间,而使得艺术理论与批评急需要去找到它们更为合适、更富有激情的观察与呈现的角度,尽管依然有着太多被误用及泛滥的所谓的艺术激情,但是,时代本身在造就着这一切,并将引导由此而产生并展开的行动。

对自由的理解和渴望,造就了当代艺术在心灵层面上所需要面对并加以确立的发展线索,它作为一种来自生命的情感与我们的生活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即使是处于最艰难的时候,也会因为这种起源式的热情而使之得以延续。

因此,要确认的是,我们并不是在一个相对简约的空间中来探讨当代艺术的重要含义和基本立场,而是出于这样一种情怀,那就是在一开始就抱着强烈的愿望和真挚的感情,投入到它怀抱中去的时候,有关于艺术的一切,也就同时成就了我们在社会及现实的版图中我们自身的形象,同时也作为一种声音,作为活着和继续下去的力量,并通过对现象的阐释去发掘深层的危机和复杂的挫折。

而艺术的创作、实践则始终是一种必须要长期坚守的孤独的事业,只有理解了这一点,只有在用着清醒的理性,为我们正在经历的时代去勾勒具有饱满的诗意激情的画卷之时,我们才能说,在最黑暗和最迷惘的时候,当代艺术也因其永不妥协的独立抗争精神,而成为了历史进程中一种鲜明的形象,它来源于我们和我们之外的更多群体,并且直到未来,带着生与死的微笑,而这就是对一切向往尊严、自由和希望的生命最好的阐释。
——————————————————————————————

【注释】:
[1]“一个真正混乱的世界,真相只不过是虚假的一个方面”。——居伊•德波:《景观社会》
[2]“即使是运用现代眼光、现代逻辑,也会发现它早已处于矛盾重重的困境之中”。——崔卫平:《乱花迷眼的文化现代性》
[3]“对消费主义的批判与对商业文化的迷恋构成了当代艺术最大的悖论”。——王端廷:《当代艺术,何谓当代?——斯塔拉布拉斯〈当代艺术〉译后感》
[4]“有格而无情”。 ——王国维:《人间词话》
[5]“艺术作为冷战的工具已经完结”。——朱利安•斯塔拉布拉斯:《当代艺术》
[6]“仍然是一个没有完成的现代”。——高名潞:《没有线条的历史——对中国当代艺术史叙事的思考》
[7]“叙事功能正在丧失其功能装置”。——利奥塔:《后现代状况:知识的报告》
[8]“后现代主义既不是乐观主义的,也不是悲观主义的,它是一种尚存的但已被破坏之物的游戏”。——让•鲍德里亚:《论虚无主义》
[9]“产生出景象的社会不能仅仅凭借其经济霸权支配不发达地区,它也凭借其作为景象社会的能力而支配它们”。——居伊•德波:《景观社会》
[10]“体制促成了一种恐惧文化”。——侯瀚如:《第三条路》
[11]“是阿拉伯的第三次觉醒,同时充满着危险与可能性”。——刘擎:《2012西方知识界回顾》
[12]“不要害怕争取你渴望的东西”。——齐泽克:《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演说》
[13]“真相的传承也是天意”。——廖亦武:《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

(全文完)

阅读次数:37,3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