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长篇小说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五)

Share on Google+

十三

刚回到拉萨我就接到了一个参加送亡灵的通知,一问才知道丹巴死了。我愣了半天,

去嬢县前我还去看望过丹巴。我很清楚,丹巴肯定是喝酒喝死的。

我带着哈达、悼金去丹巴家时,外屋已坐着不少来吊唁的人,人们都悄悄议论,说丹巴喝酒喝得肝都融化了。

丹巴的姐夫招呼着前来悼唁的人,里屋里传来丹巴的妈妈和姐姐的哭声,另一间屋的窗户里传来僧人念经的声音。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五)

阅读次数:25,550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四)

Share on Google+

李先生回沈阳不久,我要求去嬢县采访,我想借采访的机会去找扎西县长好好说说王总派人,张秘书长答应帮忙的事,这样扎西县长也好帮忙。说实话,我一听说张秘书长帮忙,我心里真不愿意把这事这么撂下。

社里立马同意了我的要求,我又往嬢县出发了。

路过玉湖时,我在湖边停留了个把小时,四周都好好观察了一遍,可我没有发现任何改变,湖边既没有盖房,也没有什么开发的迹象,看到这儿,我的心里稍稍踏实了些。

我走到上次跟师傅取水的那个地方,拿着照相机等了好一会儿,希望雪蛙再次出现,可等了半天,连个雪蛙的影子都没有,我悻悻地把水壶灌满水后离开了。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四)

阅读次数:24,856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半年的学习结束了,我终于坐上了飞往拉萨的飞机。

飞机上坐满了来自各地的人,有做生意的,有旅游的,有出差的……

从机窗往外看,一会儿晴空万里,就像一块无限展开的天蓝色画布,一会儿云层涌动,像波涛汹涌的大海。

我靠在椅背上闭眼盘算着,到拉萨后一定尽快跟王总联系,这事办成了,就能赚点钱,有钱后尽快把书出版。

我在想,王总派人来考察,我带着他们找扎西县长去,但我又马上有些担忧,我哪儿有那么多时间,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三)

阅读次数:25,107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二)

Share on Google+

我很快来到了沈阳,来到一群全国各地的无名作家、编辑当中,作家班的学习就这样开始了。

到沈阳的头几天,跟我一起学习的同学们天天围着我问这问那的,他们对西藏的事情很感兴趣,可问的最多的还是我和雪蛙的那些事,我理解他们的心情,西藏遥远封闭,有那么多神神秘秘、鬼使神差的事,要是换成我,我也会这么问的吧。

有一天,和我住一屋的东北作家老杨对我说:“格玛,你那个嬢县奇遇,真值得探讨。”

我以为老杨说将把它写出来,可老杨却说:“这真是个巨大的商机,你懂我的意思吗?”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二)

阅读次数:25,516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我天天等着晓丽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可有一天我们的书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狠狠地训了我一顿后,并把我的辞职信退还给我了。

就当天,晓丽开着车到报社找我来了,我听同事说有个开着车的漂亮女人找我,我猜是晓丽,并且想,晓丽毫无顾忌地跑到报社来找我,她肯定有好消息,辞职不批反正我要走。

我赶紧从办公室跑出去,往晓丽那辆车跑去,晓丽没下车,坐在车里。

我到车跟前一看,晓丽满脸愁容,好像刚刚发生了一件糟糕的坏事一样。

“晓丽,怎么了?”晓丽见我站在车的旁边,她就下车了,并且回答我的话说:“完蛋了,事情全前功尽弃了。”

我感到莫名其妙,忙问:“怎么了?” 继续阅读 普琼:雪蛙(长篇小说连载一)

阅读次数:25,857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六)

Share on Google+

○○○○○○

 

他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那物件是黑色的,约有两寸宽、八九寸长。他把烟卷放到烟灰缸里。烟头在瓷器里面,只见冒出来的烟在空气中袅袅飘浮,不见泛出红光的正在慢慢地燃烧着的烟头。我想到的是,刚才之所以没有发现他在抽烟,正是这种情况造成的。暗淡的光线充当了一流的保护色。

他把左手里的物件换到右手中,揉捻着,滑动着边捋边搓,把那物件把玩得好像具有了灵性,能变成人似的。假如非人的动物或无机物、有机物能变化成人,那它肯定是妖魔鬼怪。

“你就是付小华?长得还蛮齐整的。”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六)

阅读次数:28,055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四)

Share on Google+

○○○○○○

已经半早上了。我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一点都不知道。越是着急,就越是有意外发生。我若是按正常情况睡眠,就不会如此睡过头。若不是那梦中的头颅砸落下来,我可能还会睡着。我听到的是巨大的敲门声。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

“苏青——苏青——”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四)

阅读次数:31,685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三)

Share on Google+

第二部

我已经死了,我的幽灵向你讲述……

实际上我是无所谓死无所谓生的,我是由转述的人转述出来的人,转述的人想像和虚构出来的,转述的人随心所欲的结果而已,而转述的人又产生于被蛟龙吞吃了下身的我的妻子、名分上的妻子德坚躺在李家 中央医院的窑洞里的梦魇里……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三)

阅读次数:30,942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二)

Share on Google+

“你跑哪去了?噢,看你的叫花子爸爸?你要和他一刀两断,划清界限。排队——”

五十个学生,每队十人,排了五队,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延河岸边。这些孩子除了像于心这样的是延安文化人的孩子,百分之九十都是烈士和准烈士的后裔。

