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 年 4 月 12 日

老汪:那一年,1989(上)

Share on Google+

题记:
坐牢使我从“六四”的旁观者,成为了“六四”的直接介入者。这应该感谢不守信用的政府在承诺不“秋后算账”之后迅速地进行了拉网式的“秋后算账”,使我立即就成了现行反革命。在寂寞无聊的牢狱生活中,我常常一个人独自权衡着失去与得到:我失去了自由,却得到了一次进入历史事件的机会。 继续阅读 老汪:那一年,1989(上)

阅读次数:25,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