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余未了

余未了:名士风流(中篇小说·下)

Share on Google+

◎余未了

汽车加速了,这段路面是浇水泥的,快到M市了,这是个工业较为发达的小城,自然有条件将自己周围的公路浇上水泥。二老发出了一呼一应的鼾声,他们确实起得太早了。而汽车如果不是颠得太凶,倒也和摇篮差不多。我则继续胡思乱想,我突然发现胡思乱想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而以前不是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而是没有培养出这种习惯。 继续阅读 余未了:名士风流(中篇小说·下)

阅读次数:9,738

余未了:名士风流(中篇小说·中)

Share on Google+

◎余未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饿醒的,临睡前把自己的胃给忘了。不过醒时,平原的阳光已经照进了车厢,上下左右很少还在睡的。我赶忙洗漱,然后匆匆又钻进软卧车厢。广播里在打招呼:旅客同志们,本次列车餐厅最后一次供应早餐,请要用早餐的旅客尽快去七号车厢。软卧究竟不一样,现在也仍然是静悄悄的。二老包厢的门还是紧紧地关着,我轻轻叩一下,没有回音,只好敲起鼓点,里面此起彼伏似乎一片鼾声,在这种情形下将他们硬生生地喊醒,也算是世上残忍的事之一了,可是过了这村就没那家店了,呆会儿肚子饿了到哪里弄吃的,到H城不早不晚正好是午时十二点,还有好几个小时。里面还没有反应,我扭扭门把,还好,没有反锁上,我就扭开,一股非常复杂的热气扑面而来。这是老人年轻人、男人女人的身体发出的气味的混合物,我不能不掩住鼻孔。自然,响亮的鼾声是二老这边发出的,我不由地想起“浊辅音,清辅音”、“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一类的话,这两边发出的声音也太泾渭分明了。还好,这对小男女没有搂到一块睡,而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他们怎么也睡得这么死,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进入梦乡的? 继续阅读 余未了:名士风流(中篇小说·中)

阅读次数:9,591

余未了:桃园迷案——一个从前的故事(短篇小说)

Share on Google+

◎余未了

那件案子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原先在审案的行署所在地激起的种种好奇的议论早已烟消云散,就连那座审人的公堂,也就是法院,也早就拆去改建成了十八层的政法大楼。但是在案发的桃源村,这还是一个新鲜的话题。这也是事之常理,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么。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自从那桩案子后,桃源村再也没有发生过如此凶残的案件发生了。 继续阅读 余未了:桃园迷案——一个从前的故事(短篇小说)

阅读次数:8,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