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editor发布的文章

任协华:论波拉尼奥

Share on Google+

故事

毫无疑问,波拉尼奥是讲故事的好手,但和一般意义上人们理解的不同,故事在这里变成了一种巨大的磁场,尤其在谈到波拉尼奥时,我们就要把故事从文学的背景中抽出来,之后,让它变成另一种具体的而且是非常明确的形象,“不一定是什么有意义的姿态,更像是冷淡。”[1]通过这种处于晃动中的形象,作家开始确立他的语气,不是讲故事的语气,而是描述世界的语气,所以,波拉尼奥就和世界达成了一致,这种一致不是相互靠近,而是不断分离,世界离波拉尼奥越来越远,越来越难以面对和承受,同时也越来越清晰,事情就是这样,到最后,只剩下某个人在说话,他非常冷静,尽管有时候他也会谈上几句,发表纯粹个人的看法,或者也会进行调侃,但是,这依然不能掩盖,冷静的声音贯穿了整个世界,就象你已经看到的那样,故事成了生命,摆脱不掉的生命。 继续阅读 任协华:论波拉尼奥

阅读次数:58,483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六)

Share on Google+

十九

司政的手机收到了巴顿从拉姆拉错湖边发过来的观湖画面。

这个画面被我截获了。

“真漂亮。”司政在心里这么说了一句,眼睛一直看着手机上的湖泊,可看着看着他发现好像在湖泊中间有个模模糊糊的东西,像电话机,像耳机,又像眼镜,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司政仔细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什么。算了,反正该出现的画面早设计好了。” 继续阅读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六)

阅读次数:76,153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五)

Share on Google+

十六

首长召我回国接受任务,闲暇时龙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笑话。

一天清晨,在拉萨统战部门口站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三四岁小男孩的中年牧人。父子俩穿的是藏北人最喜欢穿的羊皮袍子,父亲的皮袍子半新不旧,但给那个小孩穿的皮袍子是刚做了不久的新皮袍子。袍子领口上的毛茸茸的卷毛托着小孩那张红扑扑的小圆脸蛋,他不时转动着一头卷发的黑头,看门口那些进进出出的人。小孩的父亲望着马路上来来回回行驶的汽车,紧盯着每一辆有可能驶进大门的汽车。 继续阅读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五)

阅读次数:57,990

汪建辉:1966以降(之·生命)

Share on Google+

——惟有如此,毛主席才能“万岁”

引子:

2006年我与母亲坐火车出远门,在车站的候车室等车。时间都过了两个多小时,火车却还没有影子。问车站的工作人员。回答说:“不知道。”说着便将脸侧向一边,做出一付不再搭理我们的样子。

我抱怨地对母亲说:“中国人没有时间观念,火车与人也是一样的。”母亲则说:“别人可以抱怨火车晚点,你却不可以。”我问为什么?母亲说:“我怀着你的那一年(1966年),本想坐火车到成都医院将你打掉。可是每次到火车站乘车,火车都晚点四、五个小时以上。如此,即便去了医院的医生也下班了。” 继续阅读 汪建辉:1966以降(之·生命)

阅读次数:59,482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四)

Share on Google+

十三

我回到印度时, 噶厦政府的官员们为是否与中共共同寻找转世灵童这件事已经争吵了整整几个月,最终决定把是否与中共共同寻找转世灵童这件事的决定权交给民众,让民众说了算。于是他们通知驻外国的办事处,要求立即征集所在国藏人同意或不同意与中国一起寻找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意见。

司政本不同意这样做,他觉得流亡政府做决定就行了,可多数阁员要求征 继续阅读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四)

阅读次数:57,721

周恺:惟有诗人能上天堂(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一等奖)

Share on Google+

1

碎尸案发生在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叶晓涛翻阅的那份报纸刊发日期是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由报社的现任主编廖琴采写,内容是对碎尸案二审的报道:

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洲洲被害案一审宣判。 继续阅读 周恺:惟有诗人能上天堂(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一等奖)

阅读次数:54,660

汪建辉:1966以降(之·瓷器)

Share on Google+

 

——完整的瓷器害人,砸碎就不害人了

 

引子:

每年春节大年初三,我们一大家子人都要聚在一起吃一顿团年饭。每一回吃饭都会谈起一对祖传了600余年的元青花瓷瓶。它们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砸碎了。每回,晚一辈的人都要怪罪上一辈的人没有保护好这对瓶子。否则现在至少也值几千万元人民币,而我们也就不是传说中的富二代了。

