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中篇小说

南平:唾沫——一场“共产”的试验的开始与结局

Share on Google+

公元1949年10月1日,一个名为“草踏马”手握“马克石”作武器的农民组织,在西奔北逃了28年之后,撞狗屎运般地冲进了地球的某一个角落。一阵噼哩叭啦、稀哩哗啦之后,满目疮痍。但这并不能阻碍这个“草踏马”组织建立了一个——共祸国。从名字就可以判断出这是个颠覆了一切的国家。人们看见的自然现象是“马踏草”,草如何能翻身到了马的上面成了“草踏马”?这不仅是颠倒黑白只在纸面上完成那么简单,完全是在现实里把世界翻了个底朝天。如果不能将地球扳倒,那么还有一个办法:将“草踏马”共祸国中的人打翻在地——头下脚上——出现在他们眼里的不就是“草踏马”么?等到习惯了之后,他就会相信这是真实的事实:是的,草踏马。

“是的,是的,草踏马!”必须说明的是:在这个现实之中说出这句话绝不是主观的恶意,而是对现实环境的一种客观描述。 继续阅读 南平:唾沫——一场“共产”的试验的开始与结局

阅读次数:21,288

周恺:亡灵在歌唱

Share on Google+

女画家

寨子四周被雪山包围,当地人说,真正的雪山只有一座——雅拉神山,从雅拉神山流下的河叫雅拉河,女画家坐在雅拉河边,身前支了一个画板。高原上,没有黄昏,一瞬之间,黑夜替代白昼。借着微暗的灯火,齐大发看到她穿了一件厚厚的冲锋衣,身体坐成了一条笔直的线,手有些颤抖,画板顶框夹了两把手电,手电发出的光与颜料调和出一场幻境——河流与树木在低声泣诉。她的鼻梁上架了一副树桩似的镜片,这对深度镜片使她与世界保持了距离。一匹老马过桥,咯噔咯噔跑了起来,齐大发退到围墙边, 继续阅读 周恺:亡灵在歌唱

阅读次数:22,885

夏婳:搭错车

Share on Google+

人生就是一趟坐车观光,从娘胎里就开始了旅行。

——————题记————

(一)迟来的 觉悟

杜思那天从聚会回来的路上,张鹏程就觉得她有些不对。以前不管是什么聚会,只要一结束,杜思的嘴巴就开始不停地,而且十分刻薄地点评,从聚会主人家的摆设,长相衣着,到菜式的准备,再到邀请的客人的长相衣着,带的礼物,谈吐,她会一一评价,绝不错漏。那时的她神采飞扬,格外兴奋。在贬低别人的同时,她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膨胀和满足,尤其她是带着自己高人一等的心态认真地去做这件事的。

杜思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是不需要别人的参与的。刚开始张鹏程曾经不知轻重地表达了一些不同意见,结果是得到她暴风骤雨般地反驳,张鹏程给浇得如落汤鸡一般。自此,他开始学乖了,只要一声不吭就行。难得,杜思说累了,或是有些事和人让她过于激动,她还是会寻求张鹏程的附和的。那时的张鹏程只要面带微笑,极其真诚地说:“老婆说得很有道理。”就到处是蓝天白云,鸟语花香了。面带微笑是容易的,但是要体现出让杜思满意的真诚度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杜思经常会批判他的态度敷衍,或者诚心不够。这种情况下,她就要把对张鹏程的不满开始倾倒,从他们刚认识时,张鹏程少看了她一眼,再到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张鹏程不对的地方,最后还要提到聚会时张鹏程忘了给她拎包。 继续阅读 夏婳:搭错车

阅读次数:28,769

章三:塑料花开(上)

Share on Google+

——一根赤条条的舌头所说的时代故事

前言

这不是一个左翼的写作,尽管在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当晚,北京的群众在街头唱起了《国际歌》,这是历史事实。六四事件,事实上是导致共产主义阵营垮台的多米诺骨牌中最关键的一个骨牌——共运这一场长达七十多年的人类悲剧,其序曲与终曲,偏偏竟是同一首歌。历史本身所具有的深长意味,似乎远远超出了语言所能表达的限度。 继续阅读 章三:塑料花开(上)

阅读次数:14,526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晋逸

3、来自远方的故事

我彻夜不眠翻来覆去做了各种推断各种假设都不得要领,最后打了个呵欠,管他了,反正我没有生命危险。写旅游笔记也不犯法,就算真的被他利用我也没吃亏,至少我心里的那些疑问可以得到解答。 继续阅读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21,183

艾岚:淡蓝色的桔梗花(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艾岚

8月9日星期四,陆新智到食堂吃饭,刚刚坐下,邻桌的人议论就飘进耳朵里。什么部里一份重要文件失窃了,什么领导好像在追查,叽叽喳喳议论着。陆新智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他们议论的内容,他不参与这些议论,快快吃完饭,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马上打开电脑。搜索这几天路由的记录,看了几眼就感觉到,像小陈讲的那样有什么东西出洞了。 继续阅读 艾岚:淡蓝色的桔梗花(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17,070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上)

Share on Google+

◎晋逸

一、来自精神病患者的笔记

康宁医院的护士打电话给我,说有个精神病患者想见我,她们想了很多办法才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希望我去见见这个患者也许对他的病情会有帮助。我犹豫了整整一个星期,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这倒不是因为我善良,而是我的好奇心很重,想不通一个精神病患者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声明我不是精神科医生之类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偶尔写点旅游心见闻给杂志。我还算不上作者,更不是旅游专家。我只能算是个喜欢游玩的现代女性。更重要的原因也许是店里生意最近冷清,我正闲得慌。 继续阅读 晋逸:秦陵考古的疑问(中篇小说·上)

阅读次数:21,324

杜潜:褐色操场(中篇纪实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杜潜

第二天,县城人经过422的地盘时,看到满地的尸体,观点是联指派的便拍手叫:打得好打得痛快打死那些422!观点422派的便缩了头快步离去心里惶惶然。联指和422的激战在县城留下太多的尸体令殡仪馆的工人干不过来,422的家属以及一批成份出身边缘的人被指令去清理尸体。木匠刘继业和张牧师也被命令必须参与其中,当看到那一堆堆年轻的已经僵硬的尸体时,张牧师的心直颤抖一阵阵的发冷,他还未见过如此多的尸体于一日之间堆积。他很想闭上眼睛不去看立刻入定不去想,但是他没有办法因为那些年轻的尸体一具具的就摆在他眼前。为了排解内心的痛苦煎熬为了让那些年轻死者的灵魂升入天堂,他在心内一遍一遍的祈祷痛苦的祈祷艰难的祈祷。刘继业看出张牧师痛苦的心灵在挣扎,他比张牧师更加恐惧的是内心不住的涌上不祥的感觉,看着那些尸体他觉得不知在那一天他和妻子也会被造反派打死然后僵硬,还有她的女儿英子…… 继续阅读 杜潜:褐色操场(中篇纪实小说·下)

阅读次数:17,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