“我们今天的任务与昨天一样,谁第一个寻找到,……谁就是我们的英雄。”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二)

阅读次数:30,832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一)

Share on Google+

内 容 提 要

一位21世纪的西安作家,为了调查40年代某无名作家在陕甘宁特区被残害致死的案件,孤身深入延安地区,结果被红军鬼魂抓到了六十多年前的乱世。在处死他前,鬼魂们对他进行整治改造。延安的实际统治者毛泽东发现这位西安作家大脑中装有预知未来的密码,便决定留下他,让他的预言能力为其服务。这位作家趁此机会一心想阻止内战,拯救死于内战战火中的近两千万骨肉同胞,在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了刺毛、刺朱及中共高层领导的行动。他的行动如同儿戏,刺杀行动无一成功。他明知不可能改变历史,长达三年的中华内战及毛共的红色江山早已成为历史事实六十多个年头了,但他依旧努力着,为“不可能”这种注定的宿命而努力着,直到进入了他个人命运的终点,他被作为祭品献给了延安鬼们崇拜的迷信之物——蛟龙。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长篇小说连载一)

阅读次数:31,108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七)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六

第二十四章

1

“五、二九”罢考被镇压之后,形成的恐怖气氛一直笼罩在政治犯的心理。人毕竟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长时间处于紧张、压抑状态的政治犯,精神状况显示没有来时那种亢奋的激情来面对黑暗的压力了,每天无休止的体罚、洗脑及白昼不分的折磨人的劳动,足以让他们这些人身体感到万分的疲惫,尤其是精神上的煎熬,身心好像处在万劫不复中,周围的万物似乎都成了重物并不断的膨胀挤压生活的空间,政治犯时常会有一种缺氧甚至是窒息的感觉。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七)

阅读次数:55,700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六)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五

第二十章

1

等到史海苏醒过来时,他躺在了医院里的病床上,在他睁开眼睛时,感到软肋那里特别的疼痛,他的手腕上扎着针头在输液。
“史老师你醒过来了啊。”一个很孱弱的声音进入他的耳里,侧头看到旁边床上躺着的是安福兴,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好像灰土覆盖了一层似的。史海记得在小号门前的厅里,安福兴也被扒光衣服,赤身裸体站在水泥地上,遭受非人道的待遇。他来到这个监狱前,在看守所染上了肝炎,由于没有相应的治疗,他的肝病发展的挺严重,他的脸色常常给人挂一层灰的感觉,这些政治犯中除了史海个头高之外就属他和他的同案个头高了,差不多一米八十个头,人高马大的身材,但多年的狱中生活最终彻底毁了他入狱前的强壮的身体,在他出狱后不久就很快的死于肝炎病上了,这是后话。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六)

阅读次数:55,598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五)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四

第十八章

1

尹尔仲过去做过律师,他之所以做律师,是因为在他小时候看到爸爸在没有任何申辩的情况下就被送到了一个叫夹边沟的地方去劳改从此下落不明的事情耿耿于怀,而且爸爸讲述他爷爷的故事也让他难以忘怀,爷爷曾是“富田事变”的受害人之一,作为一名红军的高级军官被定罪后不容任何辩解就被用刀砍死,那次事件有十万左右的人死于非命,就来连后来的总书记胡耀邦都险些因那次事件而命丧黄泉。父亲和爷爷的故事埋藏在他幼小的心里,随着人生的成长岁月,他想用自己的声音代替父亲和爷爷为他们发音,为他们伸冤还亲人们一个清白。但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样的替亲人们的冤魂伸冤,都无法让失去生命的亲人重新活着回到人间,斯者已逝。但他不想希望再看到无辜人在面对冤案无力说话的状态,他想替他们发出最强的声音,不希望发生在长辈身上的悲剧重新在这个时代出现,他做了一名律师。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五)

阅读次数:55,405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四)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三

第十六章

1

死寂不单纯属于过去和幻觉,而且也属于现实生活的每一个地方,属于那些阳光普照不到的地方。

考场上,除了来回走动的警察的皮鞋声和郞国平放在桌子上的手表指针发出的走动的声音外,几乎听不到别的动静。“现在是七点三十分,”郞国平在考场报时:“时间是足够用的。”
考场上的政治犯清楚的知道郞国平的用意,但考场上很多人也发现郞国平的脸色是很难看的。郞国平到这里管理政治犯本来是镀金的,是作为上升的台阶或敲门砖的,到这里时间不长却出现如此严重的管理不顺的事情,对于他这个要面子的人是很难接受的,尤其是对上面是不太好交代的,此时要想让他脸不变色恐怕是很做到的,这个本想在对政治犯进行“洗脑”的过程中起着具体的“总设计师”的作用的他,难免是有些出师不利。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四)

阅读次数:55,084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三)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二

第十五章

1

D省比起C省在对待参与民主运动的民主人士的态度或做法上似乎好像不太一样,D省似乎要谨慎些,不像C省那样在天朝首府血腥镇压完民主运动之后就速战速决随意弄一些人就判了刑,完成了与天朝首领保持高度一致的态度和任务。D省直到天朝首府开庭审判民主人士开始后,才跟着开庭审理参与民主运动的民主人士,但D省不动手则已,动手就来个后发制人,天朝首府那边开庭后还没有进行宣判的时候,这边开庭并立马当庭就宣判,而且是又重又狠。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三)

阅读次数:54,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