每当一大家子人在讨论如果这个瓶子如果留到了今天,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我母亲的母亲总是一句话也不说。她默默地承担着晚辈们对她的责备。仿佛她就是一个“败家婆”。 继续阅读 汪建辉:1966以降(之·瓷器)

阅读次数:59,067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一年转眼间就过去了。

在这一年里,从达兰萨拉藏人流亡政府官员到民间百姓对转世灵童的议论一直没有断过。

司政的想法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现在他积极主张寻找转世灵童,但必须在国外藏人中寻找。

据说司政的变化源于一个从拉萨来的小伙儿带来的几张照片。 继续阅读 普琼:灵童和他周围的藏人们(连载三)

阅读次数:57,816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5.对话之四,董老师与罗小乐,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罗小乐在校园里瞎转悠了一圈,一筹莫展。不管怎样,复印成绩单的问题还是得想法子解决。

如果跑去学校外面复印,不仅麻烦,而且焉知“社会上的”复印中心没有类似的管制?现在可是全国性的非常时期,到处如临大敌,各级组织和机关怎么防范都不会过分。

怎么办? 继续阅读 陆思良:大日子套小日子(连载三)

阅读次数:58,793

它山:不敢说不敢笑及其他

Share on Google+

又是几个还能走出家门来的57同窗*聚会。

风烛残年的我们,像严冬里枝头上摇晃的几片枯叶;但个个都是毛泽东所谓的“人还在,心不死”之人。

喜欢说古道今,谈起“毕福剑骂毛事件”来,无不称赞:这个老毕呵,说出了中共专政以来人们不敢说的心里话。

这时,老李讲起一桩往事。

当年毛泽东在人们心目中已经不是人而是“神”的时候,喊毛主席万岁的频律最高而盛嚣尘寰。 继续阅读 它山:不敢说不敢笑及其他

阅读次数:59,853

任协华:逃亡的征程——逸风诗歌评论

Share on Google+

 

从语意学的角度来说,要探讨诗歌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诗歌是一种不确定的物质情感。但又正因为如此,阐述诗歌就变得非常具有挑战性。尤其是当语言在诗人的手中变成情感的载体时,这种等待分离或等待变化的状况,就构成了诗歌在诗学层面上的行动过程。这一点,体现到逸风的诗歌中,就会因为其特别明确的节奏而展现出人性的深度。在一方面,是由于逸风的诗歌不仅包含了对分离状况的描述,也同时承接了对分离本质的贯穿。由此,才会让人深切地感受到,阅读逸风的诗歌这个行为本身,就已经成为了对诗歌的介入,也就是对人生的现实状态与文学的诗歌状况进行分离、 继续阅读 任协华:逃亡的征程——逸风诗歌评论

阅读次数:57,994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八

Share on Google+

 

当叶赛宁遭遇激情,当邓肯迎候诗人……

无论她走到哪里也无论什么样的舞台场景更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达官显贵社会名流,只要展示出她绚烂的舞姿只要她运动起曼妙的形体语言,只要在镁光灯的尾随下她充满野性的形体徐徐打开,只要音乐响起只要她疯狂的舞蹈,她一定能点燃在场的所有观众,何况诗人叶赛宁。

她就是邓肯,美国现代舞之母,人类第一位挑战传统芭蕾的舞界奇女, 继续阅读 老酒葫芦:酒批红尘之八

阅读次数:53,690

李文倩:对“天才”一词的清洗

Share on Google+

 

2014年,詹姆斯·马什导演的《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一片上映,这是一部关于宇宙学家霍金的传记片。事实上,近十多年以来,此类关于纳什、图灵等科学奇才的影片不断上映,为公众展示了科学家们特立独行的迷人形象。尽管对于此类影片,不同的观众从不同角度有不同的评价,但对于片中主人公,许多观众均认为,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天才”。当然,从一种相当宽泛的角度而言,说他们是天才并没有错。但从学术的角度看,这里关于“天才”的用法,似乎与其传统的用法并不一致。如此一来,则我们就有必要从思想史的角度出发,对“天才”一词进行必要地考察。限于作者本人的阅读视野,本文拟选取康德、叔本华、魏宁格和维特根斯坦为对象,并对他们的天才观进行简要评述,以有助于我们理解“何谓天才?”这一问题。 继续阅读 李文倩:对“天才”一词的清洗

阅读次数:54,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