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长篇小说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二)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一

第十三章

1

史海拖着受伤的一条直腿缓慢地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走完了那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幽暗的监道,来到了牢房的外边。
四月中旬的末尾,按季节来说是春天,但史海却感觉不出来一点春天盎然的气息。低沉的天空,充满了灰蒙蒙黑乎乎的色彩,冷风带着一股酸腐的气味夹着尘土在他的周围肆虐,并不断的侵袭他的身体。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二)

阅读次数:72,083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一)

Share on Google+

接上部之五

第十二章

1

“史海,收拾行李。”
在寂静的昏暗的长长的监道里传来了看守所中的警察的喊声。
史海听到喊他名字的声音时这一天,已经是在史海站在狱中高墙前,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的那一年的那一天之后,时间又过了二十二个月之后的一天。

史海知道喊这连他自己都要遗忘的名字时,对他意味着将要离开长时间被砌在墙里的幽暗生活,走出囚禁自己的暗无天日的看守所。
在看守所漫长的囚笼似的非人生活算是熬到了头,但等待他的将是一种什么样生活状态呢?!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中·之一)

阅读次数:70,890

冷万宝:血色铁城(上·之一)

Share on Google+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血色铁城》序

今年是发生八九“六四”惨案的25周年,但这个纪念日对于很多的年轻人来说并不了解当时发生什么,这不是他们的过错,造成他们不了解事件根本原因在于当局采取强力措施迫使人们无法去了解那段历史的真相,当局那样做是出于维护权力及自身利益出发,那是专权者本质使然,但历史一旦发生,是无论多少鲜血及黄土也无法掩盖住的,它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唤醒人们去发现那段被掩藏或被分割的历史,真相会随着人们的努力挖掘及时间的推移会水落石出的。这也是写本书的一个方面目的,希望通过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引起人们的好奇,如果能够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的话,那也算我多年的心血没有白白付之东流。 继续阅读 冷万宝:血色铁城(上·之一)

阅读次数:38,508

老汪:身体读本(之九·完)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八

5、鼻子闻到了

水映广在刚进牢房时将头望着天空,好像是鼻子正在流血一样。那个怪异的样子让所有的人都大笑了起来,盯着他,看他下面还会有什么花招。足足有10分钟,他将头放下来盯着地面像朗读诗歌一样地背诵道:“天空是破碎的。阳光是破碎的。生活是破碎的。心也是破碎的。”之后,他便什么也不说了。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九·完)

阅读次数:36,906

老汪:身体读本(之八)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七

(全卷·全身)越狱

“一个与本卷无关的段子 有人偷东西,被瞎子看见,哑巴大吼一声,聋子闻讯赶来,驼背挺身而出,瘸子飞起一脚。麻子赶来劝阻: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疯子说:别打了,大家都理智些……”

“据新华社1994年7月4日电 安徽省宿松县看守所发生集体越狱事件,一监室内的14名犯人全部从事先挖好的地道内出逃。安徽省公安厅发出紧急追逃令,日前已有11名逃犯落网,抓逃工作正进一步紧锣密鼓地展开……”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八)

阅读次数:36,959

老汪:身体读本(之六)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五

阳具:(!)阴道:)。(

“姬巴?”
“是这样,有很多人都会把它读成鸡巴。正确的应该是这样发音——姬(ji)邑(yi)——一般人都会把‘邑’(yi)字读成‘巴’(ba)。”
“噢!我可怜的(ji)(ba)。”
没等)(说完,姬邑的头像闪了几闪之后又变成了黑白的了。他不见了。“都订了婚了,还是这样不着边际的到处乱跑”,)(气愤地想。
但是,还没有过半分钟,)(的气就消了。她退出)(的ID之后,又换了一个)。(的ID登陆上来。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六)

阅读次数:37,539

老汪:身体读本(之四)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三

手:毛反

看到那人进来后,水映广也不用站起来,直接就在地下转了一个角度,直直地面对着他叫了一声:“老大。”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直挺挺地站在那儿。那人双手插在口袋里,这足以证明他不想(也不愿)出手。正正地在灯光之下。灯光直线地从灯泡里面掉下来,砸在凸起的、可见的物体的表面上,将那人的脸照得亮亮的、晃晃的、咣咣的、闪闪的、烁烁的……暗暗的、灰灰的、阴阴的、隐隐的、深深的、沉沉的……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四)

阅读次数:37,010

老汪:身体读本(之三)

Share on Google+

上接之二

耳朵:聶只一

“左一片、右一片,隔座山头不见面——打脑袋上的一个器官”。
聶只一记得自己上幼儿园时,老师就出过这样的谜语,让小朋友们来猜。老师指着聶只一说:“请聶只一小朋友先来猜。” 聶只一猜不出来,老师就启发地说:你仔细想想,你的名字里就有很多个。
聶只一还是猜不出来,于是老师就问:“其他的小朋友能猜的出来吗?”
同班的小朋友们一起回答到:“耳朵。” 继续阅读 老汪:身体读本(之三)

阅读次数:3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