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短篇小说

任常:瀚海喋血记

Share on Google+

 

1944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最为险恶的时期,然而,纵使万般艰难困苦,中国政府毅然抽调兵力西攻滇缅,打破日军“绝对防卫圈”, 有力地配合、支援了盟军在太平洋地区的作战,使日冠战略意图完全落空,为世界反法斯战争做出卓越贡献。可是,就在这关键性时刻,作为盟友的苏联却从背后给中国捅上一刀。这一年8月,伊犁、塔城、阿山三个专区爆发叛乱,苏联内务人民委员贝里亚亲自坐镇阿拉木图,指挥大批经苏联训练特种作战战术的突厥极端分子 继续阅读 任常:瀚海喋血记

阅读次数:35,374

宣晓良:戒土(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三等奖)

Share on Google+

 

早上我在睡梦中醒来,透过绿色的纱窗怅然若失地看着屋檐下的大槐树,槐树的枝叶在微风中颤抖,似乎在昨夜的黑甜乡中出现过什么东西将我的脑袋填充得满满的没有留下任何空隙,感觉到压抑,如今已空空如也,只留下一个巨大的黑洞尚待宴飨,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睡眠的最佳状态——一夜无梦吧。 继续阅读 宣晓良:戒土(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三等奖)

阅读次数:35,673

王子建:青年与出路(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二等奖)

Share on Google+

 

第一章

尽管一贫如洗的大社村还没有一所小学,李民尧的父母在他出生后不久却仍然希望家里出个大学生。那时候村里人一天只吃两顿饭,许多人并不知道出外也可以谋生。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止了,偏居此地的人们在孤独中追忆着往事,最大的担忧便是被世人遗忘。最终,在那年春天一个灰蒙蒙的天气里,突然从村外那条鲜有人行走的崎岖小道上掀起了一阵风尘,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衣着讲究神采不凡 继续阅读 王子建:青年与出路(独立中文笔会2014年青年征文获奖作品二等奖)

阅读次数:27,764

王巨:惊惧的瞳孔——为“六四”26周年而作

Share on Google+

 

白色恐怖的铁腕,

可以换来一时的沉默,

但广场上留下的血迹,

却永远不会洗刷干净。

啊,孩子,热血在广场上沸腾。

 

——摘自菲力浦·摩根《广场上的热血》

 

过去那么多年,他还是整天躲藏在门背后,透过门上的缝隙窥视着空寂的大街。这是一座古旧的青砖白灰砌成的老院门,门前的三级黑色石阶因年深日久的践踏已磨损得凹了下去,一对总是关着的斑驳陆离的老木门裂开了 继续阅读 王巨:惊惧的瞳孔——为“六四”26周年而作

阅读次数:61,821

刘荻: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

Share on Google+

 

吱吱,吱吱……

你猜对了,我是一只老鼠。

你问老鼠怎么会用电脑还会打字?难道别的老鼠不会吗?要是以前我肯定会这么问。不过见到我的同类之后,我不得不承认,除我之外的其他老鼠都蠢得很,甚至比人类还要愚蠢,它们不仅不会打字,就连说话都不会。当然,我能说话,不过因为老鼠的声音要比人类尖细很多,而且语速也要比人类快很多,所以很少有人能听懂我说话。用人类的键盘打字也很幸苦,因为要一直在键盘上跳来跳 继续阅读 刘荻: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

阅读次数:29,160

张广天:尼采在去弗伦斯堡的途中遇见彼得森

Share on Google+

 

从哥廷根上车的时间,已接近黄昏时分。尼采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餐车吃点东西。从一等车厢去餐车,没有几步路,过一个联结口就到了。

尼采坐下来,朝车窗外看了看。列车正蜿蜒爬上一个大坡,夕阳透过青黑色的森林,把余晖洒在广袤的丘陵上。两座一高一低的大丘陵间 继续阅读 张广天:尼采在去弗伦斯堡的途中遇见彼得森

阅读次数:27,961

夏婳:涅槃

Share on Google+

 

(上)

阿如是广东人,从她的眼角眉梢看得出来的,那里隐藏着两广一带女子独有的忍让和温顺。但阿如的皮肤却是广东女孩子少有的白皙和细腻,加上阿如的普通话讲得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当阿如出现在亚洲超市找工作时,出生在马来西亚的华裔老板娘冷冷地用不太标准的国语说:店里的顾客以广东人居多,我们要求会讲粤语的。 继续阅读 夏婳:涅槃

阅读次数:33,116

任协华:亚洲候选人

Share on Google+

 

接到电话前他就睡着了。他在梦里看到了一座山和一片在山顶上燃烧的火,温度不断升高,他冒出了汗,非常口渴,他光着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只觉得山顶上越来越热,就开始往回走,但在一个悬崖边被风吹到了空中。他想醒来,膨胀的云层让他头晕。电话铃声帮助了他, 继续阅读 任协华:亚洲候选人

阅读次数:39,220

王巨:迷失的家园

Share on Google+

我去叩门,碰到的是墙。

——题记

 

“走吧,我们动身吧。”

那时他就是这样对我说的。我还记得,他的表情很肃穆,很庄重,很坚定,似乎已想了很久,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于他这一反常之举,我有些不解,便抬头望着他,一直望进他的眼睛里去。他的双眼显得更加忧郁,仿佛在沉思,在回忆着什么。他说这话时嘴唇有些哆嗦,发出的声音也不像以前那样铿锵有力,字正腔圆,而是有些变调,有些结结巴巴,有些含糊不清,听起来像是一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

“您想去哪里?”我感到纳闷,便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多年来,他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身不离所,足不出户,像是把自己埋藏在坟墓里似的,终年躲在自己的居室里。他选择的居所,也是在一片幽静的丛林里,远离喧嚣的尘世,寄情于山水之间。 继续阅读 王巨:迷失的家园

阅读次数:37,312

周恺:身份的背叛

Share on Google+

苟连长死后七十年,古佛寺办了一场小型的展览,邀请苟南出席。苟南接到邀请时,他的养父也是他的二伯苟卫君已是食道癌晚期,他向二伯请教祖父的经历,苟卫君艰难地说:“干城之将,良吏之文。”展览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杆磨得发亮的烟枪,展览未对烟枪的典故作解释。一九三九年,故宫文物因战乱南迁,运抵古佛寺是在岁末的某个深夜,苟连长接令,驻守此地。袍哥头子张钊在第二天便得知了这个消息, 继续阅读 周恺:身份的背叛

阅读次数:34,443

刘淼:盆村事件

Share on Google+

◎刘淼(湖南)

在通往盆村的路口,一辆桑塔纳警车被赶集的村民堵住了。尽管是警车,但村民们熟视无睹,相互间继续讨价还价,把眼前这辆代表政府无上权威的桑塔纳当做透明物。其中,一个年约四十七八岁的中年妇女甚至为了一袋苹果的重量与摊主发生剧烈争执,即便警车的喇叭被摁破,都没能让他们挪动半步。 继续阅读 刘淼:盆村事件

阅读次数:42,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