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冉云飞

冉云飞:中国的地下刊物(随笔)

Share on Google+

◎冉云飞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刊,若有民刊,则基本上属于地下刊物。但我为何还要说地下刊物在中国的意义呢?话得分两头说。从产权(没有真正的私有报刊)、公开(地下刊物基本上都是内部)、合法(其合法只是新闻出版局的临时性登记证)、传播(传播有限)、售卖(不公开发售)、阅读(只有部分定向人阅读,读者很少能购买到)等渠道来看,四九年后的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下刊物,如同四九年后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间社会一样——撒切尔夫人在八十年代初访问中国时就说中国只有国家,没有社会,正是基于此来说的。一个国家,政权强大到直接控制个人,即没有社会和民间力量作为缓冲地带,就像太阳不通过臭氧层而直接照射大地,会烤焦了大地上所有生物,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现实场景。可怖的是,四九年后我们的生活正是如此,所以才带来了古今中外空前的灾难。 继续阅读 冉云飞:中国的地下刊物(随笔)

阅读次数:9,873

冉云飞:一寸自由一寸血:悼力虹(随笔)

Share on Google+

◎冉云飞

在二十一世纪头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天,正当壮年的诗人、作家力虹与病魔斗争大半生的作家史铁生一同去世。我于元旦新年写了一篇博客,名为《新年的悲伤和愤怒》。悲伤的是因为喜欢史铁生的散文和小说,他写了不少好文章,赢得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的喜爱。在许多人毫无做人底线、成王败寇思想盛嚣尘上的中国,他尚有坚持不说假话的做人底线,实属难得。可以不夸张地说,他是当今少数几位能赢得体制内外的读者都认可的作家,在价值观如此混乱分裂和社会近乎溃败的国家,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史铁生的病患及早逝,自然因“上山下乡”这种把人当作泥团来捏的胡搞所致,痛苦虽然漫长,但他还算过了几十年相对平静的生活。 继续阅读 冉云飞:一寸自由一寸血:悼力虹(随笔)

阅读次数:9,074

冉云飞:名家与土改(随笔)

Share on Google+

◎冉云飞

土地改革是二十世纪影响中国历史进程重要的事件之一,台湾五十年代初的土改属于温和改革,而大陆的土改则属于暴力革命。这样的暴力革命,当然不是共产党心血来潮,从其早期的理念和行动来看都是如此,只不过因时势不同而有所收敛罢了。抗战军兴,共产党为了摆脱自己被围追堵截的被动局面,除了接受将自己的军队改编为八路军外,还接受了国民党要求不能没收地主土地的条款,国共第二次合作才得以实现。但即便在这样的情形下,共产党也从没有停止过对地主土地的暴力没收,只不过在那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嚣张地公开化而已。 继续阅读 冉云飞:名家与土改(随笔)

阅读次数:8,345

冉云飞:让异见资源代代相传(随笔)

Share on Google+

◎冉云飞

4月15日英国免费的《地铁报》第26版世界新闻摘要里有两条中国新闻,其中一条是讲《南华早报》将胡锦涛名字错译成胡佳的事。编辑取了个非常谐谑有趣的标题:Sorry,Mr President,you’re not dissident.总统(主席)先生的确不是异见人士,就像中国古代的江湖和庙堂,如今的民间和官方在很多方面是对立的一样,不仅因为角度和利益之别,更是价值理念上的巨大差异所致。 继续阅读 冉云飞:让异见资源代代相传(随笔)

阅读次数:8,145

冉云飞:在祖国流亡(散文)

Share on Google+

◎冉云飞

11月9日,当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纪念的时候,我正因大雾困在广州机场而不能返成都。此次是到广东北部连州小城,去参加一个非常小众的中文网志年会。网志年会自然是很有收益的,尤其是借机与新老朋友会面喝酒,聊天玩笑,实在是我们过于粗糙的人生难得的放松。而年会的举办地点选在连州地下河的入口真是别有新意,暗合柏拉图《理想国》里第七章里著名的“洞穴之喻”。 继续阅读 冉云飞:在祖国流亡(散文)

阅读次数:7,746

冉云飞:民歌造神运动数量举隅——以几册民歌为例(散文)

Share on Google+

◎ 冉云飞

从共产党1945年确立“毛泽东思想”以来,到后来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对毛泽东的众多神化而造成的大神话,在文革达到了高潮。如果说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揭示了毛泽东何以能打倒众多“政敌”,从而造就“红太阳”神化的开始,那么从1945至1976这三十一年间的诸多造神运动——讲话、会议、文件、指示、通知、书籍、报刊杂志、广播、电影诸方面——层出不穷,一波接一波,其参与人数之众,影响之深广,古今中外无出其右。 继续阅读 冉云飞:民歌造神运动数量举隅——以几册民歌为例(散文)

阅读次数:7,852